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9/2/2018              

戴耀廷:中共崩溃与香港的思考

作者: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我一直的观点都是港独在现阶段是没可能实现的。惟有当中共专制崩溃,香港才有可能走向独立。很多人误解我,以为我是渴望中共崩溃,但我的想法只是,若中共真的崩溃,我们就必须思考香港和中国之后会变成怎样。可能会走的路与真的要去走这条路,逻辑上不是一样的。

 

政权崩溃不同国家崩溃

 

中共专政会否崩溃,有不同看法,但没有人能断言不会发生。我其实也不太想见到中共崩溃,因那必会为港人及中国人民带来极大危机,但从历史看,没有政权能万世不倒,按理中共也不例外。既然中共必会崩溃,现在先做好准备,好面对它崩溃后会出现的危机,未雨绸缪应也算合理。

 

这里先要搞清一些概念。政权崩溃与国家崩溃未必一样。政权崩溃是指一个统治着一个国家的政权突然结束,或许中间会有短暂的混乱,但很快地一个能统辖全国的新政权就形成,继续有效地统治整个国家的绝大部份地方,所造成的问题相对较少。这新政权可能是由原政权中的一些人或以外的人,取代了原先的当权者掌握了新政权的权力,原政体不变。但新政权也可能是按着一个全新的政体程序而产生,如专制政权被民主政权替代了。关键是国家可以在经历短暂的过渡期不稳后,还是能大体维持着。

 

但若政权与国家扣连得非常紧密,政权腐烂严重,当政权崩溃时,可能也会把国家拖垮,令新政权没机会在短时间内出现。那么当政权崩溃时,国家也崩溃了。概念上,政权崩溃不一定会造成国家崩溃,但国家崩溃必包括政权崩溃。若中共崩溃,中国是否也必然会崩溃呢?这是很少人想过的问题。

 

此外,崩溃的意思也有不同理解。学者何清涟和程晓农认为,「溃」是社会溃败,包括生态环境、道德伦理等人类生存条件,崩则是指政权结束。他们认为中国会溃而不崩。在政治学上,对崩溃这概念也有不同理解,有weakfragile state脆弱国家的概念,又有failed state失败国家的概念,及collapsed state崩溃国家的概念。这些关于脆弱、失败及崩溃国家的不同概念,是一个程度上的差别。不同学者用以量度失效的指标或有不同,但崩溃国家如上所述,不会只是政权崩溃,失效程度须到达断裂的程度、失效范围是全国性的、失效时间是长期的。

 

国家崩溃的指标起码是政府再难维持社会秩序,而且这政府已不能运作。这不代表整个国家会即时陷入无法无天的状况,因人们会依靠原国家以内的其他政治力量,如部族、地方军阀或地方政权来得到人身安全的保护、行为指引及各样的公共服务。若连这地域性的政治力量也崩溃了,那么国家崩溃的程度会是非常严重,原国家不只会裂为多个权力板块,而是彻底碎片化。国家崩溃的程度越严重,将来要重建国家及政权就越困难。导致国家崩溃的原因相当复杂,也未必有固定的轨迹,亦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经过脆弱至失败,才会到达崩溃的阶段。

 

由于政权与国家崩溃的成因、形式及过程未必完全一样,故有了这些对政权与国家崩溃的起码认知,才能认真地思考港独会否、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及以什么形式出现。客观看,中国离崩溃应还有较远的距离,但中共专政崩溃却有不一样的考虑。中共崩溃时会否也出现中国崩溃?这对港独又有什么具体意义?相信不是有太多人曾认为去思考过。

关键字: 香港 中共 戴耀廷
文章点击数: 80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