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21/2018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诬陷及拘禁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诬陷及拘禁

 

 

维权律师隋牧青的妻子孙世华在办理访民案件时,遭派出所的警察羞辱和非法拘禁,其后在外界压力下在深夜获释。有维权律师认为,事件疑与隋牧青遭打压有关,狠批不受公权力约束、严重泛滥的警察暴力。(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广州「被吊照」律师隋牧青的妻子孙世华,周四(20日)就她代理的访民周建斌案件,与广洲荔湾区华林街派出所沟通时,遭办案警官「碰瓷」,在孙世华要求警官告知姓名、出示证件时,对方突然高呼诬陷孙世华袭警。

 

孙世华随即被警察带到所内,一名女警强行脱光孙世华的衣服作出行羞辱性检查后,多名警察对孙世华查问长达七个多小时。

 

同时到华林街派出所办事的维权人士梁颂基发布的现场目击,指穿便装的警察在孙世华说明办案律师身份,要求她留步出示证件时,对孙世华暴力箍颈,又将双手反扣按至墙上。由于梁颂基过问事件,他亦被扣押查问至当晚9时。

 

得知妻子遭构陷和非法禁锢,隋牧青向外界发出求助讯息。其后多位维权律师和网友拨打华林派出所电话关注情况,疑受到外界压力,当晚11时多,在同所律师到场后,孙世华才获释。

 

事件过程中,隋牧青多次拨打110报警电话,要求派员到华林派出所处理有关录音、录像等证据,及投诉华林派出所警察诬陷和非法拘禁行为。110迟迟不愿出警,在隋牧青的坚持下,至周五(21日)凌晨近3时,终于出警到场为孙世华做笔录。

 

本台致电华林派出所,但工作人员拒绝透露详情,只称他们是依法依规办事。

 

华林街派出所工作人员说:我们的派出所是依据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力,依法依规办事的。

 

隋牧青对本台透露,警方有意拘留孙世华,因担忧事件扩大影响才最终放人,他认为今次妻子被诬陷,疑受自己牵连;亦可能与孙世华代理的访民案件有关。另外,他也认为显示警察肆意滥权和非法暴力已是常态。

 

隋牧青说:警察做这种脏案的时候是非常忌讳人家问他的名字和警号,就说我太太袭警,就把她抓起来。进来一个女警察要求她把衣服全部脱光搜查,几个警察然后对她进行轮番审讯。我太太很震惊,她想不到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在警署里面就敢于「碰瓷」。我怀疑跟我有关系,我更认为这是中国警察权力的傲慢,尤其访民案件,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作恶。

 

709案律师王宇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事件不排除和隋牧青有关,因为他在「被吊照」后依然坚持在一些公共事件上发声。王宇又认为,《新警察法》赋予警察太多权力,导致他们的暴力不受约束。

 

王宇说:因为隋律师从今年年初被吊照后并没有屈服,从这点来说,我想是有一定关系的。这个事情也是警察滥权的情况很严重,太猖狂了,就是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对他限制或规划的了。

 

隋牧青对本台指,他们已要求公安局锁定相关的录音、录像等证据,接下来将采取一系列法律行动。

 

隋牧青说:荔湾区分局督察派出两个工作人员,答应给一个结论,但我对他们的公正性仍然是有怀疑的,律协和司法局这边,我们要求从一个部门的角度维权,另一方面我们个人还是要维权的。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曾参与「八九学运」,因代理包括郭飞雄案、黄琦案、陈云飞案等多宗当局认定的「敏感案件」而遭当局报复;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隋牧青被广东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带走,其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数月之久。今年2月,隋牧青被广东司法局吊照。

 

隋牧青的妻子孙世华是一名主要办理非刑事诉讼的商务律师,早前代理广东访民周建斌,到北京和北戴河上访被拘案件。

 

 

广州打压维权律师隋牧青殃及妻子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的妻子孙世华日前在广州华林派出所遭到警方暴力对待,不仅被诬陷为“袭警”,被女警要求脱光衣服检查,还被非法拘禁7个小时。

 

隋牧青律师921日向本台表示,他的妻子孙世华被拘禁了7个小时,直至深夜11点多才获释。在回到家后,两人又一起去派出所,报警110,在强烈要求之下,督查办的人员才姗姗来迟:

 

“我太太是接近0点,1145分左右获释,随后商量一下,我们又回到派出所,要求110出警,调查,帮我们解决这件事。110推搪了很久,因为我们坚持,后来还是来了督查办的人,给我太太他们做了笔录。我们今天主要等一等,看看有什么不利的结果出来。”

 

隋牧青说,他妻子因为需要邮寄取保候审申请,所以询问派出所民警的名字,结果却被诬陷“袭警”。隋牧青推测,民警可能因为不希望名字曝光而动粗。隋牧青告诉记者,孙世华在被拘禁的7个小时里,有女警要求她脱光衣服进行检查,她提出抗议但无人理会:

 

“因为她要邮寄那个人的取保申请书,她是照章办事,说如果没有收件人,不好寄,要求提供那个警察的名字。结果他就勃然大怒,诬陷我太太是袭警,女警就以此为理由,强令她脱光衣服来检查。”

 

本台记者21日致电华林派出所了解情况,对方反复询问记者从何处得知这一消息,随后表示无法在电话中透露任何内容:

 

“请问你是否知道是哪位发出来这种信息的?”

 

记者:“很多人都在转发,我不知道谁先发的。”

 

对方:“如果你想咨询的话,可以带齐你的证件过来我们华林派出所前台咨询,电话我们是不方便告知你任何信息。”

 

记者:“他们所说的这个情况是属实的, 是吗?”

 

对方:“这些我们电话上是不方便告知任何事的,派出所做事是按照法律程序依法依规做事的。”

 

与隋牧青相熟的维权人士叶晓铮认为,当局对于律师的打压越来越肆无忌惮:

 

“现在对于律师的打压已经到了很骇人听闻的地步,而且还是在广州,广州相对比较文明的地方都出现这种事情,我们都感觉到非常地不可思议。”

 

叶晓铮说,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对于最终的处理结果并不看好,很可能会不了了之。

关键字: 维权律师 隋牧青
文章点击数: 1256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