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4/2018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西方政府和国际社会呼吁中国关闭新疆关押维吾尔人“再教育营”

作者: 施 英

法国和德国9月18日星期二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人权问题举行一般性辩论时,呼吁中国关闭在新疆的“再教育营”。据信,数以十万计,甚至高达百万的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被关在里面接受政治宣教。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2017年各国反恐状况的年度报告。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中国的反恐努力一直主要集中在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身上,并在新疆继续加强监控、大规模拘留、非自愿收集当地人DNA和其他生物数据、以及限制他们自由旅行的自由等措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的这些“反恐”措施只能起到激化民族矛盾的作用。

纽约大学法学院主任孔杰荣教授与澳大利亚悉尼麥考瑞大學汉学家凯文•卡里科教授(Kevin Carrico)共同牵头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族人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营受到当局迫害事件发声,公开信发表在他们的个人博客网站,同时也刊登在香港南华早报周四的网页上。

这份名叫新疆倡议书的公开信写道,今天,数十万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被无限期地关押在新疆的在司法框架之外的再教育营中,他们因为种族或穆斯林信仰原因而被拘留,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民族的文化传承也受到威胁。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应该发生类似的恐怖事件。

公开信还表示:中国当局对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的维族人的任意拘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不仅违反了国际人权规则,而且也不符合中国自己制定的法律。

公开信呼吁研究中国的学者们以及其他学术界人士打破沉默,对新疆的人权状况恶化发出警告。

一百多名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欧洲的知名汉学家,独立学者,作家以及记者们在公开信上签了字。他们中还包括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滕彪。

▲美国之音(VOA)9月19日报道:藏维蒙台港大陆人士联合国前联合抗议习近平

纽约 —今天是新一届联合国大会的开幕日。一个由13个人权组织主办的联合抗议活动在纽约联合国前举行,他们把抗议的目标共同对准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包括了西藏、维吾尔、南蒙古、香港、台湾和大陆人的13个人权组织,星期二下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举行名为“抵抗非自由世界独裁者习近平的”联合抗议活动。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执行主任才丹多吉说:“我们到这里来要告诉国际社会,习近平不是个救世主,他是独裁者,他是非自由世界的独裁者。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抗议,要习近平对他在中国、西藏和东突厥斯坦犯下的罪行承担责任。”

抗议者在现场竖起了一个习近平的画像,他一手拿枪一手拿共产党的镰刀斧头符号。

虽然下起大雨,丝毫未减抗议者的热情。抗议者高呼“中国政府可耻”等口号,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听到。

北京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的严厉打压成为抗议者共同关注的问题。世界维吾尔大会前主席热比娅从华盛顿赶来与会。她说:

“我们在73届联大召开的时候来抗议中国占领东土耳其斯坦,拘禁100到300万维吾尔人。他们拘禁的维吾尔人从一岁到100岁都有,我们要向世界抗议,我们在这里抗议他们用希特勒纳粹方式对待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执行主任恩赫巴图说,他们到这里来抗议中国政府在南蒙古、西藏和维吾尔实行的民族政策,他们“剥夺了蒙古人、维吾尔人、藏人的最基本人权和自由。”

北京对台湾国际空间的强力压缩,以及香港和中国大陆人权的恶化,也是抗议者的焦点之一。

守护台湾自由组织葛洛丽亚胡说:“台湾人现在最关切的就是中国升高了对台湾的紧张关系,压制台湾的国际空间,从航空公司网站不能用台湾称谓,到继续阻止我们跟邦交国的关系,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加紧打压台湾的空间。”

中国人权律师与活跃人士滕彪说:在大陆“实际上所有的民间争取权利、争取民主的力量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压,包括维权律师、包括记者、作家,包括互联网,包括地下教会,各宗教团体,整个意识形态在倒退,所有的方面都是。”

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纽约站创办人杨锦霞说:香港名义上还是所谓的一国两制,但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是每况愈下。”

这次联合抗议活动要传递的一个信息是,为了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现在是各人权组织联合起来相互支持的时候了。

▲美国之音(VOA)9月19日报道:法德呼吁中国关闭新疆关押维吾尔人“再教育营”

华盛顿 —法国和德国9月18日星期二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人权问题举行一般性辩论时,呼吁中国关闭在新疆的“再教育营”。据信,数以十万计,甚至高达百万的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被关在里面接受政治宣教。

有关新疆大规模关押和监控维吾尔人的报告上个月曝光后,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外界要求联合国采取行动的压力越来越强。

中国则坚称,新疆面临伊斯兰激进分子和分裂分子的严重威胁,并否认虐待维吾尔人,称是对维吾尔人进行“职业培训”,以防止激进主义扩散。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专门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专家阿德里安。岑茨表示,在新疆的大约1000到1200个设施中,关押着至少几十万维吾尔人。当局的目的是政治宣教洗脑,意图改变这些维吾尔人。

