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8/2019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毛泽东前秘书、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李锐逝世

作者: 施 英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周六(2月16日)早上确认,当日早晨8点32分,父亲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在周六发出的讣闻中写道:“李锐走了,我希望随着他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地走入历史。”

李锐晚年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其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研究专家的身份。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大跃进亲历记》等重要著作,还撰写了《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毛泽东的晚年悲剧》等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评论其“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而《毛泽东的功过是非》等没能在中国出版的作品,则通过境外出版社发表。

在这些著作中,李锐大声疾呼中国尽快实行宪政改革,也让自己成为了中共体制内的“敏感词”,许多著作被禁止再版。他还曾任党内自由派、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编委及顾问,并多次亲自撰文批判毛泽东、批判中国共产党违背早年的宪政民主承诺。

▲美国之音(VOA)2月16日报道: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去世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

华盛顿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2月16日在北京去世。尽管李锐已是101岁高龄,北京知识界的一些敢言者仍感悲痛惋惜。李锐等中共自由派人物对其后的一代人影响深远。

 
李锐女儿李南央周六发出的讣闻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在周六发出的讣闻中写道:“李锐走了,我希望随着他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地走入历史。”

李锐的思想历程在中共党内也很有代表性。北京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说:“早年应该说,就是像”一二。九“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在抗战爆发前跟中共走到一起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中国党内平均素质最高的一批人。”

章立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李锐的思想历程做了解析。他认为李锐当时参加中共,是因为中共在抗战时期一直宣扬要走美国式的宪政道路。

他说:“这种说法也很吸引人。所以我想李锐先生参加革命的这一段,他可能还是比较左倾的理想主义者。”

李锐后来经历了中共内部的整肃,特别是延安整风使李锐受到政治和家庭的双重打击。

章立凡说:“他对中共内部残酷斗争的传统可能也有比较深刻的体会。这也可能也是后来他对中共领导的这场革命反思的起点。”

中共建政后,李锐曾著书讲述毛泽东的青年时代。那或可视作他研究毛泽东的开端。

李锐因为三峡问题受到毛泽东的赏识,进入毛的秘书圈子,后来很快遭遇庐山会议。

章立凡说:“其实他和毛的秘书圈子里的人当时已经对毛的做法不以为然,包括他和田家英的私下的沟通,也包括陈伯达、胡乔木,可能都对毛的做法不以为然。但是他是受到打击最重的,开除出党改造。”

这样的经历使他能够认识共产党的制度。从1959年到文革结束这段漫长的历程,以及秦城监狱,李锐经受了很大的磨难。

章立凡说:“这些共产党能给予的迫害他都经受过了,只是他又是个幸存者,活过来了。”

文革后,中共内部有很多人开始对毛泽东进行反思。一些人的反思就到“毛泽东破坏了党内民主”为止。李锐后来走得更远。他写了《庐山会议实录》是对中共党史的一个巨大贡献。章立凡说:“过去人们看中共都是从表面上看,从来没有一个人从高层的政治斗争,从内部把这个事情披露出来。即使像李志绥大夫所写的回忆录也到不了这个层面。李志绥写的是毛的生活层面。但他和李志绥从不同的层面解析了毛泽东。”

在独立媒体人高瑜看来,李锐“在共产党里面绝对是没有改造好的知识份子。”她曾在去年八月和杜光等人一起去医院看望李锐。她说,当时他们用写字板和李锐交流,因为他的听力已经衰退,但不愿意戴助听器。

高瑜说:“老人家当时想把他所有的话都告诉我们。”

高瑜也谈到李锐的长期经受的种种磨难。她说:“从延安整风到庐山会议,还有改革开放,六四之后一直遭到到党内残酷打击。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有宪政自由思想,为自由而奋斗的知识分子,共产党是不容他的。”

高瑜说,没有李锐这一代人,“可能中国就更悲催了。”

高瑜说,那一代人所接受的自由民主思想不是从西方得到的,而是李锐等中共党内的民主派老人。

她说:“就是党内民主派的这些老人,有他,有李朴,还有谢涛、胡绩伟。很多很多这样的民主派。我们是从他们那里接到自由化的传承。”

章立凡说起李锐曾跟他提过的往事。李锐当年负责中组部青年干部的考核,也就是“第三梯队”,曾考核过现任领导人习近平。

李锐2018年4月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直言不讳批判毛泽东的错误,正面评价习仲勋,并对习仲勋次子、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执掌大权以来所表现的文化知识水平表示失望。

章立凡说,一个中共老干部敢于公开地表明自己对中共现任领导人的批评,这是前所未有的。他说,接下来要看的就是,现任领导人会不会给李锐送花圈挽联,或者出席他的遗体告别。这个观察气量和态度的时候就到了。

不过李锐说死后不盖党旗。章立凡说,他的女儿可能也不会出席追悼会,因为她曾经说自己不能接受中共官方对李锐的评价。

高瑜说李锐是个另类,能在百岁时在美国之音说出那些话,是有勇气的。

高瑜说,李锐讲了真话。她认为中共党内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所以李锐的去世,是中国的一大损失。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6日报道:李锐:呼吁宪政的“两头真”中共改革派旗帜

