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推特 】  时间: 1/10/2019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亲生子女、吃尸体

作者: 蔡楚


在这本书中,多位大饥荒幸存者讲述了大饥荒导致人性沦丧到人吃人的恐怖场景。有的是听说过,有的亲眼所见,有的本人就吃过人肉,最惨的是家里亲人被饥饿者吃掉。
编者的童梓平提到一位叫杨学蓉的农民亲生儿子饿死後,他把儿子的大腿肉割下来吃。
另一位编者吴阿宁说,他的妻子田久芬那时年幼,因为脸比较红润,家里就特别担心被人偷走杀了来吃。石丰纲访问的幸存者谈到了三四十起吃人事件,其中十二宗是吃自己的亲生子女。
参与调查荥经五九惨案的杜治中亲眼见过路边两具男尸被脱去裤子,「从臀大肌到腿肚子的肉都被割走了,露出青紫色的刀痕。」他说,此後「吃死人的现象很快波及开来。」倒在路边的尸体吃完了,就去挖出埋掉的尸体来吃。一个叫丁郭氏的农妇把自己刚死了的孩子煮了来吃,她虽然活过了大饥荒,但後来孤独内疚一生。
 
天宝公社社员石章辉回忆同院张姓人家七口人,全家先饿死五口,剩下儿子张厶哥和他母亲,在母亲饿死後,张厶哥将母亲肉割下来用火钳在火塘中烧了来吃。石章辉的年幼弟弟因为饥饿问张厶哥要来吃。张厶哥最後饿死。石章辉这位弟弟也因为吃了腐烂的人肉中毒而亡。
六合乡的农民杨六蓉一家七口,六口被饿死、被吃掉。大队干部告诉她,在同一生产队陈玉清家中发现她母亲的尸体,「肝脏弄在锅里炒得绿阴阴的。」

荥经县这场大饥荒直到一九六三年夏收之後才基本结束。这段惨绝人寰的悲剧给荥经人留下了永远无法弥合的创伤。他们希望公开历史真相。二○○六年童梓平和杜治中投稿文学刊物《浅草》,首次揭开荥经县的这道历史伤口,童梓平的文章後来还发表在《炎黄春秋》上 ,经网络传播後引起不少震动。图左童梓平

童梓平先生今年已九十高龄,多年来一直希望将大饥荒亲历者的见证汇编成书。他说,自己在荥经生活了六十多年,出这本书是他人生最後一个任务,这也是他献给荥经三年大饥荒受难人民的最後一份祭品。
此书将被中共颠倒的历史事件再颠倒过来,恢复其原貌,还历史受害者以公道,让历史的正义得以伸张。

童梓平,浙江宁海人,中共干部,一九四九年由重庆地下党派他到当时尚未「解放」的荥经县。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基层,五九年摘帽後派到生产队做包队干部,亲历了那段饿殍遍野的悲惨岁月。
原四川政协主席廖伯康曾向杨尚昆反映四川饿死1250 万人。当时周恩来、邓小平都极力掩盖大饥荒灾情。

中国地方志的大事记中,1958-1962年间有大量的关于组党、进行暴乱的记载,其中尤以四川、贵州、甘肃等省为多,许多县志中均有提及。
当年,雅安凰仪公社武装部长李文忠率众奋起,持枪抢库,开仓济民。后来,上面派军队镇压,李文忠判了二十年。至今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1961年安徽“劳动党”事件,黄立众前期死缓,后期死刑且立即执行!
黄立众1956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因说了农村饿死人的实话,1958年8月被开除团籍,1960年6月被校长陆平开除学籍。
之后回乡务农。1960年组建了中国劳动党,其制定了《惩治官僚主义腐败分子临时条例》,准备在1961年春节期间发动暴动,后被两个连的部队剿灭。

那时中共的高干都享受着特供,一直延续到现在,实际就是特权。如,大饥荒年间,百姓被大量饿死。而党的高级干部却有烟、酒、高级点心、肉类等各类食品、副食品的特供。我目睹过隔壁的老红军当时还用碎米加糠养猪,而我们院子里却有老人被饿死。这些特权阶层就是奴隶主,而今垄断了中国的一切资源。
 
关键字: 蔡楚 大劫难 人吃人 大饥荒
文章点击数: 129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