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11/12/2018              

高新: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习近平曾陪母亲代父向王震负荆请罪

作者: 高新

文革时期的习近平。(Public Domain)
文革时期的习近平。(Public Domain)

关心中国政坛时势的人士大概都知道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一直是被中国大陆之“境外”媒体认为为共政坛上的“开明派”代表人物之一,对他褒扬的程度甚至不亚于对胡耀邦的溢美。特别是习近平上台践行一系列极左方针和路线政策之后,为批判和否定习近平的需要,习仲勋当年的所谓“一生反左” 更是被高度肯定。笔者本人数年前也曾经为文《习仲勋当年最坚决否定的正是习近平如今最积极确立的》,虽然该文内容是从习仲勋当年参与制定“八二宪法”期间多次讲过的反对“以党治国”,反对“人治”的角度出发,抨击习近平如今的倒行逆施,但如今看来,该文标题也许有“以偏概全”之嫌,因为习仲勋当年政治上得势的时候不但也曾经积极反右,如笔者在前不久的相关文章中介绍的那样,他也一度在当年的毛泽东的“反右阳谋”运动中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即使是他当年主持西北局工作时的反历史,日后居然也被他自己亲口否定。

在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王震当年主政新疆险死习仲勋之手?》中介绍过,2008年四月习近平在纪念王震百年冥诞时给王震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治疆”史以极高评价。他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他一手抓剿匪、土改和建党、建政,一手抓经济、社会、文化等事业的恢复与发展,为新疆的长期稳定和后来的全面发展创造了良好开端。”

如此全面肯定的高度评价出自习近平之口,大有代替自己的父亲习仲勋再次向王震郑重道谦的意思。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也已经介绍过,一说起中共政权的元首之父习仲勋“一生未整过人”的故事,连境外“敌对势力”的媒体都是赞许有嘉,殊不知中共党内对此也有人表示质疑,比如因为当年给王震当过秘书而官运亨通,日后曾官至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目前正在卖力地为诠释习近平的“两个互不否定”之“伟大理论建树”而努力工作着的李慎明(笔名王小石)就说过“习仲勋当年在新疆把王(震)老整得好惨”。

正如中国内地诸多网站甚至人民网都一度竞相转载过的党史文献《1952年王震遭批判后撤职离开新疆内幕揭秘》中所介绍的那样,习仲勋在中共建政之初对王震在新疆推行极左政策的彻底否定和强力批判,曾把王震气到吐血入院,险死还生之余居然感慨出“我现在才知道,周瑜为什么会被气死!”

当年习仲勋对王震的当面批判内容,有些还是在毛泽东和刘少奇等人也在会场的批判的教训内容包括:王震领导的新疆分局“‘左’的冒险急进的错误,是部分的,但是严重的,其中有些是惊人的。”“以王震为首的新疆分局,在将近三年来工作中,虽不是每一个时候都违反了中央、西北局的方针、政策,但是有些时候严重地违反了中央、西北局的方针、以王震同志为首的新疆分局犯的错误,特别是王震同志犯的错误,违反慎重稳进的方针,用向西北局斗争的方法,强迫西北局就范。他粗暴、强词夺理,企图把中央和西北局分开,说中央正确,西北局右倾,发展到无法无天,无中央之天、党纪之法。又说,王震在牧区工作上所犯的严重错误,是其一系列错误发展的总暴露。新疆有严重的民族问题而没有民族工作,有严重的宗教问题而没有宗教工作。“

如上这篇借为王震“平反“彻底否定了一把当年的习仲勋的党史文章中评论说:因为习仲勋当年对王震新疆工作的彻底否定,新疆省本已进行顺利的一场轰轰烈烈的经济建设高潮,顿时被一阵风暴吹散了。经过这一曲折,新疆的工作受到很大损失。至于这场风波在政治上所造成的严重损失,对于全省各级许多干部所造成的伤害,在职工思想上造成的混乱,则是无法以数字来估量的。

