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3/2019              

齊家貞: 楊恆均漢子,中共政權懼怕你!

作者: 齊家貞

楊恆均,著名澳洲華人作家,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2019新年伊始,他與妻女1月19日(星期六)清晨5點許抵達在廣州機場,原計劃轉機搭乘7:20的班機去上海,但是,剛過海關,一幫早就等在那裡的秘密警察猛撲過來將他拘捕。審問交涉滯留了12個小時,楊恆均被押解去北京,被分頭拘捕的妻子袁瑞娟被允許先到上海安置孩子再跟進。
 
楊恆均進入中國後很快就與親友斷絕音訊。悉尼馮崇義教授——楊恆均博士研究生指導老師和莫逆之交,根據殘缺不全的資料判斷楊恆均已落入中國安全機關的虎口,並很快就得到目擊者的信息描述出上面有如電影鏡頭的一幕。

 
楊恆均

馮崇義教授第一時間向澳洲政府及海內外中英文媒推出尋人啟事:澳大利亞公民楊恆均在中國失踪!
頃刻間,澳洲大小媒體急如星火:Yang Henjun, where are you,楊恆均,你在哪裡?
澳洲外交部也開始向中國政府緊急諮詢楊恆均的下落。
根據澳中兩國領事協議,任何一方的公民被拘捕,三天之內必須知會對方政府。
可是,直到星期三下午,中國外交部長和外交事務部都說不清楚楊恆均在哪裡。政府發言人華春瑩答:“我不了解情況,將設法獲取有關信息。”
四天半了,澳洲公民楊恆均仍然是個Missing person失踪者。
星期三晚上,堪培拉確認楊恆均被中國政府拘捕。接著,悉尼晨鋒報和澳洲時代報證實了這個消息。
在澳洲外交部通過中國對應渠道尋找楊恆均的同時,悉尼和紐約的中國異議圈子裡無人感到驚訝,他們根據匯集的有限材料,在網上預告了楊恆均身處險境的判斷。”“那些住在中國知道一些情況的朋友在網上講話小心翼翼,害怕自己正被監視,弄不好也被抓捕。”
澳洲反對黨領袖Bill Shorten告訴ABC電台:“如此的狀況不可用糖衣之類的包裝來搪塞,它令人驚訝與關注。”“我非常支持對楊恆均一案的一切努力,過去發生了什麼、當下正在發生什麼,要刨根問底。”“我很失望,中國用了五天時間才告知這個事件,兩國間的關係完全不該這樣處理。”
會講國語的澳洲前總理陸克文在推特上說:“楊恆均是澳洲公民,他享有和我們所有人一樣的平等權和受到同樣的保護。”“按照1999年國際公約第12款,中國有國際法法定的義務給予澳洲完全的領事權,告知被拘押者具體違犯了中國法律的哪條哪款。”
澳洲外交部長Marise Payne和當時正在北京國事訪問的國防部長Christopher Pyne在媒體採訪時一致強調,中國政府對楊恆均案必須具備透明性和公平性。告知澳洲將通過外交途徑了解該案的性質、可能的控罪及相關的細節,要求中國政府刻不容緩安排澳洲官員與楊恆均見面,以便提供大使館的幫助。
中國發言人華春瑩說,楊恆均的權利與福利按照中國的法律受到完全保護。
馮崇義告知澳洲人報,楊恆均的太太去北京後,為她丈夫聘請了著名維權律師莫少平,莫律師透露,楊恆均被北京國家安全部指控為“間諜”。
澳洲人報及多家新聞報導,中國政府聲稱拘押澳洲華人作家楊恆均,是因為他“參與了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
楊恆均幹了什麼“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
西方媒體介紹:“輝煌傑出的楊恆均,在華人世界中極受歡迎,他勇敢地為中國民主事業奉獻。”“主張中國民主改革,有數目巨大的追隨者,網友稱他‘民主小販’。”“楊恆均以他寫的諜戰系列和關於中國政治改革爭鬥的文字,構建了龐大的粉絲隊伍。他早期就發出中國共產黨對澳大利亞進行種種滲透的警告。”“楊恆均是位高產的有影響的傑出思想者,部落格作家,他出版了關於中美國際間諜戰的系列小說,也是廣受歡迎的時事評論家,寫了很多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他大力宣傳民主。”
