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日报 】  时间: 9/23/2018              

戴耀廷:香港建制操控选举十式

作者: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

 

 

 

过去十多年,中共和亲专制力量运用一系列不正常手段,有系统地把香港的选举搞得肮脏不堪这包括了:

 

一,种票:有不少报道关于选民登记册上出现「一屋多姓十几票」的情况,有人甚至被拘捕及起诉这明显是选民登记出现漏洞,导致有人可进行有系统的种票。为要令亲专制的候选人增加胜算,就把一些支持亲专制力量的人,即使不在该区某住宅单位居住,却以那单位为这些人的选民登记地址,把票预先种入该区。因「一屋多姓」易被察觉,故相信现在更先进的手法是把要种的票,按姓氏分配到同姓的住户。亲专制力量可能还有其他种票伎俩,只是还未被发现。

 

二,幽灵选民:。配合种票,亲专制力量会因应各区选情,把手上的幽灵选民,灵活地分配到不同选区幽灵选民是指那些完全可由亲专制力量指令如何投票的一群他们甚至不是长居香港,只是到了选举日才会被安排回港投票。在该次选举的选民登记截止前,这些幽灵选民的登记地址就会转到目标选区去。究竟亲专制力量能直接操控多少幽灵选民,现没任何资料,但估计也不会少于数万。在细小的选区,胜负只在数百票之间,能操控数万票,足可改写很多区的选举结果。

 

三,蛇斋饼糭:差不多所有做地区工作的人,在节日前都会向居民派送小礼物,来与居民建立友好关系,本是无可厚非但亲专制力量拥有庞大的经济资源,他们现在派送的礼物已绝不小,因而出现了极不公平的情况。即使在选举期前用不同名义派送礼物予居民并不算违法,也有学者证明香港始终不是第三世界国家,派送礼物给选民本身对选情影响不大,但反专制力量相对亲专制力量,资源是极度不对等,因此不公平仍普遍存在。

 

四,不公平的选区划界:已有学者的研究显示过去区议会的选区划界,明显出现了选区划界不公平的情况因亲专制力量掌握大量的选举资讯,在每次选区重划的程序中,可轻易以区内选民数目变动为由,把某一选区内支持反专制力量的选民较集中的楼宇,划出原选区;或把支持亲专制力量的选民较集中的楼宇,划入这选区,一减一加,就能倒转反专制与亲专制的选民比例,在人们不易察觉下改变了下次选举的结果,令反专制的现任议员输掉议席,或增加现任亲专制议员的优势。

 

𠝹票分薄反专制力量

 

五,选举主任滥权DQ候选人:由2016年立法会选举开始,亲专制力量已用这方法,以某候选人的政治立场违反“基本法”为由,取消他们的参选资格那实质上是把那些有实力取胜的反专制人士排除于选举之外。相信同样方法也将会应用到区议会选举中。

 

六,偷步造势:因亲专制力量拥有大量资源及网络,能够在选举期正式开始前,透过各种媒体,为一些名不经传的人士偷步造势,打响名堂这虽不违法,但因资源绝对的不对等,必会对反专制的候选人造成不公平的竞争。

 

七,恐吓候选人:亲专制力量会运用各种手段,恐吓一些有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人士退出选举。

 

八,𠝹票:在各选区,亲专制和反专制选民比例是较稳定的,但若反专制一方有多于一个候选人,就会分薄了反专制的选票近年见到在不少选区,一些过去是反专制的人士,甚至已退出了政圈,明知自己在该区胜算不高,却不愿与另一反专制候选人协调,坚持在该区出选。这令人有合理怀疑他们已变成了亲建制的「𠝹票部队」,目的就是要分薄反专制候选人所得的选票。即使最终只能「𠝹走」几百票,但也足以令亲专制的候选人由输变赢了。

 

九,操控老人院选民:一直以来香港的选举都会出现一个怪现象,就是到了选举日,一些老人院的职员就会陪同一批批住院的老人家到投票站投票不少老人家根本不知自己在投什么票,只是被告知到票站投票给哪个号码的候选人,连候选人的姓名也可能叫不出。这是亲专制力量利用部份自主能力不足的选民,去左右选举结果的重要招数。

 

十,利益输送:上述招数令亲专制力量在区议会选举中取得极大优势,成功控制了18个区议会他们更利用这控制权,操控区议会的拨款程序,把利益输送给其他亲专制的团体,而这些团体又会用得到的资源来帮助巩固亲专制力量在区内的优势,造成不公平选举的恶性循环。

关键字: 香港 中共 戴耀廷
文章点击数: 32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