加入中国共产党八十余载,李锐也没能等来党兑现民主宪政的承诺。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周六(2月16日)早上确认,当日早晨8点32分,父亲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李南央周六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李锐把其从1935年到2018年3月26日(住院前)的所有日记原件都捐献了出来,在美国的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永久保存,并将在几个月内向大众公开。“他所有的日记,我和我先生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整理,恰恰就在几天前刚刚录入完了,”李南央说到这里一度哽咽。

李南央说,除了父亲的日记、信件,捐献的资料还包括他的书《龙胆紫集》,以及他在庐山会议时期、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录入的内容大概有一千多万字,“这些大概就是我父亲留下的最有历史价值的、可以帮助后人的东西”。

她觉得很幸运,最后给这些有价值的历史资料找到了很好的归宿。“在这么多年里我和我父亲像做地下工作一样,一点一点把他们都带了出来。”

李锐是“一二。九”运动前后加入共产党、要求抗日救国的青年之一,是以敢言闻名的中共改革派人士。他曾身居高位,说服毛泽东推迟三峡工程上马,组建后备干部“第三梯队”;也与许多其他中共高官一样,在数次政治斗争、高层博弈中身陷囹圄,起起落落。

退休后,他著书立作成为党史和毛泽东研究专家,建言献策希望推动中国宪政,却不料时移世易,对于他追随一生的党来说,自己悄然变成了“敏感人物”。

“何时宪政大开张”

李锐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中国的民主宪政。88岁米寿时,他作了一句诗,“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他的媒体采访和所有出版物,无不是按照这句话在呼吁和行动。

“过去党内历次的政治运动,没有让他折腰,”与李锐相识多年的历史学者施滨海对BBC中文说,李锐性格直率、敢言,“有很多人经历过很多次运动学得很乖了,不讲话了、保持沉默了,他始终没有,所以这几年不断看到他的言论或者出版物。”

即使已到百岁高龄,他仍然数次向党内高层递交建言书,呼吁改革,呼吁尊重宪法、实施宪政,开放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

近些年,他也会接受媒体采访,表达自己对时事的看法。一名采访过他的记者用两个“特别”来形容李锐,“精力特别好,说话声音特别大,完全不像100多岁的老人”。

2018年,两会投票表决宪法修正案草案,要删除对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他对媒体评论说,“习近平要搞终身制”。甚至去年4月17日他101岁生日当天,即使不久前刚因为呼吸道感染昏迷,当天还住院观察插着鼻饲管,他跟朋友和记者聊天时仍然语惊四座。

“(我跟)习近平最后一次接触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呢?他当浙江省委书记的时候。过去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在美国之音曝光的影片中,他这样评价中国现任国家主席。

这位党龄80余年的老党员,中共的元老级人物近年来自己却成了中国官方封杀的对象。最近十几年,他的书在中国内地出版屡次受阻,甚至曾经出版过的书也不允许再版;他的访谈基本上只在香港媒体和外国媒体出现;他还说,中组部的老干局和办公厅也会找他谈话,批评他的文章和讲话。

“从50年代、80年代至今两个时期,我一共由中央和各地的出版社公开出版了十七本着作和选集四种,第十八本《李锐近作》却只能由香港出版了,”李锐曾在其书中序言感叹。

在香港出版的有关李锐的书也遭到中国当局的审查。2013年10月,李南央从美国回中国探亲,中国海关扣查了她行李中50多本其编著的《李锐口述往事》,称这本书不能进中国内地。李南央随后起诉北京海关,“李锐是共产党的元老,如果他都没有言论自由,谁还有?”

深刻反思

仕途经过几次大起大落的李锐亲身经历党内高层斗争的凶险和残酷,让他对共产党和老领导毛泽东有了深刻的反思。

文革结束、平反复出后,1979年李锐跟随中国能源考察团出访巴西和美国,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对BBC中文表示,父亲看到美国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超级市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美国普通老百姓富足的生活意识到,“共产党完全错了”。

李锐在日记中写到,在美国他第一次去了超级市场,看到超市里“应有尽有,方便之至”。“这次出访,应当讲,对于我们自己一贯自诩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我脑子里面是没有了;不单是水电,而是从整个的社会生活和制度来讲,人家的资本主义更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李锐在他的口述回忆书中说。

1989年的“六四事件”让他对共产党更加失望。李锐对女儿说,这个党没有味道了,这个国家没有味道了,你能走就带着女儿走吧。

但是“六四”之后,李锐仍然留在党内,同时孜孜不倦地给国家领导人写信,接受媒体采访,呼吁民主宪政。李南央曾开玩笑地问父亲,你是不是舍不得你的车、你的房、你的医疗待遇?

