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原载“对华援助新闻网” 】  时间: 12/17/2018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 评王怡牧师的声明

作者: 刘同苏

 
(The Absolute Transcendence of Faithful Disobedience
-----On Rev. Wangyi’s Statement)

刘同苏

自北京锡安教会被政府取缔以后,绝大多数关注家庭教会者都提心吊胆地等待着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作为第二只靴子落下。2018年12月9日夜晚,对秋雨圣约教会的逼迫到来之时,先行的预计并没有减少对我们心灵撞击的轰鸣。二天之后,秋雨圣约教会发布了王怡牧师在拘捕前就写好的声明。在这个以个人名义发表的声明里面,王怡牧师声明了:在目前全国性的专制压制面前,中国家庭教会所采取的独特的殉道态度。以往,为了回应教会内外对于“圣俗两分”的误解,我们比较多地强调了教会的社会责任,指明了基督教的社会关怀与某些社会文化更新运动的外在同行之处。不过,作为“道成肉身”的信仰,即使其对世界的更新在外在实体(肉身)方面与社会文化更新运动有相似的轨迹,其内在生命仍然有独特的超越样式。在准备用自己的生命去“殉”基督之“道”的时候,王怡牧师撰写了这个声明,特别指明其抗命具有的特殊信仰性质。这个声明可以说是,在目前形势下,无论以鲜明或低调的形式,对政府逼迫实施抗命的家庭教会的基本态度。本文作者,不仅作为基督教学者,更以王怡牧师多年同工的身份,对该声明做一个信仰上的理性评论。

(1)声明指出了信仰抗命的特殊性质。信仰抗命在外形上也身处专制与民主,侵权与维权的外在冲突之中,也涉及了信仰自由,宗教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迁徙自由等等宪法权利以及一般权利,但是,就其内在本质而言,信仰抗命的灵性背景是天国与世界的对立。信仰抗命所针对的真正对象不是某种类型的政府,而是世界的罪行生活样式。可以是说,在天国与世界之对立的灵性背景之下,信仰抗命是基督徒在世界生活的基本样式。如声明所述:“作为一位牧师,我的抗命行为是福音使命的一部份。基督的大使命要求我们对世界的大抗命。”对某种政府类型之罪行的抗命只是对世界普遍罪行样式抗命的特殊表现。换言之,信仰抗命并不专门针对某种类型的政府,只是因为此类抗命的激烈形式,信仰抗命被特别鲜明地表达出来。不过,这并不削减了此类信仰抗命的特别意义。正因为某种类型政府的罪行是世界普遍罪性的表现,与世界罪行对立的天国子民就无法回避对这种罪行的抗命。就如王怡牧师以前讲过的:我们批判世界的一切罪行,怎么单单逃避了对某种类型政府之罪行的批判呢?正是在针对某种类型政府的罪行上,信仰抗命成全了对世界罪行进行抵制的普遍性。

(2)声明宣告信仰抗命的渊源是上帝的主权和呼召。“耶稣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他为罪人而死,为我们而复活。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他都是我的君王和整个世界的主。我是他的仆人,为此被羁押。我将温柔地去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将喜乐地不服从任何不服从上帝的法律。”“ 作为一位牧师,我对福音的笃信和对众人的教导,及对一切罪恶的责备,都出于基督在福音里的命令,出于那位荣耀君王的无法测度的爱。”在终极的意义上,信仰抗命只服从上帝的至上主权,而那恰恰是一个基督徒的生命本质。信仰抗命不是某种“势力”(无论在海外会是海内)操纵的结果,也不是某种学说的实践,而是基督徒顺服上帝的基本生命样式。对于基督徒,世间的有限善恶标准都不具有终极性,都不能成为自身行为的绝对标准。纵然是邪恶的政府,若上帝允许其存在,我们也会在上帝对其授权的范围内顺服其管理;即使是良好的政府,我们也会在其违背上帝旨意的地方提出批评。就算信仰抗命在外在社会秩序里面涉及了宪政的结构,其着眼点是信仰的外在表达是否受到了危及。

(3)声明表达了信仰抗命的自在目的及其建设性质。既然是出自至高的上帝,信仰抗命就是自在的。不是某种类型的政府制造了信仰抗命,而是具有基督生命的人自愿选择了抗命的形式来彰显十字架对逼迫的超越。从本质上,信仰抗命根本不是针对政府的政治行为,更不是为了颠覆政府的社会斗争;若是如此,信仰抗命就丧失了信仰性质,以否定形式而让政府成为了自身活动的目的。“抗命的目的不是改变这个世界,而是见证另一个世界。 因为教会的使命,仅仅是成为教会,而不成为任何世俗体制的一部份。从消极的角度说,教会必须将自己从世界分别出来,避免让自己被这个世界体制化。从积极的角度说,教会的一切行动,都是努力向这个世界,证明另一个世界的真实存在。圣经教导我们,在关乎福音和人类良心的事务上,只能顺从神,不能顺从人。因此,信仰上的抗命和肉体上的忍耐,都是我们见证另一个世界和另一位君王的方式。”信仰就是信仰自身的目的,信仰没有世界上的外在企图。信仰抗命不是为了打倒什么人或政府,而是在逼迫的面前坚持信仰自身的生命表达,不让暴力抹灭了真正信仰在世间的存在。若那杀身体的,真可以杀得了我们的灵魂,那只说明我们的所谓“灵魂”并不是至上基督的灵;在永生的自在意义上,那个所谓“自”着却屈服于政府的无道肉身不就是信仰上的行尸走肉吗?信仰抗命的本质是肯定,而非否定。从自在的永生出发,基督对世界的态度是爱,而不是恨。自在者不被他者所左右,这恰是上帝可能肯定性地改变世界的原因。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只自在地活出我自己,由此,这正表明了我对你的超越,从而,可能以榜样的方式肯定地改变你。基督信仰从来是以自在的肯定来拯救世界,而不是以绝对的否定去毁灭世界。


