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5/2019              

闵良臣: 有“五千年文明史”却没能解决的最大问题

作者: 闵良臣

 
定于一尊『网络图片』
 
一些国人最喜欢说“我们有五千年文明史”,那样,就觉得自豪无比。好像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就一定代表着伟大光荣正确代表着人类最先进文明。然而,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有着所谓“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竟不敌一个远在太平洋彼岸,当年依靠垦荒,甚至以财物换土地的方式“赶走”印第安人,且只有两百多年文明史的美利坚。
那么你说我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明史是假的吗?不敢。传说中国广东种植水稻的历史“已有6500年”。【注】我这里想说的不过是,你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到现在还只是个“发展中国家”,而人家只有二百多年文明史的国家却让你不得不称作“高度文明发达国家”;而且人家实打实地领导这个世界大半个世纪了,你怎么还好意思在那儿“自嗨”。
现在这一切都不纠缠,只想知道,这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国“落到现在这等地步”或叫“下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按佛家说法:今天这个“果”,到底是什么“因”所致。
在本人看来,民不民主且不说,五千年所出的最大问题或叫所犯的最大错误,就出在每个朝代都认为自已是“伟大的时代”或“新时代”,是历史上最好的朝代,每个皇帝都认为自已是好皇帝,然后喜欢被时代定为“一尊”,于是从此这国王这皇帝也就有了了不起的道德思想,臣民们见了他都要下跪,山呼万岁。即使像朱元璋这种人,跟本人一样,根本就没读几年书,后来又混迹于三教九流,甚至还做过和尚,结果一当上皇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抓谁就抓谁,要杀谁就杀谁——那时候大约还不大讲“思想理论”,否则朱元璋肯定也是著作等身,背出的书单也是一长溜,“思想理论”一套又一套。
回过头说。说是五千年,但真正有文字记载而又让后人马马虎虎勉强相信的也就三千年,而且夏商的历史还都只是“演义”,鲁迅、胡适都不怎么相信。
2018年12月20日微信公众号有篇文章《中国的起源,颠覆三观的发现》,开篇有这么一段话:“中国的历史考古发现只有公元前1400(年)以后的遗迹而缺少夏朝和商朝前期的考古证据也就是说历史记载和考古成了断代(闵按:不知作者为何要弄这么长一个句子)。夏的文明无法在中国境内找到令人信服的考古证据,国外的很多学者也不承认中国夏朝的存在,如果中国学术界转变思路、放开眼界、扩大地域,或许那时一切都豁然开朗,中国上古神话《山海经》也会更加明了。”
北大李零教授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历史,夏商周三代,孔子知道的主要是两周,我们的知识主要是两周以来。两周以前的历史完全靠考古。”现在姑且就算存在吧。据说夏朝的最后一任国王叫桀,而且其出生日期已不可考,只说他死于公元前1600年,应该也是个“大概”。因此,桀之前的国王就更不可信了。
中国著名的古文字学家、文革开始不久即被迫害致死的陈梦家,当年在一次宴会上曾对闻一多说:“夏朝就是商朝,夏禹就是商汤”。尽管闻一多不信,但也正说明华夏三千年之前的历史没有人敢说他确切知道。甚至就连老子(李聃)与孔子谁先谁后也说不清。当年钱穆与胡适就为先有老子还是先有孔子争论不休,谁也不服谁。
最有意思的是,就连司马迁的《史记》这种“信史”也靠不住。根据《史记》记载,被称作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是陈胜吴广们因老天连下大雨无法按照规定时间赶到目的地,而当时的法律又是“失期当斩”,就是说“横竖是个死”,这才逼得陈胜吴广们不得不“揭竿而起”,不得不反。可最近有人写文章,有根有据地推翻了这种历史记载:
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睡虎地发现一座秦代墓葬,里面出土了一批珍贵竹简,这批竹简的名字叫——云梦睡虎地秦简,属于国宝级文物。云梦睡虎地秦简是秦始皇时期一个叫“喜”的地方书吏详细记载的秦朝法律文件,共1155枚竹简,近4万字,由于其他文献均没有如此详细记录当时的法律法规,因此云梦睡虎地秦简是研究秦朝法律最重要的一部文献。从这些秦朝的法律法规中知道,当年为朝廷征发徭役,如耽搁不加征发,应罚二副铠甲。迟到3-5天的,受斥责;6-10天罚盾牌一个;超过10天的罚铠甲一副;因下雨等不可抗拒的自然原因,可以免除惩罚。很明显,云梦睡虎地秦简记录的秦朝法律并非像我们先前所想的那么残暴不仁。
那么,陈胜吴广为何要编排“迟到就会被处死”作为起义的原因呢?作者做了分析:
“首先,当时这几百名士兵都是新兵,而且都是农民,这些人不懂大秦法律法规,当时秦朝战事紧,招来的新兵随即派往前线,没有多少机会学习大秦法律。其次,‘伐无道,诛暴秦’、‘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等起义口号,并非普通老百姓能够想得出的。再次,从算卦占卜、篝火狐鸣、鱼肚藏书等事件可以看出,这些都是陈胜吴广提前想好,并故意安排的。”所以说,“2000年前的第一次农民起义,起因并非是因大雨耽误了行程,也并非一次偶然事件,而是一次早有预谋的革命”(均参见2019年1月10日公众号文章《大秦帝国|陈胜吴广起义真是被逼无奈吗?》,作者方生)。
如果《史记》中连记载秦朝的历史都未必可信,那么《史记》中那些更久远的“史记”,或说两周之前的历史,又还有多大可信度呢?
一生宣扬民主,活了98岁,于2014年2月3日去世的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罗伯特·达尔,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那本《论民主》中是这么说的:“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中国,在其辉煌的四千年历史中,中国从未出现过民主政府。”看来,罗伯特·达尔也只相信中国有四千年文明史,并认为这个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民主政府。而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还并不是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初到中国时,当他看到当时中华民族景象也忍不住发出感叹:没想到历史上那么一个伟大的国家竟衰落到如此光景(原话记不准了)。
始皇帝之前,大都叫国王国君,甚至叫大王。
估计一开始也无所谓,叫什么都可以,只要臣民知道谁是老大就行。
秦朝之前的“文明史”中,除了知道桀纣都是残暴无比荒淫无道,还有一个周厉王——本人总觉得周厉王之前的国王大都不可信,到周厉王这一代,那历史才有点“可信度”。为什么呢,因为人之为人,不仅懂得爱,同样懂得恨。爱恨情仇,源于人的本性。正如有人所讲:人是有记忆的,尤其对屈辱和苦难刻骨铭心。可以想象,只有人们对周厉王恨之入骨,才会有那样的记载。
可周厉王时代肯定也是一个“新时代”,周厉王也一定被定为“一尊”,当然,那时估计还未必叫“一尊”,但一定也是这个意思。否则他绝不敢那样对待他的臣民。
让所有人都不能批评当朝不能批评国王,一定是从把这个国王定为“一尊”开始的。如果权力还不牢靠,国王不敢这么撒野。
周厉王之后汲取教训了吗?没有。特别是他之后六百多年,华夏出了个始皇帝,从此凡皇帝都被定为“一尊”,且一直延续至今。这大约就是中国虽有所谓“五千年文明史”,却至今仍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没能解决的最大问题。
2019. 2.4日下午定稿
                                                                  