李锐回答女儿,不是。“他认为不退党,留在党内说话更有分量,”李南央说。

其实李锐的思想早在延安时就起了变化。最初投奔共产党是为了救亡,为了民主,但是延安的实际情况,包括在抢救运动中被严刑逼供等经历,并不符合他的预期。不过,在生命的后半段,李锐回忆起入党,仍认为自己当年做了正确的选择。

“我们看到国民党不抗战,看到国民党不民主,才加入共产党,”李南央转述父亲的话,“我们参加了共产党,共产党搞到今天这个样子,我们有责任。”

在李南央看来,父亲对共产党能够有那样的反思已经很不容易,但仍期待他能对自己作为共产党的一员曾经犯过的“左”的错误有所反思。因为她从父亲的日记里看到,他在土改和“三反五反”时都曾有过“左”的作为。

李锐晚年曾多次说过,“人生在世,任何人都要受这四种限制:时代、知识、思想能力、个人品德。”李南央认为,父亲也不例外,不是一个完人。

“我父亲的不容易在于他在那个体制内保持了独立的人格,为此一生倍受苦难和挫折而至死不移;父亲的缺憾也是因为他身在那个体制内,所以有着很深的‘党文化’的烙印,”李南央说。

受毛重用与三次受难

李锐出生于1917年,他的父亲曾追随孙中山,是早期同盟会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少年李锐在湖南度过了整个少年时期,他痛恨国民党的腐败和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加上受到左翼书刊的耳濡目染,逐渐向共产党靠近。进入武汉大学就读后,他频繁参加和组织学生运动,并在1937年正式入党。

从参加革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他先后涉足新闻和水电工作。1958年,因为极力反对建设三峡,李锐走入了毛泽东的视线。那年年初的南宁会议,李锐与三峡赞成派水利学者林一山在毛泽东面前进行了一场“御前辩论”,陈述三峡工程上马的利弊,还各写了一篇文章呈交。

在李锐意料之外的是,毛泽东不但采纳了他的意见搁置了三峡工程,自己未足半小时的发言和文章还让他获得了毛的赏识和重用。散会之前,毛对李锐说:“你文章写得好,你当我的秘书。”

对于党内的其他人来说,被毛钦点大概是“中了状元”一般的好事,但李锐却并不想接手这份工作。他在回忆录中说,好友、毛泽东秘书田家英早就跟他讲过,毛泽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怕毛“不好伺候”。

南宁会议后,李锐的仕途走向新高点,但是他在政治上的打击和挫折才刚刚开始。1959年庐山会议,李锐对大跃进的一些做法提出了质疑。他批评“以钢为纲”的口号,指运动中钢的指标超出客观实际。会议后期,李锐被列为“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追随者,被开除党籍、送往北大荒劳改。

李锐在北大荒几乎被饿死。他在书中回忆,1961年粮食困难时,没有菜,只能将玉米芯磨碎,加一点粮食做成饼子。饿得没办法,在地里捡到一点土豆和野菜也马上生着吃了。

厄运延续到了文革期间。1967年,李锐向中央专案组的调查人员揭发陈伯达,被抓进秦城监狱,关入单人牢房。从1959年到1979年,人生中宝贵的20年时光,他几乎完全荒废。

1989年,李锐在麦克法夸尔家中与费正清合影图片版权LI NANYANG

其实早在1943年,李锐就在延安经历过“抢救运动”,那是他的第一次“受难”。当时,李锐的武大同学魏泽被逼供时承认自己是特务,供出李锐,说李是他的上级。李锐被关入延安保卫处“监狱”一年多。受刑逼供是常事,比如不让睡觉,眼睛都不准眨。

为历史作证

也许是由于乐观的天性和不俗的毅力,李锐在三次受难之后仍然活了下来,政治生命也没有终止。文革结束平反后,他被任命为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负责清理省部级班子,选拔后备干部“第三梯队”。

退休后,李锐将更多的精力投向了对中共党史的记述。作为中国革命的参与者和历次运动的见证者,他先后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和共19大卷、耗时12年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中央卷)。他还曾担任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的编委与顾问,这本杂志被认为代表党内自由主义势力,多次刊登涉及中共历史敏感事件的文章。

“他最大的贡献,是为20世纪的中国作证。若无他的一系列作证文字,绝大多数的国人会更加迷糊,”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丁学良对BBC中文表示。

在历史学者们的眼中,李锐撰写的一些回顾党内重大事件的书籍都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如《庐山会议实录》和《大跃进亲历记》。作为庐山会议的亲历者,他写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详尽记录了这次党内重要会议的全过程,以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党内领导的发言记录,是海内外研究庐山会议的权威史料。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韩钢对BBC中文说,《庐山会议实录》一书,有连官方档案里都缺失的中共常委会议记录,“没有任何一个庐山会议的当事人,对于这样一个重大事件,做出了像他这样系统的,又有大量文献支撑、也有自己记忆支撑的作品。”

回忆过往、书写历史,无非是为了能让今天的中国记住过去发生的事情,以史为鉴。

施滨海说,李锐一直以来的希望就是共产党选择民主走向宪政,这样国家和民族付出的代价会少一点,不会造成天下大乱,“就像台湾那样,他对蒋经国是很赞赏的”。

而最近几年,李锐看到文革回潮的迹象,再加上八十年代形成的共识,如党政分开、不能以党代政等被破坏,他越来越不乐观,开始觉得靠党来完成转型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德国之声(DW)2月16日报道:一生坎坷 诤言灼谏 毛泽东秘书李锐去世

