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2/2018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高考政审,文革回潮,舆论哗然

作者: 施 英

变态辣椒:政审才能考大学。

《重庆日报》周四报道,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发布消息,称政审材料是参加高考录取的必备材料,将反映在考生综合素质评价中,是高考录取时的重要参考依据,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还称,政审就是对考生的政治思想品德及现实表现进行审核。政审的结论分“合格”与“不合格”两类,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这项工作主要由考生所在的学校或单位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以及学习、工作等表现作出全面鉴定。如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属政审不合格。

重庆当局倒行逆施的做法遭到强烈反弹,被指文革死灰复燃。当局在压力下再三易口,先说“政审”二字是党报记者弄错,连党媒大佬胡锡进都难以置信之后,又说不是政审,而是“思想政治考核”,被人指愈描愈丑,就在这当口,一篇猛烈抨击这一荒谬事件的檄文在网上流传,文章题名“政审你大爷”! 作者署名红拂女。一上网,遭审查官秒删,然而,这篇奇文还在以各种形式在中国网络飞传……

一位微友发帖道:“这是进步还是倒退?四十年前,如果不是邓小平果断取消政审,估计当年的77级大学生中有1/4落选。记得在1978年2月底入学后一个多月,我们班又录入5人,那是中央领导以博大的人性悲悯让全国高校补招一批超龄老三届,他们中多有”成分不好“的地富右子弟,后来证明他们是最刻苦,成绩最好也最懂报答的一批家国栋梁。 校园入夜,77级自习室灯火通明,教授助教也纷纷自愿探望辅导,我听到多位老师感慨:学校十年都没这么亮了。”
有网民发帖说:“邪恶的政审,不知抹杀了多少有才华的中华儿女的青春生命和未来、被审掉的人、沒有前途、丧失未来、看不到希望、明明自己有着光辉的前程、确因为过不了政审关、被降为二等公民、人为的撕裂社会、制造社会矛盾、其实就是祸害国家,残害人民、就是犯罪!”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8日报道:重庆高考:考生须先接受政审

重庆市市教育考试院近期发布消息,要求参加明年高考的学生必须经过政治审查,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所谓的政审合格是指拥护四项基本原则。众多网民炮轰官方的新政策。当天下午,当地官员出面回应,指记者“写错字”。

重庆市2019年普通高考本周三及周四接受报名。《重庆日报》周四报道,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发布消息,称政审材料是参加高考录取的必备材料,将反映在考生综合素质评价中,是高考录取时的重要参考依据,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还称,政审就是对考生的政治思想品德及现实表现进行审核。政审的结论分“合格”与“不合格”两类,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这项工作主要由考生所在的学校或单位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以及学习、工作等表现作出全面鉴定。如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属政审不合格。

重庆某大学一位副教授本周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上述规定表明中国的教育制度,岂止是倒退:“我是1977年参加高考,那一年我父亲蒙冤坐牢,我自己被公安局拘留两个多月,我而且考上了大学。现在的规定,你说用倒退这个词,它还不能够说明。倒退回去还不如我当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所谓的政审,我弄不懂,我也不敢说”。

这位要求匿名的副教授说,孩子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接受的是洗脑教育。学校培养出来的已经是缺少独立思考的机器人:“现在的中学生经过十几年的洗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政治了。已经被洗得够愚蠢了,还要进行政审。其实这个借口不是审他本人,一定是审他的家庭,审他的父母亲。把那些不拥护不支持政府的人的子女,全部挡在大学门外,无非是这个目的”。

