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22/2018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未卜

本台最新消息,中国流亡泰国的异议人士杨崇和哎乌夫妇已在泰国获得取保,哎乌已于北京时间921日深夜从移民监狱获释。本台记者王允采访到哎乌本人和她的营救团队。

 

杨崇和哎乌(原名吴玉华)夫妇是中国知名异议人士,2016年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但是泰国政府不予承认,反而在829日对他们予以逮捕,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关注。

 

这次哎乌被释放的地方是泰国首都曼谷的隆坡尼警局,她本人和丈夫杨崇829日正是在这里被泰国警方逮捕的。本台记者在哎乌释放的第一时间,通过电话采访到她。

 

记者: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哎乌:因为里面条件不怎么样,所以我患了妇科病、肠胃病,还有我的咽喉炎转成支气管炎了。

 

记者:你有一段时间绝食,绝食对你身体有影响吗?

 

哎乌:是有一点点影响,但主要是监狱的条件不好。

 

就在本周一(17日),泰国法院刚刚批准了警方的要求,决定延长羁押哎乌夫妇二人12天。

 

但经过联合国难民署下设的难民保护中心(Center For Asylum Protection)人权律师的帮助和难友资助,哎乌首先获得假释。

 

记者:谁帮助你保释的?

 

哎乌:主要是我们这边的难民朋友,还有人权组织的律师。

 

记者:保释金主要是这些难民筹集的,是吗?

 

哎乌:对,主要是难民朋友资助的,我们自己有一小部分,大部分是朋友们凑的。

 

记者:总额是多少?

 

哎乌:总额是30万泰铢(合63000元人民币)。

 

法院在决定给予哎乌夫妇保释后,发表声明说,保释的理由是这起诉讼的性质并不严重,并且夫妇俩在狱中表现不错。保释后,哎乌夫妇二人在不经过法庭允许的前提下,都不得离开泰国。

 

但目前哎乌的丈夫杨崇仍被关押在狱中,夫妇二人的法律程序还远没有完成。

 

记者:您的丈夫杨崇的保释进行得如何?

 

哎乌:没有钱,所以他现在还关在里面。这一次没有为他办理保释手续,但下周三会开庭。到开庭的时候,我想警方可能会起诉。起诉之后,如果他最终被送到移民监,就保释不了了。

 

记者:您保释出来后,还有被遣返中国的可能性吗?您丈夫在监狱里边,还有可能被遣返吗?

 

哎乌:法官已经说过了,不管我们认不认罪,他都会宣判我们有罪。

 

记者:也就是说,您和您的丈夫都有可能被宣判,然后被遣返中国,是吗?

 

哎乌:至少是送移民监。法官也说了,送到移民监,就是被遣返的第一步。他没有权力来决定遣返,但移民局有这个权力。

 

参与营救哎乌的于艳华也是难民。她告诉本台记者,保释哎乌几经周折,

 

“(他们被逮捕的)当天晚上,(警方)就说,可以缴一万泰铢走人。但当天晚上我们并没有把他们保释出来。后来到了法院,一天说要6万,第二天又说要25万,今天保释出来是30万。这种形势对我们中国政治难民来说,真的是一个灾难。”

 

她认为这些迹象表明,有可能是某种政治力量在插手干预,不让保释顺利进行。

 

据博纳新闻(Benarnews)报道,泰国当地警方告诉保释哎乌夫妇的法院,下周三将以不同罪名起诉两人,哎乌的罪名是非法入境和非法滞留,杨崇的罪名是签证失效后过期滞留。这些罪名的最长刑期都是两年。

 
 

滞泰大陆异见人士哎乌保释 案件下周三审理

 

滞留泰国的大陆异见人士杨崇及哎乌夫妇,被当地警方指控非法入境而关押近大半个月后,哎乌获准保释,但因金钱不足,她的丈夫杨崇仍关在狱中,两人的案件将于下周三(26日)开庭审理。(刘少风 报道)

 

哎乌周六(22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在难民朋友及人权律师的协助下,筹得三十万泰铢,折合约63000元人民币的保释金,周五(21日)晚获准离开监狱,目前她逗留在芭达雅的家中。在访问过程中,哎乌不断咳嗽,她指监狱的环境颇差,因咽喉炎而患上支气管炎。至于丈夫杨崇仍被关押狱中,哎乌指没钱为他保释,非常担心杨崇在狱中的情况。

 

哎乌说:昨天(周五)下午缴了(保释)费用以后,然后等到18点(下午6点)的时候,在监狱里面办了几个小时的手续,大概在11点被隆坡尼,抓我的那个警察局,警官带(我)回了那个(隆坡尼)警察局,关押到大概12点之前释放的。拿不出那么多钱,加上自己的积蓄,还有原来我的朋友借给我的,杨崇现在还在里面待著,我是很担忧的。

 

哎乌指,两人的案件将于下周三(26日)开庭审理,她对判决结果并不乐观,担心一旦被法官判罪的话,会送到移民监,再被遣返中国。她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敦促泰国政府承认难民的合法地位、尊重难民的人权,关注她和杨崇的情况。

 

哎乌说:周三重新开庭以后,警方可能会起诉,起诉以后会把我送到移民监,或者是重新回到原来的监狱,或者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法官有透露过,不管我们认不认罪,都会判我们有罪,然后也可能送到移民监,送到移民监以后就不允许保释了,按照泰国的法律。

 

一直协助哎乌夫妇的滞泰难民于艳华对本台指,保释哎乌的过程几经波折,除了程序繁复,保释金额更不断变化,当地警方由最初的三万泰铢,一直持续增加,最后增加九倍到30万泰铢,她批评泰国当局的做法不合理,担心其他滞泰的中国难民日后难以保释。

 

于艳华说:每次都有变数,每次这个案子,算好了(保释金)又有变化,(保释金)应是3万(泰铢),两个人是6万,保释金涨到30万,共产党的维稳力量都在找我们(难民)麻烦。太离谱了,我觉得它(警方),我特别不能理解和接受,那我们以后的难民,真的到了泰国警方手里,没有钱能把这个人(难民)保释出来。

 

于艳华指,她和其他难民朋友以及联合国难民署的人权律师,正想办法筹钱保释杨崇,至于其他具体行动,她指要等下周三案件开庭后再作打算。

 

杨崇、哎乌在中国一直积极参与维权活动,哎乌曾参加过香港反国教行动,以及声援维权人士郭飞雄的绝食行动,因而多次遭当局打压。夫妇两人在于20152月逃到泰国,两年后被联合国难民署批准政治庇护,但因为移民政策改变,一直得不到安置。

 

哎乌夫妇上月底与多名滞泰难民,前往新西兰驻泰国大使馆递交求助信,在门口遭遇泰国保安人员拦截,后来移交泰国警方,一直关在监狱中。他们虽然已得到联合国难民署发出难民证,但因泰国并没签署国际难民公约,即使他们持有难民证,泰国仍可以当地法例起诉。

 

据博纳新闻(Benarnews)报道,泰国警方告知处理案件的法院,下周三将以不同罪名起诉两人,哎乌的罪名是非法入境和非法滞留,杨崇的罪名是签证失效后过期逗留,这些罪名最长刑期都会是两年。 
关键字: 泰国 流亡 哎乌
文章点击数: 35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