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RFA 】  时间: 9/18/2018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取暖再战江湖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取暖再战江湖

 

香港 中国709维权律师被当局吊销执照后自强不息,寻求以法律专长回馈社会的同时解决自身生活。中国现存社会政治环境下,律师的路怎么走?答案似乎并非一个。

 

917日(星期一)晚,网上出现名为“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成立声明。发起人覃永沛、文东海、王宇、隋牧青等人权律师宣布,929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宣告成立。

 

“律师后”概念

 

文东海,中国湖南长沙的商业律师、维权律师,曾代理709事件和法轮功信仰案件,20186月遭当局吊销律师执照。“律师后”是一种什么概念? 文东海对美国之音说:“有一个‘被失业律师’,和一个‘律师后’的说法。‘被失业律师’更突出被政府打压的色彩,‘律师后’更强调律师的一种状态。之所以用‘律师后’,是想从被打压的悲情状态解脱出来,不想让自己总是觉得是一个受害者。我们确实是被政府打压了,但是被打压之后,并不意味着,我们从此就活在悲情里。既然已经到了律师后(阶段),就做好律师后吧。”

 

“再战江湖”

 

声明概括中国律师发展道路和现状后指出,2015年“709事件”对律师的敌视和忌惮更加“淋漓尽致”,打压手段创新升级。三年来上百名行公义的律师被以刑事、行政、民事等手段压制。2017年,当局为“杀鸡儆猴”,断掉数十名公义律师饭碗。与此同时,各级律协被“汉奸律师”把持,目的是让律师群体陷入“互害乱局”。

 

发起人覃永沛日前在自己的博客表示:“拟云集所有被迫害的中国律师,让他们再战江湖,发挥更大力量,力所能及地帮助全国各地冤民,不平则鸣!”

 

逆境起步

 

逆境起步的这个俱乐部的初步设想是什么?文东海说:“现在还没有统一的东西。大家都是失业,聚在一起。覃永沛成立了一个公司,可能更多的是,利用这个机会,把我们大家招到一起,商议一下这个事情,看到底怎么搞?我们希望有这样一个平台,能够互相通个消息。赚钱也好,社会公义也好,大家能够走到一起。不能因为受到打压,就没有声音了。”

 

业务技能方面,文律师说,不能参加出庭,依然可以凭借丰富的法律知识和办理各种案件的经验,为客户提供咨询,乃至司法文书类工作。俱乐部的声明特别指出,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会员,经验丰富,胜任大企业、大公司法律顾问职能,可以担任冤假错案申诉的参谋,培训无钱聘请律师的百姓自己出庭应战,或帮助亲人进行辩护。

 

舆论反响

 

针对被当局打掉饭碗的709律师自强自救行动,中国劳工研究表示:“被摘牌下岗律师,依托法律产业链条,成立公司互助自救,一则可以发挥已经积累的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二则不受执业律师难以摆脱的职业和行政控制,向广阔的边缘模糊地带发展。利人利己,不亦宜乎?”

 

当局是否会打压这个新成立的维权律师俱乐部?目前处于半失业状态的上海维权律师彭永和对美国之音说:“大家聚到一起,乐一乐。把它定义为一个组织,那这种组织就太多了。所以不要担心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担心的?老毛说了一句话,‘娘要嫁人,天要下雨’。”

 

报道说,彭永和律师曾提出,加强律协咨询和财务透明。为此,他退出上海律师协会后,无法正常执业,期间还发出“跳江公告”,并且予以实施,真的跳进黄浦江,以示抗议。不过,他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可能最终不会因此进入“被失业律师”的行列。

 

理解生存

 

彭永和谈了一些律师生存体会:“生存看你怎么去理解?物质生活很困难吗?这个东西不存在。好好做你的律师,实在不行可以改行,这一行竞争也很激烈。但是,如果你一个律师,你把太多的精力关注到社会方面去,商业氛围不浓了,公义氛围更浓了,而公义方面又涉及到政治、政策方面的东西,加上你还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爆满、倔强、不愿屈服的,这在目前中国社会现状下,你可能会过得很不舒服,你的心理过得肯定很难受。”

 

社群楷模

 

发起成立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王宇,可能是其中唯一女性维权律师。这位前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多起重大维权案件,范木根案、曹顺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土赫提案,并且为大量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201579日凌晨被人带走后,上百中国律师联署声明谴责,民间联署救援。美国律协主席赞扬王宇是“中国人权活动社群的象征性人物”。

 

被吊照人权律师组织联盟 以另类身份续在法律界服务

 

中国多名维权律师被当局打压吊销执照后,部份人打算结盟,以另类身份再重返法律界。他们计划在中国各地成立「俱乐部」,培训一些律师代理案件,为民众服务。但当中有律师表示,在中国打压下,恐怕日后难以代理「高度敏感」的案件。(黄乐涛 报道)

 

10多名维权律师组织的「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将于下周六(29日)成立,他们全都是被当局打压吊销执照的律师。其中一名组织者覃永沛周二(18日)对本台表示,自从被吊销执照后,他们很难去正式代理案件,所以就希望成立这个「俱乐部」,培训大量法律人才,出庭代理案件。

 

他表示,这个「俱乐部」的总部设于广西,由于成立「俱乐部」比起成立律师事务所比较自由,没有太多的法律限制,所以他希望这个组织可以在全国各地扩充起来,希望到处都有他们的这个组织,使到更多法律界人士加盟。

 

覃永沛说:「俱乐部」作为一种办事处,比如广州、北京,现在我们这个团队愈来愈大,而且都是那些做了十几年、二十年的律师,那些同行被注销(执照),做律师俱乐部,帮那些冤民做顾问,帮他们组织律师,我们作为律师后,我 们就是把他们(律师)培养,为我们出庭,我们不出庭,我们只负责对外就这个案件发言,律师现在在网上不能发言,而我们可以,所以说,我们可以后补。

 

另一名「俱乐部」组织者隋牧青表示,他自从被当局吊销执照后,已经没有收入一段时间,所以成立这个组织,亦希望被吊销的律师们有稳定的收入,这样才可以继续为民众服务。

 

他指,近年来中国对于律师的打压愈来愈大,只要案件涉及到有关政府的,当局都会视其为敏感案件,他估计即使成立这个「俱乐部」,日后亦难以代理一些「高度敏感」的案件,但他指若有民众需要他帮忙的,他都会尽量帮助民众,协助他们争取权益。

 

隋牧青说:敏感程度高的案件,没牌以后,肯定做不了,异见人士等等(案件)做不了,访民的案件或许应该也可以,但是访民的案件也很难做,因为访民的案件在地方政府那里也很难做,不过中国的这个敏感案件这个范围,现在愈来愈大,你知道吗?那么但是这个敏感程度还是有不同,有一些我想还是应该能做。

 

他表示,日后会主力代理一些判决后申诉的案件为主,希望组织成立后,有愈来愈多人加入。

 

自从709事件发生后,有不少代理709案件的律师、或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都被当局以不同的理由吊销执照,他们多次向当局反映问题,但仍未获复牌。

关键字: 维权律师 709 大抓捕 吊照
文章点击数: 39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