【 参与 】  时间: 9/2/2018              

陈永苗:正当防卫就是维权

作者: 陈永苗

(参与201892日讯)我有个基本原则,不对社会冲突,例如邻居大妈打架发表意见。原来做新京报评论,每天版面都是骂政府,没一个不是。时评写的都是时政新闻,政治新闻。

 

像正当防卫这事,在维权运动一直利用这个法律武器,也是维权的法律化的一个方面,例如夏俊峰案,崔英杰,杨佳案,邓玉娇案。好多都是维权中的正当防卫问题。正当防卫确实是情理交融的法理武器。正当防卫就是维权,维权就是正当防卫。这是英国辉格党的抵抗权思想中的,我挪用了过来。山东于欢案后写了一篇论正当防卫的,发在香港《动向》。至于论证正当防卫应该扩大使用,这是现在维权律师们说的事。

 

正当防卫这词很厉害,将来大规模普通人的骚乱,动荡,街头,都会围绕这词展开。我专门抢注册“革命关键词域名”,例如维权,占房运动,民国,改革已死。   

 

为革命立法,依法革命,这是美国独立革命的做法。维权在中共法律体系之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至少造成人人都讲法,人人都是法政系,将来好依法革命,不要政治运动。02年我还没去北京,最高法院副院长,行政法泰斗,王天成的老师罗豪才来福州大学演讲,我不怀好意地问他,行政机关非法行政行为违法了,能不能根据民法通则和刑法进行正当防卫。他的回答是行政效力优先,就是先服从再寻求法律救济。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够树立一种对违法行政行为进行正当防卫的法律文化,那么行政机关哪有不违法的,不是全摧毁了吗?

 

从法理上讲,一个罪犯因为自己犯罪行为引发的反噬,给自己带来的权益损害,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只要权益损害与犯罪行为及其反噬,有因果关系。例如丈夫犯罪了,妻子要求离婚,丈夫不能起诉公安机关。或者被新闻报道了,造成名誉权损失和隐私权损害。那么在正当防卫中,加害人实施加害的犯罪行为,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例如无限防卫权的例子,或在受害人受侵害的相当对应的范围内,也就是不超出限度,其权益不受法律保护。所以正当防卫有罪责,然而法律予以豁免。正是基于加害人有无法权益的基础上,决定了受害人是否可以被豁免。若加害人无法权益,则受害人何来罪责,何须豁免?纠缠于正当防卫的条件,则是中国大陆正当防卫的司法实践为“不法之法”的地方,背离法理。从法律历史上来,刑法的建构受民法法理原则的支配,是从侵权行为法的“违法行为”加重而建构起来,轻微的违法行为受民事法制裁或警察法制裁,重的独立出去构成犯罪。这个过程写在黑格尔《法哲学原理》中的“不法与犯罪”章节。

 

大陆法律体系有个“保护加害人”原则。从合同法上来说,限制违约受害方的请求权范围,缩小违约责任带来的损失范围。从侵权法来说,同样。例如交通事故赔偿,排除和艰难地扩大精神损害赔偿。从国家赔偿法来说,国家赔偿的范围太小。从行政法来说,对违法企业的罚金与违法金额比较,九牛一毛。从刑法上来说,一旦被犯罪了,就是天外来横祸。虽然在学说上讲社会公共利益,加害人和受害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均衡,维护社会秩序,但是一旦受害发生,就是倾向于牺牲受害人的利益,以维护社会秩序,因为加害人的行为是政府不可控的,不可维稳的,例外和偶然进入法律体系的,但受害人则稳稳地在法律体系之内,被控制的,就要牺牲得不到公平。共党体制的不自觉:谁叫你是受害人。

 

成了共党的菜,就随便捏。没成共党的菜,就统战拉拢分赃。外国人就拉拢分赃,大陆人就割韭菜。

关键字: 陈永苗 正当防卫 维权
文章点击数: 5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