报道表示,阿德里安。岑茨根据卫星图片、政府设立这些设施的记录,以及招聘普通话教师的通知等数据进行研究推断。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上星期呼吁中国允许国际监察员前往新疆调查。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19日报道:西方政府媒体:停止新疆大规模关押

 
被关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维吾尔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中国当局在新疆将上百万的穆斯林人关押在“再教育”营里的做法曝光后,国际社会要求联合国就此采取行动的呼声不断增强。与此同时,美国一主要报纸呼吁特朗普政府对抗中国当局的大规模侵权行为。

法国和德国日前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个会议上向中国政府发出呼吁,要求关闭那些在新疆关押着一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再教育”营。

据信在这些设施里,穆斯林人被强迫接受政治灌输。国际社会对联合国就此问题采取行动的呼声在不断增强。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个小组讨论会上,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发言说,“我们目前在东突厥斯坦(即新疆)目睹的,不仅仅是对穆斯林人的打压,而且是一个旨在同化维吾尔人身份认同的一个运动。”

艾莎本人的兄弟和至少56名新疆大学的教授目前就被关押在这些再教育营里。

特朗普会就穆斯林人被大批关押对抗中国吗?

另外,《纽约时报》9月19号发表社论质问,特朗普政府是否将针对新疆穆斯林人被大规模关押问题对抗中国?社论的副标题是:特朗普总统在贸易问题上正在抗击中国,但他在中国侵犯人权问题上作出对抗更迫在眉睫。

社论表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目前正在进行的大规模拘押是自前中国领导人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拘押行动。

社论建议,美国和欧洲需要对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和其他涉及再教育工程的官员,以及资助修建再“教育营”的那些中国公司实行制裁。此外,需要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售用于侵犯人权的科技产品。

《纽约时报》的社论最后指出,中国当局的侵权行为并不限于维吾尔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中国正在打压得到官方认可的所有五种宗教,包括天主教、佛教、基督教新教、道教和伊斯兰教。

社论说,如果没有人为维吾尔人发声,谁会去为其它遭受中国打压的宗教团体维权呢?

▲美国之音(VOA)9月20日报道:新疆的高压严打与歌舞升平

中国共产党当局被指控在中国西部的新疆对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进行大规模监控和法外羁押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不安、并成为国际媒体普遍报道的热门话题。与此同时,中共掌控的中国媒体近日来大力宣传新疆平安无事,歌舞升平。

星期四(9月20日),中共控制下的许多媒体机构转载新疆喀什政府信息网的消息,“新疆旅游业呈”井喷式“增长 前8月接待国内外游客逾亿人次。”

官方的新疆晨报星期四发布新闻,标题是“新疆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出炉”。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则在星期三发布新闻,标题是“新疆冬季旅游再启程 百余项活动打造‘冬游新疆’品牌”。

早些时候,来自新疆的消息说,有多达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进中国当局以再教育或职业培训的名义开设的集中营中,陷入了外界所称的人权黑洞,他们不能会见家人,不能会见律师,不能申诉,不能回家。

上个星期,新上任的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智利前总统巴切莱特建议国际观察员进入新疆进行观察和调查。北京指责巴切莱特听信一面之词,并要她“谨慎遵守联合国宪章的使命和原则,尊重中国的主权,公平客观地执行其职责。”

中国否认在新疆有集中营,否认在新疆践踏基本人权。但对外界所要求对新疆存在非法关押穆斯林的集中营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呼吁没有作出回应。

近年来,中共当局以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为名,在新疆实行所谓的严打高压的政策。新疆维吾尔族人权活动人士发出警告说,中共当局在新疆所实行的限制宗教自由、大规模监控和羁押的做法只是在新疆进行试验,中共当局很快就在中国各地推行这些做法。

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公众不安地发现,近来中共当局对基督教的打压、对基督徒的礼拜活动和场所实行种种限制,犹如中共当局在新疆和西藏对宗教信仰活动的限制;中国内地的人也越来越多地受到严密监控,在新疆地区率先大规模实施的面部识别技术如今也开始出现在中国内地城市并用来开罚单处罚过马路违规的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20日报道:百名西方学者联署呼吁为维族人发声

纽约大学法学院主任孔杰荣教授与澳大利亚悉尼麥考瑞大學汉学家凯文。卡里科教授(Kevin Carrico)共同牵头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族人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营受到当局迫害事件发声,公开信发表在他们的个人博客网站,同时也刊登在香港南华早报周四的网页上。

