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1/2018              

杨十郎:习思想的理论短板、加工及粉饰

作者: 杨十郎

 
网络图片
习书记在G20讲话中闹出本是“寛农”而脱口秀为“宽衣”的笑话,可见习书记文化素养存在先天缺损。但可以说这不是习书记的过错,而是荒唐时代在习知青生涯中留下的印痕。时代剥夺了他本应该拥有的学习时光,或许在以后的从政岁月中他没能或没有心思去读《国语》(按:“通商寛农”出自《国语•晋语四•文公修内政纳襄王》)——但即或未研习《国语》,凭道听途说的领悟(模糊意识)也会对“宽衣”“宽衣解带”这样的熟语有皮毛的感知。因而不会把“宽衣”与“通商”硬拽在一起。除非是歪门邪道的行家里手,不然不会想到“通商”要采用“宽衣”(按:“宽衣”即解衣、脱衣,如果要作为通商的手段那就是:老娘脱给你看!)的手段。时髦的“八卦”就此打住,我们不妨检索几项庄严的话题。十八大全党代表大会部分修订过的“党章•总纲”:“坚持党的集体领导,全党要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党的基本路线统一思想••••••”(《党规党章学习辅导》,人民出版社2016年3月第1版)。
 
又:《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2014年5月第1版)也说到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又二:习近平新书《干在实处,走在前列》(2006年12月第版,2014年1月第3次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十六大的灵魂••••••是十六大的历史贡献。”习还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最新成果”,不但是“成果”还是“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又三: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14年10月第1版,外文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坚持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为代表’重要思想••••••”又四:习近平《之江新语》(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3次印)也强调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作用等等。又五:六中全会公报:“坚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又六:十九大重复了这种强调。为什么我不厌其烦地罗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被多次强调党的重要理论,因为这其中蕴藏着事关中共政治品格的重要信息。聊作述说。
 
一,中共是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吗?
 
简而言之,生产力表明人在生产物质资料的过程中对自然物与自然力的关系。一个社会生产力的向前发展取决于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先进生产力”就应当包含先进生产工具、掌握并使用这种工具和先进技术的人。科学和技术显然是“生产力”中的两个不可或缺的要素(“人”的要素我们已强调过了)。但全世界所有的政党都不是科学党和技术党,中国共产党也不是。当今社会,美国无疑是生产力最发达的国家,但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是“先进生产力或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在中共糊涂观念支配下打造的这块金牌美国的两大党都不买账。原因是政党有政党的公干,政党有政党的政治品格。它有它的政纲、组织原则、行动纲领和斗争目标。任何理论家也没有要求全世界任何一个政党必须具备科技品格。
 
纵观世界历史也确确实实出现过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或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其一,便是冶铁技术。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宣称:“铁的获得,是人类经验中的事件中的大事件,没有可与它相等、没有与它相匹敌的,除了它,其它一切发明及其发现都是无足道的,或至少是处于从屬地位的。••••••可以说文明的基础完全是定立在这一金属之上的。开化时代人类缺乏铁,阻止了他们的进步。倘若人类不能越过这一鸿沟那么人类在今天或许还是处于开化状态之中。”(《古代社会》第一册P67-68,杨东蒓、张栗原、冯汉骥译本,商务印书馆1972年12月新1版)如果哪个国家(或社会)没有掌握冶铁技术,肯定生产落后。可说冶铁技术是先进生产力或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可惜,共产党不是冶铁党(按:冶铁技术初创或风行之时,共产党还既没有娘也没有爹。)。
 
其二,是蒸汽机的发明和应用。蒸汽机的出现就使得零星的小手工作坊一跃而为规模宏大的大工厂,使生产上了一个台阶。用恩格斯的话说:“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创造蒸汽机的人们也没有料到,他们所造成的工具比其它任和东西都是更会使世界的社会状况革命化”(《自然辩证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520)。如果哪个国家(或社会)没有掌握蒸汽机技术,他的生产肯定落后。无可置疑,蒸汽机是先进生力或先进生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可惜,共产党不是蒸汽机党。
 
其三,电的发明与应用。这一事实已被历史所证实,时至今日,我们的生活与生产须臾也离不了电。如果哪个国家(或社会)没有掌握电的技术,肯定生产落后。最先发电厂发出的电只能本地应用,既不能储存也不能长距离输送。但“德普勒的最新发现,在于能把高压电流在能量损失较小的情况下通过普通电线输送到连想都不敢想的远距离,并在那一端加以利用•••••••这一发现使工业彻底摆脱了地方规定的一切界限,并且使遥远的水力的利用成为可能。”(恩格斯《致爱•伯恩斯坦,1883年2月2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P446)电的发明与应用无疑是先进生产力或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可惜,共产党不是电党或高压电输送党。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信息技术。可以说当今世界哪个国家不掌握信息技术,肯定生产落后。信息技术是先进生产力或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代表。可惜,共产党不是信息技术党。
 
