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13/2018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原籍新疆、在泰国申请庇护的中国维权人士哎乌涉嫌逾期居留泰国的案件排期下周一(9月17日)再开审。哎乌申请保释再度被拒后,案件移送上级法院审理,引起人权组织忧虑,不过同样以难民身份在泰国居住的一名中国异议人士却认为,整个安排符合当地法律程序。

 

在监狱羁押超过2星期的哎乌早前在视频中曝光,以绝食控诉泰国当局,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她在泰国的好友王喜利周四形容,哎乌已到了崩溃边缘。

 

王喜利:“压力非常之大。她几乎快要崩溃了。她眼里的表情显示,她非常非常的沮丧。取保一次一次的刁难,一次次的遥遥无期。”

 

哎乌和丈夫杨崇因涉嫌逾期居留而失去自由,泰国法院本星期再度拒绝两人保释外出。据了解,案件已排期下周一在上级法院再开审。

 

王喜利:“下次开庭会上升到上一级的法院开庭。肯定是坏事。天天都变花招。”

 

原籍新疆的哎乌一直积极参与维权活动。她的命运受到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研究员王松莲关注。

 

王松莲:“我们担心她可能会被中国政府施压泰国政府强迫遣返中国,因为以前已有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的维权人士被遣返回去。现在是否走正当法律程序还是和中国政府施压有关,还不是很明朗。”

 

泰国法院早前要求联合国难民署提出证明,保证哎乌不会流亡别国,受到外界抨击。流亡泰国的广西维权人士黎小龙却表示,法官的要求可以理解。

 

黎小龙:“主要是泰国政府还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它不承认难民地位。你哪怕是难民身份,只要触犯泰国法律,都要负上法律责任。”

 

他认为,哎乌案移送上级法院审理的安排符合当地法律程序。

 

黎小龙:“泰国的法律规定,连续开庭两次而不认罪的话,法院就会提请上级法院审理案子,一直等到你认罪。如不认罪,期间也可以申请保释。一旦你认罪就会被关进移民监狱。”

 

舆论关注哎乌最终会否被遣返大陆。不过黎小龙说,目前并没有迹象显示,有关的司法程序受到北京左右。

 

 

哎乌夫妇下周移送泰国上级法院提讯 支持者忧被遣返寻求联国协助

 

流亡泰国等候第三国政治庇护的中国异见人士杨崇及哎乌夫妇,被控非法居留案件,于下周一(17日)移送到上级法院提讯,有滞泰难民担心二人被判刑及遣返中国,正寻求联合国的官员帮助,及在网上发出「紧急呼吁」,希望各界人士作出援助。(黄乐涛 报道)

 

杨崇及哎乌的案件,下周一(17日)将由曼谷的巴吞旺法院移送到上级法院提讯,二人现关押于监狱中。一直协助二人的滞泰难民于艳华周四(13日)对本台表示,她担心杨崇及哎乌的案件移送到上级法院后,会对他们不利,所以早上再到联合国有关部门要求官员协助二人。

 

于艳华说︰今天又去联合国的那个机构,我要去找那个律师,他这个律师都是在联合国UN工作的,我要求他们关注这件事、帮助这件事,我求他们主要目的就是他们出面,出面就说是跟泰国政府交涉,去跟她们沟通,尽快的把他们保释出来,我说的他都记录下来了,就是可能他们会跟联合国官员汇报吧。

 

她表示,现在又于网上发出呼吁,希望事件可以在网上传播,引起各界人士的关注,想办法帮助他们。

 

熟悉泰国移民法例的滞泰难民黎小龙表示,对于杨崇及哎乌的案件比较不乐观,因为案件一般由下级法院转到上级法院的,最后多数都会被当局定罪。

 

黎小龙说︰你两次不认罪之后,她(当局)要提交到上一级法院,如果上一级法院你再两次不认罪,她就告你藐视法庭,藐视法庭她不由得你认不认罪,一样要到大监狱那里执行,在泰国法庭入面保释的是需要满足她一定条件,可能他们不得保释,就是保释条件不足。

 

杨崇及哎乌的朋友、滞泰难民王喜利表示,自从周二(11日)见过哎乌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见过她。她因不满被法庭拒绝保释而于周二起绝食,由于她一直都有妇女病,王喜利担心其再绝食下去,会影响身体健康,怕她在狱中会捱不下去,所以希望当局尽快释放她。

 

王喜利说︰我是非常担心的,她进去已经十多天了,只上过一次大号,她现在这种情况呢,我担心她的身体,身体的疾病会加重她的这个精神的负担,本身她也一直担心说中共要把她们弄回去,弄回大陆,我怕她会精神崩溃,是这样子的。

 

杨崇夫妇于上月底与多名滞泰难民,前往新西兰驻泰国大使馆递交求助信,在门口遭遇泰国保安人员拦截,后被移交泰国警方,一直关在监狱中。

 

杨崇、哎乌在中国一直都积极参与维权活动,经常被当局打压。二人于2015年2月逃抵泰国。两年后被联合国难民署批准政治庇护,但因为各国移民政策变化,一直得不到安置。

关键字: 泰国 流亡 哎乌
文章点击数: 131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