宪法赋予每人受教育权利

中国众多网民对当局提出的政审规定表示质疑并加以抨击。网民“虎301”留言称,受教育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中学生继续接受教育的权利应得到保障。另有网民“618465481”回复称:政审不合格就是道德品质低劣吗?不要混淆概念。有网民嘲讽道,不如推荐给工农兵子弟上大学,建议取消高考。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蒋亚林对本台表示,重庆出台的新政策,扼杀了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她感叹孩子出生在中国:“从1977年恢复高考开始,高考取消政审。但是今天我看了一下新的政审内容包括第一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四项基本原则其中就有坚持党的领导。另外,思想恶劣的不能参加高考。我觉得这个很恐怖啊,包括孩子受教育的权利都有可能被有心人所利用,什么叫思想恶劣?你得给一个范围,给一个标准吧”。

本周四下午,重庆教育考试院办公室就此做出公开回应,指记者“写错字”。考试院办公室主任罗胜奇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记者把这个理解错了,就出了一个‘政审’。

据报,考试院通过制定《重庆市普通高中毕业生综合素质评价报告》,对参加高考的学生进行政治审查,非普通高中毕业考生政审使用《重庆市普通高考学生综合信息表》。

另外,河北省各级检察院检察长被要求兼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澎湃新闻称,河北省各级检察院检察长、副检察长年底前须在本辖区确定至少一所中小学,担任其兼职法律副校长,每年至少在兼职学校一次,授课辅导一个小时。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9日报道:重庆再提“高考政审”为何牵动舆论敏感神经

 
中国在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实行了严厉的高考政审制度。图为1971年,北京大学正在上课的学生。

重庆将对高考考生实行“政审”、“不合格者将不能参加普通高校录取”的消息周四(11月8日)引发中国舆论哗然。

重庆教育考试院两度“灭火”,先称是记者“写错了”,随后就自身的“用词不规范”致歉,但这仍未平息民众质疑。有网友表示,重庆在高考中重提“政审”,很难不让人想到文革时“根正苗红”才能上大学的案例。

“政审”全称“政治审查”,主要指官方对个人政治态度、家庭环境与社会关系等进行审查。在毛泽东时代,通过严苛的政审是上大学的前提条件,邓小平主政后废除。

“政审”争议

11月6日,重庆党委机关报《重庆日报》发表题为《重庆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开始报名 政审材料是高考录取的重要参考依据》的报道。

报道引述重庆教育考试院的话称,政审材料是2019年高考(即大学统一招生考试)录取的必备材料,“将反映在考生综合素质评价中,是高考录取时的重要参考依据”,而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大学录取。

报道补充说,政审不合格主要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等情况。

该报道经中国多家主流媒体转发后在社交平台引发轩然大波,很多网友批评重提“政审”,是开“历史倒车”。

“什么是政审?难道政审不‘合格’的中学生就不能有上大学的权利?孔子说有教无类,宪法赋予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难道就可以被政审所剥夺?”一名微博网友说。

“没有经历过以前的事情,但是一看到这种消息我都觉得透不过气。”另一名网友评论道。

回应

据中国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重庆教育考试院办公室主任罗胜奇回应称,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他表示,所谓审查的正确全称是“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

对此,众多网友表示不能接受。《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发微博称,“今天是记者节,工作受到争议,还是别让记者背锅了吧。恳请中国记协关注一下此事,看看重庆日报的记者把‘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理解为政审,算不算‘写错了’。”

此外,还有网友找出了重庆教育考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重庆招考”在一周前发布的文章,其中明确有“政审怎样进行”的字眼。

11月9日凌晨,重庆教育考试院在官网发布声明致歉,表示将“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并不准确。“因我院发布的信息内容表达不规范、不准确,把关不严格,导致社会公众产生误解,谨致歉意。”

考试院还表示,2019年重庆高考针对考生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内容没有变化。

为何引发关注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认为,这次重庆讲的政审和文革的政审并非完全一致。

“过去的政审除了本人还要审查直系亲属,甚至旁系亲属都要纳入政审范围。有任何海外关系都会影响个人的前途。这次的‘政审’两字,主要是审查考生自己的政治态度等,”钱钢对BBC中文说。

