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5/2019              

野狐一禅:改开40年的觉醒者话语

作者: 野狐一禅

 
40年改革对照(网络图片)
年前,紀念改革开放40周年,鼓噪掀天。而改革开放,江胡时代。巳成权力者盛筵,习时代,便只是掩饰逆改革的遮羞布了。 有人说:红一代是打江山、坐江山。红二代是吃江山,正愁难保江山哩!
改革开放40年,虽是巨变,专制这核难变
所谓改革开放,即计划经济转入巿场轨道,恢复商品生产与交易,放松国家垄断,让私企重生复出,激发出社会生产活力与活气,再现18世纪欧美血汗工厂,模仿了当年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起飞,飞出一条大龙,却是专制为体,市场为用的另类。此权控经济的巿场,非自由巿场,不讲契约规则,不讲知识产权,还以奸邪手段盗窃,不正引起举世反击与围攻,华为正遭23项起诉吗?
年轻人出生晚,缺乏对改开前认知。不妨对比东邻金家王朝的北韩,就知道昨天未改开的中国人,与今天北韩人,何其相近了:当年中国人,也是被这么铁桶封闭着洗脑:糊涂着脑子,饥餓着肚子,天天在喊万岁中过日子,而且,还说别人在地獄,自已是在天堂,喊出要“解放全人类”浑话口号,这种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做着奴隶为主子帮腔的得意,比阿Q更阿Q,可笑又可悲得才叫中国特色吧?
若非改革开放初,解放几亿朿縛土地上公社农奴,转为农民工,近年互联网产生的网民,扩大了视听与精神领域,培育出的公民意识,正逐渐取代臣民意识,今日中国,就仍像北韩那么铁桶式封闭,由自已落后制度造成的穷困,金正恩与眼前马杜罗,都学中国,转移矛盾,谎说是美帝制造的。可是,二战后,德日两法西斯,与美国化帝为友,变专制为被民主征服,短时间,即从废墟崛起入世界先进文明国家。而二战后,中国、北韩等被苏俄专制征服,至今,还陷于野蛮落后专制,难以自抜。略一对比,就是非黑白昭然了。
当年,不是胡耀邦、赵紫阳这类觉醒的开明派,突破政治封闭,冲开思想牢笼,从经济到精神一齐松绑。可能中国:毛神,还普遍在拜,语录,如魔咒仍人人在念。巿场交易,还叫投机倒把,餵只鸡生蛋,也叫鸡屁股银行取款,批为资本自发势力。像孟晚舟那种妞,仍陷在乡下做“知青”,哪有啥跨国大企让她做总管总监?可能还处于乡下遭土共野蛮的奴役呢。若不改革开放,不与先进文明国家接触。也没有钻进wto世界巿场去发财这本戏,更无土共变士豪的撒币外交,供纨绔的红二代满世界操阔充伟,却是用民脂膏去换虚荣罢了。
民众对改革不改革,常通俗化为两个字为:“放”与“收”。更直白地说,就是:松绑!感悟的是获得多些生存的自由空间。而胡赵两改革先驱,讲得得更具体到位,他们讲:改革开放,就是放松党的领导,1980年代,只放松对种田的领导,就不饿肚子,放松经济领导,GDP就飚升。若非放,仍坚持老毛的收紧,和一切加强党领导。笔者在毛时代被加强毛思想领导,箍紧到每个中国人,每天的一举一动,时时亊亊要翻开毛语录对号入座,半夜也喊起床,听毛的最高指示。你写情书,开头也要写:“毛主席教导说”,才合规范,才叫没脱离毛思想领导。毛那270条语录,成了270条铁栏栅,囚着8亿人的一言一行,思想毫无自由。你想看戏,只准看钦定8个样版戏,读小说,只有一本浩然的《艳阳天》获准,党的全靣领导无孔不入到如此铁桶封闭,没有胡赵讲放松党的领导,可能有思想解放的启动,和生产力的解放与发展吗?现在,又强调加强领导了,改革开放也完了。
改革初胜,便形成真、假改革者全面生死缚斗