曾任毛泽东秘书、在反右及文革中皆遭受迫害、六四事件中站在学生一边、晚年大力呼吁实行宪政改革的中共元老人物李锐本周六早晨在北京去世。他还曾举荐年轻的习近平,却在后者权居高位后斥其刚愎自用、文化水平低。

(德国之声中文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对外界确认了其父亲已经在周六(2月16日)早晨去世,享年101岁又十个月。

出生于1917年的李锐,其父亲曾是追随孙中山的早期同盟会成员。痛恨腐败国民政府的李锐,30年代就读国立武汉大学期间,就已经成为了左翼组织“武汉秘密学联”的负责人,参与过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反对南京国民政府的“攘外必先安内”,要求国共两党一致抗日。1937年,20岁的李锐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时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两党结成抗日统一战线,李锐从北平、济南、武汉、长沙、重庆辗转,最终在1939年到达延安。

1943年初,时任延安《解放日报》编辑的李锐,在整风运动中遭到诬陷,被捕接受调查。经周恩来亲自干预后,李锐在1944年夏天获得平反出狱。

1952年,李锐脱离新闻宣传以及青年工作,前往水利部门任职,并于1958年出任水利部副部长。同年,他因分析指出三峡工程的弊端,获得了毛泽东的赏识,被指定兼职担任毛泽东的工业问题秘书。不过,仅仅1年后的庐山会议上,李锐就因为赞同彭德怀的观点,被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李锐反党集团”,遭到流放、劳改。文革初期,他又因试图写信揭发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而遭拘捕,关押在秦城监狱的单人牢房。

1979年,李锐终获平反,再次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此后还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青年干部局局长、中共中央委员等重要党政职务。期间,他撰写《论三峡工程》一书,再次反对建设三峡工程。

在89年六四事件中,已经离休的李锐还曾支持失势的赵紫阳,同情请愿学生。此后,在多次中共党代会上,李锐都公开发言要求为六四事件平反,并呼吁启动政改,实现“宪政大开张”。

追求民主

李锐晚年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其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研究专家的身份。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大跃进亲历记》等重要著作,还撰写了《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毛泽东的晚年悲剧》等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评论其“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而《毛泽东的功过是非》等没能在中国出版的作品,则通过境外出版社发表。

在这些著作中,李锐大声疾呼中国尽快实行宪政改革,也让自己成为了中共体制内的“敏感词”,许多著作被禁止再版。他还曾任党内自由派、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编委及顾问,并多次亲自撰文批判毛泽东、批判中国共产党违背早年的宪政民主承诺。

据李锐女儿李南央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透露,李锐说早年投奔共产党“正是因为看到国民党不民主、不抗战”,“我们参加了共产党,共产党搞到今天这个样子,我们有责任。”

“权力使人变化”

李锐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好友。李锐曾回忆说,自己80年代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共青年干部局局长期间,曾前往河北正定去和担任县委书记的习近平谈话,“那时侯组织部想提拔他”。后来习近平在河北仕途遇阻,组织部出面协调将习近平调任去福建厦门担任副市长。

在去年春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已经101周岁的李锐则表示,对习近平执掌最高权力以来所表现出来的文化水平感到失望。“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么低。他小学程度。”他还曾在《李锐口述往事》中如此评价习近平:“人有了权以后是会变化的。这样的人我接触多了。”李锐最后一次与习近平见面,是2005年前后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当时习近平在私人场合宴请李锐夫妇。据李锐向美国之音透露,当时他建议习近平“你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讲一点有意义的话了,应该(向上)讲点意见啦”,而后者则回答说:“你可以打擦边球啊,我哪里敢。”李锐在美国之音采访中还曾表示,如今的习近平“不可能”会再接受忠告了。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6日报道:毛泽东前秘书百岁老人李锐去世

享年101岁的李锐曾是毛泽东秘书,他于2019年2月16日星期六在北京去世。

综合多方消息报道,中国政坛的知名改革派老人李锐生前曾担任过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他主张实施民主宪政,赞同平反六四事件。

生于1917年4月13日的百岁老人李锐,曾负责中共党内工作。在担任毛泽东兼职秘书之前,也曾做过高岗和陈云的秘书。他于1958年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1959年庐山会议上受到严厉批评,之后遭撤职? 开除,并被下放到北大荒和安徽。1967年起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直到1975年。

邓小平改革开放后,李锐再次受到重用,1979年起陆续担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中共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等职。

▲美国之音(VOA)2月17日报道:李锐女儿:不能接受共产党的旗子盖在父亲遗体上

美国 香港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2月16日在北京去世。中国政府通知李锐家人说,他的葬礼将按照正部级规格在八宝山举行。李锐的女儿、目前旅居美国的女儿李南央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她不能接受把她父亲作为共产党干部,她说,那不是真正的李锐:“我不能接受那沾满了人民鲜血的旗盖在我父亲的遗体上。那是对他的最后的侮辱。”
 
