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5/2018              

刘同苏: 老哥,圣诞快乐——曹三强牧师的冤情与平安

作者: 刘同苏

 
 
二十多年前,与曹三强牧师初次见面。那次是去一个福音机构开会,去机场接我的林慈信牧师热心地请我在路上吃了晚饭(因赶不及会议的晚餐),不想席间话头一开,竟未及时收尾,故而抵达会场时已然迟到。那时我在本地以外所做的福音工作就是一支笔,所以,一眼看去会上坐着的是一码的生面孔,就远远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了。曹三强牧师似乎是该机构的同工,当晚主持会议,正在介绍着会议的事务,却忙里偷闲地从上面招呼着我:那位刚来的老哥,也介绍一下自己吧。那时受洗不久,未脱书生气,对“老哥”这顶帽子颇为不惯。几年后,我去曹牧师过去就读的神学院做过几年研究工作,不过,他已毕业多年,未曾交集。其后的交往也仅限于在不同的会议上的匆匆几句。曹牧师为人质朴低调。有些宣教者做了芝麻点儿的事情,却在巡回各地的事工介绍中,用语言滚成个西瓜,而怀揣着大西瓜的曹牧师,在交谈中仅仅云淡风轻地来了一句:在缅北跟难民开荒种地呢(他的处事原则是:只做不说)。2015年6月,原本有机会在“纪念王明道与中国家庭教会”的会议上见面,却因为我的失误而错过。由于失察,两个赴会讲道的安排“撞车”了,幸而会议主办方宽容,允许我代之以讲话录像。那天的会议主持恰是曹牧师。他那天的介绍也别开生面。他说:我回到北美,听说北美有三位牧师,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坚定地支持家庭教会。一位就是你们教会(主办教会)的主任牧师洪予健牧师,另一位是协办此次会议的机构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还有一位就是下面的讲员刘同苏牧师,只是他人没在这里,我们只能看他送来的录像。此后再次听到其消息,他已经在狱中了。

曹牧师多年来一直按照当地惯例趟过一条小河,从云南到缅甸金三角地区向当地难民宣教。不想中国政府在2017年3月将曹牧师抓捕,并于2018年3月以“偷越国境”的罪名判处曹牧师7年徒刑。对于曹牧师,此罪名若不是有意加害,就是召唤夏季落雪的冤屈了。首先,这是难以思议的选择性执法。由于社会文化的交织与地理条件的便利,中缅边境上无手续的越境交往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据一份学术报告(“中缅边境沿线地区的跨国人口流动”,[云南民族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仅边境集市一项,每年无手续的自由过境就超过百万人次,还不用说,其它商业贸易,打工,探亲,等等活动中的无手续自由过境了。在司法实践中,对无手续自由过境的管理极为宽松,以至于对此类行为的默许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惯例是不成文法的一个类别)。即使偶有对之处罚的,至多也就是数百元人民币的罚金(通常为200元)。在数百万人中选择了一个人重判(迄今没有任何接近于该刑期的判例),绝对不是正常的执法,而且违反对某法律条文的惯常执行而从中引申出超出常理的极端处罚,也使人怀疑执法意图上的主观恶意。其次,若是针对以贩毒,卖淫,赌博等非法目的的无手续越境者,重判也算事出有因,可是,曹牧师过境是为了从事慈善事业。曹牧师组织宣教士在金三角地区为缅甸难民子女兴建了16所小学,使2千余位贫困孩子得到受教育的机会;他募捐和运送了三十万元的物资,帮助缅甸克钦地区八个难民营里面的难民儿童。在缅事工不过是曹牧师一贯工作的一部分。他所参与的团队在尼泊尔赈灾,为32户灾民出资并修建房屋。他1997年个人出资在贵州三都县兴建希望小学,2003年在云南绿春县与朋友共同出资建立希望小学,这二所小学建好后都无偿交给了当地政府。其实,若不是由于此次判刑的阻挠,曹牧师已经计划在缅甸金三角地区兴建中学,在老挝建立难民营,继续在尼泊尔进行赈灾。目前中国政府对越境赌博淫乱的人不闻不问,却抓住出境从事慈善事工的牧师重判,这能够合得上哪种情理呢?最后,曹牧师是以中国牧师的身份在缅甸从事慈善事工;其真诚舍己的爱心行为不仅见证了基督的超越,也为中国文化赢得了声誉。在救助难民的过程中,曹牧师不仅传扬福音,而且也教授中文并介绍中国文化。曹师母是土生的美国白人,却在美国自己家居的城市里面兴办了二所中文学校。“国境”的本质是以地缘的形式保障一种社会文化的生存。若以“国境”为借口打击弘扬中国文化之人,那么,这种所谓的“国境”保护,显然是别有用心,与其应保障的中国文化本身无关。顺带说一句,到底中国文化是靠什么宣扬的呢?强制推行?空喊大话?金钱收买?还是凭借基督精神以中国文化形式自我牺牲地(即背负十字架)去服务万民呢?也许不是“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而是“多一个基督徒,就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政府“冤屈”了曹三强牧师,他却用基督的爱以德报怨。以下抄录他在狱中给母亲写的信(片段):“妈妈说我这次判决或多或少有些冤屈,但受点冤问题不大。耶稣什么过错都没有却被判了死刑。保罗,耶稣的门徒,明明知道行程有危险,许多人都劝他收手,但他执意去危险地,结果,被抓。我坐牢数年,却给数千山里穷孩子带去了新的生命,这是非常值得的,我半点抱怨也没有。因此请妈妈不要为我感到委屈。保罗视此为冠冕,即好得不得了的事。唯一美中不足的事是不常见您老人家。”原本应当执行公义的政治权力有意冤屈了曹牧师,他却因为他人的益处而视此冤屈为冠冕,这是何等自在的超越,这是连逼迫和冤屈也捆绑不住的真正自由。真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中国人。

曹三强牧师质朴廉洁,极具自我牺牲精神,虽经手大量赈灾扶贫金钱与物质,身上穿的衣服却常带破口(从那些受益的贫困少年的来信中得知)。这位美国留学回来的宣教士去香港开会,竟被街上的警察误认为是偷渡到香港的打工仔。当警察知道他是一位牧师的时候,还向他鞠躬致歉。那些枉法冤屈曹牧师的官员们能否学一学香港的这位普通警察。

值圣诞节之际,向狱中的曹三强牧师说一声:老哥,圣诞快乐。“在至高之处荣耀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爱的人。“(路加福音2:14)愿恩典给曹牧师的属天平安也与曹妈妈同在。愿此祝福也达到王怡牧师和秋雨圣约教会的弟兄姐妹。(于2018年圣诞之晨)
关键字: 刘同苏 曹三强 王怡 秋雨教会
文章点击数: 315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