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本文原載《蘋果日報》 】  时间: 12/7/2018              

梁慕嫻: 我看「陳凱欣」、「馮檢基」現象 (完整版 )

作者: 梁慕嫻

香港九龍西補選,民主派敗陣了。
 
首先,我要感激李卓人的承擔和勇氣,他四十多年來為民主運動所作的貢獻令我無限感動。
 
但是,無論選舉工程如何周詳,無論知名領袖如何站台,民主派己經挽不回選民的心了,這是一個非常沉痛的現實。許多人從各種角度作出總結、反思,尋找失敗的原因。我認為有兩個現象值得深思。
 
先說說那個陳凱欣,一個沒有知名度,沒有政黨背景的政治素人,像在石縫中爆出來的年輕女士,為甚麼一下子就勝選?鍾劍華有一說法:「中共在香港不同的界別,包括政府內部、各種專業組織、基層團體、學術文化圈子、民主派組織、學生組織等等,肯定都己經安插了不少人。中共長期運用的一套鬥爭及組織策略,就是單線領導,也有『養兵千日,用在一朝』的長遠部署。」是的,這也就是我要說的話。
 
中共地下黨有「隱蔽精幹,積蓄力量,長期埋伏,以待時機」的建黨方針。他們秘密發展了的地下黨員,隱蔽黨員真面目,埋伏在各種機構行業之中,等待黨徵召和使用,才有浮出地面的時機。說到埋伏,沒有比曾昭科的埋伏更讓人驚嘆了,他竟然可以瞞着港英政府,埋伏到成為香港警隊助理警司。可惜他沒有等到黨徵召的時機,便為港英政府所緝拿而被遞解出境。我認為他己經在警察部隊中埋下了火種。
 
另一個例子是毛鈞年,1961年他在香港大學畢業後埋伏在循導中學做教師。之後中國改革開放, 中共急切用人,尤其需要高級知識份子。毛鈞年終於等到黨的徵召而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及香港基本法咨詢委員會秘書長的時機。這個政治素人原來是「大左仔」,把大家嚇了一跳。有一位香港法官說,在循導中學讀書時受他的思想影響至深,成為愛國法官。
 
那些長期埋伏的政治素人突然出來有所動作,是因為有黨的命令。像林瑞麟埋伏在政府部門中,突然拼力硬銷遞補機制一樣,陳凱欣突然出來參選也是接到命令。她最初不肯承認是建制派,後又不得不承認,最終親共知名人士全部出來為她站台。李慧琼假惺惺地說:「民建聯隨時歡迎陳凱欣加入」。他們心中既知她是自己人,又要與她保持距離的表演,是一齣荒謬的把戲。不能排除陳凱欣就是長期埋伏而幸運地得到徵召的人。
 
再說那個馮檢基,他宣佈參選九龍西補選時,我就想起,誰養着馮檢基的「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他的「民協」於1992年獲葉國華以「友情價」出租油麻地新光商業大厦的單位作總部,一直沿用至今。記者問馮檢基葉國華的背景,他初時說,認識葉時不知他是否共產黨員。記者再提到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他索性回說:「梁慕嫻作為一個共產黨員寫的書,我不會信」。這真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朝」呀!
 
本人在拙著中曾把地下黨員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實證地下黨員,第二類是推算地下黨員,第三類是行為及思想實質地下黨員」。葉國華不是『疑似』地下黨員,是第一類,經過實證,我是證人。 1963年開始,我和葉國華均是在「港澳工委」之下教育戰線的灰線的「學友社系統」的三人領導小組屬下一起工作的共產黨員。他的直接領導人是盧壽祥。己經過身的宋樹材在口述回憶錄中也己證實,許多現正生活在香港和國外,當年被他發展成為黨員的,都可作證。如此鐵一般的證據,馮檢基不相信。我想,一個人自甘墮落,由人變成鬼的過程,大概就是如此。我唯一不解的是,一個獲得共產黨員長期資助的政黨,為甚麼能被民主派承認為民主派的一員?
 
正當中共來勢汹汹,一口一口地吞噬着民主派的時候,若有人問我怎麼辦,我還是那一句,先從組織着手,民主派要從組織上清理及重組。許多評論員對着空氣向民主派發話,建議要有論述,要定出方向,要這樣那樣。但民主派是誰?就是一堆守着自己地盤的人士,誰來回應?其實民主派只是一個空洞的名詞,沒有負責人,不是承擔責任的組織。現在需要一位或幾位有承擔,有勇氣的人士出來,集合全港有理想,有操守,追求民主的人士,發起組建「民主大聯盟」,作為代表全港民主派的組織。這個組織經民主程序產生公認的民運領袖,帶領大家總結反思達成共識,然後才能定出方向和行動。這是一場背水之戰。
 
如果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整合民主派,繼續一盤散沙下去,最終為中共所滅是必然的結果,徒令支持者傷心欲絕!
 
2018年12月5日
关键字: 梁慕嫻 民主派 李卓人
文章点击数: 142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