这份名叫新疆倡议书的公开信写道,今天,数十万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被无限期地关押在新疆的在司法框架之外的再教育营中,他们因为种族或穆斯林信仰原因而被拘留,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民族的文化传承也受到威胁。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应该发生类似的恐怖事件。

公开信还表示:中国当局对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的维族人的任意拘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不仅违反了国际人权规则,而且也不符合中国自己制定的法律。

公开信呼吁研究中国的学者们以及其他学术界人士打破沉默,对新疆的人权状况恶化发出警告。

一百多名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欧洲的知名汉学家,独立学者,作家以及记者们在公开信上签了字。他们中还包括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滕彪。

自从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9月9日公布有关维族人遭到大规模迫害的调查报告之后,外界要求联合国采取行动的呼吁声日益高涨。

本周二,法国和德国两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举行的一般性辩论会议上,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关闭在新疆的再教育营。而中国政府则否认虐待维族人,称再教育营是对维族人的职业培训,并且防止极端伊斯兰主义的扩散。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20日报道:美国务院报告评析中国反恐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2017年各国反恐状况的年度报告。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中国的反恐努力一直主要集中在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身上,并在新疆继续加强监控、大规模拘留、非自愿收集当地人DNA和其他生物数据、以及限制他们自由旅行的自由等措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的这些“反恐”措施只能起到激化民族矛盾的作用。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2017年度反恐形势国别报告》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中国政府认为,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是威胁中国国内稳定的“三大邪恶势力”。2017年3月至4月,中国当局在新疆地区启动了主要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群体的一项重大安全行动。官方的说法是,该行动旨在“根除分离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为此目的,中国当局除了在新疆地区加强了传统的警务措施,所采取的行动还包括对成千上万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大规模拘留、加强高科技监控系统、非自愿地收集穆斯林人的DNA和其它生物统计数据,以及关闭清真寺等。

中国的主要反恐焦点一直集中在“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即北京所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上。虽然缺乏有关“东突运”在积极活动的独立证据,但中国当局把近几年发生在新疆的几起暴力袭击事件主要归咎于该组织。作为应对所谓“分离主义”和颠覆活动举措的一部分,中国当局加强了在新疆的安全措施和监控,包括加紧安全控制和限制当地民众的旅行和宗教活动。

报告说,有迹象显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对中国和中国在国外的利益构成了威胁,中国政府也曾表示,它的一些公民加入了该组织和其它位于中东的恐怖机构。中国政府还曾就此发表过公开声明,警告其公民在国外面临的威胁在增加。伊斯兰国曾于2017年在一半小时长的视频中发誓,要对一些未指明的中国目标进行袭击。

2017年,中国政府声称,它在新疆所采取的加强安全和监控的一系列措施,减少了恐怖袭击事件。但是,由于缺乏透明度,外界很难独立验证中国所说的那些恐怖袭击事件的有关信息。对这些袭击事件做报道的通常仅仅是中国的官媒,而中国政府也一直在阻挠独立第三方验证这些报道的努力。此外,美国执法官员希望看到有关恐怖袭击事件信息的请求,大都被中国执法当局拒绝。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还列举了2017年发生的、被中国当局描述为与恐怖袭击的事件包括:去年2月,当局说, 3名维吾尔人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起爆了一个自制炸药,造成5人死亡;

6月,“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巴基斯坦杀害了被他们一个月前绑架的两名中国公民。

报告说,新疆政府还为少数民族群体和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启动了“再教育”工程。此外,中国政府还开始了其它一系列旨在新疆进行“稳定管理”的项目,其中许多是为了同化少数民族,以及限制伊斯兰教活动。

旅美中国学者刘青指出,中国当局认为,只要自己采取一切诸如严打、恐吓、严密控制、大规模拘留等措施,它就能降服其他民族,但最终,中共的这些措施只能激发更强烈的仇恨:

“在历史上,虽然一些民族因人数少等原因被一个大民族或大国暂时压制住,但是,任何族群的血缘记忆从来都不会消失,被压制的民族早晚会揭竿而起,最终摆脱压制他们的大国或大民族对他们的压迫。”

大规模拘留穆斯林人的“再教育”营是遏制极端主义蔓延和反恐的有效工具?

有大量的报道说,在新疆诸多的“再教育”营里,迄今已有一百万左右的维吾尔人和其他族裔的穆斯林人被关押着。他们在那里被强迫接受政治灌输、吟唱或朗诵歌颂共产党和中国的歌曲或文章等。中国政府一直否认再教育营的存在,但最近,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权事务局官员李晓军在日内瓦对媒体表示,在新疆的那些拘留设施不是再教育营,而是让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接受教育的职业培训中心。他说,这种培训旨在遏制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他还训斥西方国家因为没有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扩散采取有效措施而遭受了多起恐怖袭击。

难道像中国那样把一些族群的人关进再教育营和对他们的举动加强广泛监控、把他们的民族习俗和穿戴刑事犯罪化才是有效的反恐措施吗?

