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8/2018              

王维洛:寿光水灾救灾中的“国家救灾队”的缺失——武警水电部队在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被遗忘的功能

作者: 王维洛

2016年武警水电部队参加鄱阳湖洪水救灾,堵塞向阳圩决口,来源:手机新浪网

 

2018年消防车的水管用于寿光水灾的排水,来源:央视财经

 


 

一、为什么寿光水灾基本靠自救?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消息,受2018年第18号台风“温比亚”影响,2018年8月19日,山东省出现大范围强降雨,造成潍坊、东营、菏泽、泰安等13市遭受严重洪水灾害。到8月22日16时为止,山东全省508.9万人受灾,18人死亡,9人失踪。其中受灾最严重的是中国蔬菜生产基地——寿光市,全城被淹没,生产反季节蔬菜的温室大棚被淹倒塌。甚至发生灾民对前途失去信心而自杀身亡的悲剧。诸多报道把发生洪灾的焦点指向上游三大水库泄洪,导致泄洪水流冲溃河堤,淹没村镇,9999间房屋倒塌,淹没农田和大棚等等。

 

山东寿光这场40多年来的最大洪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这是网络上讨论最多的问题。@观察者网将官方回应对山东寿光洪灾的所有质疑整理成文:

1、为什么不提前通知?

2、为什么不提前泄洪?

3、为什么不提前“排空”水库?

4、为什么寿光受灾这么严重?

5、为什么全是寿光在自救?

 

笔者认为,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全是寿光在自救?”很有讨论价值。

 

8月29日凌晨,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前往位于寿光市的抗灾救援前线指挥部,看望慰问正在进行作业的消防官兵,听取抗灾救灾工作情况汇报,研究部署工作。

 

在寿光洪灾过程中,参加救灾的是消防官兵,主要是利用消防车上的水泵和水管排除地面积水。关于消防官兵参与救灾的消息并不多,最早的报道是8月19日的,“ 8月19日,接到报警后,消防员立即赶往现场转移受困群众”。这应该是当地的消防员,任务是转移受困群众。然后就是“消防员日夜不停地进行排水”,“连续奋战72个小时,消防员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一辆辆消防车从天津、从河北、从江苏疾驰而来,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寿光。8月26日夜幕之下,由消防车组合而成的红色长龙绵延几公里蔚为壮观,300多辆救援车辆、3000多名消防员在寿光蔬菜高科技师范广场集结”。这些消防员来自山东各地、来自江苏和河北。由于消防员缺乏水灾救灾的知识,队伍中缺乏专业人员,缺乏专用设备,救灾效果不高。

 

在整个救灾过程中,没有看到“国家救灾队”和它们强大的机械装置,也没有看到应该最早采取的也是最有效的救灾措施——堵塞被冲溃的河堤,阻止后续的河水包括水库泄洪水流继续进入村镇、农田。这应该是救灾的最普通常识。

 

寿光弥河东坝河堤被汹涌的洪水冲出了一个20米长的口子,村主任张春海开着自家满载60多吨石子和沙袋的重型卡车横在决口处,堵住大半决口。最后决口堵住了,四千人的家保住了。小小的村主任张春海都知道,当选救灾最重要的,就是堵住决口,然后才是排水。

 

二、武警水电部队作为洪水灾害中的国家救灾队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水电部队(简称武警水电部队)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部队(简称基建工程兵)。基建工程兵成立于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一九六六年八月一日,属国务院有关部委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主要担负国防工程的施工任务,同时也担任(有保密性质的)国家基本建设重点工程的施工任务,下设建筑安装施工部队、水文地质部队、铀矿地质矿山部队、黄金地质勘探生产部队、基建工程支队等,其中的水电部基建工程兵第四纵队第六一支队(建字六一部队),由水利电力部四川水电工程局整编组建,下辖六○一、六○二、六○三、六○四等四个大队。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向世界宣布中国决定裁军,主要措施是撤销基建工程兵和铁道兵编制,将其集体转业。铁道兵回归铁道部接收,基建工程兵回归国务院有关部委接收,成为没娘的孩子。不久原基建工程兵中水电、交通、黄金等部队编入成立不久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于武警水电部队参与三峡工程以及西部水电大开发中诸多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获得了大笔的投资并购买了大量最先进的设备。这样,武警水电部队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大家争抢的香饽饽。

 