中国在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实行了严厉的政审制度,并将其与大学录取进行挂钩。文革前,报考大学素有“先看政审结论,后看考试分数”的说法。出身地主富农家庭或家庭成员有“右派分子”,都会导致高考被降格或拒绝录取。

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大学开始按照“推荐制”招生,“家庭成分”几乎成为录取的唯一考量。

1977年8月,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决定恢复高考。他对高考政审连说三个“繁琐”,严苛的高考政审得以改变为根据分数择优录取。

钱钢表示,中国民众此次提到“政审”两字便谈虎色变,和整个社会大氛围的变化不无关系。

“包括此前的私营企业退场论等极左言论卷土重来,让大家的神经已高度紧张,所以碰到一个文革词汇便做出强烈的反应。”

教育学者熊丙奇则对BBC中文表示,此次事件应给教育部门敲响警钟,中国高等教育将进入普及化时代,不能还有精英化阶段的思路,而是要让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

“教育考试部门应该做的恰恰相反,应进一步取消不合理、不必要的限制条件,让最大多数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得到保障,”熊丙奇说。

▲美国之音(VOA)11月9日报道:重庆官方道歉,称“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是“政审”

中国重庆官方星期五说,有关大学考试要对考生政审的消息不准确,并为此道歉。

重庆市教育考试院11月9日凌晨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普通高校招生”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关信息的说明”。说明称:将普通高校招生要求中对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是不规范、不准确的。

 
重庆市教育考试院11月9日在其官网上发布说明

此外,声明还说,前一天11月8日下午, 该院工作人员在回答记者电话询问时,答复也是不准确的。这条简短的声明最后强调,重庆市普通高校招生对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内容及方式均无变化。

但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在声明并没有具体说明两者的区别是什么,为什么不能将之称为“政审”。两者都将结论分“合格”与“不合格”两类,根据中国教育部的规定,“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能被录取。

本星期二,官方的《重庆日报》报道说“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开始报名,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强烈反弹,被认为是中国在习近平统治下开倒车回到文革时代的又一最新例证。

此前,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办公室主任罗胜奇在接受官方的《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记者把这个理解错了,就出了一个‘政审’”。

实际上至少早在2014年,中国就将所谓的思想品德情况纳入招生录取中的德育考察范围。中国的教育部规定,考生所在学校或单位应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鉴定。所有的考生都必须填写“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对所谓政治“特别优秀”的省级优秀学生,可以保送上大学,免于参加高考。而对于不合格的,甚至无资格报考,更不能录取。

中国教育部官网上一篇浙江2016高考招生工作意见说,届生和未参加新课改的应届生需进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由考生所在单位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做出全面真实的鉴定,并且必须完整、准确地反映在《浙江省普通高校招生考生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中。

对于“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是不是“不规范、不准确”,是不是记者写错了,很多批评人士在星期五重庆教育考试院的这篇声明之前就已表示不能接受。 甚至一贯立场强硬的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星期四也发微博称,“今天是记者节,工作受到争议,还是别让记者背锅了吧。恳请中国记协关注一下此事,看看重庆日报的记者把‘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理解为政审,算不算‘写错了’。”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10日报道:“政审你大爷” 秒删删不除 奇文在疯传

习近平亲信陈敏尔担任市委书记的重庆市准备对报名高考的中学生政审,遭到强烈反弹,被指文革死灰复燃。当局在压力下再三易口,先说“政审”二字是党报记者弄错,连党媒大佬胡锡进都难以置信之后,又说不是政审,而是“思想政治考核”,被人指愈描愈丑,就在这当口,一篇猛烈抨击这一荒谬事件的檄文在网上流传,文章题名「政审你大爷」! 作者署名红拂女。一上网,遭审查官秒删,然而,这篇奇文还在以各种形式在中国网络飞传……

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日前报道,2019年高考,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高考。政审不合格事项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此举引发舆论强烈反弹。

红拂女于是写了「政审你大爷」,文章开头就很不凛:“这国很多政策荒语绝伦,但制定者为自己辩护起来总是振振有词,问题就在于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

作者反问:“高考报名要政审?”“大学是你家开的吗?这国绝大多数大学都是公立大学,公立大学,公立的意思是花纳税人的钱办教育。你们收税时从来不觉得我们道德品质恶劣,不要我们的肮脏钱,凭啥到了我们的孩子考大学的时候,就嫌弃我们的孩子道德品质恶劣,不让报名考大学了呢?”