就中国当拘押大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再教育”营,旅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这些设施实际上就是集中营,是对这些少数民族的圈地式对待:

“其实,这些所谓”再教育“营就是集中营,是对新疆穆斯林人给予圈地式对待。这种行为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实在是一种巨大的倒退。”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还说,中国政府一直不断在全国范围内加强监控和安全措施,并经常引用反恐、国家安全、反间谍以及网络安全法等。2016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改变过去的做法,没有公布2016年以恐怖罪而被判刑的人数。但根据公开的有关判决书来判断,实行反恐法的努力似乎主要集中在惩罚那些拥有或散发被当局定性为“虚假恐怖主义信息”、“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视频或文字材料。

新疆自治区人大去年3月通过的《反宗教极端主义法》禁止人们提倡和宣传被当局认为是“极端主义”的思想,以及出版、下载、分享或阅读带有极端主义内容的文章和视频。该法还把维吾尔男子流长胡须等一些习俗刑事犯罪化。有维吾尔人透露,当局还强迫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回到身份证上所标明的地点,并没收他们的护照、限制他们离开中国。此外,以恐怖威胁为名,新疆当局还在一些车辆上安置卫星跟踪装置,并要求所有新疆居民在手机上下载可以自动查出“恐怖主义和非法宗教”内容的视频、形象、电子书和电子文件的应用程序。据说该应用程序可以远距离消除上述内容。

中国政府就“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广泛定义,以及 “虚假恐怖主义信息”定义的含糊不清,继续引发外界有关可能导致侵权的忧虑。

在国外,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就安全与反恐的合作要求也引发了人权的顾虑。例如,去年7月,埃及政府据说因中国政府的请求而逮捕了至少34名维吾尔人。被遣返中国后,这些维吾尔人据说被送进“再教育”营里,其中至少两人已经死亡。

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就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表示,他们称赞美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处境的关注,并希望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可悲状况予以更多的关注:

“希望美国国务院的这份报告能够引发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处境的更多关注,并帮助他们认识到,中国在当地把维吾尔人当作恐怖分子来对待,把他们的合理政治诉求当作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来打压,并导致维吾尔人遭受前所未有的敌意和歧视。”

另据报道,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与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汉学家凯文-卡里科教授,联合带头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份由百名西方学者联署的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吾尔人被非法关进再教育营和受中共当局迫害的状况发声。

在公开信上署名的一百多名学者是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汉学家、独立学者、作家和记者。其中还包括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腾彪。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20日报道:新疆再教育营亲历者:殴打是家常便饭

过去几年中国新疆当局在新疆地区设立再教育集中营,关押大批被当局认为有思想问题的维吾尔人,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中国政府断然否认有关指控。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了三位曾被关押,后流亡到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士,他们指证中国的所谓再教育学校采取各种暴力手段对付普通维族民众。

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赴土耳其,采访了三位曾经被关押在再教育集中营内的维族人,他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在采访中,三人讲述了自己被关押的原因以及遭遇。由于担心仍在新疆的家人受到牵连,其中两名受访者都没有公开他们的姓名和样貌。

被访问的这位维吾尔女士表示,她被关押的再教育中心,外表像普通的维族房屋一样,门前还有很漂亮的葡萄藤。在她被关进去之前,一直都不知道这所看起来美丽的房屋,其实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地方。她说:

“我被带进去。我没有进过监狱,但那个地方就是一个监狱,守卫是全副武装,还有电棍。”

“我进去的前两天,一直被铁链锁在一个椅子上,不让睡觉。”

一位维族男士说,集中营中关押的大部分人他都认识:

“在里面我见到了很多我的邻居、小时后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有朋友的爸爸。被关押的人中,百分之八十我都认识。每天都要唱歌。如果守卫认为唱得不够好,就不给饭吃。”

根据一些人权组织的估计,目前大约有一百万维族人被关押在各种所谓再教育中心或者学校中。他们没有自由,被迫学习政府的文件,大部分的关押中心,都由乡镇一级的政府设立,由武装警察进行看守。

这位维吾尔男士说,集中营中被殴打是家常便饭:

“我们经常听到惨叫声。我们自己也被殴打,但听到那样的惨叫让人更恐惧,大家不敢出声,只敢相互望一下。”

另一位被关押的维族男子说,在集中营中,被关押者被殴打常常没有原因,只是守卫闲着没事做。

“每天都有人被殴打,值班的守卫会挑一两个人出来殴打,那种惨叫声让人难以忍受。他们没有目的,只是为了取乐。”

