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9/2018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本(三)

—— 纪念《零八宪章》发表十周年

作者: 张裕

 
刘晓波第三次发给笔者的《零八宪章》稿本,是在他上次发来后一个多小时,即2008年12月4日晚上10时(北京时间5日早晨5时)刚过几分,笔者从Skype上又相继收到他发来的两个文件——“文本(最新).doc”和“首批签名者(统计).doc”。

这次的《零八宪章》稿本与前次差别不大,很醒目地是在标题之前两行注明:“文本(最新)”和“2008年12月9日公布”,相对前稿的修改和补充部分全部标红,最主要的就是:将全文分为四部分并加了小标题,19条主张的每一条前都加了以四字概括的条目主题。文末不再包括“首批签名者”名单。

晓波说新的“首批签名者”名单是别人刚给他的,只是比上次增加了7人名字。
笔者:你的名字在前一个名单上第14位,显然是你自己排的,新名单把你提到第一应该是别人公认你贡献最大,但恐怕没想到这样也会使当局更有理由肯定你责任最大,对你更不利。
晓波:哦?我还没细看。我当然会对当局承认负最大责任,但排名还是要改过来,不能排在那些老前辈上面。
笔者:恢复于浩成先生排名第一确实最好,当局肯定不会为此追究他什么,而你无论排到第几也肯定是首当其冲被追究,但也没有必要多给当局定罪的依据。还有,新名单上多了XX,是你自己刚联系的吧?
晓波:是啊!
笔者:反应真快,我刚才说要与他用Skype通话,你就见缝插针了!
晓波(笑):我就是把文本发给他征求意见,他过了不久就回复说“同意联署”,哪象你这么啰嗦?
笔者:我做狱委救助的事,当然和你们对名单的想法不同,你们名单是争取人数增多,狱委名单要争取人数减少,不希望你们冒这类风险,一个个加上来。
晓波:找你也正是要谈风险的事。我告诉你国保说上面不批准让我们在年底聚餐的事吗?
笔者:没有呀!你两个多月前告诉我说,他们考虑让你恢复低调办,但要上面批准,此后就没再提了。什么时候通知你的?
晓波:就是前几天,我呼你不在,一忙就忘了。他们还要我别见外国记者,看来是收紧的样子。
笔者:那你们还打算开记者会发布宪章吗?
晓波:恐怕是办不成了,说不定这几天还会提前抓我们。
笔者:他们问你这事了吗?
晓波:没有问,只是提醒我不要搞事。
笔者:对了!我也是今天刚听说,正要告诉你,有人已经被打招呼不要参加什么联署。
晓波:我也听说了,不过国保没有问我这事。
笔者:那恐怕更危险,说明他们在暗中准备,不打算惊动你。
晓波:有这个可能。
笔者:已经有几百人签名,你找的人一定最多吧?
晓波:大概是!
笔者:这么多人不可能没人泄露,因此肯定是当局有意不问你,准备要搞突然袭击了。
晓波:我也是这么想,因此我也开始做这个准备了,今天找你是要交代几件事,万一我提前进去了,有的事还需要你帮忙。
笔者:唉!如果你们进去了,先就不发了吧?就象04年你和余杰被带走那次,你们答应不发就放了。
晓波:那次是还没有准备好,别的人发不了。这次只差临门一脚,哪能一吓就缩了?
笔者:你的意思是你们进去了,由我们海外的人发?但笔会网站首发不合适吧?如果被当成笔会项目镇压,国内会员就太危险了。
晓波:当然不合适,《民主中国》也不会首发。
笔者:你给网站的几个打好招呼了吧?
晓波:早就说好了。让陈奎德新办的那个《纵览中国》在10号首发,笔会网站等只是转发。
笔者:奎德的网站不错,人都在海外,你已经和他说好了吧?你是需要我帮忙统计后续的联署名单?
晓波:这倒不必,已经找了些人。你在笔会狱委要做的事多,如果万一抓人,希望你能帮忙尽快向国际笔会等人权团体报告和呼吁。
笔者:这是责无旁贷的。你是要我帮忙准备相关资料吧?宪章要找人翻译成外文吗?
晓波:主要就是这个事。林培瑞已经答应翻译成英文,不过他自己的事也忙得很,我只是请你做个后备,万一他忙不过来时,你自己或者找人分担一下,保证在10号那天发布就行。也就是说万一我9号之前进去了,你在那天与他联络一下,最好是打电话确认。中文版发布,你也最好在那天和奎德联系一下,核对一下中英文名单一致就行了。
笔者:这没问题,我可以提前把现有联署人名单先翻译好,到时候如果还要补充或调整几个也省事。还有其它事吗?
晓波:还有就是以前提过的继续提名“天安门母亲”和平奖的事。
笔者:这没有问题,提名截止期是明年一月底,材料基本是现成的。记得过去就告诉过你,2001年最早有人建议提名时,就是找方励之先生和我还有迈平一起准备的材料,后来交给全美学自联推动的。现在只用补充这几年的事迹和获奖就行了。
晓波:那就好,明年是“六四”三十周年,应该有获奖希望。
笔者:笔会会长有资格提名文学奖,你当会长时在04年提名过一次,后来你说离高行健2000年得奖太近,提华人是白提就不再提了,但到明年就是九年了,当年前苏得主最短相隔只有七年!你看是否有与六四作品相关的国内作家,在理事会建议郑义再提一次,得不到造个势也好吧?
晓波:这是好主意,反正现在不急,等宪章发表后,我征求一下国内朋友的意见,看提谁合适。
笔者:万一你进去了呢?你们首批联署人不专设发言人,但象你这样负责联络协调的,应该有人替补吧?你交代的这些事,比如刚才给的“最新文本”或许还会有文字改动,要确认最后的定稿,找不到你该找谁?江棋生是笔会副会长要避嫌吧?搞不好他自己也会进去。
晓波:是的,棋生也危险,W这几年比较低调,估计问题不大,可以找他。
……