至于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的方向,更是天方夜谈。“文化”是一个大概念,它应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总和。它应包含一个社会的生产、技术、教育、科学、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等的发展状况,也包括人际交往、婚嫁、娱乐、习尚等在内的诸多门类。一个连不识字的文盲都可吸收入党的共产党还要声言要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也太缺乏自自知之明了。
 
说到始终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建国以来的历史可为证,饿死三千多万人说明了什么。恕不赘述,当令文申说之。
 
二,习核心或习思想的理论短板
 
如上所述,所谓“‘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仅仅是背离常识的极为肤浅的贴金式的政治口号(注意,仅仅是口号!)。那为什么面对这政治口号我们的党的几代领导人又热烈地捧场,甘当一名脑残的粉絲呢?十七大胡锦涛沿袭之,十八大、十九大习近平又重蹈胡的足迹,上演如列宁所言:“真的,不仅荒唐的梦是事实,而且荒唐的哲学也是事实。”(《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P138,按:这儿的哲学是非思辩哲学,而是政治哲学。)一句胡诌的政治口号居然被抬高到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最新成果”。一方面虚化了“成果”的实质,另方面也虚化了中共奉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使人们非但雾里看花,简直是雾里思花、雾里梦花了。“成果”之外还说“三个代表”是“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借列宁评马赫主义者的话说:“请你听着,扯谎也得有一个限度呀!”(同上书P97).一句口号中竟然包含了“科学体系”,真把局内人与外人当傻子在忽悠。所谓“历史贡献”、所谓“十六大的灵魂”、所谓“马克思主义的最新成果”与“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等等,“这不是哲学,而是毫无关联的文字堆砌。”(同上书P79)
 
奇怪的是,这么一句非理性的政治口号,在中国党内外却集体失声——表现在媒体上却只见虚假的颂扬,却没有一个不晓事的孩童站出来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呀!原来是“媒体姓党”。
按雅科夫列夫的说法是:“意识有时胆怯,•••有时又被下意识的欣快感烟雾所笼罩,这里已没有理智和责任感存在的余地”(《雾霾——俄罗斯百年忧思录》P07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内部发行。)了。“鼓舞人心的良知进入地下状态或者逐渐干瘪”(同上书P549)。
 
虽然在著《之江新语》时,习近平是江泽民的下级,顺势拍拍“三个代表”恐怕也在情理之中。但十八大,在“六中全会”习已被拱为核心、习思想时还对“三个代表”念念有辞,十九大仍肯定之,这恐怕是习核心、习思想患了“白内瘴”吧——说得更确切些应该是“红内瘴”,这是中共理论盲所导致的不治之症。
 
三,理论加工
 
铸件一经加工就光鲜亮丽,土坯房一经加工(时髦的说法是装修)就变得堂皇富丽了。可见“加工”确实是一个重要环节。但共产党国家却黯熟这个行当,那就是政治加工。上世纪三十年代蒋介石对中央苏区施行围剿,又是围,又是追,又是堵,又是截。中共不得不四处逃生。逃生本来就没预先设定的目标,能逃到哪里算哪里。于是爬雪山,过草地,还有“英雄强度大渡河”(按:胡风当年被判刑,“流囚”成都,他也借此“英雄气概”了一回:“聊将此日高陞巷,当着当年大渡河”——《次韵阿度兄十二首之四》,阿度及聂绀弩。)。在亡命途中毛泽东忽见一小报有消息云:陕北有一股刘志丹武装,于是乎落脚陕北。毛估计这一流亡历程大概有二万五千里,一经“加工”却成了又是宣传队,又是播种机,又是宣言书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光辉不灭以至而今。“大跃进”搞浮夸加工之为“放卫星”,粗制滥造,美其名曰:多快好省。栽脏陷害无限上纲,一律概而括之为“阶级斗争”。文学作品反映出的“阶级斗争”更是五花八门,瞎编胡造,在韦君宜的《思痛录》中做了仔细的记述,这就是艺术“加工”。
 
又说,我们熟知的作弄了,光鲜了我们几代人的“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共和国的纲领”,若不是新新闻、旧新闻说讨债农民工如果不是爬上12层高楼准备往下跳,他们的问题就得不到关注的话,我们就始终对“为领导”“为基础”的宏观论会处在云雾之中(按:截至今日“为领导”“为基础”还在我们宪法第一条中)。但这谜底早在一百多年前恩格斯就说了:“对他们说来,工人阶级是原料,是一堆杂乱的东西,要使它成形,须经他们(按:指党领导者)的圣水吹拂。”(《所谓国际内部的分裂》,《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P45)
 
有一本吹捧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书叫《历史可以作证》(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6年3月第1版),作者以无中生有的“加工”伎俩把就那么几句口号式的东西抬高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新时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其内容博大精深、深刻、丰富,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科技、党建等各方面的内容”(该书P15)。评:真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事!
 
