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019              

曾伯炎: 阿Q先生的伟大梦

作者: 曾伯炎

 
阿Q先生(网络图片)
 
 
 
文学评论界评价百年文学,推崇了沈从文的《边城》李劼人的《死水微澜》,鲁迅的《阿Q正传》总推为百年之首。他塑造这人物,确乎最典型,很国特色,就是阔了,移民海外了,那不变的嘴脸与幽灵,在美欧澳,也可撞见,而在国内,阿Q的族裔,却是3千年未遇的大显赫矣。

鲁迅写乡下土谷祠破庙的阿Q,早发迹住进了花园洋楼。比当年赵太爷、假洋鬼子阔多了。不仅他姓了赵,加了冠,入了祠,称了霸,也一呼百喏,一言八鼎,扬威一方,通吃一方。话语系统也变了,从前爱提劲唱的“手执钢鞭将你打!”已攺:老子叫警察拆你房哩!摸小尼姑的脸,说的:“和尚摸得我也摸得”那话,改说:老子的爹,知青都睡得,村里那些妞,我为啥睡不得?皇帝都玩三宮六院,我玩点张家妹李家嫂,也符合我身份与级别吧!他听到民众骂他: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不以为耻,反以为阔哩?

但阿Q先生从基层混迹官场,混到滿口的新辞儿,什么反腐,是永远进行中呀!维稳,要压倒一切呀!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是历史赋于他两个百年使命呀!也非什么新辞儿,如他禁言噤声讲的“五不准”“七不讲”也不过是年少念的“三忠于”“四无限”那些旧辞的翻版。

他喜欢同他唱一个调念一本经的,做心腹,而这些爪牙擅长的,还是上谄下骄,捧红吃黑,瞞上欺下,为虎作伥,助纣为虐那一套路。从前在乡下,他们是怎么把那些退耕还林款、扶贫助困款,弄进自已腰包,没人敢揭发。现在是玩白手套,瞞天过海,将国产如何变私财,黑钱怎么洗成白钱,无人敢说一个“不”字。就是有人揭露在海外舆论,依靠封网、删帖与5毛网警水军围堵,认为你也奈何不了他!自从当年赵太爷在世,维持乡村自治,还讲点礼义亷聇与温良恭俭,但由阿Q他爹用抓拿骗吃与打砸抢偷改变了世风后,就只玩滿口仁义道德惑众、以一肚子男盗女娼贪腐发财了。腐败产生于专制,他强化专制,这是强化制度性腐败,深化腐败,却自夸反腐英雄,不荒唐吗?

阿Q族及其子孙乘现代化加全球化之风,今日正从土豪嬗变为洋霸的转型,去取代专制向民主的脱胎换骨。从土谷祠阔进赵太爷庄院再阔进城巿,经现代化阔到纽约巴黎,而且,胃口已大到囊括太平洋与印度洋。仗恃心中装的“超限战”手上拥有核按扭,我行我素两朝,得意忘形几代,那不可一世地野心膨胀到要做世界老大,以布什、克宁顿那代美国人没读懂阿Q前辈讲的“韬光养晦”特朗普这一代不是看到出鞘就光芒刺眼的剑,不禁也打一个寒慄吗?

今天的世界,误会剪了辮子,穿起西装,城巿也模仿纽约伦敦,头上的破氈帽也换成硕士博士帽了,以为在上档次一步步西化,会接近乃至被普世价值同化。认为那每年几十万留学生显示对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崇拜,未看懂人家一个千人计划,就挖走张首晟这类科技人才,弄走你多年创造发明。美国人期待他们全盘“西化”,发现阿Q们钱要存美国,房也买在落杉矶旧金山,二奶小三也藏美国,更别说儿孙尽读书到美欧。准由 “现代化”会全盘洋化。而且他们住洋楼、穿洋服,坐洋车,已发展到嫖洋妞,揣洋护照。认定当年未庄阿Q骂的假洋鬼子,子孙尽做真洋鬼子了,其实,包装的硬件,全洋化了,土谷祠里那贼化的灵魂,何止抢了赵太爷,霸了东方大国国库,窃了国,正做着窃据欧美和世界的美梦呢!别说那一带一路给各穷国设世界性的债务陷阱,就是那孔子学院,也是藏入各国的意识形态的特洛依木马。

但阿Q这东方魔怪式的土精,别看他借现代化全球化摇身蜕变成厐然GDP老二,拆去那些硬件去清理一下他的软件,古旧陈腐得,全是嗅不可闻旧意识垃圾,老古板破烂。

阿Q最尊皇权,张闻天在遵义会议后任了总书记,老毛口口声声以“明君”称他,便显出阿Q德性。可是他取张闻天而代之后,他就不做明君,要做昏君。林彪说他的一句话,顶一万句,他就视林为战友。现在不变的林氏奴颜媚骨说的:“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不是仍然被最高权力视为心腹吗?如此太监话吃香。还有“定于一尊”的奴才话走红,而且垄断权力叫嚣“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称霸话,仍在张扬。可见:现代阿Q化妆的洋霸主,其内核软件,仍是老朝廷、旧王朝,大清王朝从1840年鸦片之战,到1900八国联军之战惨败得只好割地赔银,说明专制的外强中干,最终失败破产。