当年,胡耀邦苦心孤诣,是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突破了毛泽东那小红书做的巴士底的精神牢獄。胡赵他俩还首先给文艺界松绑,突破“高大全”的清规戒律,主导写真实,解禁《天云山传奇》与《芙蓉镇》那些催人泪下的小说与电影,才复苏了这民族濒于死亡的良知。而赵紫阳在1983年,首创性地揭掉广汉向阳人民公社的牌子,恢复乡的建制,解放了公社农奴,打开他们脚上的镣铐,走上沿海打工的活路,变为有一定自由的农民工。胡耀邦赵紫阳对改开破冰式开创性的丰功伟绩,被反攺革开放者抹去,连名字也不留了。最近,仍有前《炎黄春秋》主编杜导正抱不平,他在赵紫阳忌日留言薄上写下:“老老实实照着邓胡赵的路子走,其他路走不通!”他这些话的正确,当下,不正由委內瑞拉的查维斯与马杜罗没走通的路,也在作旁证吗。
杜导正留言里,列入邓小平,因为当初邓小平一度支持了胡赵改革,没有邓的支持,陷在苏俄计划经济的朿缚,还不那么容易冲破。但是,又正因邓压在胡赵两总书记头上,有如垂帘听政慈禧的架构,使老邓再演了一次镇压戍戌维新式改革请愿,导演了血染天安门的血腥政变,已非菜巿口滴血六君子,而是杀戮19000多追求改革的现代君子了。〔此数字为BBC最近公布英国调查数字〕邓小平与胡赵的分道扬镳,乃邓要用改革救党,胡赵要救民的分歧〔胡德华的解读〕。从此,中国的改革旗帜,落入反改革派之手。当习近平上台,再强调毛集权旧话:“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都要集中由党〔他〕管,胡赵改革放松党的领导,就被还原如北韩金家王朝的铁桶专制,民众毫无半点自由空间,还可能伸展手足,活跃思想创新,还有改革与开放吗?
这便是反改革顽固派,利用专权鲸吞改革红利,前30年,专制出他们的政治暴发,后30年,再专制出经济暴发,这双暴发。使美国人幻想中国改革出一个中产阶级落空,却暴发出土豪式的特权阶级与向世界扩张的红色霸权,这富了的专制,超过毛氏那穷专制对世界的危害,超一切恐怖组织及前苏联与纳粹,魏京生说美国对中囯的政策,又继二战后杜鲁门犯了一次错误。甚至88岁金融家索罗斯也发出紧告:称这暴发的红色大帝国,是开放世界最危险的对手。请看今日中共国要在太空与美国较量,是恐怖组织可能有对世界的威胁吗? 
这40年来,东方这专制邪魔核心,多半卜假心假意改革者化装成攺革者,且不断将真心真意改革者扼杀与消灭。早在改开前,理论探索改革的思想先驱顾准、孙冶方等,就受到扼杀。文革后,从人性异化问题觉醒的周扬,仍受到全面围剿。假改革灭杀真改革的连续剧,他们再造出使改革先驱胡赵的悲剧后,便开始不惜用一切手段消灭胡赵的思想社会基础,提出政治现代化的魏京生被判重刑关押后,借64学生运动,血洗天安门,再通缉抓捕王军涛、王建利、王丹等民主激进人士,王炳章及维权律师等,也非法关进黒牢。而不愿流亡海外的刘晓波,他这天安门广场的四君子之一,没有死于89,64屠杀,仍举改革旗帜,与张祖桦写出“零八宪章”的改革纲领。感动世界,获诺贝尔和平奖,晓波这受举世敬重的攺革英雄,仍被专制反改革派搞死他在监獄,反改革刽子手们,现在,还成了庆祝改革40周年的主角,此非中囯改革由大剧转悲剧,再转变为闹剧与丑剧吗。
改革开放已由变调、变味、变质到只剩一张皮了
改革开放,实质就是:纠错!如果,不纠错,且不认错,甚至捂住错,宣称罪错的历史,尽是伟光正历史,还有改的目标与内容吗?
其实,说穿了,专制极权废弃了一切监督,不要舆论与反对党监督,不要司法与议会的监督,就丧失自己改错纠错的能力,但错误与罪孽积累到他承受不了时,老毛用文革来压制纠正他错误,被打倒四人帮失败,复出的邓小平便用改革想修补漏洞,这种忌讳纠正专制的根本错误,他只解放生产力,不动专制体制,给后之继位者扩大专制,拒绝纠错留下条件,岂止丧失监督,丧失除弊治病机制,甚至丧失说话权利,谁说了不同专制口径的话,就叫煽动颠覆罪哩!这还有半点改革气息吗?
因此,我们看改革由纠错,再回到铸错。当年,邓小平只想纠一点经济的错,不愿纠根本的政治错,谁知GDP的增长,并不会帮其攺错,倒变成产生新的罪孽与罪误的推力与温床,这温床里产生的贪腐,一个村官即可贪到上亿,高官个个窃国,人类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大贪腐,恰在中共国改革中诞生,邓小平曾说:若导致两极分化,就是改革失败,现在检验,这分化还加腐化,还不叫失败吗?