对“习思想”“习核心”,抬高者采用了如出一辙的手法。习近平几本著述都是他从政以来处理政务中的一些应酬、例行讲话••••••其实质与理论(思想)相距甚远。但一经“加工”炮制,它就堂而皇之地“理论”起来。北京一所大学经济系本科生就认为:“这些概念(按:指习思想)并不是客观制定出来的,就是说这些思想没有内在的逻辑。”网上介绍王沪宁时说,王就是“三个代表”“习思想”的推手。他把零星的理论片段通过配件组装的功夫打包而成,最后冠在最高领导的名下。《儒林外史》讲,当时所谓的“八股文”是在“代孔子说话”(即代圣贤立言),该书第十八回卫先生说:“长兄,你原不知文章是代圣贤立言”。殊不知这一传统刚好被改革开放后的写手们(也就是鲁迅先生所言的“帮闲”文人)接了过来。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说:“任何意识形态一经产生就同现在的观念材料相结合而发展起来,并对这些材料作进一步加工,不然就不是意识形态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P318)
 
我们这儿的“观念材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习思想”就是这样被加工包装出来的,而不是相反:“习思想”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这样那样。
 
四,“习思想”的粉饰
 
《南方周末》曾刊过一篇文章《许纪霖:最重要的是重建社会和伦理》,文中说王元化提倡:“有学术的思想和有思想的学术”。但纵观今日的颂习派(准确地说应该是饰习派或曰帮闲们)既无学术(因为在那些脂粉中既见不到逻辑推理也缺少概括综合)也没有思想(因为只有事与物的碎块,并没有飞跃、扬弃、提升)。如果一旦打碎这五光十色的七宝楼台就只剩下一堆瓦砾。
 
胡鞍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情研究院院长)说:“中国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领导人。”这谀辞很缺智慧。“很久没有出现过”仅仅是稀少,与价值还关联不上。邻国出了一位女总统,不但超出了“很久”而且是从来没有。但结果却是被判了几十年徒刑。
 
《人民日报》评论员: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一个博大精深的科学体系。评者冒用了“体系”之名,不知真的见过称得上“体系”的大家与否。例如:黑格尔作为一个哲学派别的顶峰,他著有《精神现象学》(1807年)、《逻辑学》(1812-1816年)、《哲学全书》,包括《逻辑》、《自然哲学》、《精神哲学》(1817年)、《法哲学》(1814年)、《历史哲学》(1836-1881年)、《艺术哲学》或曰《美学演讲录》(1836-1838年)、《哲学史演讲录》(1833-1836年)。这就算得上“博大精深”的“体系”。“习思想”能望其项背吗?
 
还是《人民日报》评论员:习近平时代党的组织路线精准地概括了新时代的组织建设的核心要义,深化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保证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顺利实现。不着边际,而且刚趴在百公尺跑道起点上就宣布已经创下了世界纪录。
 
十九大常委:“习思想”开创了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新境界、管党、治党的新境界••••••一束一束、一捆一捆的献给“习思想”的斑驳陆离的花,但仔细一瞧,却无色无香,塑料制品而已。流行歌曲有云:原来只是一朵塑料花。
 
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一八七八年版序言》补充中说“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着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P567)但我们的谀辞制造者美其名曰在大颂特颂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的领军者,却没有下一番研究功夫。.恩格斯当年指出:“1844年在德国‘有教养的’人们中间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的‘真正社会主义’(按:如果我们大胆地把它换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许对当今中国就再合适不过了)•••它以美文学的词句代替了科学的认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P314)不过面对谀辞的制造者说他们以“美文学的词句”云云恐怕抬高了他们。在《恶之花》的引言中有人说波德莱尔的革命观是“深刻真理的肤浅表达”,我们不妨说时下“习思想”的赞美者是以肤浅混乱在制造伪理。如此而已。
 
五,对“习思想”研究院一评
 
2018年1月5日清华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成立。1月23日北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揭牌。中国当局陆续批准了十余家研究院挂牌。更有甚者,陕西省社科网发布消息称:陕西省社科联经研究决定开展“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涉及17个选题方向。梁家河是习近平度过知青岁月生涯的处所。中国“学者”创造力、想象力,看来不说他们“超群”也办不到。恐怕一不留神就会有研究者发现:庆丰包子铺的深刻哲理(要知道这可是习近平吃过包子的地方啊!)。 
“习思想研究院”到底研究了些什么,挂的什么头,买的什么肉,我们不得而知,目前这是一个不容置喙的问题。不过已有学者指出这些“与时俱进”研究院应运而生并不是好兆头,它打破了高效完整而成形的学科设置,有损学术尊严。但,比起没有什么学术成果的政治投机者而言“尊严”又值几个钱?
 
文章结束时,我想起了马克思一句话:“一切时代,人民创造神话的幻想力都表现在发明‘伟人’上面。”(《福格特先生——十二附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4卷P253)
 
关键字: 杨十郎 习思想 短板
文章点击数: 29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