文章回头质问,“道德品质恶劣是怎么界定的?”,“谁有资格来界定?”“制定这种规定的脑残,你们自己的道德品质过关了吗?”“申请信息公开,要求知道有没有签过放弃唐努乌梁海领土的条约,算道德品质恶劣吗?”

“这国有道德品质罪吗?有道德法庭吗?一边昭告天下要依法治国,一边私下里对纳税人的孩子进行道德审判,取消他们的高考报名资格,这事儿不荒谬吗?说一千道一万,只要我们的孩子没犯罪,凭啥取消孩子的高考报名资格,这事儿不荒谬吗?”

作者举例,“在美国,犯人都是可以接受教育的,部分表现好学业优秀的甚至可以申请联邦佩尔助学金接受大学教育”,“不仅美国,欧美国家都有类似的监狱教育系统”。

作者问当局制定“这种脑残规定的时候,查过宪法吗?问过纳税人答应不答应吗?”

“动不动就取消这个剥夺那个,这个收费那个涨价,不就是因为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吗?老以为老百姓的一切都是你们恩赐的,忘了你们的一切都是纳税人恩赐的。”

作者表示,“连五代十国的后蜀皇帝孟昶都知‘尔俸尔禄,民服民’”、“‘下民易虐,上天难欢’,那意思是当官的吃的是老百姓的饭,要知道感恩,欺负老百姓狠了,是要遭天打五雷劈的”。

重庆当局后来出面改口说他们的意思不是“政审”,作者批评“”重庆的官儿一看这事闹大了,出来否认说没政审这回事,‘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越抹越黑了。‘思想政治的考核’,这是在治思想罪吗?如果思想有罪,那全国人民都可以入罪,谁思想有问题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吗?“

文章最后指出:“以思想政治审核的名义剥夺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说穿了,就是把公民该有的权利当作奖赏与筹码来控制孩子脑子里想什么。孩子连思想的自由都没了,还会有创造力吗?难怪泱泱大国十四亿人口却造不好一个小小的芯片,造不好一个小小的圆珠笔尖……。”。

奇文面世,但凡审查官够得着,立即秒删,但是照旧在各种网络渠道飞传,微博呆不住了,传到微博,国内呆不住,传到中国禁止的推特,脸书,然后又以照相版,文字版复制等多种形式再反传中国大陆,妙传对秒删,就这样传来传去,一时形成网络奇观。

▲美国之音(VOA)11月11日报道:福建继重庆再推高考政审 网友檄文声讨爆红网络

华盛顿 —继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信主政的重庆近日宣布高考政审引起外界强烈反弹后,习近平的政治老巢福建也推出高考政审制度,明令反对宪法言行者不得参加考试。

福建教育考试院11月9日公布规定,要对高考考生进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对考生的政治态度和道德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列明“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言行或参加邪教组织,情节严重的”不得高考。

此前,重庆官媒重庆日报11月初发布高考需接受政审、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不能考试的消息后,舆论哗然,被批是文革死灰复燃。当局在压力下一再改口,先称是党报记者理解错了,后又说是”思想政治考核“。

不过,近日网上爆红一篇猛批重庆政审事件的檄文,题为《政审你大爷》。文章虽遭当局审查秒删,但仍以各种形式流传开来。

由网友“红拂女”所写的文章表示,“这国很多政策荒谬绝伦,但制定者为自己辩护起来总是振振有词,问题就在于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高考报名要政审?大学是你家开的吗?这国绝大多数大学都是公立大学,公立的意思是花纳税人的钱办教育。

文章质问,“你们收税时从来不觉得我们道德品质恶劣,不要我们的肮脏钱,凭啥到了我们的孩子考大学的时候,就嫌弃我们的孩子道德品质恶劣,不让报名考大学了呢?”“ 道德品质恶劣是怎么界定的?谁有资格来界定?”“制定这种规定的脑残,你们自己的道德品质过关了吗?”