李南央声明

李南央说,她的父亲在1989年六四时曾在北京木樨地的一座楼房里亲眼目睹了共产党对人民的屠杀。她说,父亲生前就曾表示,身后不去八宝山。他说,八宝山的人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八宝山的人。李南央说,如果父亲在天有灵,他一定会揭去盖在他身上的那面旗。

李锐曾任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秘书,是中共自由派人物的一位代表性人物。他曾在几十年当中经历了中共内部的整肃,特别是延安整风使李锐受到政治和家庭的双重打击。

李南央表示,父亲生前将自己的手稿、日记等等很多珍贵的资料交给了她。这十多年来,她一直在做这些资料的整理工作,并将在今年经由胡佛研究所公布于众。

李锐生前的朋友、中国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黄万里的女儿黄肖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李锐的经历相当特殊,他年轻时追求宪政民主,加入到共产党,但后来理想的破灭。她说李锐始终有很强的独立思考精神。黄肖陆说,在中共庐山会议时,李锐是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他把这段历史记录了下来,为后人了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留下了历史证据。

▲美国之音(VOA)2月17日报道:李锐去世引起各派人士议论纷纷

华盛顿 —中共开明派老人李锐2月16日去世,引起各派人士议论纷纷。

赞扬李锐之声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表示:“李锐不朽! 是他,告诉世人以庐山会议的真相。他说,陈云调我到组织部,是要我去牵制和监视胡耀邦,——我怎么能干这种事! 他对毛泽东的罪恶和人品深恶痛绝。 他的夙愿是宪政民主大开张。实现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些后死者的责任,也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李锐当过中共元老陈云的政治秘书。后来他又回忆说:“1982年我65岁,退下来后,被陈云派到中组部组建青干局,培养党的高层接班人”。

鲍彤曾经为祝贺李锐百岁寿诞而题诗:“春秋实录记蛇龙,索引钩沉仰我公。画出庐山真面目,当时正在此山中。”

在北京的律师梁政表示:“对李锐的了解始于一本书,庐山会议实录。毛泽东,一个流氓专制统治者的形象在书中跃然纸上。李锐对毛以及中共的揭露无疑是体制内的人中最深刻的。他追求宪政,当发现走错路时勇于认错反省,令人敬佩。希望体制内能有更多的李锐。走好!”

中国新闻人高瑜表示:“如今中共最需要的是忠誠,絕對的忠誠.保證忠誠最嚴格的紀律,就是‘不許妄議’,而李銳就是黨內最敢妄議的人,妄議就是講真話,因此他獲得人們的尊敬和緬懷,李銳80年代是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六四鎮壓使他成為‘自由化的頭子’。中國堵不住一位百歲老人的嘴,因為專制戰勝不了一個人對思想和良知的忠貞。”

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邓聿文写道:“共产党里的两头真的老人现在不多了,愿他一路走好!宪政事业后继有人!”

推特用户刘炜琪写道:“李锐先生身在体制内但说了一些真话,被誉为”两头真“,先生还原了一些历史真相,在大环境框定的范围内,为推动中国的文明进步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李曾公开表达,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宪政的阳光能够照耀中国,但这注定是先生终身遗憾。 斯人已去,精神长存!”

分析和疑问

在北京的推特用户毛小磊写道:“李锐先生仙逝,作为‘党内民主派’,对我等后生晚辈的启蒙功不可没,但是他们一生的追求和结果始终是背离的,究其原因,应该是思想方法甚至价值观都还有许多不足,没必要拔高到说不得,也没必要谩骂。”

英文网站《改变中国》负责人曹雅学问道:“李锐既然多次表示死后不盖党旗,不进八宝山,那为什么不在生前宣布退党呢?为什么不一退百了呢?”

在荷兰的独立评论者李剑芒认为:“统治者永远追求秩序,被统治者永远追求自由。当李锐是统治集团的时候,他追求秩序。当他掉出统治集团的时候,他追求自由。”

来自两翼的批判以及反批判

推特用户Jason Zhou抨击李锐“带着他的共产主义花岗岩脑袋去见他的主子毛泽东了。”

对此,在北京的独立学者和评论员章立凡反驳说:“无知者无畏。 对逝者的不敬言辞,说明你根本不了解李锐,也没有读过他的书。 李锐是中共民主派中,揭露批判毛泽东及党国体制最多最深刻的人。”

李锐是毛派的眼中钉。毛派的《红色中国网》刊登了四篇抨击李锐的文章,包括《 戚本禹:李锐的揭发交代与庐山会议的转向 》。 戚本禹是毛泽东的笔杆子,是文革初期中央文革小组成员,1968年1月被送进秦城监狱,文革后被判刑18年。

