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9/29/2018              

高新:习近平亲手整死了《炎黄春秋》

作者: 高新

图片:有网友在网上贴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当年为《炎黄春秋》的题词。(新浪微博@韩青子)
图片:有网友在网上贴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当年为《炎黄春秋》的题词。(新浪微博@韩青子)
 
长期关注中国政治局势的人士应该都还清楚记得一本《炎黄春秋》杂志被“关停并转”的故事。就是这本曾经被习近平的爸亲笔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的,以一批党内开明派元老为坚强后盾,办刊宗旨为“秉笔直书,不增美,不溢恶,求实存真,以史为鉴,以史资治”的以研究历史为主的综合性杂志在2015年被一个叫龚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开列了如下罪状:《炎黄春秋》创办于1991年,前十年里抹黑烈士、否定中共历史、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即便存在,也是凤毛麟角。但从2002年开始,《炎黄春秋》发生了质变,开始试图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推动的方向是:废除人民民主专政、落实宪政,批判邓小平思想,鼓吹中国要照搬欧美政治制度来实行政治改革。作为立场质变的直接反映,2002年该杂志就连续发表了一批抹黑毛泽东、突破历史决议底线、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此后,《炎黄春秋》上刊登的呼吁宪政改革、美化西方制度、丑化共产党历史、攻击抹黑毛泽东的文章越来越多。

2002年之后的《炎黄春秋》虽然名义上仍是一份以研究历史为主的综合性杂志,打着“秉笔直书”的幌子,但实际上变成了兜售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其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倾向日益明显……

罪状之一,每期主要内容在于集中描述中国共产党的错误历史,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错误历史,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共产党什么好事都没有做。

罪状之二,集中暴露毛泽东的错误,偶尔涉及邓小平。不仅写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的错误,而且放大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错误,并放大改革开放以来党的部分失误。

罪状之三,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错误和苏联模式的缺陷,全盘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和苏联模式,认为苏东剧变是回归“人类文明”正途。这显然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倾向。

罪状之四,在如何看待中国近代史的革命问题上,替中国近代统治阶级翻案,否定中国革命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这也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

罪状之五,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马克思主义历史认识体系是教条主义历史虚无主义。这是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最新表现。

罪状之六,脱离客观历史事实,以自己的价值尺度,尤其是政治的价值尺度对历史进行剪裁甚至重塑,背离了最起码的客观性标准,是典型的实用主义,是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根本对立。

罪状之七,利用执政党在管理意识形态方面的漏洞,特别是打着一些合法的旗帜,假借客观公正之名,对普通民众特别是离退休干部具有很大迷惑性和欺骗性。

归根结底一句话,2002年以来的《炎黄春秋》是一份“集中攻击共产党的杂志”(一位近90岁的离休老干部语)。它抹黑毛泽东,抹黑英烈,虚无历史,实际上是把新中国的历史颠倒过去,为把中国拉回资本主义做舆论准备。这股错误思潮,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渗透性,必须高度警惕,并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和抵制。

据当时在北京社科院的一位朋友介绍,龚云的给《炎黄春秋》杂志开列的这些罪状内容本来没有公开发表,原始内容是他给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一封上书,内容中声称《炎黄春秋》杂志的所作所为正是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讲话”中所着重批判的。

这位龚云所说的习近平的那篇讲话,已经以“习近平8.19讲话”为题在网上曝光,其中可以理解为批评或者说批判当时的《炎黄春秋》杂志的相关内容是:对待问题必须持正确态度,不能遇到一些问题就全盘否定自己的道路、理论、制度,就全盘否定自己的历史和奋斗。在对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在对待中国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上,社会上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甚至错误观点。有的以偏概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把形势说得一片漆黑;有的沽名钓誉,把谩骂作为出名的手段,以博得一些喝彩;有的妄自菲薄,总觉得中国什么都不好、外国什么都好,幻想用西方制度改造中国。这些人里面,有的是认识模糊,有的是思想方法问题,有的是政治立场问题……。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斗争和较量是长期的、复杂的。二是,国内一些错误观点时有出现,有的宣扬西方价值观,有的专拿党史国史说事,有的以“反思改革”为名否定改革开放,有的否定四项基本原则。

日后外界评论大都认为是因为龚云2015年6月发表在解放军报主办的《国防参考》上的大批判文章《揭开它的真面目!“起底”<炎黄春秋>》引起高层关注,其实正如笔者前面已经介绍的,龚云的这篇东西在此之前早已经上书刘云山,相信也已经被刘云山呈递给习近平了。原因就在于因为当时的《炎黄春秋》一直都拿习仲勋的题词做招牌,更因为当时的《炎黄春秋》杂志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胡德平曾经和习近平交情匪浅,没有习近平主动发话,刘云山之流对当时的《炎黄春秋》虽然时不时敲打敲打,但还真不敢一棍子打死。

回顾当时,2016年7月14日,被习近平当局强行安排为《炎黄春秋》杂志上级单位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发布一份《炎黄春秋》人事任免通知,根据通知,《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官方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和总编辑徐庆全悉數被撤换。《炎黄春秋》杂志社随后发表声明:“按照《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方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随后的7月17日,杂志社执行主编吴伟发出了杂志社社长、法人代表杜导正签名的的“停刊声明”。声明中确认,7月15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窃取和修改了《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导致“我刊丧失了基本的编辑出版条件”。声明中同时提到,停刊决定经过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讨论并一致决定,自即日起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

也就是说,从2016年7月开始对外发行的《炎黄春秋》杂志事实上是习近平当局的欺世盗名,真正的《炎黄春秋》已经不复存在。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 《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已经介绍过,讽刺的是,习近平依据他父亲“个人回忆”出的如上“史实”说出了“没有毛主席,哪有今天的我?”我们一家都对毛主席充满感激”之后,确被当时还是中共政权最高领导人的张闻天的夫人的回忆内容一顿打脸。《炎黄春秋》杂志上刊登出《刘英忆延安岁月》一文披露的内容简述一下就是当时的所谓毛主席让“刀下留人”根本就是莫须有,当时被党内对立派关押的习仲勋是被时任中共总书记张闻天亲自下令释放的。 

按照刘英的说法,所谓毛泽东立即下令“刀下留人”的“权威史料”,根本就是习仲勋一个人演义出来的一个“故事”,所有的党史“文献”也好,颂扬文章也好,“刀下留人”故事的出处都只有一处,那就是仲勋自己的歌颂毛主席的文章。至于习仲勋为什么要把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归功于毛泽东一人,最有说服力的解释就是中共中央对习仲勋的盖棺定论:“一生顾全大局”。

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习近平读过这篇文章后会是多么得尴尬。由曾经长年担任过张闻天秘书的何方采访和记录整理的《刘英忆延安岁月》在《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的时间是2016年4月,客观上对习近平“没有毛主席,那有今天的我”的说法起到了批驳作用,文章发表一个月后何方即被举报“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紧接着,当时的那本《炎黄春秋》杂志被最高当局下令“收编”。

所以,仅从时间上判断,打脸习近平“没有毛主席哪有今天的我”的那篇《刘英忆延安岁月》才是导致习近平再也不愿给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继续留面子的关键一文。
 
关键字: 炎黄春秋
文章点击数: 243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