香港南華早報報導,支持言論自由的美國筆會呼籲立即釋放因言獲罪的楊恆均。發言人Summer Lopez說:“楊恆均被拘押是中國政府意圖扼殺批評它的中外作家。”“顯而易見,楊恆均不會被拘押,如果他不曾寫文章批評過中國政府的話。”她指出:“楊恆均被拘捕,顯示中國政府壓制言論自由,已經從壓制它自己的公民延伸到壓制其它國家的公民了。”
馮崇義教授認為楊恆均的失踪,是澳洲尖銳批評中國拘押兩個加拿大公民,堅決要求釋放他們的(懲罰性)回應。ABC電台新聞也說:楊恆均事件發生在澳洲公開抗議中國拘捕兩個加拿大公民——國際上廣泛懷疑此舉是中國對渥太華逮捕華為總經理孟晚舟的報復。澳洲外交部長Payne說:“目前尚無證據證明楊恆均的拘捕與中國華為電訊事件所引起的國際緊張關係有關。”她表示:“我將關注,如果有這方面跡象的話。”
La Trobe大學亞洲部執行指導Euan Graham分析:“如果我們從五眼聯盟(Five Eyes intelligence alliance)的角度來考慮,由美國發起的包括英國、澳洲、加拿大和新西蘭五國組成的國際情報分享團體,它的參與國的公民被中國如此橫蠻無理地拘捕,那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就進入了相當困難的時期。”“假如這種情況存在,那麼,加拿大就不是唯一被整治的國家了。”“五眼聯盟參與國正在共同努力抵制華為高尖通訊技術的推廣。我認為中國把加拿大當成做實驗的豚鼠,如果它的高壓戰術在加拿大成功,再把它施展到別的國家,比如澳大利亞。”
隨著中加關係日趨緊張,中共海外喉舌環球時報發文警告:“渥太華應該準備兩國衝突的升級”,它一語洩露天機:“在目前複雜的遊戲比賽中,中國聚焦於五眼聯盟的參與國,特別是澳洲、新西蘭和加拿大,他們跟隨美國反對中國。”
新南威爾士州Cowra Guardian衛報說:自從華為副總裁、財務總監孟晚舟在渥太華被截捕,兩個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抓,他們無視加拿大、美國、歐盟和澳大利亞的強烈抗議,繼續關押這兩個人。上個月,中國法庭突然推翻前不久對加拿大毒品走私犯Robert Schellenberg判刑15年,改判Robert死刑。基於中國的上述行為,加拿大政府提醒去中國旅遊的國民,高度警惕它正在實施的專橫抓捕外國公民的法律。”
美國時代報稱:“另有十幾個加拿大人被拘捕,後來釋放了。”楊恆均是最晚被中國拘捕的人。
澳洲媒體聯合會表示:“中共主觀任意地拿平民老百姓作為人質拘押,以此處置它與外國政府的爭端,這種做法使人心驚膽戰。”
澳洲金融回顧報發聲:“我們應該認真記住,被中國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理由而綁架的楊恆均和12月中旬的兩名加拿大人質——是在提醒人們,看,這就是反對中國的下場!”
澳洲自由黨國會後排議員、強有力的情報委員會理事Andrew Hastie譴責北京的高壓,認為對楊恆均先生的拘押是為了威懾那些散居海外敢於公開誠實說心裡話反對共產黨的華人而設計的。Hastie說;“中國唯一正確的出路是,幾天內,讓楊恆均出現在澳大利亞的飛機上。”他的主張得到工黨議員Michael Danby的支持,Michael說,中國拘捕楊恆均的意圖是想操控澳洲華人:“北京對加拿大和澳洲公民放肆的挑釁和報復的態度,對我們敲響了警鐘。”他呼籲澳洲政府跟從美國的做法,提醒去中國旅遊的公民要倍加謹慎,中國正在實施為所欲為拘捕西方人的法律。
現在,53歲的楊恆均被處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英文是“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ed location”(RSDL)。這是中國當局對政治異議人士的一種特殊刑罰,當沒有證據正式對政治異議人士進行刑事拘留並進行審判的時候。中國當局通常會在這段時間嚴刑逼供,以便羅織罪名。
