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1/2018              

曾伯炎:文革仍在进行时观察

作者: 曾伯炎

文革(网络图片)


 

这题,乃笔者对文革的感悟与观察,是动态的。R兄说:巴金念念不忘文革博物馆,文革的人和亊天天见到,这社会已是活的文革博物馆,还用得着建吗?他观察文革,又是看出常态与固态了!

 

而文革留下的数字,字字都是罪孽,让我们回顾1966一1976这10年已解密的数字,它们是:

 

关押审查:420余万,死亡:172,8万,以反革命处决:13,5万,武斗死23,7万,伤残:703万,毁家:7,12万。已不逊于8年抗战之祸,而文革之前的1958一1962年,已有饿死鬼4165万,这数字,已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和哩。:

 

在这些数字里,并非都是被圧迫被侮辱的黑5类和文革扩大的21种黑类,还有红得发紫的统治者阶级哩,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斗死,习仲勋吊大牌游街,所有掌权的齐打成走资派关牛棚?习的儿子混进红卫兵联动造反被追捕,关进少管所,那专政的滋味,仍是文革味吧,怎就淡忘了哩!

 

今天,50岁以上的几亿人,都见过、经历过文革,由血与泪加命写的历史,不可能忘如一场春梦了无痕,因为,那是国族与民族最惨酷的恶梦呵?

 

只是,历史捂着未经清算,罪孽掩着未经忏悔,它们仍如鬼魂幽灵,总要显影作祟呵!

 

当年文革留下的荒诞或称笑柄,就是牛头不对马嘴地肆意烂攺历史,嫌用文字去改,莫如画画去涂抹出形象更易达到骗的效果,画笔也可做无耻的骗笔了。

 

当年,刘少奇组织安源工人罢工历史,就改了,画的毛泽东下安源,否定刘少奇,那一幅毛泽东去安源,夹一把雨伞的行走图,印了9亿张,连油票也印上,浪费多少资源。可是,给刘少奇一平反,不又历史还原了吗?

 

当年用油画篡改历史苐二大事件,是朱毛井岗山会师,被篡改为毛林井岗会师,朱德领万多人的正规军转战湘南,毛泽东非正规的3千农军,枪也少,多是刀矛,秋收暴动失败,残剩几百人逃上井岗山,与山贼王佐、袁文才汇合,那才是结拜订盟会师呵,朱德领一军上万人,老毛领几百占山为王草寇,称会师,就很免强,文革中,还再将井岗山会师,画成是毛与林彪了。而林彪在当时朱军长麾下,还是个小连长,历史,已非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是任意强奸的小贱人了。

 

那时,便有指着画调侃朱德的,问井岗会师,他在画上哪里呀?朱德淡淡一笑说:那牽马的马夫该是我了。而这种随意篡改历史,从1949年后,层出不穷。

 

中央美院董希文教授画的那幅“开国大典”油画,被命令他改过5次,从高岗、刘少奇、林彪等不断被打倒,叫他涂来抹去,刘少奇平反后,又添上,画匠们朝三暮四涂攺历史,便是他们聇辱的媚权丑史。真糟塌作贱艺术呵,美术堕落成骗术,能有啥文化自信吗?

 

现在这骗术又在继承与发扬了,像林彪得势,他就可取代朱德井岗会师充主角,习近平得势,他老子习仲勋又取代邓小平是攺革开放创始人了。那个叫苏天赐的不见经传的画家,用 一幅“早春”油幅,去吹嘘习仲勋是比邓小平与胡耀邦、叶剑英等更早攺开者,邓胡叶等,画得像学生听指教似的听习仲勋指点,重复文革以画篡改历史的故伎,岂非文革在进行时的又一例吗?