文章继续控诉说,“这国有道德品质罪吗?有道德法庭吗?一边昭告天下要依法治国,一边私下里对纳税人的孩子进行道德审判,取消他们的高考报名资格,这事儿不荒谬吗?说一千道一万,只要我们的孩子没犯罪,凭啥取消孩子的高考报名资格,这事儿不荒谬吗?”

文章批评说,“你们制定这种脑残规定的时候,查过宪法吗?问过纳税人答应不答应吗” ,“动不动就取消这个剥夺那个,这个收费那个涨价,不就是因为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吗?老以为老百姓的一切都是你们恩赐的,忘了你们的一切都是纳税人恩赐的。”

文章继续表示,“连五代十国的后蜀皇帝孟昶都知‘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那意思是当官的吃的是老百姓的饭,要知道感恩,欺负老百姓狠了,是要遭天打五雷劈的。”

文章斥责道,“重庆的官儿一看这事闹大了,出来否认说没政审这回事,‘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越抹越黑了。‘思想政治的考核’,这是在治思想的罪吗?如果思想有罪,那全国人民都可以入罪,谁思想有问题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吗?”

文章强调,“以思想政治审核的名义剥夺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说穿了,就是把公民该有的权利当作奖赏与筹码来控制孩子脑子里想什么。孩子连思想的自由都没了,还会有创造力吗?难怪泱泱大国十四亿人口却造不好一个小小的晶元,造不好一个小小的圆珠笔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11日报道:高考报名的政审幽灵为何重降中国?

11月7日,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发布了2019年重庆市高考报名须知,其中高考报名须政审,政审不合格将不予报考的信息经由《重庆日报》披露后,全国舆论哗然。

不能不令人怀疑 中共教育部已被文革余孽控制,隔三差五就会从文革坟墓中扒出点东西,令其改头换面后粉墨登场。

一位微友发帖道:“这是进步还是倒退?四十年前,如果不是邓小平果断取消政审,估计当年的77级大学生中有1/4落选。记得在1978年2月底入学后一个多月,我们班又录入5人,那是中央领导以博大的人性悲悯让全国高校补招一批超龄老三届,他们中多有”成分不好“的地富右子弟,后来证明他们是最刻苦,成绩最好也最懂报答的一批家国栋梁。 校园入夜,77级自习室灯火通明,教授助教也纷纷自愿探望辅导,我听到多位老师感慨:学校十年都没这么亮了。”

著名律师陈有西发帖说:“政审,实际上是审父母和家庭关系背景。原来政审只限于公安,部队,安全等特殊类型院校,现在扩大到所有高中毕业高考生,这完全是倒行逆施,全国人民应站出来阻止。孔子春秋战国时代就讲”有教无类“,王公贵胄,平民百姓,狗仔弃儿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受教育权不是任命权,就业权,全国人民人人平等,重庆此举,先政审才能考大学,回到了阶级斗争为钢,无产阶级专政时代”

有网民发帖说:“邪恶的政审,不知抹杀了多少有才华的中华儿女的青春生命和未来、被审掉的人、沒有前途、丧失未来、看不到希望、明明自己有着光辉的前程、确因为过不了政审关、被降为二等公民、人为的撕裂社会、制造社会矛盾、其实就是祸害国家,残害人民、就是犯罪!”

