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RFA 】  时间: 9/12/2018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议非人道待遇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议非人道待遇

 

 

曼谷移民监狱中的哎乌 (对华援助协会图片)

 

 

华盛顿 原是广东南方街头运动活动人士、滞留泰国的联合国难民杨崇、哎乌夫妇涉嫌“非法居留”案,911日在曼谷法院第三次开庭,两人未获保释,918日将再次开庭。艾呜随后在狱中开始绝食抗议。

 

对华援助协会曾经协助多位中国异见人士或家属逃离中国,并经泰国抵美。据该协会的消息,庭审过程还没有到起诉程度,警方还需要提供一些证据,或补充证据。

 

而对于两人第三次提出的保释要求,法官没有做出批准。法院此前称有保证人及交保释金便可,但改说需有地址,所以休庭,要等联合国难民署出示证明。

 

两人在泰国的友人表示,艾呜透露,她在狱中受到歧视,她患有妇科病,监狱不给药物,希望能够尽快保释,并从当天下午开始绝食抗议。滞泰难民王喜利受哎乌委托星期二发布哎乌的视频,抗议泰国当局没有人道。

 

在等待前往接收第三国期间仍坚持民主活动的杨崇、哎乌夫妇,上月在声援其他滞泰中国维权人士时被泰国警方拘捕。

 

47岁的杨崇,原籍江西,2012年在广州街头举牌,要求选举和民主,以及胡锦涛带头公开财产,被刑拘。但在获广州警方取保候审的当天,被江西以涉嫌“滥伐林木”逮捕,后判刑一年。 2013年出狱后,杨崇参与公民围观和声援活动,被多次传唤和拘留。

 

哎乌原名吴玉华,原籍新疆,曾积极参与维权活动,是山东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被地方禁锢期间的探访团成员。她和杨崇20151月逃亡泰国,2017年获联合国难民身份。滞泰期间,哎乌成立多次遭当局“消失”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关注组,并声援其他中国异见人士。

 

据悉,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已经介入,促请美国国务院干预。而泰国政府也口头承诺暂不将两人遣返回可能会遭到迫害的中国。

 

杨崇、哎乌夫妇在泰非法居留被控 哎乌狱中绝食抗议不获保释

 

2018911日,滞泰难民杨崇被扣上脚镣,带上法庭提堂。(滞泰难民提供)

 

流亡泰国等候第三国政治庇护的中国异见人士杨崇及哎乌夫妇,被控非法居留案件周二(11日)再次提堂,二人申请保释被拒,哎乌随即绝食抗议。(黄乐涛 报道)

 

杨崇及哎乌(原名吴玉华)被泰国当局拒绝保释后,现关押于监狱中,案件下周再提堂。二人的朋友、滞泰难民于艳华周三(12日)对本台表示,杨崇及哎乌的案件周二(11日)在泰国曼谷的法庭第三次提堂,哎乌不满保释被拒,于是绝食抗议,她又在狱中受到不人道对待,即使身体不适,当局亦没有给予治疗。

 

于艳华说:她感到很绝望、很愤怒,她就想用绝食抗议嘛,还有就是她在里面(狱中)有咽喉炎、还有就是妇科病,还有大便乾燥,她肯定受到排斥和歧视的,她就是提出了这个律师和翻译说要法院的医生给她看看,到最后也没有给她看。

 

于艳华指,泰国当局保释的程序混乱,当局多次更改保释条件,以致二人现时仍未能保释,她表示已经到联合国难民署寻救协助,但现时都没有结果,由于有外国维权组织的帮助,估计两夫妇不会被遣返中国。

 

于艳华说:她(当局)说2.4万,两个人4.8万,就能保释出来,最后又就是说地址的问题,还有就是让联合国UN,保证他俩不跑,我今天就来到了联合国UN,不会保证杨崇哎乌不会跑呀。美国那个傅希秋牧师已经在推特上说了,通过美国的外交,跟泰国就是协调,或是美国政府出面,已经就是保证就是杨崇哎乌不会被遣返。

 

另一名滞泰难民王喜利表示,他们在泰国已经尽力帮助杨崇及哎乌两夫妇,但是都不成功,他怀疑中国当局在背后插手事件,令到二人一直被扣押。

 

王喜利说:申请法官批准可能今天就能出来了,又有变挂了,我就认为是她们(中国当局)从中应该有中共的在幕后插手,中共不想他们出来,就是有这种可能性。

 

他指,除了滞泰的难民联合为杨崇及哎乌发声外,亦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多关注他们的情况,令二人早日获释。

 

杨崇夫妇于上月底与多名滞泰难民,前往新西兰驻泰国大使馆递交求助信,在门口遭遇泰国保安人员拦截,后被移交泰国警方,一直关在监狱中。

 

杨崇、哎乌在中国一直都积极参与维权活动,哎乌曾是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探访团成员、又参加过香港反国民教育活动,以及发起过声援郭飞雄绝食行动,因而多次遭当局打压。他俩于20152月逃抵泰国。两年后被联合国难民署批准政治庇护,但因为各国移民政策变化,一直得不到安置。

 

 

滞泰难民哎乌绝食抗议保释申请被拒

 

被泰国当局羁押超过2个星期的中国难民杨崇和哎乌,周二(911日)被曼谷法院拒绝保释。哎乌随即展开绝食行动,抗议当局出尔反尔。

 

保释外出的希望落空后,哎乌周二在曼谷监狱囚室,透过视频对外发出抗议呼声。

 

哎乌:无抗争、无尊严,所以我决定开始绝食,抗议警方羁押审判, 关押无罪的难民。

 

哎乌在泰国的朋友王喜利连日来为了筹措保释金疲于奔命。他谴责曼谷法院法官出尔反尔,除了要求保释金和保证人,周二还突然要求联合国难民署出示证明,保证哎乌和丈夫杨崇不会逃亡别国。

 

王喜利:当天有听他们说是要联合国出一份证明,联合国只能证明两人是难民身份,但没办法保证两人不逃跑。难民本身就是受中共迫害跑到泰国来的,怎能用逃跑这词呢?

 

他认为哎乌和杨崇被泰国当局羁押至今与中方施压有关。

 

王喜利:不排除他们(中方)会起一些事端,然后把他们遣返回国,或者无限期羁押。

 

本名吴玉华的哎乌3年前与杨崇逃亡泰国,其后获联合国难民公署批准难民身份,但一直得不到第三国收容。上月底两人与其他中国难民前往新西兰大使馆递交求助信期间遭拦截羁押,其后被泰国警察移送至曼谷一所监狱。

 

这是哎乌和杨崇第3次申请保释。同样滞留泰国的难民于艳华相信,哎乌会坚持绝食直到获释为止。她担心哎乌的身体能否承受长时间绝食。

 

于艳华:哎乌说她身体就快坚持不住了。她有妇科病。好多天不能大便,还有咽喉炎。她急着要我们在外面尽快把她保释出来。结果一直保释不出来,她特别焦急愤怒。

 

原籍新疆的哎乌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维权活动。滞留泰国期间她加入了高智晟关注组,同时也是郭飞雄、张海涛、释大成等多个关注组的义工。 
关键字: 泰国 流亡 哎乌
文章点击数: 16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