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0/1/2018              

谢显宁:缘——天下真小

作者: 谢显宁

 
 
缘分,真是说不定。
 
“有缘千里来相会”一说不知起于哪朝哪代,但确乎有些道理。这缘,今天就让我撞上了。
 
明天中秋节,前几天老太就说中秋要去街子走一趟。不曾想,今天的街子之游喜出望外。
 
 
 
停好车后,刚走上正街“朝阳路”,抬眼就看见对面古建筑上的红色大横幅,上面醒目地写着“铁流水榭开业庆典”几个大字。
 
铁流,从未谋面,但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早有所闻。他的文章读过不少,尤其是有关右派的资料汇编《往事微痕》。读他的回忆录还知道,他的老家在大丰镇高家巷,和我儿时上的范家巷小学是近邻。这么一边想着,一边对直朝水榭走去。大门左边,是开业庆典的签名墙,走过去一看,竟有好几位见过面的“熟面孔”:谭作人、杨少西、廖鸿昌、陶渭熊、卿光亚……进大门后,门厅墙上是铁流的简介:
铁流(1935-)本名黄泽荣,成都人,1950年投身中共革命,曾任土改组组长、工作队队长、成都市委办公厅秘书……等职,1956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1957年因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被打成右派,监禁劳改23年,于1980年才得平反“改正”……简介文图并茂,看了之后,对老人80多年坎坷跌宕的人生有了更具体的了解。但最使我感到莞尔的是,当年他和陈希同先生的合影也在其中。陈希同何许人也?想必不少人都知道。尽管他和铁流皆为四川人,但铁流把这个倒了大霉的人物也拿出来“显摆”,其性格可见一斑,着实可爱。
 
服务员见有人进来,赶忙过来问我们是否需要喝茶、订餐?我避而不答,反问他:
 
“铁老今天在不在这里?”本是顺口问问,不料小伙子回答说:
 
“在啊。你是他的朋友?”
 
“是啊”
 
“那我去告诉他,请他下来。”
 
我赶忙说“别去别去!不要麻烦老人家了!我们只是看看,马上要走,不要麻烦了。”我的回答真真假假。尽管了解铁流,而且在一个邮件群里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要说是“朋友”却有“打冒咋”之嫌,说是铁流的朋友纯属对小伙子“顺口打哇哇”。小伙子见我这样说,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我们一边观摩一边往里走去。
 
过厅之后是字画厅、餐厅。茶座就在味江边,实际上是建在江岸边的“吊脚楼”。眼前的味江,现在虽然看不出江水是否还在流动,但宽阔的江面足以告诉人们,有水的时候一定波涛滚滚,也证实这是名副其实的水榭。茶座里,已经有先到的游客在喝茶,我向他们走去。
 
没想到,我们正闲聊时,铁流来了。因为在网上没少见他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他是铁流。老头儿身体健旺,爽朗健谈。大家虽是初次见面,却老朋友似地并无顾忌,想哪说哪。
 
铁流谈到水榭今后的设想,先到的那几位立即提出自己的建议。我们信马由缰聊得正欢,刚才那位小伙子走过来,提议我们去门前合个影。我估计铁流是他请下来的,于是向他道谢。铁流告诉我们,小伙子是他儿子。
在门口正合影,没想到又一个意外的惊喜降临。网友红叶似乎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并向我介绍一位和她一起的小伙子:“这是张耀杰。”
 
“张耀杰?”我吃了一惊。惊的不是一位陌生人猛可间站在自己面前,而是一位早已熟悉却未谋面的人一下子和自己面对面,而且这人来自千里之外的北京。
 
“你是张耀杰?”我脱口而出,打量着面前这位高大俊朗的小伙子。
 
“是的。”
 
“我是你的粉丝!”
 
张耀杰露出思索的神色。显然和我一样感到突然。说不定比我更感到突然,也许还怀疑面前这个老头儿是不是在打诳语。也难怪,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我。
 
但我却说的是实话。我认识张耀杰(当然是网上)至少有十来年了。从上网以来就对他的文章感兴趣,从牛博网、一五一十部落、德赛公园等网站,凡有他的文章都看。记得最清楚的是他写唐福珍zifen(以此拼音代替,悲哀!)那篇文章。唐福珍zifen事件发生后,国人震惊,不少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成为一场大风波。因为事件发生在我的家乡天回镇,唐福珍又是天回镇土生土长的农民企业家,我读后便保存下来。
 
回家后找出优盘,打开文件夹,看见那篇文章的标题是《由钉子户唐福珍想起蒋介石》,作者张耀杰,2009-12-26 22:07发表在1510部落,当时阅读者为332。我想知道这些年过去后,又有多少人读了这篇文章,于是百度“由钉子户唐福珍想起蒋介石,张耀杰”,原文不可得,只搜索到一篇转载文章。链接:转载:由钉子户唐福珍想起蒋介石 / 张耀杰_xixi_新浪博客(2010-03-30 22:54:09)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6dae60100hw6r.html虽然不是张耀杰的原文,但内容仍和原文一样。遗憾的是,我已经无法知道,从1510部落刊载之后到今天,又有多人少人读过这篇文章了。
 
 
 
浑然不觉,唐福珍悲壮zifen已经9年!千年历史的天回镇被拆毁后“尸骸”犹在,9年前在非拆不可的唐福珍“家带店”地基上修起的路已经坑坑洼洼。烈火过后,生命成灰。当年人家声称的新新天回镇尚在梦中,张耀杰却记录下了那场惨烈的抗争。但愿人世间善恶终有报,作恶者会如民谚所传“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我们相约,在张耀杰离开成都之前择日再见。

2018年9月23日
关键字: 谢显宁 张耀杰 铁流
文章点击数: 16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