一篇题为《政审的魔影为何重新降临中国》的网文这样写道:“ 政审是那个时代的特有程序,是所谓的纯洁组织的必要措施,是当权者统制老百姓的手段。 现在,重庆突然推出这个高考政审制度,我想无非有以下几个主要目的:一,让所有人不敢上访,没人上访,重庆的政绩考核成绩就好看;二,让所有敢于批评政府的人闭嘴,因为你批评了政府就可能被拘留,你被拘留过,你的孩子也就别想上大学了;三,避免某些具有自由思想和独立意识的青年进入大学,譬如被劝退的武汉某大学学生、被开除的山东某大学学生、因为要求信息公开引发巨大舆情目前没消息的北京某大学学生,这类学生如果进入大学,会给他们带来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四,产生震慑效应,净化校园环境,告诉某些在校大学生,不要以为你们已经进入了大学就没事儿了。 历史上的一张张”政审“表格,曾给太多的人带来了人生的灾难。现在,重庆又把这种发了霉的散发着臭气的东西捡起来,继续审查孩子的思想正确与否,并以此作为孩子是否根红苗正、政治”可靠“的依据, 他们这是在向人民传递什么信号?”

一篇题为《政审你大爷》的网文这样写道:“这国很多政策荒谬绝伦,但制定者为自己辩护起来总是振振有词,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高考报名要政审?大学是你家开的吗?绝大多数大学是公立学校,是花纳税人的钱办的。你收税时从来不觉得我们道德品质恶劣不要我们的脏钱,凭啥到我们孩子考大学时,就嫌弃我们孩子道德品质有问题,不让报考大学?再说这道德品质恶劣是怎么界定的,谁有资格来界定?这国有道德品质吗?有道德法庭吗?一边昭告天下要依法治国,一边私下对纳税人的孩子进行道德审判,取消他们的报考资格,这不是很荒唐吗?制定这种脑残规定的时候,查过宪法吗?问过纳税人答应不答应? 以思想政治审核的名义剥夺孩子受高等教育权,说白了就是把公民权利当作奖赏与恩赐来控制孩子的思想,孩子连思想都没有了,还会有创造力吗?难怪泱泱大国十四亿人口却造不出一个小小的芯片。”

一篇题为《宁要社会主义文盲,不要资产阶级博士 喜见“政审”归来》都网文,通篇用反讽都文笔写道:“1957年,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第一次提出”又红又专,听话出活“的口号,明确指出”红是正负号,专是绝对值“,把政治上不可靠、反动的学生招进大学,就是在养虎为患,就是在培养社会主义的掘墓人,就是阻绝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求学道路,就是自毁长城,自取灭亡。革命事业的领导阶级  我们穷人无产者一万个不答应!重庆先行一步,其他省市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11日报道:高考政审 习近平亲信陈敏尔被指中毒

习近平亲信陈敏尔治下的重庆又出奇招,近日该市党的机关报「重庆日报」报道,2019年高考,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高考。这一招立即引起大哗。有网民说,重庆天天在清除薄孙余毒,没想到,市委书记陈敏尔也中了毒。

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报道,政审不合格事项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

五七年反右时高考政审包括:出身地主富农资本家家庭的、家长被划为右派的、有海外关系的、社会关系复杂的学生基本上都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这些被列入黑名单的学生,即使考取“状元”,也注定名落孙山,这就是毛泽东时代残酷的现实。

教育要倒退?这一消息立即引起强烈反弹,被指是中国在习近平统治下开倒车回到文革时代的又一最新例证。更有网民指,“重庆天天都在清除薄孙余毒,这一次,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自己中毒了,中的是薄孙的毒,还是文革的毒,自己最清楚”。

文革结束后,中国1977年恢复高考,邓小平在1977年8月4日主持召开的“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基本上摈弃了政审。