尽管阿Q先生一族,由流鄙变为暴发,前30年实现政治暴发,后30年又完成经济暴发,阔起来的阿Q群体,每见他们装模做样去谒陵祭祖,便会想起鲁迅那首打油诗,言简意阂地刻画得出神入化,即:“大家来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三分钟,各自想拳经。”其中苐二句“强盗装正经”慨括得最到位,你会在他们纲领里、宣言里、文件上、会议中,经常碰到这种假正经的泛滥。“革命”“人民”“解放”这些正经辞,都是包装皮,一撕破,现出的尽是:抢劫、奴役与压迫。雷锋、焦裕禄叫笔杆子美化的楷模,也是用来装正经的包装,掩盖其千千万万的贪官汚吏,都是强盗装正经的道具。眼前的反腐,不挖产生腐恶这专制茅坑,打些芲蝇,不敢公布官僚们财产,岂非依然是强盗装正经的演出?

阿Q们志得意满政治与经济的暴发,钻进WTO世贸巿场,GDP翻番增长,并不增长智慧,只膨胀野心,建立在膨胀野心基础的伟大复兴梦,若是克隆康熙乾隆,那么,就不该把大清也不认账而他们认账被俄国占领150万平方公里比40个台湾还大的领土收回来呀!不免对其伟大复兴梦,大打问号!今人发现这伟大复兴梦,不过是扩张梦,既是一战前,奥斯曼帝国扩张,二战前,德日法西斯侵略,阿Q子孙们那山沟里学问,缺乏世界史与近代史,只迷秦皇、汉武那些皇权的扬威耳,却难掩内心的虚弱,那句“将遭遇不可想象惊涛骇浪”的话语,不是惊惧的表露吗?
 
阿Q先生子孙在山沟里练的学问,应承认既老旧也落后,其对手乃考进非政审送进宾夕法尼亚大学与华尔街巿场获得的学问,更现代,何况中南海里所谓智囊,仍是几个犬儒在充军机大臣,或充帝师在上书房行走之流,绝对难如特朗普麾下的博尔顿、纳瓦罗、蓬佩奥和卸任的最高安全顾问班农等真正的现代政治与经济历练的人才,他们不需湊些书目叫特朗普背诵在嘴上去充博学,而是以逮捕孟晚舟,攻出华为间谍军亊企业的倒霉破产。,而班农这种教师爷透视中共体制,提炼成“制度型黑社会体制”8字,够中南海肉食者很好咀嚼与反思,这正是他们不敢正视的病根,也怕触动的恶疾。

显然,阿Q子孙的伟大复兴梦,笔者洞察,这不过是秦始皇吞併梦的翻版,德日纳粹后发优势争霸世界梦的再现。什么时代了哟?怎么?总是从专制王国生发出腐恶得发霉生嗅的老梦,做点真正现代民族复兴梦,才是出路呵!

就是最近声势浩大地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所谓民族伟大复兴,也只停留在扩张物质硬件,去考查软件,还是清朝同光年代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演化为专制为体,市场为用。抄袭曾国藩、张之洞等的老教条,那初兴的巿场,建立于私有制,也比共朝垄断的假巿场,更真。现在,岂不与世界自由的真巿场产生尖锐矛盾,岂是阿Q生气地说一句:“不该改的,坚决不改!”能抗拒得了吗?

所谓民族复兴,决非复兴秦国被称的虎狼之邦,复兴康乾武功之强,复兴清朝一姓之天下,而是还政于民,还选举权、监督权于民,把你们党治、党有、党享,改为:民治、民有、民享,真正释放被箝制与压制的活力,改革的红利,全民共享,非几十家红色权贵独享,才有民族在全靣解放基础上真正的复兴,否则,既未走出晚清弊政,还未走出中世纪恶制呢?

所谓民族复兴,绝对是复兴人性化、人道化的社会。人与人是友善而非欺诈,是平等而非等级,没有警察来重演红卫兵的角色,没有窃听器作专制极权侵犯人权的工具,对网络出现百家争鳴发展为百姓万姓争鳴,不是扼杀,而是支持民众用新的载体掀起的思想解放!

汇聚这思想解放的活力,才是中国复兴梦的基础。阿Q们从土谷祠睡进中南海的复兴梦,那些腐朽、荒唐的设想不改,绝对是噩梦!
 
 
 
关键字: 曾伯炎 阿Q 复兴梦
文章点击数: 2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