武警水电部队实行双重领导,水利部部长担任武警水电部队的第一政委和党委第一书记。中国救灾的核心领导是国家防洪抗旱总指挥部(简称“国家防总”),有一位国务院副总理担任总指挥,水利部部长任副总指挥,国家防洪抗旱总指挥部的办公室设在水利部。水利部既是国家防总二把手,又是武警水电部队的政委,又主持防洪抗旱总指挥部日常工程,所以,每当遇到洪灾、旱灾,或者是可能引起洪灾的地质灾害(如地震、滑坡、泥石流等),都会在第一时间把武警水电部队调到救灾的第一线,当然付给武警水电部队的资金也就算在 “国家防总”的救灾款项之中。

 

武警水电部队的这个国家救灾队的职能在陈雷的讲话中体现得十分清楚。2011年1月13日水利部部长、武警水电指挥部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陈雷在武警水电指挥部党委扩大会议说:“水电部队是国家应急救援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防汛抗洪抢险救灾的中坚力量,广大官兵是穿军装的水利人。面对“十二五”时期改革发展稳定的繁重任务,面对新一轮大规模水利建设的高潮,面对防汛抗旱抢险救灾的重大职责,水电部队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大力发扬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按照全面建、重点抓、整体上的总体要求,在新的起点上不断开创水电部队建设新局面,再创水电部队建设新辉煌。”

 

武警水电部队先后参与并担任救灾中坚力量,有如:

1976年河北唐山抗震救灾:

1981年青海龙羊峡抗洪抢险;

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

2000年西藏易贡河滑坡洪水抢险;

2008年“5.12”汶川抗震救灾、以及8.13泥石流抢险;

2009年广西卡马水库抢险;

2010年青海玉树抗震救灾;

2010年江西抚州唱凯堤决口封堵;

2010年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抢险;

2014年云南鲁甸抗震救灾;

2015年深圳12.20特大山体滑坡抢险;

2016年福建泰宁山体滑坡灾害救援等重大任务。

 

在一个多灾多难的中国,武警水电部队作为国家应急救援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防汛抗洪抢险救灾的中坚力量,这个功能十分显著。

 

就是在2016年与2017年中由于上游水库突然泄洪造成下游地区被淹没的救灾过程中,都可以武警水电部队官兵的身影。

 

根据《中青在线》记者张亚斌、田端磊报道:2017年8月28日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普撒社区大树脚组发生山体垮塌。险情发生后,武警水电部队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紧急抽调驻贵阳水电三支队一大队15名官兵组成先遣组,携带3台专业侦测救援装备赶赴现场勘察灾情,与地方联指对接。同时,第一梯队102名兵力携带推挖装大型主战装备40多台套,从贵阳集结出发,采取摩托化机动方式,于下午16时30分到达抢险现场。

 

2017年8月8日九寨沟发生7级地震。地震发生后,武警水电部队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驻四川的水电三总队九支队、驻重庆水电三总队八支队马上集结部队向灾区开进开展救灾行动。

 

2017年7月湖南省湘江、资水、沅水流域部分地区遭受暴雨,诸多水库突然泄洪,造成下游地区严重洪灾。澎湃新闻报道:“岳阳市湘阴县沙田垸告急,7月4日,武警水电部队第四支队200余名官兵闻令而动,长途奔袭,携带50台机械设备为沙田垸保驾护航。参战官兵鏖战7个昼夜,安全转移数万名受困人员,成功处置管涌、渗漏、塌方等多处险情。当险情被控制、部队即将撤离时,数千名群众自发前来为他们送行。”武警水电部队成为湖南抗洪抢险的中流砥柱。

 

据肖鹏、张海涛、操庆亮报道:“2016年7月10日上午,芜湖市漳河段出现堤坝塌方,并伴有多处管涌,如不迅速处置,极可能发生溃堤,堤后近万亩良田和人民群众将可能遭江水漫灌侵袭。武警8690部队接到灾情通报和上级命令后,组织200余名官兵火速开赴现场抢救。官兵们分填装、转运、堆垒三个组展开行动,先后动用土方90余立方米,沙袋300多个,加固堤坝30余米,查出大小管涌9处,用时40分钟成功处置险情。”

 