重庆市此举倒行逆施的程度,甚至遭到官媒的讨伐,中国央视网刊文质疑政审会不会导致出现“各种举报、诬告等现象”。有网民甚至批评这是要回到从前的“查祖宗八代”的老路上去。有人呼吁,孔夫子几千年前就说过“有教无类”,不能剥夺任何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重庆市教育局遭到反弹后第一时间支支吾吾,慌称“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

这种归罪记者的解释很难服人,而且这一解释除了比较罗嗦冗长,倒是充分地包涵了“政审”的意思。连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都发微博挖苦“别让记者背黑锅吧”,“恳请中国记协关注一下此事,看看重庆日报的记者把‘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理解为政审,算不算‘写错了’”

在强烈反弹下,重庆市教育考试院11月9日凌晨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普通高校招生”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关信息的说明”。说明称:将普通高校招生要求中对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是不规范、不准确的。

为什么不规范,不准确?不管是“政审”也好,还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也好,两者都将结论分“合格”与“不合格”两类,根据官方规定,“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能被录取。

愈辩愈丑,很难说“政审”与“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多大区别。实际上,习近平掌权后的2014年,中国就将所谓的思想品德考察情况纳入招生录取中的德育考察范围。

这是考试前对所有报名考生的审查,很可能将一部分学生从此拒之于大学校门之外,还有人指出,这不过是“事前审查”,2017年中国高校就出现了“事后审查”:

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在题为「关于在毕业生中增加对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问题审核要求的通知」的一则通知,要求在学生毕业审查中,增加对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问题的审核。清华大学的在读学生,要想毕业,就得先过政治审查这一关。上述通知明确要求“加强教学环节中意识形态把关”,在毕业审查(含对学位论文、毕业设计和创作的审查)中增强对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问题审查。

▲美国之音(VOA)11月12日报道:中国官方文件显示政审久已有之且远不止重庆

中国一系列官方文件显示,中国至少早在十几年前就在高校招生时恢复了毛泽东时代的政审,而且不仅限于大学本科生招生。

翻查中国教育部官网,最早可以追溯到在2003年时中国政府就已规定,考生必须通过“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教育部在当年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规定考生必须建立电子档案,而该档案“是高等学校录取新生的主要依据。考生电子档案内容主要包括考生报名信息(含身份证号、思想政治品德考核鉴定或评语等”。

该通知还规定,“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主要是考核考生本人的现实表现”,“考生所在学校或单位(没有工作单位的考生由乡镇、街道办事处)应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并对其真实性负责”。

此后,中国教育部又在以后的多年里再次发出内容大致相同的通知。这些“红头文件”都大致规定,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参加邪教组织、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等等均属于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合格。而中国宪法基本原则的第一条是共产党领导。

此外,不仅大学本科录取如此,中国教育部网站上还可以发现有关研究生和博士生考生也必须过政审这一关。

在中国教育部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工作管理规定》中,思想政治素质被称为是“新生质量的重要工作环节”,对于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予录取。

根据中国教育部历年来的多次通知,每个研究生招生单位都必须在面试环节要求考生提供政治审查表,在复试的同时组织思想政治工作部门、招生工作部门、导师与考生面谈,直接了解考生思想政治情况,全面审查其政治思想情况。

在重庆官方的《重庆日报》本月初报道说高考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后,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各界的强烈反弹。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后来又称将普通高校招生要求中对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是不规范、不准确的。中国官媒目前的说法是,这是所谓的政务信息发布不够严谨。

但是在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发布平台网站“考研网”上可以搜寻、下载到几十家中国大学的《政审表》原件。这些原件大都包括“政审”二字。

其中一份湖北医药学院2019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章程说,“考生需在复试前提供《政审表》原件,思想政治素质和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予录取。”

中国网络上流行的标准政治评语包括:“一年来,本人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决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等等。写评语单位的范文语言则为:“XX同志在工作期间政治上积极向上,始终以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能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等。

除了升学高考外,中国的网上还可以搜寻到大量的教师,事业单位,公务员等等各种职业的招工政审表。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高考政审
文章点击数: 528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