当时的王震险死回生,愤慨地说出“我现在才知道,周瑜为什么会被气死!”之后即被继续留在兰州,直到1953年3月由夫人王季青陪同转往北京医院治疗。

在北京继续住院四个月左右,毛泽东委派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到医院看望王震。杨尚昆从医院回到中南海向毛泽东汇报了王震的病情之后说:“看来王胡子还有点情绪。”毛泽东笑道:“岂止一点情绪,情绪大得很呵,怕是牢骚满腹的吧!一肚子气就是了。”

该党史文献“客观评论”说:王震为人豪迈,但“性格急躁、粗暴”(此处是王震原话),有时容易引起非议和反对。毛泽东是了解王震的,很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所以听到杨尚昆的汇报,便脱口说出“牢骚满腹”这样的话。

当时根据王震的病情,中央决定要他前往苏联治疗。王震先是表示不愿去----“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说:“我的命没有那么值钱”。杨尚昆劝他:“行了,再发牢骚就不好了。”王震这才同意出国治疗。临行前,毛泽东同王震谈话时,王震又提出想到朝鲜战场去抗美援朝。毛泽东对他说,你还需要好好休息,继续治病。现在决定要你到苏联去休息休息,先把病治好了再说。还说,你可以乘机作些考察。谈到新疆牧区改革中发生的问题时,毛泽东说,治党要严,治国要宽。你犯了错误,我和恩来有份。王震说,我不懂矛盾。毛泽东说,你懂,只是对各个侧面的矛盾看不清楚,处理矛盾时站在矛盾之中。领导者应该站在矛盾之上,要注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以及矛盾的各个侧面。作为一个领导人,你的性格不适宜在环境复杂矛盾多的地方工作。你不懂得站在矛盾之上,而是站在矛盾之中,常使自己陷于被动。

中共党内人士都知道习近平习惯引用的诸多“毛主席语录“之一就是”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而当年的毛泽东之所以也认为王震在主持新疆分局的”牧区民族工作“时”犯了错误,只是认为他在具体工作中不讲“策略“,所谓急躁冒进。

按照党史文献资料的记载,当年的王震把去苏联治病想象成伟大领袖毛主席对他的恩赐之后,高高兴兴地到苏联住院四个多月,回到北京于1953年11月再次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这一次毛泽东告诉他王震不应再回新疆工作原因,毛泽东说:你在新疆当分局书记、司令员,想把牧区改革和农村土改同时进行,从阶级斗争的观点来看,这一点没有错。反正农村要改嘛,牧区也要改。就新疆范围里头来讲,也许能够同时改革,同时都搞好,这种可能性也存在。两个改革搞完了以后,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你这个思想也没有错。可是你王震只看到新疆,没有看到全局。全局是什么呢?中央在全国的部署包括在少数民族地区的部署,是先实行土地改革,土地改革完成以后,第二步才实行牧区改革,这是中央统一的部署。目前我们没有经验不用说,如果你新疆突破中央的部署,不按中央部署,在搞土地改革的时候,同时就搞牧区的改革,这势必影响周围的省份。那个时候,达赖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新疆搞了,立刻就会影响西藏,它那里也有土地改革,同时也搞牧区改革,就妨碍我们争取达赖的工作;也要影响甘肃,甘肃也有牧区,也有藏族;也要影响宁夏,宁夏也有牧区。同样也要影响内蒙古。这样就打乱了中央的部署,使得中央被动,没法应付,所以不能说你没有错误。就是粗暴,不适宜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

如上党史文献内容证明,当时的毛泽东并不是认为新疆牧区不适用阶级斗争政策,不需要搞镇压,而是抱怨王震“急躁冒进“,没有用心去体会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缓兵之计“。