这位被关押的男子表示,他从未从事过任何不法行为,但突然发现自己在通缉名单中,因此自己前往公安局投案,结果被关进集中营。

那位维族女士说,再教育中心每天都要强迫长时间学习。

“教师说我们病了,就像传染病一样,要被治疗。中国人给我们提供免费的治疗。他们说维族很落后,新疆的发展全靠中国人,所以我们必须向中国人学习。每天都要高声朗读,还要唱中国歌曲。”

中国政府否认新疆有再教育集中营的存在,只承认有所谓的“职业教育中心”,以帮助找不到工作的维族人进行培训。

9月20日,本台维语部在美国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首次公开播放了这段访问视频,来自多个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人士参加了播放仪式。美国民主基金会副主席约瑟夫表示,全世界都十分关注发生在新疆的事情。美国维吾尔人权项目主席土克尔律师说,各种证据显示,新疆正在发生种族清洗运动,中国政府力图彻底摧毁新疆维吾尔人的文化、宗教和传统。

美国人权观察中国项目主任苏菲亚。理查森女士,则呼吁国际社会正视新疆正在发生的惨剧,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美国之音(VOA)9月21日报道:维族人谈在新疆“集中营”的遭遇, 人权组织恳请国际社会加大关注

华盛顿 —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被践踏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最近前往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采访了刚刚从新疆的“再教育营”被释放的几名维族人。他们讲述了自己在“再教育集中营”的遭遇。

维族人谈在集中营的遭遇:拥挤、肮脏、屈辱、想死

这名维族男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记者买买提江。居码(Mamatjan Juma): “头两天,他们把我铐在一张铁椅子上, 每天24小时。他们不让我躺下,我一直坐在那里。我的手就是这样放的,手腕被铐在椅子上。我的手无法动。我的脚上也加了镣铐。镣铐上的铁一直压迫着我的皮肤。”

这名男子还告诉居码,他们在所谓的教育营里被像动物一样的对待。他们的衣服很脏, 很臭。他注意到别人经过他们的时候捂住鼻子,他才知道自己有多臭。“这太屈辱了。”

居码星期四(9月20日)在美国民主基金会举行的一场有关新疆维族人现状的研讨会上说, 因为担心在新疆的家人的安全,这名男子不愿意在电视上露面。

阿布杜沙勒姆。穆罕默提(Abndusalam Muhemmet)也刚刚从新疆“再教育营”被释放。 他说:“我们被关在一个大约三米长三米宽的很小的房间里,地板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床垫。我们15个人挤在那里。如果我们都是平躺着,无法睡下。所以我们15个人背靠着背睡着,脚上都带着镣铐,两个人共用一床毯子。”

从新疆“再教育营”被释放的维族姑娘也不愿意露面。她告诉居码:“我都忘记怎么唱歌了。在早餐前,我们必须唱歌。 他们让我们唱歌, 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样的歌,然后我们才能吃饭。” 她还告诉居码,她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维族的“大脑”遭到重点打击

这三名受访者披露的只是被隐藏在公众关注之外的维族人遭遇的巨大冰山一角。最近几个月来,中国当局拘留了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将他们关进所谓政治教育中心。这是中国目前打击恐怖分子和分离分子的所谓严打运动的一部分。

居码在研讨会上说:“这三名受访者实际上代表了目前正在被打击的四类维族精英。维族学者、知识分子、商人、社交和宗教人士。这四类人是维族的精英,是维族的‘大脑’。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写作和社交活动,领导和组织维族的社会生活。中国在打击他们,因为一旦‘大脑’不存在,一个社会是无法运作的。”

居码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证实的是58名新疆学者被关进了“再教育营”。

国际社会还没有对新疆人权被践踏形成“统一的声音”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项目主任苏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表示,由于中国展示的威力太大,特别在联合国展示的威力太大,在维吾尔人的人权问题上,国际社会还没有发出“统一的声音”,要求中国停止在新疆的做法。

她说: “大约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在恳求,我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求过任何人。我们恳求各国政府聚在一起,发表一个共同宣言,并把它放进人权理事会的重要议程上,但是,再一次,我们的请求被置之不理。”

世界百名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呼吁关注新疆人权

在美国新疆人权问题已经得到美国国务院和国会的关注。美国国务院在8月曾呼吁中国立即释放以反恐名义被关入“再教育营”的新疆穆斯林。美国国会议员写信,呼吁美国政府制裁那些对迫害新疆穆斯林负责任的中共官员。

美国学者也开始关注新疆人权问题。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主任孔杰荣(Jerome A. Cohen)与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汉学家凯文。卡里科(Kevin Carrico),联手在网上发表“新疆倡议”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族人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营受到中共当局迫害事件发声。截至9月17日,他们已经收集到超过百名学者的签名。

