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23/2018              

高新:“没有毛主席哪会有今天的我”是习近平“掏心窝子的话”

作者: 高新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笔者在本专栏的前两篇文章中都引述了夏明先生关于习近平之“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说法。笔者五年前即已经本专栏的文章中分析过习近平及习近平他爹习仲勋都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患者。当时笔者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习近平毛堂拥“圣”为哪般?》。文章是受到当时金仲兵先生文章的启发而作。在当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入“社”拜鬼,中共主席习近平登“堂”祭毛的次日金仲兵先生发表了《“毛诞”为什么这么火?》一文。文中虽然没有直接点出习近平的名和姓,只敢用“政五代”取代之,但他文中对习近平“毛泽东情节”的分析可谓入木三分。他说二零一三年的毛泽东冥诞如此火爆,有四方面的原因。一、“三统”继承性。欲为其事,必先求其理,得其道,方名正言顺,心安理得。个人如此,政权依然。做为继承了毛30年的邓30年,只要还视前30年为国统、法统和道统的正宗源头,己为谪传之后,则不论如何改头换面,“毛饭”还得吃,“脱毛”也从无可能。

一朝天子一朝臣,哪朝天子也得认祖宗。这个祖宗,就是留下庞大政治遗产的前辈。所以,“不能以改革开放的后30年否定前30年,也不能以前30年否定改革开放的后30年”。但在继承与发展之间,难免与此前的“功过三七开”论有些冲突,不知如何作解?

其实很好理解。政二代们当时如果不祭出显得温文而雅的“三七论”,不对刚刚结束的洪荒年代进行相对的否定,就只能在巨大的社会惯性下继续滑 向未知的深渊,也就无法重新树立新的政治纲领和权威,更无从施展新的政治大计。所以,那时否定是时代需要,是“必须的”工作一环。时迁境移,后30年的改 革积累让人恍惚间有“太平盛世”和“大国崛起”的帝国范儿,政治心理惯性已适应了这种无所作为的施政思维,于是才有“和谐社会”和“稳定压倒一切”。

习近平热衷于尊毛、崇毛、祭毛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为了继续统治整个中国大陆包括港澳甚至还梦想着连台湾也包括进去的毛泽东开创的共产党政权的“固化”,笔者五年前曾为此撰写过《为了政权的“固化“,习近平必须“圣化”毛泽东》一文。

记得五年前的北京时间二十六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东京参拜靖国神社。同一时间,中共主席习近平率领中国首相李克强等党政军文武百官在中国北京参拜“党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在这两则新闻同时出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就是“中共中央举行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简讯稿被新华社向各大新闻社播发之前,中国大陆各大媒体中至少有网易和新浪两家是将“巧合”在同一时间“参拜”的两则重大新闻并列排放在最显要位置。网易首页当时的黑体头条是:“七常委今日瞻仰毛泽东遗容向坐像三鞠躬”;二条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日参拜靖国神社”。新浪首页的黑体头条、二条、三条依序是:“七常委上午瞻仰毛泽东遗容”;“日本首相上午参拜靖国神社“;”外交部严厉谴责安倍参拜靖国神社“ ,一看这”当日重大新闻“的内容和标题顺序的选择和安排,就应该相信当时那天的版面编辑是多么的敬业。

当时东京方面的详细报道内容中强调了这是继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后,再次有在任首相前往参拜。这也是安倍两次出任首相以来首次参拜。北京方面的详细报道内容中虽然没有特别说明这是习近平的第几次,但强调了这是他成为毛泽东的政权继承人之后(对外公开的)第一次。

当时日本东京方面在参拜结束之后对外强调的是安倍强调参拜亡灵只是表达哀悼崇敬,不是为了伤害中国和韩国,是对日本以后不会再打仗的保证。意思是他的目的绝不是要借神社中的被供奉者之“尸”还日本军国主义之魂。而中国北京方面参拜结束之后的节目是习近平在“中共中央举行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中国必须永远继承毛泽东,宣称“我们(就是)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发誓“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原则,我们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事实上自一九七七年那座“党国神社“建成至今,习近平前往跪拜了多少次,恐怕他自己都记不大清楚了。第一次是在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的“毛诞”之前,习近平以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化学与化学工程系学生党支部书记的身份率领包括陈希在内的学生党员和“积极要求进步的同学”到“党国神社”哭灵。一年之后,陈希入党,习近平是他的两个“入党介绍人”之一。

