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0/2019              

卢尚华:是制度创新?是弯道超车?

作者: 卢尚华

 
网络图片

中共鼓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有经济居于主导地位,中共实行的所谓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经典学说中公有制、社会主义。马克思经典学说中的公有制,是全世界、全人类、全社会范围内的公有制,而不是一国一隅的公有制,是在私有制灭亡之后的唯一经济所有制形态。马克思学说中的社会主义,亦是全世界、全人类、全社会的社会主义,而不是一国一隅的社会主义。一国一隅的公有制、社会主义,是列宁主义的产品,列宁建立苏维埃政权,令社会主义以国家政权形式进行组建。列宁主义的社会实践曾经被某些人认为属制度创新,世界上从此有了崭新的体制。中共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走的就是列宁主义道路。列宁主义的特点是在资本主义国家的薄弱环节发起无产阶级革命,笔者认为,这何尝不是一种弯道超车?苏联等国,在弯道超车中翻车了,回归自由主义了,表明列宁主义式的弯道超车充满风险。如果说列宁主义是制度创新,只怕已经言过其实。

尽管苏联、东欧列宁主义式弯道超车已经覆灭,但中共作为列宁主义的实践者,仍然坚持列宁主义式的弯道超车,为了防止翻车,还给车子打上许多补丁,号称中国特色,自以为制度创新。

西方现代资本主义仍然属于自由资本主义范畴,它并没有达到马克思经典学说中的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是高度垄断的资本主义,社会贫富分化,中产阶级纷纷破产,少数人垄断政治和经济,掌握话语权,是一腐朽社会。帝国主义因其腐朽,其实也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对立面。从这一角度而言,自由资本主义如能健康发展,则不可能演化到帝国主义形态。只有自由资本主义的规则受到巨大破坏的情况下,自由资本主义才有可能演化到帝国主义阶段,这实属极低概率的事,马克思经典学说认为自由资本主义终将演化为帝国主义,难以令人信服。

但是,自由资本主义规则的确有可能受到破坏。列宁主义破坏了自由资本主义规则,从而建立苏维埃政权。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而言,列宁主义的一国一隅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其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度垄断的国家资本主义,因为,公有制经济就是国家占有资本的经济体制,这全面超越了自由资本主义的规则。英国是老牌资本主义,也曾拥有较多的国有资本,但其国有资本没有超越自由资本的特权,经过不多的手续就可以实现私有化,故属自由资本主义范畴,而中共的国有资本是特权的产物,被认为神圣,自由资本则不神圣,二者没有平等可言。在国与国的经济竞争层面,这种带上社会主义神圣光环的国家资本主义具备超级垄断的优势,自由资本主义经济不是其对手。这既是近年中共经济崛起的部分原因,也是西方自由国家敌视中共的重要原因,也是美国对中共开展贸易战的重要原因——贸易战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自卫战,有内在必然性。

对于自由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而言,列宁主义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尽管言词华丽,却已经离经叛道,属帝国主义性质,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对立面。请看,以一国一隅公有制、社会主义的模式,实属国家高度垄断的模式,近似于马克思学说的帝国主义形式,自由资本主义者能不恐惧?以国家主导的一带一路,近似于马克思学说中的帝国主义侵略扩张,这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所不能够达到的以现高度,西方能不恐惧?

中共主张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似乎已经对西方构成某种程度的威胁。从经济体制而言,中共公有制固然超越私有制,也已经对私有制、自由资本主义形成打压态势,但这近似于帝国主义垄断集团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打压。中共有无产阶级专政,中产阶级难以集结成形,这与马克思学说中的帝国主义阶段中的中产阶级纷纷破产相近似。而中共体制下,也形成既得利益集团,经济上贫富分化严重,政治上为一党专制,高度垄断,能够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入大牢,公民社会未能形成,民主人权堪忧,与自由资本主义体制格格不入;又以国家资本为主导搞一带一路对外扩张。中共体制虽然不是马克思经典学说中的帝国主义,但又何尝不能够视为现实条件下的另一种帝国主义?其离马克思经典学说中的帝国主义只怕是不到五十步的距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在世界自由资本主义风头正劲时,于所谓的薄弱环节突然降生,可谓出人意料。