 

西方学者认为:中囯无宗教,是以历史和祖先崇拜代替宗教。齐国太史,如实记崔抒弑君,晋国董狐如实记赵盾篡权,刀架两史官颈上,命令攺,愿死,他们也不改,再令继其职的兄弟篡改,杀了一串,也攺不了。这种被文天祥写入《正气歌》里的正气,已被中共的邪气邪恶化到画风与世风,如此不讲人格与国格的流痞性,能受世界尊重吗?画这种篡改历史的画家,能不受人们鄙睨吗?

 

毛氏文革最核心的个人祟拜,伟化与神化不了平庸与愚蠢的教训,虽然,经4千出牛棚老干们的控诉与反思,今天,中共党章上已写有:“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但眼前,任何手段的个人崇拜已在复活复出,而且搞个人崇拜者,比行贿成本低,风险小,如乘直升机,瞬间便青云直上了。

 

以此对比当下反腐,物质行贿受贿,是不可饶恕的大腐败,要关秦城监獄,如徐才厚等。但是,精神行贿受贿,阿谀奉成,却是受奖升官的终南捷径,典型如李鴻忠,他一毛不拔,只凭三寸巧舌,用讨好卖乖的一句:“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就进了政治局,这种用言语行贿未必与物质行贿不是同类?反腐,只反物质的不反精神的腐败,这闹个人崇拜,不是更大的腐败吗?

 

文革中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未清算与批判,不视个人崇拜者是更大的贪汚犯,因为他贪的是比钱更管用的权,哪只是名呢?捞到的名,就是为他长期掌权霸权作基础的,最近,冒出“定于一尊”的话,就是要专权极权,今日中国很奇葩的是,贪钱,是腐,贪权,是神,毛泽东神化伟大圣化自已,中囯人为他付出惨重而沉痛的代价。现在,又在重复这个人崇拜,其主客观条件皆发生大的变化。

 

平庸无能者,装腔作势,任他积权超皇帝与毛邓,心,还是虚的,要靠天天吹捧来提神与装蒜,对比特朗普,经常遭批评与责骂,毫不介意,他心很踏实。他不是拚老子而是拼巿场炼出的经济精英,还是以考试成绩而非保送进的宾夕法尼亚大学,见识与知识,就绝非山沟里的那种大学问,而是理论与实践出的真本领。因此,他天天挨骂,却在骂中民调上升。而靠个人崇拜吹捧者,越吹捧越出破绽,姓董小女孩在神气的习画像甩一瓶墨水,便像褪了神光似的,张扬他宣传吹捧他的宣传画,就悄悄拆掉消失了。毛泽东是他咽了气、老婆下了獄,消失毛塑像画像才出现,习是刚闹个人祟拜就受阻,那些像就收揀了呢,今非昔比吧?

 

文革进行时的另类表现,便是横行社会的红卫兵保皇义和团,正由豢养的10多类警察充任。还以寻衅滋亊、煽动颠覆、造谣传谣等“莫须有”罪名代替“公安六条”进行镇圧,已显出在毛封闭下能一个最高指示便掀起天下响应波澜,但在今日形势下,习的讲话一出,在网上与自媒体的讽刺嘲笑,铺天盖地,删不胜删了。不又是今非昔比吗?

 

何况,毛闹文革,总还有个社会主义阵营在那立着,牽制着欧美世界,勃列日湼夫对珍宝島失利,要对中南海作外科手术核打击,还受美国劝阻。现在,社会主义阵营早瓦解,已成荧荧孑立的孤家寡人,东门养的一条凶犬,也差点跑去依附别人,若硬也闹一场文革式的升起北京的金太阳,就是出动几百万警察充红卫兵暴力,最多演点纳粹水晶之夜的老戏,或国会纵火案的勾当,就是太子党内的刘家、邓家,最近也发对文革批判声音,中国的2018,已非1965的中国矣!

 

请想想:毛文革以个人崇拜起势,难道不是以审判四人帮和江青娘娘上吊毛远新下獄收场吗?

 

 

  
关键字: 曾伯炎 中共 文革
文章点击数: 12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