笔者在前文中引述的金仲兵先生文章中所说的“政二代”指的是邓小平、陈云等所谓“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三七论“说的是当年邓小平对毛泽东的公开评价是所谓”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针对五年已经初见苗头的习近平“否定邓小平,回归毛泽东”的趋势,金仲兵先生当时的评论是:政五代(即习近平)主政伊始,在稳定的大旗下,却多少有些不稳的态势,不论内外,肃杀之气隐约可见。于是要重塑源头,找回祖宗,确立自我;于是进行否定之否定,成为必然。

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尚未把邓小平对毛泽东的所谓“三七开“ 的说法,但已经下令从今往后不得对毛泽东使用”错误“二字,于是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干脆连”失误“二字都没有了。

金仲兵先生对习近平如此维护毛泽东和他的时代所分析的内在原因之二是所谓“手段继承性“,因为惯性概念是一个普世价值,在物理学和社会学上都有存在。在治理手段上,因为承袭了前任衣钵,属一脉相 传而来,在具体的施政手段上身不由己地延续前任的行事风格和工作方法。

金仲兵先生五年前文章中对习近平政权在“毛诞“点燃”圣火“引发举国上下”与鬼共舞“的原因之三是”利益依附性“,第四则是所谓的”斯症后遗症“。其文章中评论道:中国人在长达6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一直接受革命思想的教化,这其中就有君臣意识的无形灌输。特别是当中国人经历了镇反、反右、文革这样 的灵魄“洗礼”之后,正常人具有的魂魄似乎已消于无形,剩下的不是僵尸,就是媚骨。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理论,很好地总结了这一现象。这体现在几乎所有中国人 的身上,除了因为吃”皇粮“因而自然产生”利益的依附性“的御用文人,还有无数的民众。

金仲兵先生总结说,总之,只要不还原历史真相,不将人的肉身(包括死后的金身和腐身)从类宗教的思想神坛上拉下来,这股妄虚之火就会继续烧下去。

习近平第一次以党国继承人身份公开到“党国神社“拜鬼”乞求“祖宗保佑”迄今已经五年,今年又是习近平和整个共产党政权的毛冥诞的“逢五、逢十”,金仲兵笔下形容的那股“妄虚之火”只会比五年前更盛。他把五年前的“毛诞“被习近平引领得十分火爆的原因之四总结为“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的“后遗症”。认为中国人在长达6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一直接受革命思想的教化,这其中就有君臣意识的无形灌输。特别是当中国人经历了镇反、反右、文革这样的灵魄“洗礼”之后,正常人具有的魂魄似乎已消于无形,剩下的不是僵尸,就是媚骨。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理论,很好地总结了这一现象。这体现在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身上……

笔者当时的看法是,患有“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的中国人也包括习近平和他的父亲习仲勋,以及聚拢在习近平身边的所有“红二代“们。典型例证之一就是中国大陆官方媒体热炒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毛、刘后代们的”革命大团圆“……。习仲勋当年因为毛泽东一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而惨遭迫害十数年,出狱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登载在官媒人民日报上的《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继而又在党内党外批毛、否毛、清算毛的强烈呼声中逆风而行,亲登韶山示范“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深厚感情”。

2011年习近平还只是“王储“的时候即专程到”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毛祖故居第三次参拜,第一次是他在“文革”初始”红卫兵大串联“运动中以”毛主席的红卫兵“的身份,第二次是他在”文革“中入党继而成为一名”光荣的工农兵学员“之后。这第三次是以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接班人身份,当然更是思绪万千,喝退下人后独自在青年毛泽东曾经睡过数年的竹床上端坐良久,留下了”没有毛主席,那有今天的我“一句题词洒泪离开……

五年前率领其他六常委到“党国神社“祭祖时,习近平也是呆呆地木立在那坐透明棺材之前,“久久不忍离去”。他当时的所思所想应该是”“只要主席的尸体不朽,主席的思想灵魂永在,主席创建的共产政权就会持续永久,代代相传”。就象他自幼就会背诵的毛主席语录中所说的那样:“我死了以后还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死了以后还有我的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共产政权会是香火永续的。 
关键字: 习近平
文章点击数: 35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