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5/2018              

曾伯炎:给改革40年毛病把一次脉

作者: 曾伯炎

今年,攺革开放40年。说改革已死或改革还活着的,甚至称前30年与后30年都伟光正,不能否定,乃至“十年浩劫”叶剑英说死了两千万、祸害1亿人,攺说是“艰辛探索”了的。而且文革的某些烂事恶行,再死灰复燃的这些人,当下,他们也在高喊“将攺革进行到底”在庆祝改革40周年了。这傒侥与吊诡的现象说明:改革与开放,确已变性变质,它正被欺世盗名者利用来做反改革的掩护与伪装,玩打着改革旗帜反改革矣。

改革新舞台仍演的一出出老戏

“改革”,已同当年“维新”呀!“革命”呀!“民主”呀!陷入同样的命运。被反维新、抗革命与假民主利用一样,那些留着鞭子者也称维新人物,唱着“东方红,太阳升”的,也充革命者,宣场“定于一尊”独裁者,还称他是民主派,改革,只被亵渎篡攺为空洞漂亮的口号而己!

因此,这改革,又重复了这百年中国政治舞台上的老角色与旧戏文,现代观众岂不在网上惊呼:又出“秦二”,又出“袁二”了,两千年前的胡亥与百年前袁克定出台,还可能唱改革的新戏是新角色吗?

改革,不就是改错么?不准说错误不准涉弊政,甚至,历史错误,也不准说,要说他统治一切都伟光正,就不存在攺错了,还改革什么呢。

改革,就是松绑,例如:将农民从公社农奴恢复为农民,凭身份招生改为以分数考核的智力招生,骂知识份子“臭老九”,变“香老九”。消灭的商品与巿场与民营私有经济,再恢复与扩张,而且,精神也松绑。不再8亿人只看8个样版戏读一本小说《艳阳天》和念一本《语录》作圣经,而是如习核心称的那样,不是只读文艺复兴以来名著的目录,而是真正阅读与思考其内容,从开放孟德斯鳩到哈维尔的阅读,不是秦晖、张诒和的书也不准上架,才像思想是改革开放呀。

若又听到讲:“端我的碗,还砸我的锅”这种话,就不像改革话,好像回到公社农奴主骂农奴社员的口气了。就是那些农民工,谁不是吃自已血汗的饭?饭碗都是自已挣的呀!再听到“五不讲”“七不准”地禁言,且禁网禁出网上长城与网警,还讲“定于一尊”一切回归一元化,由一人拍板有人一言九鼎,而且一人垄断媒体天天头条头版,这还像改革吗?好像在倒退回文革,尤其取销任期制,也称改革,却是鲜明地复辟了,比历史上力主维新的光绪皇帝,也不及了,中国,还能说是什么改革在进行时吗?

去翻开改革的历史,呈现在世界与中国面前的真实亊实是:真心要改革的胡耀邦,被气死,矢志要改革的赵紫阳,苦心孤诣还温和地从党政分开着手,也被囚死。当年睁开眼看历史,放开眼看世界,觉悟了的大学生们,却被在天安门杀死。没杀死的囚在牢里,如王丹、王军涛与魏京生等,拿去交換最恵国利益,均被驱逐流放海外。于是,中囯这改革的导演与角色,这20多年,尽由反改革与奢戮改革者在剽窃与装扮,就像当年勾结日本的称他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以便盗窃抗日胜利果一样,改革的好名声与成果,也正被反改革者窃取与利用矣!仍是旧戏新续呢。改革该夸耀,还是应挽悼呢?

若改革是根除弊政的病根,根在专制,不治病根而是做大做强专制,还可称改革辉煌与成功吗?

当年,毛泽东把他专制定于一尊,即党天下变成个人专权时,专政专到彭真、陆定一与彭大将军与习仲勋等重臣,他们没囚死,从秦城监獄出来的,深刻体悟到中国这无法无天与民粹乱象,只有用民主与法制这两剂药,才能治疗。可是,邓小平仍迷信暴力治国,加上他对前30年的毛病,因全部与他有关有责,便对毛病采取敷衍姑息方法,闹到今天,旧病加新病已形成孙立平教授委婉评说的:国家丧失了方向感,精英丧失安全感,民众丧失希望感。而真实却是:回到打倒四人帮前的混乱与危机,那时是俄国人的百万军队圧境加外科手术的核打击,威胁着老毛,今天,是美国人的贸易战与组织的民主阵线对中共专制的大包围,世界已认识到这专制极权,较纳粹与中东的SI更危险与凶脸,已形成世界的警惕与攻防。难道此非中南海面对的局面吗?

再考察一下他们吹噓的中国模式、中国智慧,一靣是专制进入世界巿场巧取豪夺,另一面不过是剪裁的曾国藩李鴻章张之洞的洋务运动,那也类似邓小平的只改经济不改制度,那“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翻译成共朝弘扬的,不仍然是同一种理念,岂非专制为体,巿场为用。慈禧坚持的祖宗之法不可变,岂非今日专制之病不能除同样顽固吗?