按照王震自己的回忆,他当时在接受了毛泽东的开导之后,对自己犯了“错误“ 是认帐的。1940年在延安,毛泽东曾对他的暴躁性格有过批评。当时毛泽东说:“王胡子哪,你现在不是小将,已经是名将了。你这粗暴的毛病应该改一改了,我等待你5年。”1965年1月13日,王震在农垦部党组会上发言时,回顾毛泽东1940年的批评和这次谈话,心情沉重地说:毛主席那时说到我暴躁,不民主,说等待我5年。但20多年了没有改。像我这样的人要放下一些历史的包袱,不要欠账。所以中央改变当时新疆的组织领导是正确的。

但是,就是王震本人当年不但认帐而且也已经表示了心服口服的那段党史公案,居然在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被中共党内文件认定了“冤假错案“并进行了所谓的”彻底平反“。

邓小平复出工作事实上已经剥夺了华国锋的中共最高领导权后不久,中共中央于 1979年3月17日发出专门文件“对于当年新疆省第二届党代会的问题作出纠正。文件中说:王震同志当年主持新疆工作期间,率领全疆各族军民,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党的民族政策,发扬党的优良传统作风,依靠久经考验的人民解放军,改造和团结起义部队,屯垦戍边,建设工业,节衣缩食,艰苦奋斗,对新疆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的巨大的贡献。一九五二年新疆省(由习仲勋主持的)第二届党代会对王震同志和新疆分局的批判是不符合实际的,中央当时撤销王震同志的新疆分局书记、军区政委及财委主任,是不公正的。

至今仍然在中国大陆境内的个别网站上还没有被“不存在”的文章《1952年王震遭批判后撤职离开新疆内幕揭秘》中介绍说:王震的心胸是宽广的。“文革”结束后仍然还在洛阳拖拉机厂劳动改造的习仲勋急于复出工作,想到了请请王震帮忙,让夫人齐心和女儿乔乔到北京找王震。有人对习仲勋说:“那时候你那样整他,现在他理你呀?”习仲勋说:“你们不了解他,他要不管,就不是王震。”在王震等人的帮助下,习仲勋复出,出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在广东省干部会议上说,我反过王震同志,反对错了,他不计前嫌,赤诚待人。以后王震到广东去,习仲勋和他见面时还不无歉疚地说:“过去整你整错了。”王震大度地说:“已经解决的问题,不用再提它了。”

而笔者过去所得到的对这段历史的回顾内容是: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几乎是与当时还在被软禁的邓小平给华国锋写信称赞他是“英明领袖“的同时,人在洛阳的习仲勋也至信“敬爱的华主席和党中央”,请求“为人民多做一些工作”。信末署名为“一个仍未恢复组织生活的毛主席的党员习仲勋”。

眼见给华主席的致敬信久久没有回音,齐心在当时还在清华大学继续他“工农兵学员”生活的习近平和女儿习乔乔的陪同下开始了在北京“上访”。首先见到了当时刚刚出任中组部长的胡耀邦,正是胡耀邦暗示了由王震出面才容易在邓小平处打通关结。继而齐心又率领习近平和习乔乔带着习仲勋道歉并求情的亲笔信成功求见王震,无比诚恳地表达了一番对当年在新疆问题上“错整王震同志”愧疚甚至是悔罪之情,王震虽然在齐心和子女面前表现了一付“大人不见小人怪”样子,但背后却坚决要求习仲勋还他以“公正”,并把习仲勋的亲笔信转交邓小平。

既然已经有了当年“错整王震同志”的第一责任人习仲勋“诚恳表态”,邓小平随即下令发文“为王震同志彻底平反“。推翻当年习仲勋代表西北局强加在王震头上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

为王震彻底平反的文件下发的当月,习仲勋被邓小平恩准了一个全国政协常委的虚衔并被通知“恢复党组织生活”。至于习仲勋在政治上被正式宣布平反,都已经是1979年8月份的事情了。 
关键字: 王震
文章点击数: 27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