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7/2018              

朱芝: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讨新帝檄

作者: 朱芝

习皇帝(网络图片)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年11、12月两次电话采访著名学者余英时,其认为:中国过去的王朝统治虽也很厉害,但老百姓财产是不能没收的。陶渊明说自己家里还有几亩田,不赞成当时的政治,还可以回家,你拿他也无可奈何。可自从1949年后,中国所有精神资源和物资资源都收归中共所有,所以1953年毛泽东和梁漱溟发生争论时,梁说他可以不做“政协委员”,“伟大领袖”立刻作出反应:“你试试看。”意思是:你没有工作单位,只有饿死一条路。在国民党时代,他们也想控制知识人,但实现不了。所以说,中共的控制力度是空前的。

 

难怪广大网民常借秦人陈胜一句“天下苦秦久矣”比喻万恶的毛时代,意思是毛统治的中国,一如秦朝,国人受压迫受够了。

 

不承想,六年前,在毛皇帝去阴曹地府三十几年后,大陆又出个“新帝”,出个“习泽东”,变本加厉,就某种程度而言,比毛时代更坏更恶,此也正是为何每逢毛忌日诞日,必有大量民众排着长队也要去毛的纪念堂所谓瞻仰遗容。听人讲,其中有些人这么做,也并非对毛如何热爱崇拜,而是做给这个新帝看的。想想,或许吧。

 

新帝有多坏多恶,只要问一问那些专事对微信封号封群的监管便知,他们每天也不知看到多少“反动”帖子,都是讽习骂习。而北大教授在大字报中说的是:“今天习近平把自己打扮成皇帝、救世主,这是什么初心!人们连话都不能讲,‘不要妄议中央!’这叫什么‘天下主人’?为什么说中央就议论不得,习近平就批评不得?”此外,樊教授还对人说:“现在可以说全国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的极左分子以外,群情都很激愤。”

 

愤谁?显然愤的是新帝。

 

即使如此,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加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里“道”代表官府,“魔”代表网民),无数聪明的网民变着各种花样总能让帖子躲过那些监管杀手广为流传,因此,在微信上仍能天天看到大量诅咒新帝的文字、图片乃至视频帖子。

 

有时真替新帝脸红,日日在无数网民的骂声中做他的“英明领袖”,好不害臊!一如前几日见到一短文中所言:全世界都在骂希特勒他却装作不知道。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大量跟帖中再次出现“天下苦秦久矣”,这是又一轮对新帝暴政发出的强烈抗议。

 

“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在其著名的《讨武曌檄》中声讨武则天:“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试看今日新帝,与当年骆宾王所骂武氏何异!

 

可以这么说,自有华夏以来,新帝所获得的讥讽诅咒大概超过之前所有帝王。谁也说不清,网民给新帝取了多少别名绰号,随手拈来一串供大家把玩:习包子、大撒币、二百斤、新帝、包子帝、庆丰帝、宽衣帝、习大帝、萨格尔王,还有如“蠢猪”、“傻逼”、“猪头”“臭包子”等等等等,有的连微信名一看就知是在讽刺新帝。

 

中共原本就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新帝上台几年,给人感觉,简直就是想集中共恶名之“大成”,或者说,中共这种“特色”,他一人给包揽了。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就算你有天大本事,也万难挽救中共。近年网络上一直流传着中共已是王朝末期,认定新帝乃中共“掘墓者”。

 

对外怀柔,对内残酷。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这些,如今已成新帝“标配”。在当今中国大陆,党在国上,党在法上,众所周知,更明显的是新帝又跃居“党上”。其独裁,绝不在齐奥塞斯库之下,完全可与萨达姆、卡扎菲“媲美”。然而,无人不知三独裁者下场。

 

充其量,就做一村支书的料,或可勉强领导一村子,却硬要领导一个十几亿人口大国,焉能不害国。无才无德无思想,要什么没什么,就这么一个人,居然做了皇上做了新帝。如果老皇帝毛泽东地下有知,也要笑中共蠢到家了,笑中共这是自寻死路:怎么会推出这么一个所谓国家领导人,这不是要害死中共又是什么。

 

前段时间,北大已过七旬老教授在校园内贴出大字报,说得多明白:新帝“就是一个普通干部普通领导人”,在新帝成为中共总书记之前,他“从没听说在中国思想界有个什么‘习近平新时代的思想’,这不是上台后以权力推出的广告吗?”新帝“出名之后,介绍的经历是:红二代,红卫兵,下乡知青,乡村干部,工农兵学员,留美生,然后县级干部。在农村打过井,建过厕所,当过劳模,看过法国小说。这样的经历在中国不是成千上万吗?在江泽民当政时,习近平成为候补中央委员。我所以注意到这个名字,我记得习近平是候补中央委员倒数第一名,邓朴方属倒数第二名”。“这可以说既无显赫业绩,也无骄世之功,就是一个普通干部而已,怎么一成为总书记,一夜之间就产生了那么伟大思想?”

 

对樊教授这段话简洁点说,做村支书时没看出有多大能耐,做县委书记时也没看到有什么了不得思想,就是后来做了更大更高的官,同样没看出他有什么奇特的造化,然而,一当上总书记,一夜之间就产生了“伟大思想”,你说这不是很奇怪吗?

