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8/2019              

闵良臣: 我所看到的杨博士

作者: 闵良臣

 
不是看到中国政府发言人那样说,打死我都不会承认杨博士是他们说的那样一种人;当然,就是看到“那样说”了,也还是想保留自己的看法——不然,真要看不起自己了。

不管散文还是评论,大凡浏览乃至认真读过杨博士几篇文章的读者,都一定感觉得到作者的温和。而本人见到并点开浏览过的他的文章,更是没有一篇是怎样地激烈;尤其是跟自以为特别正义特别勇敢的极少数网友相比,可以说温和极了。每读他文章,都惭愧得要死:为什么写得那么好不说,且没有一句咬牙切齿的话,没有一个脸红脖子粗的词语。跟他文章一比,包括自己在内,不少向往乃至追求自由民主的网友们的文章,由于像鲁迅所言早已“出离愤怒”,难免给人以“张牙舞爪”的感觉(当然,这不能怪网友,闵某完全理解)。

正缘于此,现在国家说他这说他那,让本人在大吃一惊之余,保留怀疑的权利。

“事情”出来后,没多少“感觉”。虽知他是“民主小贩”,现已身陷囹圄,可那不是我们管得了的事。特别是如果再安上个什么罪名,我们更是只有老老实实地听什么人公布其“罪行”。生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才是大家想不要都不可能没有的“权利”。

记得当年文革结束后,有老知识分子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最难受的不是“没有发言权”,而是“没有沉默权”,即没有不说话的权利。也不知这事当时怎么传到了海峡对岸,弄得胡适之先生也知道了,好像在日记中还记了一笔。真不知道会不会又要倒退到国民“没有沉默权”的伟大时代。

和杨博士没通过电话,没加过微信,更没见过面,一言以蔽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可一转念,又忽然想起,曾跟他通过伊妹儿也就是电子邮件,因此,说与他没有一点“联系”不符合事实。他的电子邮箱不用找什么人要,每篇文章后面都附着,所以任何想与他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的人都容易得很。因此,我觉得他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也不相信他是“鸡鸣狗盗”之徒。在有的国家,真正的鸡鸣狗盗之徒,别人不会知道,也不可能让你知道,甚至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有些鸡鸣狗盗之徒是受到国家保护的,像保护大熊猫一样。

原本只以为跟他通过一次电邮,待搜索时才发现,居然是两次。第一次只有80来个字符:“杨博士好:容老闵说一句,中国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难以把最高权力关进笼子里。而一个社会只要有一个人的权力不能关进笼子里或不受监督,下面的权力要关进笼子就不那么容易。”发邮时间在2014年11月5日早上六时许。

两个小时后收到他回复,字数稍多:“谢谢,我知道这个道理。但如果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权力关进笼子里,是不是先一个一个,或者一个方面一个方面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不是理论问题,是路径和策略的问题。没办法,咱生活在中国。谢谢你提醒。有些东西我不便解释,大家一起努力,把权力推进笼子里吧,虽然可能谁都没有这个能力,但一起做,不同层面的做,也许有一天会有结果的。”

第二次通邮是在2015年8月:

恒均先生:

    你好!恕无知的老闵(我1956年人,估计长你十来岁)不称呼你博士,而改称杨先生或恒均。当然,印象中,在哪篇文字中见到过说,在国外见到博士是要称呼博士的。

    来信无别,只想问,他们为何那般欺负你你都”不还手“。难道你真认可或叫默认他们说你是“卧底”?刚才见有个自称“大思想家”的顾晓军在博客中国发表博文,要你在屋中闭门思过,我无聊点开瞅了一眼,我的妈呀,这种水平,也能叫“大思想家”,那中国至少有一百万个。真是笑死人了。于是,在其博文后面一口气跟了多个帖子,并申明等着他回骂。

    老闵觉得你就是太好欺负了,他们换个人这样欺负试试。

    人可以做君子,但不可太君子。

    鲁迅教中国人:见了羊自己也应该是羊,但见了狼就应该是狼。老闵是赞成的。

    前两天,本人在诚言帖子后面说了一句不赞成他们无端指责你是特务话,那个叫荒岛英男的就说知道我与你是铁哥们,真是笑死我了。这种人还写什么文章,还追求什么民主。

    先啰嗦这几句。

    祝快乐!

闵良臣谨致

8.1


     杨博士的回复是几天后的8月6日:

“良臣兄,谢谢来信关心。对网上的批评、批判甚至攻击造谣,我都是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由于开始在网络上写作后,这种评论几乎没有断过,都是大同小异的,一开始我还积极回应,但后来发现就没法回应了,一是时间不够,你如果陷入回应之中,我写到十万字的时候就每天只能写回应了。第二,很多无厘头的东西根本没法回应,你如写作动机啊,特务、卧底啊,这些都是政治常识,我咋回应?例如说,有几位不停说我是中共的卧底,而他们其中竟然有写人是学校老师,是体制内的。你想啊,全世界自由国家包括美国,都绝对不能在本土指责某位是美国中情局的卧底(曾经有白宫邪路了一位大使夫人为中情局工作而最后不得不出来道歉的),否则,必须被监控,甚至在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下,被逮捕被消失!可在咱中国,一些体制内的老师却可以常年累月指责某某是中共的卧底——乖乖的,中共已经这么开明了?中国真正在海外的卧底特工,你试着指认一下?你必须立即闭嘴或者消失,这是全世界的最基本的政治规则!怎么到了中国,反而这样了呢?这些政治常识,你让我怎么辩解?

第三,一些明显的谎言,我就更没有办法去辩解了,我累,弄得他们也累。说真话,虽然有些有影响力的所谓名人也对我有些误解,但他们大多数不敢写文章来说事,因为只要他们一写,里面毕竟有谎言,也就把他们自己套住了,但网络上一些笔名的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却可以肆意来说,而且,说我的乱七八糟的文章还总能引起别人的评论和争论,这何乐而不为呢?说真话,那些文章实在浪费他们自己的生命,里面几乎每一天都与事实不符。不信,你说一两条。可是,我真没有力气,也觉得没有必要同那些人理论。再说,十年前这样对我做的人在哪里?早就消失了,这些人同样会消失。为注定会消失的几个人写文章,我再不功利,也不值得啊。

当然,对于大量正常的批评甚至批判,我都是不但包容,还真正耐心倾听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反正网络是一个谁都可以上去的平台,人家可以自由发表意见。

再次谢谢你的关心。认识你很高兴。

恒均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杨博士。

2019.1.28傍晚
 
关键字: 闵良臣 杨恒均
文章点击数: 887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