▲美国之音(VOA)9月21日报道:面对国际社会强烈批评 郭声琨称要继续在新疆加强“教育改造”

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权遭践踏之际, 主管中国各级司法机构的中国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视察新疆后强调说,要“加强服刑人员教育改造工作”。

有关中国当局大规模关押和监控维吾尔人的报告上个月曝光后,国际社会近来不断表示强烈关注。包括联合国人权机构在内的一些国际组织估计,甚至高达百万计的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被关在“再教育营”里面被迫接受政治宣教。中国称他们是通过所谓的“心理疏导、技能培训”等方式对维吾尔人进行所谓的“综合法治教育”。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 中国的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17日至20日到新疆调研,到喀什、和田等地的维稳指挥部和法院、监狱考察。郭声琨还到清真寺,“同宗教人士深入交流”,要求他们“自觉‘去极端化’”。郭声琨称,新疆“社会稳定的良好局面来之不易,要倍加珍惜、持续巩固”。

法国和德国本月18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人权问题举行一般性辩论时,呼吁中国关闭在新疆的“再教育营”。美国国务院也在上个月发出类似呼吁。还有美国国会议员写信,呼吁美国政府制裁那些对迫害新疆穆斯林负责任的中共官员。

几名刚刚从新疆的“再教育营”被释放的几名维族人最近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其中有人称,他们在所谓的教育营里被像动物一样的对待,还有人说他们每天早上必须唱歌颂共产党的歌曲,否则就不让吃饭。

▲美国之音(VOA)9月21日报道:巴基斯坦罕见敦促中国善待新疆穆斯林

巴基斯坦一名高级官员敦促中国采取实际行动,放松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打压。

中国在新疆地区大建再教育营的做法最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但到目前为止,穆斯林国家对维族人受迫害的境遇却似乎基本上是集体保持沉默,而巴基斯坦被认为是中国最紧密的盟友,其高级官员在这一敏感的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实属罕见。

巴基斯坦宗教事务部长卡德里本星期在会晤中国新任驻巴基斯坦大使姚敬时说,中国的新疆政策适得其反,只能强化极端分子的立场。

面对中国当局在新疆的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美国,德国以及法国等西方国家呼吁中国关闭再教育营,但绝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到目前为止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应。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以及马来西亚等国的政府都没有公开对北京提出谴责。观察人士注意到,土耳其以及伊朗等国家目前都面临各种国内外危机,自顾不暇,无论是在外交舞台还是在经济领域,这些国家目前都期待能够进一步与北京合作。

中国与巴基斯坦虽然一直保持有十分紧密的关系,是所谓“全天候的战略合作伙伴”,但最近有迹象显示两国关系在新政府上台之后似乎出现了一些裂痕。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迄今为止最大和最雄心勃勃的样板项目,但新政府的官员认为,该项目协议对巴基斯坦不公平,要重新谈判。

在中巴经济走廊途径的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今年年初以来,已经有五十多名与巴基斯坦人结婚的维族女子在回新疆探亲时遭关押。当地议员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巴基斯坦人的配偶。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21日报道:美专家: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新疆和田的一个检查站排队等待检查的人们,大屏幕上是习近平的图像。(美联社)

美国一家知名外交事务杂志最近刊登文章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文化灭绝的政策,而它把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监禁在再教育营的做法和对他们日趋严密的监控,则已构成了反人类罪。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9月19日发表凯特。克罗宁。福曼的、标题为《中国在新疆采取文化灭绝政策—至少是现在》的文章说,今年夏季,从新疆一直不断地传出有关类似英国作家奥威尔描述的国家政权监控百姓一举一动的那种恐怖状况的消息。例如,一百万人被强迫关进再教育营里、情报官员进驻平民家庭、在每一个街角都设有检查站,以及每人的手机或其它电子仪器里都被强制安装间谍软件等。而这些警察国家似的措施所针对的目标是穆斯林维吾尔民族。

中国政府否认它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进行大规模拘留,并说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只是为穆斯林人提供职业培训的设施,而这些培训旨在遏制极端主义思潮的蔓延和使穆斯林人具有更好的就业机会等。

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

《外交政策》的文章表示,据外界迄今所知道的情况,中国政府目前没有对维吾尔人进行大屠杀,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的压制措施不具暴力性。

文章说,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不愿使用致命的暴力。中国当局日益把伊斯兰教当作传染性疾病似的看待,其信徒必须被隔离起来。为此,它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近来也在以令人警觉的程度加强。仅2018年开始以来,新疆“再教育”营的数目就已增加了一倍。被关进这些营里的时间长达好几个月。

