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1/14/2018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恶势力对我的疯狂

—— 李春城关进秦城了,我这成都良民还在饱受他余毒之害

作者: 吴胜理

 『来稿照登,文责自负。』
 
我叫吴胜理,身份证号(510102194512010672),今年74岁,长期从亊民间科研创新治动,在当前打黑除恶运动中,我被黑恶势力遭毁家灭产的侵夺,在求告无门,控告不理,还在黑恶势力以绑架、私刑残暴中,声称可随意搞死我全家,如此无法无天,在成都历史中没有,在黑社会黑手党横行的国度也鲜见。
 
这数十年,我家几代所住成都市九眼桥太平巷30号私房,九年前,自称获巿委书记李春城特批的成都诚信投资公司老板胡建勇,率数十暴徒,乘2010年春节深夜,在没有任何国家工作人员在场时,从床上拽起我,并推出门,扬言:“谁阻档他们拆房,就打死谁!"”,在一片哭求声中,他们用挖掘机、推土机瞬即推倒铲平与我们毗邻共三家私房,家具被毁、财物洗劫一空,从此我们无家可归。成了黑恶势力勾结官府制造的难民。
 
令人奇怪的是,乡村在讲脱贫,城巿在疯狂造贫,乡村在脱贫中,有甘肃农村贫妇杨改英一家5口自杀,成都巿在造贫中,却有不只我一家成流民难民。
 
    只因房地产老板胡建勇,看上我家在锦江河畔,是著名的酒吧、水吧一条街,他用暴力威胁利诱欺骗赶走一些住户,最后剩下的我们三家,便雇用黑社会歹徒常来骚扰、威胁,断水、断电,甚至用挖掘机深挖墙角灌水淹房,使其半坍塌,还雇用凉山少数民族,把我们多人还被打成轻伤与重伤。我的肋骨被打断3疋,指骨也打断。
 
  九年了,我们未获一分钱赔偿,蹲桥洞、睡街沿,常以泪洗面,在痛苦中煎熬,女人被拖成癌症。这种践踏法律,圈地抢夺民财,不受惩处,在成都,只有那无法无天的文革,才有过,难道,红卫兵的霸道,转移到警察,还要魂附暴发的房地产老板来肆虐逞威吗?
 
   我这寃案背后,藏着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腐败案。我们3家这7亩黄金地块,实是被武侯区政府以超低价一千多万元卖给了“诚信集团",该公司副总蒲勇扬言说“老子们私人都抱了8000万打点才搞定,你们去死吧!”,果然我到武侯区房管局告状,局长说:“这是春城书记(李春城)特批项目,没有错!随便你去告好了!”。这房管局在2013年7月15日的《答复意见书》中,更谎称我“一直领返迁费......(九年来至今我未得过分文):并说“诚信集团先行拆除.....该局甚至多次教唆“诚信"否认强拆,可见胡建勇与武侯房管局勾结有多深!
 
即使派出所、街道办认定强拆违法,说了点公正的话,老板胡建勇一伙竟敢当着派出所所长的面,殴打街办雷主任,可见,贪官李春城关在秦城监獄,他的遗毒还在成都延续与作祟。
      
011年武侯区政府某官员为配合胡建勇开工,泡制出台“成武府[2011]135号文件"谎称:“本宗地红线范围内,已拆迁、补赔偿完毕,现已具备挂牌出让条件.....刻意隐暪一年多前“强拆”未补赔偿、也未挂过牌就允许胡建勇强占民宅这一事实,帮胡建勇补齐手绩、掩盖违法犯罪黑社会“强拆”,伪造了合法的拆迁安置,混淆视听。
 
    他们开工,需收齐上缴拆迁户的《房产证》。2012 年一天深夜,老板胡建勇雇的四个凉山来的黑社会成员,将我绑架到龙泉区百合镇荒郊僻野毒打,我的肋骨,手臂均被打断,强迫我交出《房产证》,否则,把我扔进搅拌机的混凝土中,埋入地下,逼得我谎称《房产证》在强拆中被毁丢失,才逃过一劫。
 
   于是,他们还凭有钱能使鬼推磨,买通市房管局产权监理处主任,档案科科长,局长助理王京,说我死于地震、房子己倒塌、《产权证》灭失,注销了我房子的档案。从2013至2015年,我已是房灭失、无房产档案记录的“死人”。直到李春城倒台后,我又持身份证、《房产证》到市房管局上访讨说法,当着李勇副局长等领导的面,王京还不承认我活者,说:“人灭失、户口灭失,房屋灭失,《房产证》当然也可以灭失注销!”, 我据理力争!在铁的事实面前,他们才假意恢复了我的《房产证》档案,但将原“砖木结构”改变为“简易结构”了(按规定简易结构不得领、换新证〉不给换证。此时,老板胡建勇的高档会所及娱乐场馆已经建好。标价22个亿对外出售。至今我的身份证、房产证原件都保存完好.原址却变成诚信集团私人会所。
   
我于2018年8月17日再次到武侯房管局投诉,他们继续出具官方文件驳回,上百次重复谎言声称我“是自愿主动将《房产证》和房子交给他们强拆的",难道世上有这样的傻瓜? 
 
     我这古稀老人,妻子身患癌症,无钱救治。九年米我们未签任何协议,未得分文赔偿。私人楼房被人擅自暴力强拆,数百次到市房管局、国土局、规划局、城建局等部门投诉,均无结果,现在,在打黒除悪运动中,胡建勇这伙黑社会份子,仗恃李春城的红招牌,给他们黑恶势力欺圧良民以保护伞。李春城下獄了,李春城的余毒.仍压迫着我家在诺大国家,竟无容身之地,难道,要让我家也学非洲难民,不顾蹈海去欧洲避难吗?若我们还受关在獄中李春城之害,能证明成都李春城的余毒已肃,若房地产老板胡建勇这些无法无天夺产害命不被法办,能证明成都的打黑除恶是真打真除吗?
 
控诉人:吴胜理  电话:13348989986 
关键字: 吴胜理 强拆
文章点击数: 39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