在当前的世界格局中,规则是由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来主导来,美国是世界第一号大国,具有较大的话语权,而中共在经济总量上仅仅次于美国,号称第二经济实体,但中共推行列宁主义路线,是自由主义经济规则的破坏者,中美不可能长期成为夫妻关系、兄弟关系,除非中共发生演变、回归自由主义阵营。一旦西方不再对和平演变抱有期待,则美中的冲突势所难免难,一方面是中共高度垄断的国有经济模式对美国自由主义经济的打压,另一方面是美国自由主义政治、经济的自卫还击,你来我往,难以调和。况且,中共体制下也有自由资本,民营经济,这些经济成份自然而然地会向西方自由主义靠拢,一有机会就卷资外逃、移民,因为天然排斥中共公有垄断体制。当然也有民营经济实体与中共权贵合作、分脏的,这是不健康的要素。中共通过政协体制来约束民营经济的政治代表,甚至在人大代表方面也给份额,可在某种程度上笼络民营经济力量,但力度有限,不能够象西方自由主义国家一样给民营经济更大的发展空间,民营经济对中共体制的离心力是存在的。中共内忧外患之下,弯道超车的风险在聚集之中。

中共在外交方针上,鼓吹平等互利。然而,现在西方似乎已经发觉,平等互利不过是一个梦,中共在政治上、经济上已经吹集结号、已经垄断,已经对自由主义形成打压态势,哪还谈什么平等互利?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近来中美两国因贸易问题进行谈判,美国对中共施加压力,要求中共实施结构性改革,包括取消国企补贴、建立自由的工会体系,开放网络等等,从而维护市场经济,消解中共“特色”,消解列宁主义式的弯道超车,这对美国人而言,既是维护自由市场,也是帮助中共推动改革。能够推动吗?改革还没有死吗?有待观察。美国人对中共的斗争,归根到底还是自由主义对列宁主义的适度的清算。

中共体制之下,民众获益几许?放眼四顾,中共土地国有垄断,房地产业只涨难跌,泡沫生,有房者身价涨,似中产阶级模样,其实难副,成房奴者众,民众得失参差,难言公平合理。医疗保障水平有限,因病致贫者有之,相比之下,而台湾的医保却更有成绩,为世界所瞩目。总之,中共体制给民众带来的利益较为有限,民众觉悟移民成为时尚。按照中共的说法,中共体制的优点是举国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貌似优于自由资本主义,但这种举国体制也许不很新鲜,曾经的“辉煌”一时的帝国,比如德国、日本,也很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侵略扩张,但还很战败在自由体制之下。苏联也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也照样翻车。故集中力量办大事未必值得自豪,政治经济全面垄断,就集中力量了。至于所办的大事好不好,不尽然。自由主义体制貌似不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但为什么也能集中力量取得二战的胜利?其实自由主义体制在适当时机也可以集中力量成大事。总而言之,中共极权体制未必比自由体制更适合中国现代化进程,也未必能够实现中华民族利益的优化。

中共可以坚持目前的体制,一条路走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但我个人的观点,中共应该放低身段,放弃列宁主义,回归自由主义,韬光养晦。中国是人口大国,历史悠久,未来机会多多,需要脚踏实地,不需要什么列宁主义式的又打上补丁的制度创新、弯道超车。不要以为公有制经济多么的美好,是对付自由资本主义的超级武器。公有制也许属于未来,但在当前则的确是世界的另类。老百姓追求的是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人权,中共的国有经济的出路,仍然是回归自由经济潮流!
 
关键字: 卢尚华 中国特色 弯道超车
文章点击数: 318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