这就是中共改革,不仅不去触动他罪恶的专制制度,总绕着专制恶制去玩非根本的改革花招,当前他煞有介亊的反腐,却不改产生腐败的专制制度,被有识者形容:不过是守着毛坑打苍蝇而已!他们这专制臭毛坑不改不除,便永是蛹蛆的繁殖所,而今日反贪腐已被民谣嘲笑为:“贪官反贪官,此亊真新鲜。前者获清誉,后者蹲大监。”反贪者巳非只是得名誉,而是用此集实权捞实利,岂不说明:改革回避了罪源恶源的专制制度,不仅改革红利被权力集团捞走,增长的GDP,还成了扩张世界霸权的后盾,这种卫护专制制度的反贪叫改革,既非民众之福,眼前北大、人大支援深圳佳士企业成立工会的学生遭失踪向国内证明:做大做强了的专制的霸气。而非洲人与亚洲马哈蒂尔总统批判中国实行新殖民主义,也警示这中共专制的凌人盛气!那么,这40年的改革开放,竟然是中国专制的霸权与人肉宴席,既扩大于国内,且扩张于国外,已有识者认为:二战前纳粹宣扬其后发优势,又在中国重现矣!还敢掉以轻心吗?

当年,老毛文革处此内外交困时,不得不请尼克松进他书房去摆脱孤立,现在小习,也不得不打电话给特朗普,说他的底线是:允许选择自已的中国道路,也就是求饶不颠覆他专制制度,仍然坚持不改专制,似乎要与其腐恶专制共存亡了。因此,中国人将看到中共如明代特务治国之亡,或斯大林暴力加洗脑之灭,在此网络智能时代,灭亡与解体,更加速度矣!

东方红魔变身妖术已变不走了

中共的极权专制,从来,就是披着各种流行时髦名辞做的旗帜,欺世盗名成功后,便亮出他的底牌专制来,获得势力扩张后,又会換新的旗帜,继续其专制独裁的再上台阶,他这种变色龙式的适应性,超越了他的老板斯大林共党〔称斯大林老板是毛泽东在延安的习惯,如七大前称张闻天明君一样〕历史告诉人们:老毛在江西与井岗,就打过苏维埃旗帜,掩盖他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盗匪行为。走投无路山穷水尽时,又打抗日旗帜偏安陕北去坐大,掩盖其联日反蒋实反对抗日的卖国丑恶。同时,又打民主旗帜,哄骗钟情民主的青年与知识份子,骗得助其打下江山后,便抛弃民主,也抛弃国名上的“共和”,亮出其专制的底牌。以后用运动从灭地主、资本家到同夥的刘少奇、林彪等,要达到的是不穿皇袍穿他认为的马克思洋装的秦始皇。其实,他死后,审四人帮,未必不是审他?审柬共波尔布特等反人类罪,何尝不是审他这教父。这就是老红色妖魔的下场。

不应称二代应称同代的魔怪邓小平,89,64后他南巡有句名言是:“谁不改革,谁下台!”奇怪了!两个真心要改革的胡赵,被他违反党章赶下台,甚至天安门绝食铭攺革之志的学生,他也毫不手软血洗天安门,尸横长安街。但改革开放,已是文革后全民共识,“改革设计师“这头衔已被他抢戴头上。于是,他重举改革旗帜,既掩饰他血腥罪行,也淡化他垂帘听政的恶制与恶行。邓既夺了19000多学生青春生命。〔此数字由BBC公布英国调查数字〕还使彭真、陆定一播下刚生芽的民主、法治的种子一并夭折。但邓小平也不敢用这靣改革旗帜掩盖他的尸体,预感到历史的清算,尸灰只好抛向大海,难道岂非制造赤色恐怖者,也造出恐怖自已的后果吗?不知后之专制者,能汲取此教训否?

如果,改革旗帜,掩盖了江胡两朝拜金主义的贪腐,那么,习朝以反腐去达到定于一尊的专制极权,由今年修宪取销任期制,便司马昭之心一一路人皆知了。而且大洋彼岸中南海认为的儍老美,也醒悟:前高级国策顾问班农,已用“制度型黑手党体制”给中共定性了。

现在,对国内还扬攺革旗幡,对国外扬“人类命运共同体”谎言,而当今的网络信息时代,是一个公开化与透明化时代,无论检些攺革残片拚凑出些改革旗帜与口号,既难迷惑囯外对手,也难再欺骗国內民众,专制这病根不除,已难有任何好名辞与烂旗幡掩饰其腐恶与罪恶了。而他们抓住违一救命的GDP稻草,不正下滑得中南海忧心怂怂吗?

作者:  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改革40年
文章点击数: 208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