澳洲今日衛報引用研究RSDL的人權積極份子Michael Castor的解釋:“指定地點監視拘留”被嚴重關注,因為它把强迫失踪制度化,增大了侵犯人權和實施虐待等犯罪行為的危險,它違背國際法。這意味著楊恆均面臨6個月的秘密拘留,將不允許他聘請律師,不允許與家人聯繫,很大可能被虐待,最終被強制坦白交代。”東澳洲日報兩位駐京記者Lisa Martin、Lily Kuo證實:“這是一種秘密的拘押方式,經常用於對付中國異議活動人士,它意味著幾個月不允許與律師見面或者與家人聯繫。”
2009年,楊恆均對時代報講述中國的拘捕系統時說:“甚至於有自己祖國為後盾的外國記者,也不得不對中國這種‘黑暗深淵’的系統忍氣吞聲。”
楊恆均不是不了解這黑暗深淵,為什麼還朝它跳下去呢?
原因如下:
也被中國拘禁過的馮崇義教授,接受澳洲今日衛報和悉尼晨鋒報採訪時講到,今年一月初,他提醒過楊恆均去中國不安全,楊恆均認為這種擔憂太誇張,為了這次的中國之行,他花了兩年時間減少(甚至停止)給部落格的粉絲們“販賣民主”。他無所顧慮,自信不會有問題。馮崇義說:“(楊恆均)並未在意自己過去對共產黨做過的坦率批評。他最近在網上發表的文字專注於美國時政、自己的健康及閱讀的書籍等。只是,2018年12月,楊恆均在他的部落格上把他2011年的文字再次發表:“我對未來滿懷信心。但是,沒有今天的努力與犧牲,將來永遠不會來臨。人們,包括我,要做實事,促使我們的目標,光明的未來更快實現。”至此,我個人認為,楊恆均不經意之中再次貼出他的這幾行文字,又得罪了神經極度敏感睜著眼睛睡覺的中共。
馮崇義還說:“楊恆均之所以冒險回大陸,還有一個原因是他非常渴望自己的新婚妻子和她的孩子獲得澳洲簽證與他一起生活在澳大利亞。極具諷刺的是,楊恆均為親愛者尋找中國以外的安全港灣,自己卻冒著失去安全關進監獄的風險。”
楊恆均2011年第一次失踪,其實是被中國政府綁架了,他後來公開解釋這是一場“誤解”。估計當時他希望讓中共體面下台,以息事寧人的方式換得日後回國的安全無阻。楊恆均與我見面時,私下告訴我:“我怎麼捨得丟下成千上萬十萬百萬的網友們啊。”目前,楊恆均的朋友及親屬由衷地希望發生另外一次“誤會”,The Age報說:“假如幾個被拘捕的加拿大人的處境可以作為借鑑的話,這(另外一次“誤會”)將是個沒有希望的希望。”悉尼晨鋒報兩位記者的文章標題是:“澳洲公民(楊恆均)在中國被拘捕,這是堪培拉最可怕的噩夢。”
馮崇義教授認為楊恆均這次被拘捕的後果比他2011年的要嚴重得多,因為現時的北京正熱衷搞外交綁架。他強調:“因為中國政府現時的恐怖主義表現,在楊恆均事件上,澳洲政府的立場應該非常非常堅定。”
楊恆均是我十幾年的老朋友小朋友,我早就寫過一篇文章,告訴大家我喜歡楊恆均這樣的人,可惜當時我學電腦不久,不懂得如何保存文章,後來怎麼也找不到了,該文記錄了我在獨立中文筆會香港會議時親眼所見的楊恆均以及讀了他的些許作品的印象。後來,在澳洲悉尼墨爾本等地我與楊恆均有了更多的近距離接觸和更深的了解,我評價他是一位非常值得敬重的朋友:一個人,在集體之中,他操心跑路貼錢不計功利主動站出來為大家服務,我欣賞這種自然流露的公共美德;作為人子,他對自己舔犢情深的母親行跪乳之恩的強烈情感,彰顯了人性的本真;作為社會一份子,他通過開墾處女地式的深耕細作不辭辛勞的寫作,為社會進步為百姓安康奉獻綿力不絕如縷,使命感行動派的品格,難能可貴。
馮崇義教授部分公開了楊恆均早在7年前寫好的坐牢明志獻身留言的私信,澳洲國內國外的媒體已經蜂擁報導,這裡我摘錄部分以饗讀者:
當你們看到此信的時候,表明他們再次喪失了理智,我被再次綁架了。我想對付這樣的政府,大家一定要學會保護自己。我個人,從為國家做第一份工作開始,就置身外之物甚至生命于度外了。而且,我已經46歲,又認識了你們。所以,不要為我的釋放冒任何危險,我謝謝你們了。
但我並不是無所要求,我懇求你們對中國的民主前途要繼續保持信心,並要在不給家人帶來危險的情況下,用力所能及的方式推動民主現代化早點到來,讓自由、人權、法治、公平與正義的普世價值早點到來。我留給你們的,只有我的文章,還有我對你們的信任與愛。
謝謝你們,如果我能出來,我還會繼續我的工作,如果我再也不能出來,或者我從此消失了,你們記住我的一篇篇文章,並讓孩子們能夠閱讀到。
你們的:楊恆均
2011年5月10日。
楊恆均不僅是優秀的良心作家、英勇善戰的民主鬥士,他還是一位滿懷愛心柔情蜜意的男子漢!
無論對楊恆均有多麼高度的評價,多麼厚重的讚美,多麼響亮的歌頌,他都受之無愧!
 