 

纸里终包不住火。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当然有不少人肯定早就想到了),即使那些歪理邪说似的“思想”、“金句”,也并非出自新帝脑瓜子,而是让他的写作班子摘录胡鞍刚这种专家教授的。直到前不久清华大学超过千名校友声讨胡鞍钢,要求清华大学开除这种祸害国家的妖孽败类,人们才得知,这个国家其实既非在中共领导下,也不是在新帝思想领导下,而几乎就是由“胡鞍钢思想领导”的。

 

想想也是好笑,新帝上台近六年,特别是最近两三年,胡教授一定在那儿偷着乐,这个国家的实际领导人并非新帝,而是他胡鞍钢——什么新帝,狗屁!其脑瓜子装的都是我胡鞍钢的思想,在台上念的讲的也都是我胡教授的文章,包括那些所谓“英明论断”。

 

念着别人的文章,讲着别人的思想,硬说成是自已的,这还算不上“鲜廉寡耻”吗?不仅如此,还要把那些原本就是别人的思想印成文字,硬说成是自已的东西,在要求国内一些不明真相的国民“认真学习,深刻领会”的同时,还在满世界发行,你说这得多无耻才能做得到哦。那几百几千万甚至上亿册的垃圾,得耗费多少纸张,又要砍去多少长了几十年的大树啊!中国大陆环境原本已经够糟糕的了,然而,仍不管不顾地印刷出版这些垃圾。

 

新帝搞个人崇拜的严重后果,就是中国迅速起用了一批专会溜须拍马的高官。别的不说,只说像臭名昭著的李鸿忠,不仅在湖北省委书记的位置上对新帝阿谀奉承,被再次提升到京都旁边的天津市后,一上任,在干部会议上讲出的那些话就让听者恶心得要死。然而,这种人居然是新帝喜欢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由此可见新帝个人品质包括其思想境界。

 

与此同时,由于新帝大搞个人崇拜,近年来受到无数网民包括高级知识分子明里暗里的抗议和抗争,也不知有多少中国人天天诅咒新帝。早在2017年1月中旬,就爆出黑龙江有青年在微信发帖,要买炸弹炸新帝,几天后被抓获,行政拘留五日。几个月后北京景山公园,有游人搞行为艺术,意要吊死“包子”,而“包子”早已成新帝代名词。

 

进入2018,人们更加厌恶新帝,对他的仇恨已无可复加,于是我们看到:年初北大法学教授许章润公开发表《保卫改革开放》,痛批新帝倒行逆施。

 

四月中旬,由于新帝疯狂限制自由,一家仅是说点笑话和幽默段子的“内涵段子”网站在4月10日被查封,这家网站被迫发表“声明:根据监管部门要求,将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在此向内涵段子的用户及公众致歉,并请大家做好自己的资料备份。……”然而新帝的疯狂,也让其付出了代价:4月12日晚,大批“90后”云集京城中心,面对大批警察,高喊中共是“流氓政府”,估计这是新帝没有想到的。

 

五月,北大老教授在北大校园内一口气贴出24张大字报,直接痛批新帝。可以说句句扎着新帝的心,如果他还没有麻木的话。

 

六月下旬,江苏镇江一公园退休老兵在睡梦中被清场,忍无可忍,终于喊出“与中共同归于尽”的口号。

 

到了这般田地,新帝仍对个人崇拜甘之如饴,放纵溜须拍马,把自已插队几年的一个破村庄弄成“革命圣地”一般,让大批专家学者去学习去“朝圣”。

 

就这样,到了七月四日,美国国庆日,湖南姑娘董琼瑶举起墨水瓶泼向了上海海航大厦前的新帝大幅画像,并同时通过“推特”向世界直播。

 

不几日后,许章润再次发表檄文《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文中同样痛批新帝。

 

直到这时,更多的人才意识到,新帝原来如此不得人心!于是,一夜之间,全国各地撤下了习像,撤得慢一点的,要么仍躲不了被泼墨或砸上稀泥,要么下场更惨——听一老者讲,在某省会一地铁口,新帝巨幅画像被气不过的网民用刀从脖子切断。你说这是何等仇恨!

 

新帝醒了吗?没有。前不久召开什么中非合作论坛大会,说白了,就是花钱买吆喝,冒中国十几亿人之大不韪,拨出巨额资金支援非洲,微信上网民一片哗然,收获的是成千上万网民的讥讽咒骂。

 

回顾新帝上台几年,没干一件对中国百姓有利的事,所作所为最终都是祸国殃民。所谓反腐败,也不过是借反腐之名建立习氏天下。新帝十分清楚,今日中共官员无人不贪无人不腐败,如此这般,新帝看谁不顺眼或认为谁碍事,都可以“反腐”之名拿下,而对那些效忠之徒的腐败行为,睁只眼闭只眼。新帝政权为什么如此稳固,就因为所有官员人人屁股有屎,只是多少不同而已,因此所有官员在新帝面前都只能乖乖拥护表示忠诚。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所有官员认识到他们的主子是这样一种“德性”后,那么也就容易对付了,那就是只要表面上表示绝对效忠就行。新帝说什么就是什么,将来就是把这个国家弄到万劫不复,与他们这些官员也没有干系。

 

这正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为什么是现在这样一个国家的问题所在。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甚至与新帝上台前相比,整个国家七处冒烟,八处冒火,毫无生气,怨声载道。更重要的是,更多人勇敢发声,不再像先前那样惧怕新帝惧怕中共。

 

什么“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什么“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都是新帝在那鹦鹉学舌,一知半解,拿着那溜须拍马者的话所谓治理这个国家。

 

今天可以这么说:不结束新帝统治,中国断难好起来!两千六百多年前这个古国留下的“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古训,依然有效!

2018年9月16日

  
关键字: 习近平 中共 朱芝
文章点击数: 422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