据梅广、谢长江报道:“2016年7月10日湖南华容新华垸发生溃堤后(笔者注:位于长江荆江分洪区内),武警交通部队闻灾思动,有令即行。由许钢峰副司令员带领的前指紧急赶赴现场指导,驻湖南二总队六支队官兵紧急驰援,100余名官兵携带27台套大型专业救援装备赶往现场7月11日下午,武警交通二总队六支队3台挖掘机双向推进,抛投方石块,全力封堵湖南华容新华垸大堤决口。” 12日湖南华容新华垸溃口正式合龙。

 

根据《凤凰资讯》报道,2016年“6月30日17时至7月1日24时,麻城市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均降水量为322.2毫米,最大降水量达到428毫米,均创麻城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值。连日暴雨,使该市中馆驿镇响鼓墩水库容量已达到400万立方米,超过警戒线。据湖北省水利专家计算,按每天200毫米降雨量,水库13平方公里的水面,一天内可形成200多万方水量。湖北省气象局预报,7月2日至7月4日,麻城等地还将有大到暴雨,水库泄水速度将远远跟不上蓄水速度。在离水库500米处,是沪汉蓉高铁和一条高速公路,以及麻城市中馆驿镇7万多人,一旦出现决堤,后果不堪设想。7月1日夜,武警水电七支队官兵奉命赶到水库,安放500公斤炸药,对泄洪槽进行扩挖加深,让水沿着泄洪道流走,降低水库水位。”响鼓墩水库大坝工程的问题是泄洪道出现险情,必须让武警水电部队用炸药炸毁泄洪道中的阻碍物。

 

根据《解放军报》记者吴敏等报道:2016年“7月17日凌晨3时许,湖北省黄梅县濯港镇考田河受持续高水位影响发生溃口。溃口长达80米,下泄洪水导致濯港镇附近多个村庄、1.5万亩农田被淹,1万余人受灾。得知灾情后,武警水电指挥部立即部署兵力、抽组前指、统筹资源。”“ 7月18日,武警水电部队从3个总队集结700余名兵力、210台(套)装备,全力投入湖北省黄梅县濯港镇丁字街村考田河堤坝溃口封堵战。”

 

根据《中国新闻网》记者徐迎华报道:2016年“6月20日19时20分,因昌江水位急剧上升、昌江洪峰通过叠加作用,导致鄱阳滨田河向阳圩发生64.7米决口。洪水横扫千里,堤顶右侧1.03万亩良田被淹,下游村庄5600余人生命财产安全告急!危难之处有铁军,武警水电二总队迅速从江西南昌、新余、高安、景德镇调集500余名兵力、110台套装备星夜驰援。” 武警水电官兵奋战4天4夜 向阳圩决口提前1天合龙。

 

2016年7月19日开始,河北省邢台出现强暴雨天气。朱庄、野门沟、东川口等水库突然泄洪,造成下游七里河溃堤,洪水进入包括东汪镇大贤村在内的12个村庄,造成多人死亡或失踪,财产损失特别严重。根据《腾讯新闻》报道:“武警水电部队、武警交通部队组织470多名官兵、90多台大型机械装备,于7月25日抵达现场对受损严重的堤坝、河道、桥梁开展修复加固,同时对下游河道开始拓宽、疏浚。官兵们在9天多时间里,将这段河道从40米拓宽到125米,并筑起高2.5米、长1200米的堤坝。”8月4日出现邢台人民含泪送别武警水电部队官兵的动人场面。

 

根据新华网记者陆炜、张亚斌报道,从2016年6月中旬至7月26日一共四十多天的日子中,武警水电部队累计动用兵力3.8万余人次、装备8000多台次,先后在江西、安徽、湖北、重庆等10省42地展开抢险救援,圆满完成了重点区域关键部位的决口封堵、堤坝加固、破垸分洪、道路抢通等任务,体现了不可替代的专业优势。截至目前,部队1671名兵力、313台装备仍在湖北、安徽、江西、河北4省7个方向担负决口封堵、堤坝加固、子堤抢筑、驻训备勤等任务。

 

三、国务院机构改革——应急管理部的产生

 

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搞政治改革,而把行政机构的改革作为政治改革来搞。十九大之后,习近平更是加快了行政机构的改革。

 

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批准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机构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新建国务院应急管理部。黄明出任党组书记兼副部长,王玉普出任部长兼党组副书记。

 

