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2/7/2018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作者: 毕康

红色极权时代的歌剧《白毛女》无非要通过着意渲染所谓的“阶级仇恨”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在这那个极端的荒诞年代,扮演红色娘子军的芭蕾舞演员们身着曲线毕露的军服、露着玉腿的短裤及肉色长袜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不知是刻画当年的战斗场景,还是通过这样性感的舞姿勾起舞台下所谓的“首长”们的肉欲?

红色极权文化脱离了艺术的初衷,成为党刻意宣传的工具,在那个只有八部样板戏的极端年代,通过这样高强度的洗脑,告诫人们:不要沾染所谓的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生活习气,防止统治阶级混入阶级异己,避免所谓的“资本主义复辟: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从而达到所谓的“反修、防修”、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目的。而作为那场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献祭的不仅是“阶级异己”,而且,随着极权主义运动的深入,当红色造反派威胁到最高领袖及统治者的安危时,这些从小浸染集体主义意识、红色极权文化的造反派们随即也成为牺牲品。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后,“文革”最终以笑到最后的官僚阶层的胜利收场。

在后极权时代,当年党的宣传机器极力渲染仇恨、昭示所谓“旧社会”苦难的红色艺术剧目,摇身一变,成为达官贵人、生活无虞者的荒淫无度生活及茶余饭后感官享受的艺术品,刻意描画“旧社会”所谓无产阶级阶级苦难的《白毛女》也可以被当作艺术欣赏。当小提琴手再次温婉地演绎《白毛女》时,高高在上的权贵及特权阶层对这样的极权时代反压迫的红色宣传品无需做一提防,因为,其中描画压迫的元素已被再创作者及演绎者过滤殆尽了,剩下的仅仅是泛化的娱乐元素。

目下,艺术脱离了现实场景,已经沦为成为一幕幕“娱民”、愚民的狂欢和闹剧,异化成思想和精神上的麻醉剂。

而这,不仅仅是一个新的悲剧的登场。
关键字: 金陵毕康 白毛女
文章点击数: 1261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