▲纽约时报2月17日报道:中共元老李锐逝世:从毛泽东亲信到中共批评者

李锐于周六逝世,享年101岁。“他视自己为革命和共产党的良心,但他对自己毕生为之服务的体制存有深切怀疑。”刚刚过世的哈佛大学中国历史教授马若德曾这么说过。

李锐于周六逝世,享年101岁。“他视自己为革命和共产党的良心,但他对自己毕生为之服务的体制存有深切怀疑。”刚刚过世的哈佛大学中国历史教授马若德曾这么说过。 VIA NANYANG LI北京——在近四十年里从1950年代的毛泽东私人秘书之一转变为共产党的批评者、修正主义历史学家和中国自由主义价值观领军人物的李锐,于周六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据与医生进行过沟通的李锐女儿李南央说,死因是由肺炎和消化道癌症引发的器官衰竭。李锐一直在北京医院接受治疗。

李锐坦率、张扬、思维敏捷,他的经历浓缩体现了一代人的希望和失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的历史中,顽强和长寿让他成为了最具影响力的政府批评人士。他的工作还关乎中国历史的重新塑造——尤其是毛泽东在灾难性的大跃进中应负的责任,在这一时期,饥荒导致超过3500万人死亡——与此同时,他在政治上的人脉让他得以保护一些较为温和的批评人士,并且公开对言论自由和宪制政府作出呼吁。

但李锐并非异见人士。他去世时仍是一名共产党员,享受着1937年加入中共带来的特权,现在的中国人大多数在当时尚未出生。他有一套宽敞的寓所,丰厚的退休金和大量福利待遇,例如最高规格的医疗护理。党曾经将他囚禁、下放,几乎要让他饿死,但即使被党开除,他最终还是回归到了党组织,希望能从内部发挥作用,带来改变。

“他视自己为革命和共产党的良心,”哈佛大学中国历史教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曾这么说过。“但他对自己毕生为之服务的体制存有深切怀疑。”(马若德于周日去世。)

李锐很早就已经是一名热忱的共产党员。1917年,他生于中国南方省份湖南的一个富裕家庭,当时的中国正被军阀和外国侵略者瓜分割据。他的父亲是地下革命党同盟会的成员,该组织参与推翻了清朝,并建立起一个共和国。他于1922年去世,留下了一个没有父亲、但迫切想要追随父亲的脚步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的李锐。

在武汉大学学习机械工程期间,李锐参与了一场由共产党领导的学生运动,该运动是为了向政府施压,反抗不久前日本侵占中国领土的行为。1937年,他作为一名地下活动人士加入中国共产党。

这使得李锐成为受过良好教育的、理想主义的新一代共产党员的一分子,在当时,共产党的成员主要是街头战士和像毛泽东这样的老资格革命分子。从这个时期李锐的照片中看到的是一个明显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有着运动员的体魄,国字脸上带着意气风发的表情,目光炯炯有神。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锐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水利部工作过。1958年,他被提拔为水利部副部长,这让他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副部长。

同样是在那一年,他达到了自己事业的巅峰。当时毛泽东在南部城市南宁举行一场会议。会议议程上的一个事项,便是建造三峡大坝,这是长江上的一个大型防洪水电项目,将创造出一个巨大的内陆湖,并摧毁上游沿岸大面积的村庄和古迹。

大家都知道李锐是这一计划的反对者,毛泽东让他从北京飞至南宁,当着他的面讨论这一问题。他的发言有力且简洁,说服了毛泽东。不久,李锐就被任命为毛泽东的私人秘书之一——这让他成了一个手握重权的看门人,为一个以帝王的方式统治国家的领袖服务。

但李锐在最高层却没能待多久。1958年,毛泽东着手开始大跃进,这是一个未经深思熟虑的梦想,希望能通过一系列鲁莽的经济政策超越西方国家。没多久,农民纷纷开始饿死。

党内温和派以中国最著名的将领之一彭德怀为首,曾试图缓解毛泽东的政策,控制饥荒。1959年,在中国中部疗养地庐山举行会议时,毛泽东棋高一着,打败了他们——这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导致了人类历史记载中最为严重的一次饥荒,并进一步促使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的形成。

在庐山会议中的一个紧要关头,毛泽东的一名私人秘书被指控曾说过毛泽东听不得批评。全场陷入了沉默。李锐被问到,是否曾听到过那人有这样大胆的批评言论。在对那段历史的口述中,李锐回忆道:“我站起来说:”[他]听错了,这是我的意见。‘“

李锐迅速遭到清洗。与彭德怀将军一道,他被认为是反毛泽东的同谋。他被剥夺了党员身份,送至苏联边境附近的一个下放地。

由于当时中国深陷饥荒,李锐几近饿死。后来是他的朋友设法把他转到另一个能获取到食物的劳改营,他才幸免于难。

很快,就有政府巡察官员来看他,说如果他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就能重回党内。但李锐对自己在最高层目睹的一切深恶痛绝。

“我却因为对于庐山召开的我们党的最高领导层会议上,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来为彭老总讲半句公道话而深感绝望,回答说:”同意开除‘“,他回忆道。

