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9/16/2018              

戴耀廷:「讲独」的政治意义

作者: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有些人奇怪我最近为何要写那么多篇文章去谈港独。在今年三、四月间,即使我在台湾发表的言论,只是提出港独是未来中国在民主化后可以有的其中一个选项,并未直接讨论港独,已被亲共媒体、特区政府、亲共人士及团体联合起来搞了一次「大批判」,指斥那已是超越了「政治红线」。现在还有人向律政司施压要刑事起诉我,及向港大示威要辞退我。那我为何还敢那么公然地大谈港独,甚至还邀请前特首梁振英就港独公开辩论呢?

 

言论自由的重要试点

 

在此时此刻的香港,继续大谈港独是有政治意义的。当然,即使我沉默不言,他们也会继续视我为港独分子,故我继续去谈港独,也不能对我造成更多的伤害。可能要等加辣版的23条制订后,把所有涉及港独的言论都禁绝,我或许才会噤声。但在这之前,不谈港独,反是有点儿浪费时机。

 

在之前,当然没有太多人有兴趣去谈港独,即使有,也不会引来太多人注意,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压制。但在这一、两年,多了人公开表达支持港独的言论,也多了人由拒绝转为中立或同情,很快惹来亲共媒体及团体的强烈反应,连特区政府也针对这些言论多次发出谴责声明。虽然现在公然表达支持港独的立场,仍然未有人被正式起诉,但当权者已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用一些过去不是如此运用的法例,剥夺立法会选举当选人的资格及参选者的参选资格,亦运用现行法律尝试解散支持港独的团体。这已在香港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寒蝉效应,现在当权者更可能运用锐实力,去压缩社会内讨论港独的空间,要把所有涉及港独的言论逐出公共空间。

 

现在任何提出与港独有关的言论,都必受到很大的政治压力。且中共的政治红线是会不断重划的,由直接支持港独的,到支持自决的,到只是讨论港独或自决的,都会被视为超越了政治红线。但毕竟还未违反刑事法律,故还不至于有人会因而被拘控。若一天提出与港独有关的言论,甚至只是在网上发表,就会有警察上门,那就表示香港拥有言论自由的时代正式结束。能否继续在香港发表涉及港独的言论,成为了香港言论自由还能维持至多大程度的一个重要测试点。

 

林郑自上台后一直向港人摆出一副做实事的面孔,因而不少港人都愿意给她这位在梁振英时代坐第二把交椅的人一次机会,故特区政府的民望能止跌回升一点儿。先不说到现在为止,林郑政权还未能做一点儿实事,楼价仍是高企,说是容让公众表达意见的土地大辩论,但特首及高官们已事先放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那还咨询什么?

 

但更大问题是,在林郑执政一年,香港法治急速倒退,尤其是政治权利、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学术自由的权利受到最大的威胁。如上所说,能否继续发表涉及港独的言论,能测试香港的法治及人权的保障程度。在将来,林郑政权若利用港独这不断被人有心炒热的政治议题,为23条立法造势,甚至制订一条压制人权的国家安全条例,令香港的法治与人权保障进一步倒退,林郑政权的本质就会完全暴露出来。她根本不能也不愿尽力守护香港的核心价值,不要说什么做实事改善民生了,实已变成了中共专制政权的打手。

 

即使在香港继续公然谈港独会面对越来越大的风险,但我们仍要这样做,是要为港人对所有有可能发生的事,做好思想准备。港独真的会发生,唯一的机会并不会是源自香港内部发生什么事,而必是中国大陆出现了极大的政治变动。若中国内部政治出现了极度不稳,连中共政权也保不住,全国必会陷入极大的混乱,也必会波及香港。面对那难以预知何时会来到的冲击,若港人不先做好准备,起码要有思想上的准备,到时候真的会手足无措。即使到了那时候,香港也不是一定要走向独立,还有其他方法能保住香港的,但港人至少能向全球展示自主自决的意识及能力。现在继续讨论港独,就要让港人能维持警觉,做好面对未来极大挑战的心理准备,甚至做好自主自决的准备。

 

关键字: 香港 中共 戴耀廷
文章点击数: 416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