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12/2018              

709案:余文生家属促官派律师退出

作者: 高锋

被捕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拒绝接受官派律师,认为他们与当局站在同一阵线。( 许艳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被捕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拒绝接受官派律师,认为他们与当局站在同一阵线。( 许艳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他估计自己日后再无可能在中国执业。(余文生独家提供)
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他估计自己日后再无可能在中国执业。(余文生独家提供)

“709案”被捕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家属在聘请律师问题上,与当局相持不下。余文生的妻子一方认为,两名官派律师的身份与丈夫利益有抵触,呼吁2人自行退出。

徐州市当局上月以律师余文生已聘请律师为由,拒绝家属为他请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周二(9月11日)向本台记者表明,所谓余文生请的律师其实是当局委托的,她认为这2名律师与当局站在同一阵线,她拒绝他们为丈夫辩护是理所当然。

许艳:官派律师说委托手续是公安给他的。那么,这是否余文生真实的意愿,余文生又是否遭到酷刑?因为余文生在自由状态下也曾拍过视频,表明不会解聘辩护律师。

余文生案本月初被徐州市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许艳表示,从一件事情可以看到2名官派律师到底有多可靠。

许艳:检察院的说法是,有一个官派律师根本没有阅卷。按理说律师接了案子以后应该阅卷,根据情况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家属肯定很担心,他不会真正为余文生辩护。我认为他连律师最基本的业务职责都没做到。

许艳周一已发出公开信要求2名官派律师退出。受到风波影响,许艳聘请的辩护律师谢阳和常伯阳一直未能会见当事人,要求阅卷也被拒绝。

常伯阳强烈质疑2名官派律师的独立性,担心他们会站在公权力一方。

常伯阳:配合(公权力)是完全有可能。余文生这案件材料也看了,有罪没罪基本上是摸棱两可。如果是真正独立的律师看了卷以后肯定会给检察院提出自己的意见,写修宪公开信以至接受外媒采访都是不构成犯罪的。

他说,除非有新的发展,否则他与另一律师谢阳要帮忙根本无从入手。

常伯阳:这2名官派律师如果不退出,官方就会以余文生已请了律师为由,来拒绝我和谢阳律师为余文生辩护,拒绝我们会见以及阅卷。可能性非常大,因为看守所也不安排我们去找余文生核实。

常伯阳说,从种种迹象看来,他对于余文生获得公平审讯难以乐观

关键字: 余文生 官派律师
文章点击数: 1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