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9/2018              

胡少江: 中非峰会和抗拒批评的中国领导人

作者: 胡少江


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于2000年,至今一共举办过三次峰会。第一次峰会于2006年在北京举行,当时的东道主是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时隔九年,第二次峰会于2015年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举行,习近平作为中方元首前往参加;上次会议开过还不到三年,习近平又于今年初邀请五十多个非洲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来到北京,声势浩大地主持了第三次峰会。这也是今年中国举行规模最大的主场外交活动,再一次满足了中国领导人彰显「万邦来朝」气派的愿望。

中国是在年初决定召开这场峰会的,当时习近平刚开始总书记的第二个任期,正是志得气满。自那个时候以来,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今年年初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取消了宪法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感;其次借助习近平思想入宪的机会,中国官方媒体将人们厌恶的对领导人的个人崇拜推向高潮,使得民众与领导人进一步疏离;第三是特朗普启动了惩罚中国的贸易战,中方的应对极为笨拙,人们对最高领导人的判断和能力表示出了极大的失望,并对其一系列内外政策进行了系统的怀疑和批评。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的「一带一路」政策也是人们批评的焦点之一。国外批评的重点是,中国的计划实际上是在恶化沿线贫穷国家的债务负担,再加上计划执行过程中的腐败,这将给将来无法还债的贫穷国家带来灾难性的政治经济后果。国内的批评主要来自中国底层民众和知识分子,他们批评政府在中国还存在大量贫困人口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普通民众的养老、医疗、教育等重要问题都没有得到合理解决的情况下,为了满足中国领导人充当世界领袖的浅薄个人欲望而不讲效益地对外大量撒钱,这种做法根本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这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峰会正是在这样的一片批评声中召开的。似乎是为了与国内外的批评针锋相对,中国的官方媒体对这次峰会进行了高密度全覆盖的宣传,习近平则是整个宣传的中心。这种做法再一次显示,一个自上而下集权的体制,对弥漫于社会之中的那种不满情绪是多么的不敏感!这种上下完全没有交集的单行道做法,无疑是中国社会矛盾不断加深的原因。对中国的太子党有所了解的国内外人士也完全可以看出,这种做法,非常生动地体现了太子党出身的中国领导人的个人风格。

面对舆论的批评,与所有那些习惯于集大权于一身的领导人一样,中国领导人本能的反应就是抗拒。当他推行一个新的政策的时候,从周围听到的全是一片恭维之声,这是因为他身边围绕的本来就是一个治国无能而谄媚有术的小集团,这一点也正是极权制度的本质所决定的。因此在听到批评的时候,领导人和他的小集团所想到的不是如何纠正错误或者弥补不足,而是如何通过抗拒批评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和伟大。他们知道自己的权力来源没有合法性,总是十分担心在人们的批评背后有一个推翻自己阴谋。

这样一种愚蠢的极权主义思维正是目前中国许多问题的症结。无论是从改革的道路全面倒退,还是顽固的拒绝普世价值和民主法治,中国的当政者完全迷失了方向。而在迷失方向之后,他们通过撒钱来营造世界领袖的做法,只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正确,并试图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当那些贫穷国家的当政者用中国财政提供的机票和食宿来向中国讨要数以百亿的援助的时候,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项交易对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都没有任何益处,只是中国领导人可以从中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腐败的非洲领导人可以充实个人的腰包

关键字: 中非峰会 批评
文章点击数: 5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