请看民主制优势,恰是富有纠错机制,他们不是把错误积多了,去讲改革,而是时时亊亊用监督机制就既扑灭错误于萌生,又及时制衡错误不让泛滥。
如美国,1776年杰佛逊等立囯宣言便由分权设立了制约权力的纠错监督机制,当前,不仅有佩洛西在众议院对总统行政的监督,逼他改正,也有《纽约时报》等媒体,天天对总统施政的批评,还有独立于总统之外的司法,叫总统不能干预按照法律诉中国大亨孟晚舟欺诈罪的引渡审判。这种分权制衡,防范错误于前,追究责任于后,形成的防错、纠错机制,绝无专制国家积累错误,闹到只有文过饰非、诿过别人,最终既被自已的集权大到打败自已,也被自已积累的罪错,埋葬专制独裁者自已。
专制者以改革的名义,或设纪委监委形式,去纠错除错,永难达到目的,也难欺骗愚弄民众,民众提出官僚们公开自已财产,官们都不敢公开,当民众看到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个个贪比和珅,不是反腐告捷,而是某一派权力斗争获胜了。岂非改革开放的反腐,不过异化为权力斗争的另种形式而已。
因此,在改革在与反改革的拉锯战中,胡锦涛想回避这斗争,叫不再“折腾”,可是,他们权力合法性缺失,无论他们打江山、坐江山及吃江山,权斗总是其主弦律,无论老毛以路线斗争形式,邓小平以改革名义,习近平用反腐方式,都永在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权斗中折腾。胡锦涛不想折腾,他的团系人马,不仍陷折腾中。他们太子党系的人马,权与钱都掠夺到手,仍跳不出斗争的旋渦。
这40年的改革历史告诉人们:本来由民众逼出的改革,已被专制的放权松绑,逐渐变成集权紧绑,纠错,变成捂错护错,改革不在变质变味吗?不仅网上流行的对联:“满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养红颜”是讽刺,当前,人才、资本包括中产阶级的大逃亡,不是更证明改革的失败吗?
当前委瑞内拉这靣镜子,更照出中共逆改革的绝路
尽管两国有大小之别,却有兴到衰的同步。由右向左的沉沦同时,从分权转集权也同样,而委国查维斯上台与中囯习近平上台,皆拿一手好牌,都被他们打烂,却将自已失误形成的矛盾与衰落,转移向美国这假想敌,来为自已的错误开脱。
查维斯钦慕的古巴卡斯特罗,习近平效仿的新沙皇普金,委国司机上台当总统马杜罗,追随恩主查维思亡灵,中国知青继位的习近平,仍捧老毛这神祖牌充“革命”正宗,岂非貌同神合吗?
查维斯有世界儲量苐一的石油,还有各种金属矿藏与肥沃土地。富裕到美洲居首,与排名前列的挪威比肩。可是,他也要定于一尊,把存在的分权民主框架,用消灭异议异类的反对党来集权。虽然他挥霍国库,却是收买国内民心,发免费住房,免费供应石油,世界石油降价,全靠右油单一经济支撑的委国,只好印钞来就急,使通货膨账到10元只买半只鸡蛋。而中国领袖是向世界挥霍,收买的更是虚荣,连老政客马哈蒂尔也看出从中国获的大量支援,是贷款陷阱。
观注委囯经济学者何清涟诊断委国害的是:左倾与民粹这两种病。这两种病缠着中〔共〕国,也从未根治与断绝,1992年邓小平说了主要是防左,当前国进民退的左风,甚至左到任期制又变终身制,难怪中国与委国是:同病相怜,同道共衰!世界多数囯家在安理会谴责委囯,中国要为委国独裁者辨护与帮腔,能同命相救么?只要民主派掌了权,中共国绝对抛弃失败下台者了。
中国习近平的孤立,加上中美贸易战升级,23顶起䜣中共特务大企华为的困境,岂非与马杜罗陷入同样的反抗的汪洋大海!据说,为救急,又企图恢复计划经济来挽救专制,能恢复吗?打一大问号,就算恢复了,请看原汁原味的计划经济的北韩,贫困得千方百计向世界巿场挤进,三番几次向美国示好吗?中国有句古训:“庆父不除,鲁难不已。”这话在今天应是:专制不除,国难难已!
 
关键字: 野狐一禅 改开 40年
文章点击数: 15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