【注】:杂交水稻育种专家袁隆平做的公益广告中,先说“六千五百年前,中国人就开始种植水稻了”。后改成“很久以前”。再后来,又改成“很多年前”。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时候中华民族“开始种植水稻”的。当然,广告词都是别人拟好,袁隆平不过是个“道具”。
另外,湖南道县寿雁镇有个玉蟾岩,俗称“蛤蟆洞”,1988年被发现,1993年、1995年湖南省考古研究所专家先后两次对这个遗址进行过发掘,出土了大量的石器、棒器、动物骨头残骸、种子以及栽培水稻的谷壳标本和陶器,据说发现的水稻种子据今已有12000年了,也不知真假。果如此,说六千五百年,岂不又显得太保守了。
说到水稻,就自然会联想到中国农业。我们这个农业大国现在已成粮食进口大国。主要作物:大米、小麦、玉米、大豆,没有一样不大量进口。可越南人口近亿,国家面积只有中国的3%左右,他们却为何还能有大米出口呢?
然而,即使中国农业落后到如此地步,却仍能听到有高级知识分子、农业专家对中国农业的夸耀。央视有个“开讲啦”节目,2018年11月10日这一期请的是西北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业历史博物馆馆长樊志民。他除了盛赞华夏文明,说“一个文明能在世界民族之林屹立数千年,我想他肯定有一些非同寻常的地方”,同时,还特别夸奖中国的农业文明,并认为“我们的文明为啥没有中断”,就是因为“中国的农业没有犯颠覆性的错误”,“中华民族在自己的农业发展进程中始终是一个开放的姿态”,还说早在汉武帝时代就是“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果真如此,为何几千年过去,我们的农业依然如此落后——除非你硬是不承认落后,谁也没办法。三十余年前,有部电视系列片《河殇》,讲的是华夏农耕文明不敌海上文明即蓝色文明,不知到了樊志刚教授这里,怎么又忽然称赞起我们的农耕文明来。一是三十余年前的知识分子,一是当代知识分子,他们到底谁说的更靠谱?
有没有答案无所谓。可以找“旁证”。当下人气特旺的石国鹏老师(北京四中)有个短视频,在讲他对转基因的看法时顺带讲了中国农业:“中国农业领先世界几千年了,到近现代以来,我们不是伟大的农业国家,只是个大的农业国家,但远远够不上伟大。同学们可能经常听咱们政府在那儿吹,说我们用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难道还不伟大吗!怎么听怎么伟大,是吧。(可他们)还有一个数没告诉你:我们用世界上48%的农民数养了22%的人口。……这‘伟大’的程度一下子就缩水了吧。中国农民数占世界(农民人数)一半,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拼人,玩命地拼人,……这说明我们的技术水平极为低下。理解这个是很痛苦的事情。又一个迷梦破灭了。”
真想不明白,身为西北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农业历史博物馆馆长的樊志民,为何不肯承认事实,为何要在央视上面对全国亿万观众睁眼说瞎话?
 
关键字: 闵良臣 定于一尊
文章点击数: 495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