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11/21/2018              

王丹:言论自由比金马奖重要

作者: 王丹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今年金马最佳纪录片,导演傅榆领奖致词引发对岸反弹。(七日印象电影公司提供)
《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今年金马最佳纪录片,导演傅榆领奖致词引发对岸反弹。(七日印象电影公司提供)
前不久的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最佳纪录片导演傅榆的一席支持台湾独立的讲话,在海峡两岸都激起了巨大的舆论波澜。中国网友一面倒辱骂傅榆,这是不难想像的,毕竟其它的声音根本不可能有所表达,也不会被外界看到。但是,就是在台湾社会内部,也有很多不同意见。

例如有人指责傅榆,说她的发言破坏了金马奖,说以后金马奖恐怕办不成了;说她不应当因为自己的政治破坏了艺术,应当让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还有人说言论自由不代表可以在这样的场合说不适宜的话,等等。以上论点,我觉得都非常荒谬。

首先,我认为我们没必要围绕傅榆的观点讨论,因为她的观点,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统独议题本身,不应当是这次事件的关注焦点,否则就转移了真正的焦点。而真正的焦点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一定誓死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这,不就是言论自由的宗旨吗?如果你承认这一点,那么我要问的问题就是:到底是金马奖重要,还是言论自由重要?我想,任何有基本的民主理念的人都应当知道,两者之间,当然应当是言论自由重要。如果中共真的因为傅榆的这番讲话就抵制金马奖,那是中共对言论自由的侵犯。我们应当谴责的是中共,怎么会是行使自己言论自由权利的傅榆呢?其实,连国台办都出面表示,“抵制下一届金马奖”是假新闻,我不知道那些中国的愤青们到底在激动什么?如果中国网民觉得气愤,应当去抗议中共的国台办才对。

其次,说傅榆在金马奖颁奖典礼那样的场合讲政治性的话,是不适宜的行为,这也是很没有道理的。且不说在好莱坞各类颁奖典礼上,经常有演员借获奖感言的机会,对于社会政治问题发表看法,并没有人指责他们“不合时宜”;就算我们不跟好莱坞比,大家也应当想想,什么叫做“不合时宜”?这个“时宜”的标准在哪里?是谁制定的?为何要有这样的标准?言论自由的重要涵义,就是允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表达,中国大陆的演员和导演可以主张两岸统一,为什么台湾的演员和导演就不可以发表他们的看法,发表了就是“不合时宜”?两岸之间是统一还是独立,那不是今天我们能够决定的事情,但是不管两岸的未来如何,彼此的尊重才是两岸和谐的基础。中共曾经欢迎主张台独的民进党的前党主席谢长廷访问中国大陆,并派出高级官员与他会面讨论,代之以宾客之礼,这些辱骂傅榆的中国网民敢对中共这样的作法,说半个“不”字吗?可见,他们的所谓民族情感,根本就是假的。

至于所谓的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这样的说法,就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了。且不说很多艺术作品表达的就是政治,很多政治理念也是借助艺术形式给予彰显,从来就不可能把艺术和政治完全分开;问题在于,最经常让政治介入艺术的,难道不是中国共产党吗?艺术要为政治服务,这可是中共文艺政策的核心主张。我还是那句话,那些指责傅榆的发言是让政治介入了艺术的人,有一个敢去指责中共的文艺政策的吗?不要说一个,半个都没有!这些人的虚伪,由此可见一斑。

当大家把傅榆讲话风波上升到统独议题并为此面红耳赤的时候,我要提醒大家一句,其实,更重要的,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关键字: 言论自由
文章点击数: 12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