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推特 】  时间: 1/23/2019              

蔡楚:大饥荒时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

作者: 蔡楚

 
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 于2019年1月19日在推特上提出:

大饥荒时四千万人被饿死了,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是不是有其他出路,的确值得研究,也可以以此推测未来经济危机时底层的反应。

下面是蔡楚的回帖:
 
 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和中共倡导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使中共自大膨胀,当时提出左倾口号:“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致使农村大刮共产风和浮夸风。而四川的各级官员为了升官,把粮食的亩产层层浮夸,造成农民交了公粮后已无口粮。这种情况持续几年,咋不饿死人?当时的中共既出口粮食,又打肿脸充胖子,拒绝外国的援助。中共还谎称是“三年自然灾害”。其实那三年风调雨顺,没有大规模的自然灾害。
 
这分明是一场人祸。1962年初中共的七千人大会結束后,劉少奇曾提到:历史上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是要下“罪己诏”的。而毛泽东却重提阶级斗争,痛批单干风和翻案风。
毛泽东就是中共的罪魁祸首。1958年大跃进與人民公社运动的失败,中國经济遭受空前的浩劫,饥荒蔓延全国,造成了中共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由於遍地餓莩,毛澤東的威信大為降低,被迫辞去国家主席。但1966年毛又发动文革,造成更深的危机。至今毛的阴魂不散,继续祸害中国。
 
中国地方志的大事记中,1958-1962年间有大量的关于组党、进行暴乱的记载,其中尤以四川、贵州、甘肃、安徽等省为多,许多县志中均有提及。 当年,雅安凰仪公社武装部长李文忠率众奋起,持枪抢库,开仓济民。当局派军队镇压,李文忠判二十年。

1961年安徽“劳动党”事件,黄立众起义判死缓,文革中死刑且立即执行! 黄立众1956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因说了农村饿死人的实话,1958年8月被开除团籍,1960年6月被校长陆平开除学籍。 之后回乡务农。1960年组建了中国劳动党,其制定了《惩治官僚主义腐败分子临时条例》,准备在1961年春节期间发动暴动,后被两个连的部队剿灭。至今没有昭雪。

黄立众的中国劳动党,当年就扩展到四川。只是已经不是暴动组织,而是左翼的秘密组织。直到文革中,四川的军管会还在清理中国劳动党。我认识几位大学、中专、高中的学生,当年都受中国劳动党的牵连,有的入狱。有的被取消高考。尽管没有形成全国的大规模的反抗,但给中国的反抗运动史留下了血性的一页。

中共暴政烈于皇朝,支部建在公社的大队上,小队也有党小组,故而民间社会已荡然无存。加上户籍制下人口不能流动,枪支管控下没有反叛的武器,因此,不能产生陈胜吴广似的大规模农村暴动。即使像李自成躲在商洛山中,视机而动也无可能。中共垄断了一切资源,不是饿死就是入狱。局部的暴动也很快被消灭。

如今已不是揭竿而起的时代,但是,中国未来的路径依然是:“暴政当除,宪政当立”。 可以进行颜色革命,推动公民不合作或各省自治运动。也可以广场嘩变,推动全局,不依赖一条路径。 总之,免不了几十年的动荡期。别期待美国来解放中国,也不指望中共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切得靠中国人自己救自己。

中国的反抗运动史需要发掘整理研究,活化石当继续发现以见天日。死去的,如北大林昭曾创办“中国自由青年战斗同盟”,1968年她被枪毙后,林昭的档案,1980年代曾一度开放,但不久又被封存。像黄立众和林昭一样的化石还有不少,如遇罗克、冯元春等,今天,还悄无声息地躺在档案馆里。而化石也会风化。

面对愈演愈烈的分散的群众反抗运动,我们呼唤秉持自由主义理念的各界社会精英们的良知和理性,现在已经到了不仅在言论上更要在行动上挺身而出的时刻了。”“在不许自由的地方,如果要实现自由理想,只有用行动践行它;在泯灭真理的地方,如果相信真理不灭,就要用行动见证它。”
 
关键字: 蔡楚 大饥荒 反抗
文章点击数: 17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