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11/2018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疑官派律师立场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疑官派律师立场促退出代理

 

709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质疑代理丈夫案件的两名官派律师,是否与官方串连;又怀疑丈夫是在酷刑下接受官派律师代理,许艳因此要求官派律师退出案件。(吴亦桐/程文 报道)

 

被羁押中的709辩护律师余文生,他的妻子许艳周二(11日)上午对外公布,余文生被关押8个月后,该案于93日被徐州市检察院退回徐州公安局补充侦查。

 

许艳指,余文生2名官派律师赵强和岳松,承认是得到徐州公安局指定,并于81日向徐州检察院递交了辩护律师手续,和在86日顺利会见余文生。而许艳为余文生聘请的两位代理律师谢阳和常伯阳,在81日赶至徐州向检方递交辩护手续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时,则遭阻拦。

 

许艳透露,她打电话向其中一位官派律师岳松询问案件进展,但岳松对案件的最基本程序都不清楚,另外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检方人员无意中透露,他们与两位官派律师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用以沟通案件,显示官派律师失去独立性。

 

许艳也质疑余文生并不认识两位官派律师,徐州市公安局是否通过酷刑方式胁迫余文生接受? 许艳表示,以余文生家属的名义不承认官派律师,并且请两位官派律师退出代理。

 

许艳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后,下午失去联络,未知是否受到国保限制或通信受阻?

 

岳松为江苏徐州彭隆律所高级合夥人,曾连续两届连任徐州律协副会长。本台联系该所采访遭拒。

 

余文生原本的代理律师谢阳向本台透露,许艳向官派律师查阅过会见笔录,余文生表示不愿意谢阳和常伯阳继续为他代理,据以往709案当局常规作法,让人质疑余文生遭胁迫。

 

谢阳说:我们也要求余文生在会见笔录里确认两个官派律师的代理资格或我们两个的代理资格,许艳也看到了。在(官派)律师的会见笔录里他也很明确不希望我们两个继续为他辩护,我们确实不知道是否对他威胁或折磨。许艳到现在坚持不认官派律师,但官派律师手上有余文生的委托。下一步以他们不能履行辩护职责为由拒绝他们继续为余文生律师辩护。

 

早前联同余文生为709律师王全璋辩护的北京维权律师程海,认为余文生肯定受到压力,他谴责官派律师强迫当事人做出违反意愿的决定。

 

程海说:余文生肯定受到压力了,受到压力往往他不会向你表示出来啊。在这之前余文生必须表示解聘家属聘请的两位律师之后,官派律师才有权来会见,那么没解聘之前你是会见不了,官派律师变成了「小三、小四律师」,他这个会见是违法的,笔录获得也是违法的。现在余文生的真实意思是甚么样的?家属聘请的律师仍然有权要求见余文生予以核实,我们要把包括官派律师、包括公检法违法犯罪的地方给揭示出来。

 

余文生是北京维权律师,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后,因代理王全璋案再被当局报复。今年118日余文生提修宪建议后,翌日早上遭警方抓捕,后被控「煽颠」罪名。

 

余文生被捕前曾录制视频,表示不会解聘辩护律师,及声明一切电子视频等表述文件,也非其真实意愿下表达,除非遭到酷刑。

 

 

709案:余文生家属促官派律师退出

 

709案”被捕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家属在聘请律师问题上,与当局相持不下。余文生的妻子一方认为,两名官派律师的身份与丈夫利益有抵触,呼吁2人自行退出。

 

徐州市当局上月以律师余文生已聘请律师为由,拒绝家属为他请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周二(911日)向本台记者表明,所谓余文生请的律师其实是当局委托的,她认为这2名律师与当局站在同一阵线,她拒绝他们为丈夫辩护是理所当然。

 

许艳:官派律师说委托手续是公安给他的。那么,这是否余文生真实的意愿,余文生又是否遭到酷刑?因为余文生在自由状态下也曾拍过视频,表明不会解聘辩护律师。

 

余文生案本月初被徐州市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许艳表示,从一件事情可以看到2名官派律师到底有多可靠。

 

许艳:检察院的说法是,有一个官派律师根本没有阅卷。按理说律师接了案子以后应该阅卷,根据情况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家属肯定很担心,他不会真正为余文生辩护。我认为他连律师最基本的业务职责都没做到。

 

许艳周一已发出公开信要求2名官派律师退出。受到风波影响,许艳聘请的辩护律师谢阳和常伯阳一直未能会见当事人,要求阅卷也被拒绝。

 

常伯阳强烈质疑2名官派律师的独立性,担心他们会站在公权力一方。

 

常伯阳:配合(公权力)是完全有可能。余文生这案件材料也看了,有罪没罪基本上是摸棱两可。如果是真正独立的律师看了卷以后肯定会给检察院提出自己的意见,写修宪公开信以至接受外媒采访都是不构成犯罪的。

 

他说,除非有新的发展,否则他与另一律师谢阳要帮忙根本无从入手。

 

常伯阳:这2名官派律师如果不退出,官方就会以余文生已请了律师为由,来拒绝我和谢阳律师为余文生辩护,拒绝我们会见以及阅卷。可能性非常大,因为看守所也不安排我们去找余文生核实。

 

常伯阳说,从种种迹象看来,他对于余文生获得公平审讯难以乐观。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余文生
文章点击数: 94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