新的国务院应急管理部在其机构设置中介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灾害多发频发的国家,为防范化解重特大安全风险,健全公共安全体系,整合优化应急力量和资源,推动形成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平战结合的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体制,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方案提出,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务院办公厅的应急管理职责,公安部的消防管理职责,民政部的救灾职责,国土资源部的地质灾害防治、水利部的水旱灾害防治、农业部的草原防火、国家林业局的森林防火相关职责,中国地震局的震灾应急救援职责以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国家减灾委员会、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的职责整合,组建应急管理部,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转制后,与安全生产等应急救援队伍一并作为综合性常备应急骨干力量,由应急管理部管理,实行专门管理和政策保障,制定符合其自身特点的职务职级序列和管理办法,提高职业荣誉感,保持有生力量和战斗力。

 

需要说明的是,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一般性灾害由地方各级政府负责,应急管理部代表中央统一响应支援;发生特别重大灾害时,应急管理部作为指挥部,协助中央指定的负责同志组织应急处置工作,保证政令畅通、指挥有效。应急管理部要处理好防灾和救灾的关系,明确与相关部门和地方各自职责分工,建立协调配合机制。

 

考虑到中国地震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与防灾救灾联系紧密,划由应急管理部管理。”

 

2018年6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表《关于调整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组成人员的通知》(国办发〔2018〕49号),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任总指挥,国务委员王勇、水利部部长鄂竟平、应急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马宜明与国务院机关党组成员高雨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副总指挥。

 

这个机构设置和人员安排十分不合理,第一,中国是灾害多发频发的国家,其中以洪涝与干旱最为多发频发,而且涉及范围大、影响深。既然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水利部的水旱灾害防治功能划归新成立的应急管理部,那么水利部部长鄂竟平就不应该出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更不应该排名在应急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之前;第二,水利部部长不再担任武警水电部队的第一政委和党委第一书记(下面再谈),水利部在防汛抗旱时除了掌握一些水文数据之外,基本是个没有可以指挥的兵马的空头将军;第三,应急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担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并不合适,合适人选应该是部长王玉普;第四,公安部的消防管理职责归于应急部是正确的,但是消防人员的长处不是防汛抗旱,他们缺乏防汛抗旱的知识,缺乏防汛抗旱的机械设备;第五,既然武警森林部队转制后,应急管理部管理,并且与公安消防部队,与安全生产等应急救援队伍一并作为综合性常备应急骨干力量,即所谓的国家救灾队。那么作为国家应急救援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防汛抗洪抢险救灾的中坚力量的武警水电部队,应该是国家救灾队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整合优化所有应急力量和资源,推动形成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平战结合的应急管理体制,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

2018年寿光洪水灾害中,可以看到一些消防队员的身影,但他们没有抗洪的经验,更没有大型的机械设备,也没有专业人员的支持。他们能做的,就是帮助转移人员,用消防车排水,没有人去抢修被冲溃的河堤,出堵决口或者加固堤防。这样的国家应急救援队伍是存在巨大缺陷的。

 

四、武警水电部队的转制

 

其实习近平推行的所谓行政机构改革,重点是对武警部队的改革。军事科学院博士谢永亮认为:根据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这次武警部队改革是一场革命性变革,不是部分体制的优化,而是整个体系的重树。公安边防部队、公安消防部队、公安警卫部队等全部退出现役,可以说这是上个世纪100万大裁军之后,少有的一次集体退出现役的情况,力度之大可想而知。”

 

说到底,这次武警部队的改革就是将国务院部门领导管理的现役力量将全部退出武警。而武警部队不再受双重领导,而只受中央军委主席的领导。

 

武警部队序列中有内卫、边防、消防、森林、水电、交通、警卫、黄金部队共“八大警种”。2018年3月,根据中共中央颁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武警水电部队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所属官兵集体转业,继续使用中国安能建设总公司名称,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如今穿着军装的水利人,成为了头戴安全帽的建筑工人。

 

武警消防部队与森林部队因为其应急救灾功能,归应新成立的急管理部管理,成为国家专业应急救援队伍,这是合理的。而武警水电部队集体转业,成为了一支建设队伍,象葛洲坝集团一样的一个归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国有企业。在这个改革过程中,武警水电部队的救灾功能消失,而没有得到任何替代。这是不合理的,这是中共中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缺失。这也就是2018年寿光洪灾中中国政府救助不力的主要原因。

  
关键字: 王维洛 寿光 水灾
文章点击数: 20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