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W 】  时间: 9/11/2018              

专访人权观察:习近平强压 新疆最甚

作者: 黄颖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发表报告,披露中共以反恐为名在新疆各地设立“政治再教育营”,上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关押在内。曾被关押的受访者表示,在营中被灌输爱国爱党思想、吃饭时要感谢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共产党。

China Ethnie der Uiguren (picture-alliance/Kyodo)

在乌鲁木齐执行任务的中国安全力量(摄于2013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权观察”资深研究员王松莲接受德国之声采访,剖析近年来中国当局对新疆的打压明显升级。如今的新疆是中国最受打压的地方,打压力度空前。

德国之声 : 根据报告显示,现时有过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关押,请问被非法关押的情况是集中在新疆某几个大城市还是分布整个新疆 ? 

王松莲 : 这个一百万的数字不是人权观察的官方统计数字,而是由学者及其他NGO研究出来的一个可靠数字。这一百万人是被监禁在非法“政治敎育中心”或当局称所谓的“去极端化的敎育培训中心”。根据我们自己及其他学者的研究显示,这些“敎育培训中心”是分布在全疆各地,即包括新疆丶南疆的不同地方。

德国之声 : 这些被关押的人是犯了什么罪而被关押? 有没有经过正式的法律审讯程序? 

王松莲 : 事实上,现在新疆政府拘捕监禁的人,大部分其实都没犯罪。根据中国法律,用WhatsApp 其实不是犯法的、到访过哈萨克斯坦斯坦丶土耳其也不是犯法的;然而,在新疆这已是一个会被构成关禁的行为。政府的法律其实没有这项罪名,因此,拘押在“政治教育中心”的一百万人可说是等于非法囚禁;而在看守所里,也同样以非法手段丶没有律师的辩护及正当程序下,就被监禁或拘捕。

曾被关在里面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完全不能见律师,也不能为自己辩护。而他们可能只是因为一天朝拜五次,或者是一个父亲把一些宗敎录音传给女儿收听而已,就这样便被拘捕了。

德国之声: 报告指出,在营外的人日常生活也受到严密监控,而中共甚至鼓励互相检举, 可否描述一下现时新疆的社会气氖?

China Uiguren Polizei in Urumqi (Getty Images/AFP/Goh Chai Hin)

高压下的新疆

王松莲 : 从受访者的表现及反映,可看出整个新疆弥漫着高度的恐惧,因为动辄很小的事情便被拘禁甚至判刑;另一方面,新疆市民日常也是受到当局的全民监控,中共强制收集所有12至65岁新疆居民的生物特征,包括DNA、声纹、虹膜等,而中共更鼓励居民互相举报,他们有一份“75种宗教极端活动”列表,有些是毫无理由的,如家里有健身器材列作极端主义,不少居民甚至在家里也担心被窃听,而不敢和家人交谈沟通,所以整个新疆的社会气氛都是充满着恐惧的情绪。

在新疆,如果被政府打压或人权被侵害,可以说基乎没有任何获救援的途径,只要被关押,家人也会被率连,因为新疆政府采取连坐的政策,如果家人曾到过土耳其,其他人也遭殃,在这个情况下,几乎没有可能聘请到律师、完全没有救济途径。官方有一个“26个敏感国家”的名单,如果你或家人去过这些地方,就会被嫌疑,会被警察去问话,或送去政治教育中心或监禁。逃离新疆的人他们的内心是十分内咎的,因为尽管自己得了自由,然而却连累家人被拘禁。

德国之声: 新疆的高压统治,是否由2016年原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被调任到新疆而加压 ? 

王松莲 : 在陈全国2016年上任后,新疆受打压的情况日趋严重。然而归根结底的原因,是习近平2013年上任后,我们见到中国政府在宗敎、言论自由丶学术自由丶香港丶新疆以及西藏全部以一个强压丶毫无余地的态度去处理,整个中国人权状况都退步了,而新疆的人权状况更进一步恶化。新疆的维人希望自主,理论上新疆是自治区,却没有享受自治的基本自由。

现在新疆的高压统治方法,可以说是陈全国沿用以前西藏实施的方法。现在的新疆,可以说是全国最受打压的地方,打压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官方的解释是,新疆是一个受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影响的地方。事实上,就算中共政府担心新疆有恐怖主义分子,也应该以法律法治的方法去惩治违法者,而不是大规模的、要整个一千三百万人的民族去连坐。

德国之声: 你们认为国际社会对新疆目前的情况有足够正视及关注吗? 

王松莲: 国际间有不同声音去关注事件,但声音远远不足够,今次我们希望透过这份报告,给予证据,从而推动国际社会能够为新疆的人权状况发声,对陈全国、其他涉事官员、及协助监控的企业实施制裁。

关键字: 习近平 新疆
文章点击数: 2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