1961年底,李锐返京。他的女儿李南央在一则采访中表示,尽管当时的中国首都笼罩着极权主义的气氛,他仍敢于直言。她回忆起自己写了一篇作文赞扬因为共产党,大跃进时期没有死人。父亲训斥了她:“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们国家没有死一个人呢?‘“

“我小眼一瞪,脖子一梗:”你怎么敢这么说?老师和报纸上都是这么说的!你怎么敢这么说?‘“

恼怒于李锐的固执,结婚22年的妻子与他离婚,带走了三个孩子。之后,她谴责他私下里批评毛泽东。1962年,他被下放至一个偏远山区教书。

四年后,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其目的是打倒党内温和派。就像在庐山会议时一样,毛泽东自己的私人秘书由于不够激进,受到调查。

调查人员飞到了李锐所在的山区下放地。他为所有的秘书都做了担保,除了一个人:陈伯达。此人是毛泽东秘书中众所周知最左的一个。挑战毛泽东身边的激进派,几乎属于自杀行为。

几个月后,李锐被送进了中国的巴士底狱——位于北京北部的那座臭名昭著的秦城监狱。接下来九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那里被单独监禁。他用监狱诊所里的碘酒,在马克思和列宁文选的空白处写下了400首诗,以此对抗孤独。

“我的痛苦和烦恼因此得到转移和缓解,”他在99岁生日之际写的一篇文章中说。“把脑袋瓜保住了”。

1975年,他从秦城监狱获释,但被送回了山区下放地。当时毛泽东刚刚去世。1978年年底邓小平掌权后,李锐恢复了党籍。他回到了北京,重新进入水利电力部。他再次对建造三峡大坝的计划表示反对,与记者、环境活动人士戴晴联手,阻止这个庞大的项目。

他后来被调至党内颇具影响力的组织部,在那里,他帮助监督新官员的选拔。但在1984年,当他拒绝给一名高级官员的后代特殊待遇时,他的职业生涯突然中断了。

“在讲真话或有前途的仕途之间,他总是选择讲真话,”戴晴在一则采访中表示。“他一辈子都在说真话。”

这开启了李锐一生最具影响力的阶段:有良知的政界元老。

他在三峡大坝的问题上败下阵来,1989年天安门屠杀事件以及党内改革派在斗争中落败后,强硬派推动通过了三峡大坝计划。

但他写了一本关于庐山会议极具影响力的书。《庐山会议实录》反驳了共产党称饥荒并非毛泽东责任的说法。他还写了很多随笔、杂文以及致高层领导的公开信,呼吁更多透明度和包容。

最为重要的可能要数他成为了先锋刊物《炎黄春秋》的保护人。该刊物会探讨敏感历史问题,例如大跃进造成的饥荒,或是文化大革命,而这些都是中共希望忘却的。

“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担任刊物主编至2016年的吴思说。“他不为政治利益。”

但李锐设想中的一个更开放和民主的中国越来越遥远。到了2016年,吴思被解除了刊物负责人的职务,该刊也被强硬派接管。

“恐怕李锐没什么能做的了,”吴思说。“这已经超过了一个人能保护的能力。”

然而,李锐拒绝后退,他撰文批评自毛泽东以来最具威权的领导人习近平。在一篇文章中,他将习近平与其已过逝的父亲习仲勋做了一番比较,习仲勋以宽容及反对强人统治而闻名。

李锐写道,2006年左右,他前往浙江,习近平当时在那里担任省委书记。习近平请他吃饭,李锐敦促他对体制中滥用职权的事情发声。根据李锐的说法,这位中国未来的领导人当时一口回绝了他:“我怎么能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擦边球,我不敢。”——言外之意,当时野心勃勃的习近平希望进入权力的中心。

李锐又给这个故事加上了一个谴责性的评价:“西方有句老话,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在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看来,李锐代表着一代人的悲剧。许多人最初将共产党视为中国的救世主,眼看着它在毛泽东近30年掌权期间变成了一股独裁力量,然后渴望改革时代终将带来变革——然而由于中共无法放弃威权主义,那些梦想一一破灭。

“《炎黄春秋》事件标志实现李锐和他那代人的梦想的可能性破灭了,”章立凡说。“但是我理解李锐,完全否定共产党也将意味着否定他自己的一生。”

▲美国之音(VOA)2月17日报道:李锐现象的“悲哀”

香港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越到生命最后,反思和批判越深刻。不过,他的言路没有被封,逝世后可能还将覆盖党旗,进入八宝山革命公墓。有人称这种所谓“李锐现象”,其实是一种悲哀。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锐逝世后,其治丧安排目前成为关注焦点。中国官媒迄今尚未发布李锐逝世的新闻。按照李锐家属方面消息,李锐部长级待遇的追悼会,星期三上午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有舆论已经开始关注届时的细节,如悼词内容、用语、送花圈者名单等。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已对得知的官方葬礼安排表态,16日她在起草书面声明过程中对美国之音说:“我不是表明我的意思,而是我父亲的遗愿……我不需要面对世人,我要面对的是我父亲和我自己……我正在找到我父亲的日记,我念给你听……我父亲还跟我说过,他不进八宝山,因为他的好朋友黎澍说过,八宝山的人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八宝山的人。我爸爸跟我说,他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我回去就等于我承认,他们想让李锐以一个共产党正部级这样一个形象留给世人,这个绝对不是真正的李锐。李锐是一个(哭泣声起)在共产党集权统治下,保持自由思想的一个人。如果他知道一面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盖在他的身上,他的在天之灵不能容忍。我不能接受他们把这面党旗盖在我父亲的遗体上!”

