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5/2018              

高新:公款养党是中共政权“立于不败之地”的最根本原因

作者: 高新

图为中国两会代表在会场酣睡。(AFP)
图为中国两会代表在会场酣睡。(AFP)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的标题《习近平用断粮绝炊威胁不听话的中共党员》被海外某华文网改为《习近平用断粮绝炊威胁不听话的老百姓》,有读者朋友认为原标题不够“周延”因为习近平政权可以用“断粮绝炊”威胁的并不仅仅是中共党员,至少所谓“党、政、军、民、学”中的政府、军队和学校及科研机构中的非党员事实上也是和党员一样随时可以因为政治原因而被“断粮绝炊”的。正如杨绍政先生批判文章中所说:如果你在政府部门、军队、武警、公检法司、人大、政协、社会团体、党务部门、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机构工作,就应该知道每年都会由所在单位中国共产党党委主持来对每一个员工进行工作考核。考核的第一条就是思想合不合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吗?拥护党的现行方针政策吗?如果有谁胆敢明文在考核表上填写否定意见,考核就肯定不合格。对不合格的职工要么给于处分,降级、降职、降薪,调离原工作岗位,或者开除。对于在校的各级学生,如果被所在单位党委认定为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党、反社会主义,升到高一年级就基本无望了,很多甚至连毕业证都拿不到了,甚至会被中途开除。所以朋友老父亲的担心是正常的,党的确对几亿人的饭碗、个人利益、前途牢牢地攥在手中了。

杨绍政先生还在他的相关文章中斗胆质问习近平当局:俄罗斯现在有多少布尔什维克党员?俄罗斯现在有没有执政党从中央、省、地、县、镇级独立的党务机关?俄罗斯现在的社会团体、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内部是不是也有大量的专职党务机构和党务人员?这些所有的党务机构的人员薪金、工作经费和办公场所租金都是由国有资产收益和政府财政埋单吗?如果是,它们的执政党是不是花了很多财政资金和国有资产收益连个总数和明细都不需要告诉全体国民?是不是更不需要让全体国民同意和监督这些资金的使用了?

其实,杨绍政先生的这个问题,早在习近平登基之初,一位叫郑克中的作者即已经在他的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清楚回答过了。该篇文章的题目是《苏联共产党的一次财务公开》。开篇的按语中写道:1988年我在莫斯科大学进修,看到《论据与事实》报第5期上摘登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消息》杂志1988年第1期的一篇文章,叫《苏联共产党的预算来源和有哪些基本支出》,这是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事务管理局的一篇公报。公报公布了1987年党的经费预算和使用情况。因为看着新鲜,闻所未闻,所以随手就翻译到了自己的作业本上。近日翻腾旧文稿,看到了,不忍丢弃,还是放到我的博客上,留作对一段生活的记忆吧。

《苏联共产党的预算来源和有哪些基本支出》一文中详细介绍说:(前苏联执政党)党的预算收入基本来源是党费。1987年共收入13.406亿卢布。这占全部党中央财政收入的81%;另一部分来源是中央事务管理局所属企业——中央出版社和地方出版社的企业上缴利润。

1987年,党组织活动总开支是16.57亿卢布(如果13.406亿占全部收入的81%,那么全部收入应该是16.55亿,而总支出是16.57亿,显然有200万的赤字。——郑)。这些经费用于维持4625个地区、城市、州、省、边疆、共和国党委会及其经济部门,261处党委会政治教育院,9200个政治教育研究室的活动。其中有4900个基层党组织,14处带有咨询机构的高等党校,134个为提高思想工作举办的苏维埃干部训练班,16个党史学院,153个党史档案馆,23处列宁博物馆及其分支机构,529个马列主义学院及其分支机构、中心思想机关和中央委员会的高级党校。大约有5万2千个支部组织是靠志愿者维持活动。

党的经费的88%即14.589亿卢布用于保障中央和地方机关的活动。其中9.54亿卢布拨款是发给基层党组织脱产人员的工资;各级党机关的政治活动经费支出是0.859亿卢布;用于培养苏维埃思想工作干部花费0.41亿卢布。1987年在党的高级党校、日校、夜校学习过的有1.85万人,参加学习班、研究班学习的有14.54万人。

3.78亿卢布用于党的地方机关的项目建设和出版社、党委会机关的维修及住宅建设。

马列主义学院、全苏政治教育中心、列宁博物馆、列宁-高尔基国家历史保护单位、社会科学院等研究机构的维护经费是0.236亿卢布。

为了增强党中央机关的物质基础,对党中央出版社和中央事务管理局的其他项目投资1.035亿卢布。

党中央委员会机关的活动,开代表大会、协商会和其他会议费用全年支出5040万卢布,占总支出的3%.