第二天,晓波又发来了一个“首批签名者”名单,共301人——有一个人名字重复,实际是300人。笔者当时一喜——新增的10人中有三位著名体制内老人加到前面,晓波则移后到第16名,但仍不由冒出一句:“人越多判你越重!”
晓波:那就不管它了,只要你答应在我万一提前进去后把事办完就行。
笔者:好吧!不过我还要危言耸听一下,你想过也会有不让你出来的可能吗?如果加你个颠覆罪名,是可判无期的,象对王炳章和彭明。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很难说没这个万一。
笔者:也想过!就算是说大话吧,八九年就想过可能会死的,以后活下来都是赚的了!
笔者(叹):唉!既然你这样想,我也无话可说了!
……

2018年12月9日初稿,12月25日改定


附录:文本(最新)
2008年12月9日公布

 零 八 宪 章
(征求意见稿)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戊戌变法110周年, 第一次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步,以甲午战败而再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进行制度层面的革新,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是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但由于内战频仍和日本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宪政历程,但国共内战的结果却让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中共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1998年中国政府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酿造着灾难性的暴力冲突,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让我们廓清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价值理念: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自由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中国距文明尚远矣。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目的,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人民主权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具体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

    2、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公器公用:所有国家机器及公务员实行国家化,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集会自由: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应受到执政党和政府的非法干预与违宪限制。

    11、言论自由:落实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废除现行《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杜绝以言治罪。

    12、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信仰活动不受政府干预。审查并撤销限制或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动。废除宗教团体(包括宗教活动场所)必经登记始获合法地位的事先许可制度,代之以无须任何审查的备案制。

    13、公民教育:取消服务于一党统治、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与政治考试,推广以普世价值和公民权利为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识,倡导服务社会的公民美德。

    14、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15、财税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建立权责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构架和运行机制,建立各级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权体系;对赋税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税率、简化税制、公平税负。非经社会公共选择过程,民意机关决议,行政部门不得随意加税、开征新税。通过产权改革,引进多元市场主体和竞争机制,降低金融准入门槛,为发展民间金融创造条件,使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活力。

    16、社会保障: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环境保护:保护生态环境,提倡可持续发展,为子孙后代和全人类负责;明确落实国家和各级官员必须为此承担的相应责任;发挥民间组织在环境保护中的参与和监督作用。

    18、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19、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四,结语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影响到中华民族自身发展乃至于对整个人类文明的贡献——这一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2008年12月9日
关键字: 张裕 刘晓波 零八宪章
文章点击数: 540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