(4)声明指出信仰抗命的终极效果是改变人的生命,而不是更变某种社会制度。“每个人的生命都如此短暂,而上帝如此迫切地命令教会,去带领和呼召任何愿意悔改的人向他悔改。基督如此迫切的、乐意赦免一切从罪恶中回转的人。这是教会在中国的一切工作的目的,就是向世界见证基督,向中国见证天国,向属地的短暂生活见证属天的永恒生活。这也是我本人所蒙的牧职呼召。”“ 我对改变中国的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并不感兴趣,甚至对中共政权迫害教会的政策何时会改变也不感兴趣。无论我活在现在或将来的任何政权之下,只要世俗政府继续迫害教会,戕害唯独属于上帝的人类良心,我就将继续信仰上的抗命。因为上帝赋予我的全部使命,只藉着我的一切行动,好叫更多的中国人明白,人类和社会的盼望,仅仅在于基督的救赎,在于上帝超自然的恩典掌权。”基督的拯救是为了让人悔改而得到永生。政治法律制度是有限的,无法触及作为人生命之终极立点的永恒,故而,这些制度只及于有限的外在行为,而无法达到人内在的终极生命。生命只被生命改变;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死显明:道成肉身的生命是改变罪人生命的唯一途径(即中保)。信仰抗命的意义不是推翻或建立某种政治法律制度,而是为了见证基督生命对政治法律制度的超越。只有超越了政治法律制度的属灵生命才有可能改变人的生命。基督教在世的目的不是建立基督教的政治法律制度,而是领人进入永生的天国。若以为信仰抗命是为了推翻或建立某种基督教的政治法律制度,这种误解从本质上就贬低了基督教及其信仰抗命,否定了基督信仰的超越性质。当然,由于基督信仰是“道成肉身”的,当社会文化里面有了一定人群信主,也会借着他们的外在行为而影响政治法律制度,但那只是信仰的副效应,而不是基督信仰期待的终极效果。尽管信仰抗命具有与公民抗命相同的外在形式,但信仰抗命的本质不是改变政治法律制度,而是见证基督生命的超越并以此超越的生命改变罪人的生命。“如果我被关押或长或短的时间,能够帮助掌权者减少他们对我的信仰和我的救主的惧怕,我十分乐意以这种方式来帮助他们。但我知道,唯有当我对一—切迫害教会的罪恶说不、并以和平的方式抗命时,我才能真正帮助掌权者和执法者的灵魂。我渴望上帝使用我,以失去人身自由的方式,来告诉那些让我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有一种比他们的权柄更高的权柄存在,也有一种无法被他们关押的自由,充满了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教会。”

(5)声明表现了信仰抗命那出自爱的和平方式。“关押我的人,终将被天使关押。审问我的人,终将被基督审问。想到这一点,主使我对那些企图和正在关押我的人,不能不充满同情和悲伤。求主使用我,赐我忍耐和智能,好将福音带给他们。 ”公民抗命也是和平的,不过,其和平在本质上是对整体制度的忠于,在策略上是为了赢得社会大众。信仰抗命的和平是绝对的,因为那是在无限上帝之爱中的和平。由于这和平是出自至高上帝的爱,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剥夺这和平;你可以杀死我,却不可能杀死我的和平,因为那和平是在永恒的爱里面。这和平不是赢得外在胜利的策略,而是赢得内在生命的本质样式。最高的爱就是以舍命而赐命的爱;若上帝命定我以受逼迫而改变逼迫者的生命,就让我反对逼迫的抗命携带着主爱而来到逼迫者面前吧。这事还真是我们行不出来的,但凡在信仰抗命里面有爱的和平流溢,都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爱泉在我们的生命里面涌流,因为基督正是在十字架上自愿接受我们的钉死,才以爱将永生摆在了我们这些罪人面前。这就是信仰抗命的本质。

(6)声明诉诸了十字架的绝对超越力量。公民抗命诉诸道德的力量,那是其超越之处,同时也是其超越的有限,因为道德毕竟仍未超出相对的领域。信仰抗命的力量却来自另一层“空间”。“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复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世间的一切事物只能实施死亡以下的力量;只有无限的上帝才可能在有限事物的全然泯灭中仍然活着,才可能从完全的死亡里面身体复活。信仰抗命诉诸的不是暴力,强势,财务,理念,甚至道德的有限力量,而是在十字架的全然被杀中完全彰显的复活力量。这就是绝对超越的力量。笔者特别选择了“faithful”翻译了“信仰抗命”中的“信仰”。这不仅指出了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的渊源与性质,同时也表达了其绝对超越的力量。只有出自基督信仰的,才会有绝对的忠诚,绝对的坚持,绝对的确定,绝对的真实。

笔者无论如何评说,都仍然是空乏的,因为信仰的超越只能由超越的生命去言说。对于这个灵性的声明,那个撰写时就定意殉道现在已经自己去实践了的生命才是最好的诠释;这个声明依然在撰写着,那成都狱中的生命之笔撰写着册子上不灭的名字,在十字架上握笔的基督于那名字上描绘了自画的临摹。
 
 
关键字: 刘同苏 王怡 信仰抗命
文章点击数: 1069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