左起:馮崇義、齊家貞、楊恆均,攝於2012,12,29. 悉尼

如此低調平穩理性溫和為人處世的楊恆均,以如此般配的低調平穩理性溫和寫文章做學問的人,中國政府都不能容忍,派去荷槍實彈十個國安在廣州機場抓捕他。悉尼晨鋒報說:“在習近平為首的中國,人的“被消失”——包括明星范冰冰和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已經正常化了。”“特別是國際五眼聯盟積極鼓勵它的參與國拒絕華為滲透的情況下,……楊恆均的澳洲公民身份也許對他有所幫助。但是,無法保證他將不會成為(中國報復的)對象。”
 
楊恆均事實上是“量大失荊州”以善心測惡腹。澳洲最暢銷大報Herald Sun指:“楊恆均可能是最為人知的澳洲華人了。他幹了錯事,以身試中國之(惡)法。”
 
楊恆均不幸被裹挾在盤根錯節日益緊張的國際關係裡,我相信澳洲政府會盡其所能幫助楊恆均平安歸家,可是,謙謙君子的澳洲面對的是一個Rogue流氓無賴政府,楊恆均更大的可能是,成為現代版伊索寓言《狼與小羊》裡被吃掉的小羊:“親愛的狼先生,去年,去年我還沒有出世呢!”“說我的壞話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樣!”
 
我的十年牢獄之災刻骨銘心,想到年輕有為前途無量的楊恆均,如今被“指定地點監視拘留,6個月不允許他聘請律師(註:報紙已證實律師無法與他見面),不允許與家人聯繫,很大可能被虐待,最終被強制坦白交代”,我曾經的惡夢又全部回來:楊恆均將遭遇我曾經的遭遇、痛苦我曾經的痛苦、屈辱我曾經的屈辱、忍受我曾經的忍受,一句話,喪失自由尊嚴權利希望以及人間可能有的歡樂,我的心開始發痛,眼淚就要流出來,我愛莫能助。
 
那個用機關槍、達姆彈、坦克車在天安門殺人近萬的中共政權,三十年來,它熬過難關,暴力崛起,謊言開路,不可一世。今天,它居然驚慌失措亂了方寸,懼怕臉上一副眼鏡手上一支細筆的文弱書生楊恆均,老虎懼怕羔羊,對於羔羊,這實在是絕頂的榮耀。
 
請楊恆均小朋友釋然。曾幾何時,天時地利人和,業已背向中共遠去。要相信,你絕不會像齊家貞那樣坐滿十年牢,又度過近半個世紀78歲了,才看到中共政權1949年就高喊“解放了天亮了”的日子,真的快要來到了!

2019,2,1.
关键字: 齊家貞 杨恒均
文章点击数: 862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