李锐敢言,却能幸存,还可能进入政治等级森严的八宝山。独立中文笔会刊登胡显中的文章提出所谓“李锐现象”。文章说,李锐在中共层级序列里应属第二等级,但和其他高干不同:“他对当今所谓‘核心’根本不买账,不看齐,更不表忠心”,甚至公开贬损。这就引出有趣话题:全国一片拥戴和效忠热潮中,李锐为什么安然无恙?

对此,资深媒体人纪硕鸣对美国之音说:“就是几个老人。我认为,北京认为他们已经年迈,影响力也有限,对整个政局的冲击有限。第二,北京也不愿意去冒很大的风险。毕竟是老人,给予适当的空间。这样不会对当局有什么损害。北京不会去处分他们,从而也促使他们敢讲,愿意讲。”

和李锐情况类似的还有前《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前不久在赵紫阳家祭活动上,杜导正坐轮椅到场题字内容广泛流传:“老老实实照着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的路子走,别的路走不通”。

纪硕鸣说,“李锐现象”、“杜导正现象”,其实是一种悲哀。他说,

“其实李锐现象,从中国整个战略和大环境看,还是有点悲哀啦。悲哀的是,这个现象只是一个有限的可以发表言论,或者言论自由的现象,而且只限于这么几个老人,而且把他们限制得最小。这些老人对中国发展进程都是有贡献的,应该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这个党、这个国家能够在发展进程中走得更健康,在国际竞争过程当中要有它的地位,要融入这个世界。套用时髦的话就是,共产党要与时俱进。”

北京医院李锐病房外,中共宣传习近平思想的“强国学习”移动软件,已经大规模开发应用,宣传洗脑数字化。有网友因此说,李锐和杜导正们“毫无影响力”。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评价李锐影响力时对美国之音说:“李锐以前跟毛泽东,做他的秘书,对于毛泽东所犯的错误,整个共产党都有一种共犯的责任,我觉得。李锐作为毛泽东的秘书,不可能摆脱这种不幸的定位。关键是他在晚年,以及逝世前的三四十年来,他都有很深刻的反思,重新认识民主自由的可贵。这个已经非常不错啦,而且他能够身体力行,出来发声,虽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香港南华早报说,在习近平时代,李锐可能是党的精英集团中,抨击习近平个人迷信以及他的某些毛式政策的“孤独声音”。

香港苹果日报说,李锐虽然头戴毛泽东秘书“光环”,实际上并非外界一般所认为的“高官”或者“既得利益者”。他的人生随着中共无数次运动浪潮,有着一次次的大起大落“。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曾写道:“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人的身心遭受如此严重摧残,还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能像一般人正常工作就很不容易,李锐不但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健康;不但能正常工作,而且成就非凡,越做越辉煌,越到晚年越精彩,竟然活过百岁,而且不像其他百岁老人那样,悄无声息地走向死……”

有网友说,“害人不浅,终于走了”。网友“逝者为大”则呼吁,李锐先生生是党的人,逝世后党按相关规定给予必要的殊荣追忆也是应该的。盖党旗是这个党承认李锐一生是在党的旗帜下为祖国奋斗的一生,这是党给逝者的肯定。葬不葬在八宝山是家属选择,党不会与家属较劲。入土为安,逝者为大,希望各方都心平气和送李锐先生最后一程,让老人安安静静走吧。香港明报说, 李锐希望回到故乡-湖南平江。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李锐逝世
文章点击数: 5148

-- 相关文章 --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915港岛行街”抗议警民再爆冲突,警方发射催泪弹驱散抗议者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两百万人大游行要特首下台,撤销引渡条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举行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大游行,海外各界回顾“六四”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华为遭美国封杀,谷歌“断交”华为,贸易战硝烟弥漫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中美贸易战开打,政治与经济的分析与评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还是民主、科学与自由?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香港十三万人反引渡条例大游行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六四”30年之际纪念“五四”百年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清明节敏感词:六四 天安门母亲 赵紫阳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两会”气氛沉闷诡异,政治安全成主题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法官王林清“电视认罪” 小崔留黑屏 舆论哗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蔡英文向华人拜年 愿所有人享受民主幸福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维权律师王全璋一审判刑四年半 民生观察刘飞跃被判五年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波兰逮捕华为高管王伟晶引起轩然大波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对台讲话强硬,蔡英文回应“绝不接受”一国两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 成员捧习兼自我批评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709案最后一人”王全璋案圣诞翌日开庭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被查封,牧师王怡被控“煽颠”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