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9/5/2018              

卢峰:「极权临近」的对策,中共忌备民间团体力量

作者: 卢峰

刚参加朋友的新书对谈会,主要关于「极权临近」的威胁及如何应对,大家谈到当前香港的困境,特别是北京当权者如何用尽各种手段不断收紧控制,从经济,产业到人心都严加操控,务求把香港人重新变成只讲搵食,不问公平正义与愿景的「单面人」;把香港社会变成只重经济发展忽视个人尊严与空间的「怪胎」,并尽力贬损,打压,禁制港人自发自救的努力与行动。要应对极权管治模式临近的威胁,强化民间团体,民间社会是会上很多人提到的出路。

 

的确,任何专权,威权社会最怕的是民众有政权以外的联系,倚靠及着力点,有权力以外自发坚持的信念。八十年代初波兰工人自发组织团结工会,努力摆脱波兰共党的控制,登时令波兰以至整个苏联东欧极权体制震动,苏联差一点就像1968年年对付捷克那样直接出兵镇压团结工会,维持极权秩序。最终波兰军方自行出手镇压,取缔团结工会之余又实行军管,勉强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平静」。

 

但尝到自主,自立滋味的波兰工人没有被压倒,在天主教会协助下继续地下工会的活动,维系核心成员,挑战政权的谎言,自主为民众发声,令波共以至苏联集团的管治权威像破了洞的水坝那样不断流失,不到十年就土崩瓦解。

 

中共忌惮民间团体力量

 

北京当权者过去二十年对任何自发民间团体,维权组织及律师,民间对外交流活动严格取缔打击,例如2015年年的709大抓捕令大批维权律师人间蒸发,近年不断加强限制外国,香港民间组织与内地的合作空间。他们怕的就是内地出现独立于中共的民间团体,怕的就是出现中共控制不了的民众自发组织。

 

此外,中共又把魔爪伸入各个宗教团体组织,连家庭教会活动也不放过,连古刹少林寺也得升国旗以示当权者的力量高高在上。这些行动展现的同样是对民间力量的担忧。事实上北京当权者比谁都明白,专权体制必须不断加强控制,集中权力,否则很快就会出现各种缺口裂缝,左支右绌。

 

香港的民间力量,民间团体相对发达多元,既有可能成为内地民间力量的后援,也会妨碍北京当权者把极权管治模式移植到香港,他们肯定想尽办法打压,打击本地民间团体,独立组织,专业团体,收窄民间社会言论活动空间,并让政权力量深入市民生活各个方面。

 

建制修议规与市民为敌

 

梁振英之流死咬FCC不放,北京当权者与建制派以反港独为缺口大力收窄市民的结社,言论自由,针对的就是香港仍算强韧的自发自主民间力量,希望迫使越来越多人为免政治不正确而噤声,为免受到当权者冷待以至惩罚不愿,不敢与当权者的谎言对抗,从而逐步「阴干」香港的民间团体。一旦香港的民间团体,自主自发组织失去活力与抗争勇气,北京当权者及建制派帮凶就会全面加强对市民生活的各方面管控,威权以至极权统治就会来临我城。

 

要顶住这股逆潮,要捍卫香港的多元生活方式及核心价值,保护民间社会的空间与活力,强化独立于政权以外的公民,专业团体实在至关重要。当然,捍卫民间社会以外,体制内的抗争同样不能忽视。香港政治体制虽然绝对算不上民主,又受亲中建制派主导,但市民透过部份普选议席总算还有着力点,还有资源可用,还可以作为民间社会的伙伴及支援。

 

各级议会内的普选议席固然要力争,民选议员的活动空间同样要捍卫,不然建制派及北京当权者便会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收窄个人权利与自由,削弱民间社会的空间。最近建制派正式提出修改议事规则,要惩处所谓开会时行为不当的议员,包括长期禁止他们出席会议或罚款等,矛头直指泛民主派及非建制派议员,希望以此减弱他们为市民发声抗争的能量。像这样不合法不合理的建议不单公然与市民代表为敌,更是向民间社会宣战,我们得结合议会内外的力量反对有关建议,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关键字: 香港 中共 卢峰
文章点击数: 64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