此外,用于其他目的的开支,包括国际交流经费,共支出2060万卢布。

公报指出,近年来由于增强了责任心,对党的经费的使用更合理和更节省了。中央机关节省开支5190万卢布,地方机关节省开支780万卢布。办公费、电话费节约了160万卢布。

该杂志还刊登了对党财务进行监督的消息,并说今后还将不断刊登有关党的财务工作情况,便于社会及时了解一些事实。

郑克中先生对如上内容的“读后感”是:原苏联党产和国产分得很清楚。党的经费来源有两个渠道:党员上缴的党费和党办出版物所得利润。党的财务是透明的——起码对党员有一个交代。党务活动使用的经费全部来自于党产,包括开党代表大会等。

反观中共,美国《北京之春》刊登的穆正新先生撰写的《全球最昂贵的政党是中国共产党》一文中说:不由分说强征每个人100元用于养党,这党一定要遭到人民痛骂。再强征每个人200元,100元用于镇压对党不满的声音,另100元用于对人民进行“正面思想教育”,这党就会受到人民高度拥护。这就是共产党的“辩证法”最绝之处。花钱力度和额度登峰造极时,“无产”阶级政党的光辉形象就树立起来了。厚至而成无形,黑透而显无色,奢极而成“无产”……

穆正新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比较国共两党之后复出结论:相信不少人听说过中国国民党的“钜额党产”。据台湾《中国时报》今年(2016)3月4日报道,国民党各种党产的账面价值约为四百亿台币,但实际净值可能不到二百亿台币。在台湾的政治环境下,这笔党产非常惹眼因而备受民进党的攻击。以西方国家的标准看,钜额党产让人觉得该党奢侈甚或够得上腐败。但如果和海峡对岸的中共比起来,国民党只能算超廉洁。从性质上讲,国民党是私产养党,而中共用公款养党。从数量上讲,国民党的党产只是中共养党费用的零头。四百亿台币党产折合人民币约一百亿元。按中国共产党目前的消费水平算,约等于两个星期的花销。

中共还喜欢宣传美国总统大选的开支如何如何巨大。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网站公布的数字,2004美国总统大选花费总额为十亿零一百六十五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八十多亿。还不够中共两周的养党费。国民党党产累积了近百年,美国总统大选经费筹集了四年。中共把这么多的钱用光,只要一个月。由中国统计年鉴得知,中共目前有44067个乡镇街道党委、2861个县级党委、333个地市级党委、31个省级党委和一个庞大无比的党中央。此外还有成千上万的院、校、系、所、军、师、旅、团党委等等。养党经费之巨可想而知。

穆正新先生批判说:“万官贪污不抵一党窃国”。公款养党的罪恶程度超过一切经济犯罪的总和。国共党员都有贪污行为。但贪污毕竟是不可告人的暗中舞弊捞财行为;而共产党是全党出动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波澜壮阔地吞噬公款。国民党至少能在公开场合下旗帜鲜明地拒绝和谴责党库通国库的行为。中共连这点也做不到。中共几十年来一直旗帜鲜明地用公款养自己。共产党人从不以窃国为耻,倒气势汹汹地随时准备捍卫党的窃国权。在他们看来,党既然打下了江山,接着坐江山吃江山就是顺理成章的事。谁敢在中国大陆公开主张停止使用公款而改由自行募捐养党的话,谁就是共产党的仇敌。别说提停止公款养党,哪怕提一提“削减养党开支以减轻人民负担”的建议也是严重犯忌,共产党决不容忍。

正如穆正新先生所说,习近平当局因为决不容忍杨绍政先生在中国大陆对中共政权以国库为党库的公开批判而下令对他断粮断炊。

穆正新先生和杨绍政先生文章中所批判的“公款养党”中的“党”,指的是“打了江山自然要坐江山的共产党”。事实上“公款”也就是“国库”供养的除了共产党员的各级、各类组织和它们的成员,更还有依附在它身上的另外一群“寄生虫”,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曾经把一些思想“极左”的“民主党派”成员主动提出的从组织上解散“民主党派”的要求,斥之为“短视”,并要求将所有“民主党派”的各级组织开支,同共产党各级组织开支一样,全部由“国家”包干,列为共产党统治下的各级“人民政府”行政开支的一部分。详细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关键字: 中共
文章点击数: 7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