一些维吾尔人指控,中国政府正在对他们进行文化灭绝。文化灭绝是通过强制性地将一个民族的少年儿童与其家庭隔离、限制他们使用民族语言、禁止他们的民族文化活动、或拆毁他们的学校、宗教机构和纪念场所和设施等。与针对肉体的灭绝不同的是,文化灭绝不一定带有暴力成分。

维吾尔人活动人士指出,强迫拆散他们的家庭、把他们的学者和其他领导者监禁在再教育营里,学校里禁止使用维吾尔语教科、拆毁清真寺等、限制维吾尔人的穿戴和其它习俗,以及禁止他们为孩子取穆斯林名字等,都是中国政府试图灭绝他们文化和认同的证据。

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还透露,他们在新疆的亲戚不再接他们打去的电话。他们不知道亲戚们是为了避免引起当局的怀疑而不接电话,还是因为他们被关进了“再教育”营里?

《外交政策》的文章说,无论如何,中国当局正在对维吾尔人犯下反人类罪,尤其是当一个政权针对一个民族的平民百姓进行广泛而系统的任意监禁和迫害时,这可被定性为是反人类罪。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有关报告说,曾被关在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透露,在这些设施里,被监禁的人还被施予酷刑。该组织指出,如果大规模地、系统性地实施酷刑的话,那也属于反人类罪行。

▲自由亚洲电台(RFA)9月21日报道:被拘维吾尔人孩子落入孤儿院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当局目前在新疆正在把很多被拘留在“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孩子送入孤儿院。另外,海外维吾尔人权益团体指控中国当局,强迫维吾尔人购买汉族人的食品和过汉族人节日,并说这种做法旨在消除他们的文化和自我认同。

美联社9月21日的报道说,中国当局在新疆正把许多被拘留于“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的孩子当作孤儿来对待。报道举例说,麦莉派特 (Meripet) 每天都在恶梦中惊醒,因为她的四个孩子被政府送进了孤儿院,虽然她本人和孩子的父亲都还活着。

麦莉派特和丈夫在前往土耳其去照顾生病的父亲之前,曾把四个孩子留给她岳母来照看。但是,当中国当局把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以所谓的“颠覆罪”关进“再教育”营的做法开始之后,因为到国外旅行也属于颠覆罪,她和丈夫在土耳其的暂时旅行变成了流亡。

随后,麦莉派特从朋友那里得知,她的岳母也被当局拘留,而她3岁到8岁的四个孩子们被安排在一个类似孤儿院的地方,由那个拆散她家庭的政府来照看。麦莉派特带着哭腔诉说道,她的四个孩子被迫与她分离,并像孤儿似地生活着。

报道说,正如成千上万的其他维吾尔家庭那样,麦莉派特的家庭也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试图降服新疆这个时常动荡的地区而采取的打压行动中被拆散。当局的措施还包括,把一百多万维吾尔任和其他穆斯林人关进被称为“再教育”中心的拘留营中去。中国政府的这些行动引发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美国政府的关注。

报道说,美联社通过对15名新疆穆斯林人的采访和对一些中国当局建造“再教育”营的有关采购文件的研究得知,这些孤儿院揭示了中国当局如何系统性地将年轻一代的穆斯林与他们的家庭和文化 隔离。

报道说,中国政府还建造了上千家旨在为少数民族孩子教汉语的所谓“双语学校”。在这些学校里,说母语的少数民族孩子会受到惩罚。 这些学校中的一些是住宿学校,而且有些是强制性的。一家哈萨克族家庭被迫把5岁的孩子送进了一家这样的学校。

中国政府的解释是,这些孤儿院是为了给贫困家庭提供帮助,并否认新疆存在大规模关押这些穆斯林孩子父母的拘留营。中国政府很自豪自己正在新疆教育事业上投资巨额资金,以便协助人们走出贫困状态和远离恐怖主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星期二的一个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有关措施都是为了维护稳定、促进发展与和谐,以及打击民族分裂的必要措施。

但维吾尔人则担心,将孩子与父母隔离等措施,实际上正在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地在消灭他们的民族特性和自我认同。专家们认为,中国在新疆采取的这些措施与当初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白人殖民者对待本土人孩子的做法相似。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维吾尔问题研究人士戴林-拜勒(Darren Byler)表示,维吾尔人的知识基础正在被删除。他说,人们现在目睹的情况与几百年前白人殖民时期一些做法很相似,导致土著民族的整个一代人都在文化认同上受到摧残。

与此同时,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透露,根据他们所得知的信息,中国当局在新疆正在试图以各种方式同化维吾尔人:

“中国当局的官员以维稳为名,除了把很多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里之外,还强迫维吾尔人买月饼、过中秋节等。此外,汉族官员还进入维吾尔人家庭送月饼上门,如果有维吾尔人质问月饼的馅儿是否清真,他们就会被送进再教育营里去。”

强迫维吾尔人吃月饼、过中秋节等,无疑是同化维吾尔人的措施之一。

▲美国之音(VOA)9月24日报道:国际特赦要求中国停止系统性迫害新疆维吾尔人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要求中国当局停止“系统性迫害”行动,公布据信近百万被“强制关押”的新疆维吾尔人的下落。

国际特赦星期天晚发布一份报告,包括对海外100多位维吾尔人的采访,讲述他们的亲属据报遭到酷刑、拘禁或被关进“教育转化中心”。

国际特赦呼吁各国领导人制止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恶劣行径。国际特赦东亚区主任轲霖 (Nicholas Bequelin) 在声明中表示,各国政府必须要让中国政府对在新疆发生的“噩梦”承担责任。

在国际特赦发表报告前,有关新疆维吾尔人的遭遇已经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也促使美国国会的卢比奥参议员和史密斯众议员,上个月致函特朗普总统,敦促对参与新疆侵害人权的中共高官及私人公司进行制裁。

他们批评中国政府将新疆变成“高科技警察国家”,对维吾尔人进行广泛、严密和侵害人权的监控。

而美国国务院也表示,美国官员也就新疆局势向中国政府表达了严重关注。

另外一方面,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权事务局处长李晓军9月13日在日内瓦否认新疆穆斯林受到虐待,他说,中国的教育中心不是“拘押或再教育营”。他说:“简单地说,这是职业训练,就好像你们的孩子毕业后到职业训练学校获得更好的技能。”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24日报道:国际特赦呼吁中国承认关押穆斯林 给他们家人一个交代

在人权观察之后,非政府组织国际特赦周一(9月24号)也在其网站发布报告,称多达一百万人被关押在新疆地区的“教育转化中心”,同时呼吁北京向他们的家人交代一切。

国际特赦网站上刊出《他们在哪里?  多达一百万人被关押在教育转化中心》的报告,分成“监控国家”,在“教育转化中心内”“被拆散的家庭”和“全球性问题”四个章节。国际特赦组织说,这份报告基于在中国境外和境内的采访,对象包括100多名有亲属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失踪的人士,也有自称在“教育转化中心”内被酷刑对待的人。

报道称,据估计,现时有多达一百万人的下落不明,大部分被拘押者的家属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报道指出,中国不断加大力度,针对区内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与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实行大规模拘禁、侵扰性监控、政治教化及强制的文化同化。2017年3月,包含诸多严厉限制而且具歧视性的《去极端化条例》获得通过,此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被拘禁的情况加剧。 在此条例下,公开甚至是私下表达宗教信仰与文化关联都可以被视为“极端化”行为,如“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或头巾、经常祷告、斋戒或避免喝酒,或持有关于伊斯兰或维吾尔文化的书籍或文章。不论个人的性别、年龄或所在地是城镇或乡郊地区,前往中国境外工作或求学(主要为穆斯林国家),或与中国境外人士联系都会成为当局怀疑的主因,有因此而被关押的风险。

报道说,随处可见的安全检查已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所有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也为当局充分提供了机会,搜查民众的手机是否有可疑的内容,又或利用面部识别软件查看民众的身份。若一个人经常使用微信等社交媒体软件查看信息,就有可能受到怀疑,而微信没有使用端到端加密,更增加通讯的风险。利用其他有加密技术的即时通讯软件,如Whatsapp等,也会成为被拘押的原因。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主任轲霖指出,数以十万计的家庭因为这次大规模镇压而被拆散,这些家庭已经受够苦了,他们急于知道自己的挚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是时候中国当局向他们交代一切了。

法新社今天的相关报道中也指出,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今年8月也曾指中国在“教育转化中心”关押和曾经关押过上百万人,其中大部分人被关押的理由包括与身处国外的家人联系,或者在传统节日期间在互联网上就各自的处境交换信息等“微不足道的问题”有关。

但法新社报道强调,目前无法确认以上的数据。北京尽管对相关指控予以否认,教育中心存在的证据却越来越多,包括中国官方的材料和成功逃脱的被关押人士的证词等。种种迹象显示,北京出于政治和文化灌输的目的,在司法框架之外关押大批人员,而这是毛时代之后前所未有的现象。

接受国际特赦采访的自称遭关押者描述曾经受到的待遇时,常提到戴脚链,受到酷刑,被迫唱革命歌曲或学习中共历史等。

法新社指出,近几个月来,不少外国记者和人权组织收集到类似的证词。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维吾尔人 再教育营
文章点击数: 40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