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A、RFA 】  时间: 9/20/2018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稳压力山大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稳压力山大

 


 

北京 中秋将至,成百上千中国退伍军人从多个省份到北京上访要求解决编制和待遇问题,持续进行他们的集体维权行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和地方当局加大维稳力度,严防在中秋节和中共建政69周年之际发生重大群体性抗议和人权热点事件。

 

今天(920日周四)上午,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外面聚集了大批维权老兵,高唱团结就是力量等红色歌曲,与在现场维稳的警察对峙。推特上有人引述老兵消息说,当场有警方人员要求停止唱红歌。当局派出一名警方治安大队长与老兵对话。有视频显示,这位警官表示支持老兵依法维权,并会保证他们的安全。

 

一些维权老兵佩戴红袖标自发组成纠察队,维持秩序并驱赶参与维稳的外地截访人员。这一举动在中国退伍军人中前所未见。

 

老兵发布视频显示,91岁的河南抗战老兵尚庆林也到退役军人事务部维权。据说他上访多年,但问题仍未解决。

 

一名在现场维权的老兵对美国之音表示,退役军人事务部没有官员接待上访老兵,但是有些老兵被送去久敬庄访民接待中心,由地方官员接访。

 

老兵强调,中央对于退伍军人的安排有明确规定,但是地方当局迟迟不落实政策,致使众多老兵得不到妥善安置。

 

美国之音周四下午致电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但该部联系人电话无人接听。

 

九月以来,四川、甘肃、云南、广东等地老兵也到当地政府集体上访维权,当局采取围追堵截限制购买火车票等方式维稳。

 

在四川成都省政府集体上访的数百老兵得到该省一位副省长的承诺,本月24日前官方会有答复。

 

苏州维权老兵朱永健今年早些时候参加了镇江老兵抗议行动之后被遣返,关在家中被长期限制行动自由,多次被殴打,报警却得不到处理。9月中旬他愤而举刀吓跑了不明身份的看守人员,砸了他们挂外地车牌的汽车,第二天深夜被胥口镇派出所传唤。

 

朱永健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传唤途中接受了美国之音电话采访,当地派出所领导唐建(音)拒绝了记者电话采访要求,随后朱永健的电话中断,至今失联。

 

中国大陆目前拥有至少数千万退伍军人,其中包括参加过历次边境战争、援朝援越和越南战争和核试验的原军队人员。这些人当中有很大部分认为自己受到地方官员欺骗漠视,其本应享有的退伍转业待遇和公有企事业单位职位被腐败官员用于利益交换,致使老兵的编制名额被无资格人士侵占。

 

今年上半年,河南漯河、江苏镇江老兵抗议事件以来,中国各地的涉军维权群体事件接连发生。

 

北京3月宣布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该部挂牌办公后,几乎每天都有各地老兵和维稳截访人员在周边聚集。

 

 

数千老兵北京再维权无果 十一前恐掀抗议风暴

 
 

 

2018920日,数千老兵在北京「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前发起维权抗议。(现场抗议人士提供)

 

维权老兵代表与「军人事务部」的谈判失败,数千维权老兵聚集该部门前追讨权利。当局派大批警力和维稳人员到场压制,但未有高层官员作出解决问题的承诺,相信在十一前维权老兵可能发起更大的「抗议风暴」。(吴亦桐 / 文宇晴  报道)

 

中国各省市的维权老兵代表,周三(19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北苑的「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要求出面督促地方政府按照相关政策,归还复转军人的编制身份和待遇,「军人事务部」再将「波」踢给地方政府,这种不作为态度,点起维权老兵的怒火。

 

数千退转老兵周四(20日)在「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前聚集,并高喊「我们要生存权」的诉求。

 

警方出动大批警力且进入维权人士队伍组成人墙,分隔维权老兵并贴身控制。维权老兵代表紧急要求警察退到外围,以防发生冲突。北京朝阳公安局一位大队长喊话,要求维权老兵配合警方、相信政府。整个抗议过程,维权老兵保持克制态度。

 

河南郑州92岁的「抗战老兵」尚庆林,穿著挂满「军功章」的军装到场声援,尚庆林早前因声援维权军人而多次被官方维稳。

 

在强大压力下,有「军人事务部」的低层官员现身,表示要通过「军人事务部」搭建「解决平台」,先后有数名维权老兵代表获准进入「军人事务部」陈述维权诉求。

 

有现场人士透露,当局依然沿用一贯的推诿招数,而「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聘及其他高层官员,未现身给出明确解决方案。

 

至下午4时左右,北京久敬庄访民中心与维权老兵所在省市公安部门、截访部门数百人进入抗议现场维稳,他们威胁维权老兵撤离,一部分维权老兵离开,另一些参与者担忧警方抓人亦暂时躲避,但预计北京军队主管部门,可能会迎来更大的「抗议风暴」。

 

来自辽宁的维权老兵阚春雷对本台表示,军队主管部门和政府,再次将这次维权老兵分割维稳。今次维权依然未见希望,他本人认为中国政府已无意解决数百万退转军人的安置问题。

 

阚春雷说︰没有甚么结果,各个区的截访(人员)都到了、各个击破,要给我们转场到久敬庄(访民中心),后来有些人妥协了跟他们走了。有一部分留在那儿了接著再维权。「军人事务部」没有诚意,拿我们当球踢,很多退伍老兵相信这个政府能给我们解决,其实它是不可能给我们解决的,我们还得坚持。

 

被辽宁盘锦市中石油辽河石油运输公司非法清退的维权老兵赵广军,多年间因多次维权遭非法拘禁、甚至判刑。他在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军人事务部」的设置有如国家信访局一样是维稳机构,中共当局并无诚意、甚至亦无能力解决数百万退转军的的安置问题。

 

赵广军说︰没谁回应我们的诉求,这个「(军人)事务部」说白了就是第二信访局,就是忽悠老百姓的地方,它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没有一个部门有作为,能压就压;各个地方能拖一天算一天、能骗一天算一天,有很多老兵幻想出来一个明君、出来一个清官给大家解决问题,这已经不可能了。

 

自今年4月「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至今已有半年时间,维权老兵反映该部门毫无作为,明确规定不受理涉法涉诉问题,因此将大部分遭遇企业改制、下岗、失业的维权军人的诉求挡于门外。这也是今次老兵再向该部门讨说法的主因。

 

本台获悉,在周四,除「退投军人事务部」聚集的数千老兵外,同一天在国家信访局、久敬庄访问中心、纪委信访局等各处聚集的老兵,有可能超过万人,不久后即是中共建政纪念日,不排除类似20161011日北京八一军委大楼外万名退转军人抗议事件重演。复转军人安置和待遇所涉及的人数高达数百万。 
关键字: 老兵 维权
文章点击数: 38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