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5/2019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法官王林清“电视认罪” 小崔留黑屏 舆论哗然

作者: 施 英


由中国资深媒体人崔永元爆料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及其最高法卷宗丢失丑闻,星期四出现令人难以想象的逆转。由中共政法委牵头、多个要害部门参与的调查组表示,卷宗丢失是由协助崔永元爆料、举报最高法高层违法干预“千亿矿权案”的最高法法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并指王林清“涉嫌犯罪”,由公安“立案侦查”。而王林清当天晚上在中央电视台上接受“专访”时“认罪”。

调查结果中也涉及到崔永元。其中称,“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经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鉴于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刘晓原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一个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最高法的法官,偷了单位案卷拿回家,主动上报领导案卷失窃,单位不管不问,然后本人又录视频写实名举报信,要求查清楚被偷案卷去向,忽然又在央视向全国'认罪'说是自己拿的,这个逻辑如果成立,那一定是读书太多了。”

中国自由派法学家贺卫方23日在网路表示:“现在知道了,最高法院之上还有更高法院!”

北京学者荣剑评论,“真的是掉进塔西陀陷阱里,你说什么都没用,除了人民网信,人民不信!”

旅美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认为:让王林清上央视自证其罪,是公权力对司法独立的干预,违背无罪推定原则,官方公布的调查结果颠倒黑白,并不可信。

▲美国之音(VOA)2月22日报道:陕西千亿矿权案最高法卷宗丢失丑闻惊人反转 王林清央视“被认罪”

 
中国最高院前法官王林清央视认罪截屏

华盛顿 —由中国资深媒体人崔永元爆料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及其最高法卷宗丢失丑闻,星期四出现令人难以想象的逆转。由中共政法委牵头、多个要害部门参与的调查组表示,卷宗丢失是由协助崔永元爆料、举报最高法高层违法干预“千亿矿权案”的最高法法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并指王林清“涉嫌犯罪”,由公安“立案侦查”。而王林清当天晚上在中央电视台上接受“专访”时“认罪”。

中国官方喉舌新华社2月22日发通稿称,联合调查组“查明”,最高法法官王林清主动揭发的陕西千亿矿权案二审 “卷宗丢失”案,是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

新华社还称,王林清因对最高法怀有积怨,决定通过写“举报材料”、拍摄自述视频的方式向上级“反映情况”。 2018年8月前后,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将王林清介绍给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崔永元在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矿权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

调查还称,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中国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也来自王林清。2018年12月28日,崔永元将相关内容在互联网上发布。而经中国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

“陕西千亿矿权案”是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案,指2006年到2019年间,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与西勘院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合同违约诉讼,涉及一个价值千亿的煤矿矿权归属。

最高法二审法官王林清举报此案在最高法审理过程中发生二审案卷丢失,包括律师看不到的不对外公开的“副卷”。副卷记载了合议庭评议记录、领导对案件批示、有关部门的意见等。王林清还披露,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位高层领导涉嫌干涉案件审理。

该丑闻经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2018年12月26日微博爆料后,犹如投下震撼弹,迅速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事件又经财经媒体华夏时报12月30日公布疑似王林清的自述视频,证实卷宗曾离奇失踪而推向高潮。王林清称为“免遭不测”而录制影片。

最高法先称该爆料是谣言,但12月29日改口称,崔永元发布的内容属实,并称最高法“已经启动调查程序”,欢迎知情人向其提供情况。

在中国民间有巨大影响力崔永元在爆料后,无法联系上王林清,担心他遇到不测,几次发微博寻找。目前可以确定,王林清已遭当局控制调查。而属于中国大外宣一部分、总部设在中国的海外多维网,星期四在报导“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内幕曝光”时,在标题上还加上 “崔永元或参与犯罪”,暗示崔永元也可能会遇到麻烦,引发外界关注。

▲德国之声(DW)2月22日报道:最高法案卷丢失剧情反转 小崔有麻烦了?

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公布“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调查结果,称“所谓的卷宗丢失是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原因是王林清对单位的“不满”情绪。调查组还称,崔永元帮助王林清录制了相关“涉及国家秘密”的视频。

(德国之声中文网)“千亿矿权卷宗丢失案”剧情发生反转:据中国官媒报道,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周五(2月22日)公布了“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的调查结果。其中称,“所谓'卷宗丢失'系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

在央视新闻频道,可以看到王林清自己的供述。王林清称,窃取卷宗是为了“给单位制造麻烦,使新合议庭承办人不能顺利进行后续工作,最终迫使单位让其继续担任承办人”。

官媒报道还称,“最高法认定,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违约并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判决驳回凯奇莱公司要求转让探矿权等其他诉讼请求是正确的”。

调查结果中也涉及到崔永元。其中称,“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经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鉴于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剧情离奇的陈年老案

“千亿矿权”案件其实发生在十多年前。按照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事件的起源是:凯奇莱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协议,合作勘察波罗井田的煤矿储量。在当地发现大量储煤后,西勘院却在2005年又与另一家香港公司签订该处井田的合作勘察协议,导致凯奇莱公司“出局”,失去价值巨大的煤矿开采权利。

凯奇莱公司随后上告陕西省高院,并在2006年10月获得一审胜诉。西勘院之后到位于北京的最高法院上诉。蹊跷的“剧情”由此展开,而目前成为焦点的“卷宗失窃”仅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2010年,《中国青年报》曾发表报道称,陕西省政府在2008年向最高院发出一份报告,直接干预法院办案。当时就有法学界人士批评陕西省政府通过函件干预司法的行为,认为这样的做法“有利用国家公器为私人利益服务的嫌疑……密函将普通民事案件政治化,将经济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并借'影响陕西省的社会稳定'的帽子向最高人民法院施加巨大的政治压力,挑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是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赵乐际。赵乐际目前的另一个党内职务是中纪委书记。

此番曝光“案卷丢失”消息的是前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去年12月底开始,崔永元接连通过微博公布了有关“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的多条消息。

针对崔永元的爆料,中国最高法院起初通过媒体表示,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卷宗丢失和被盗,相关消息“属于谣言”。几天之后,当崔永元明确表示掌握确凿证据并公布了一些文件照片之后,最高法院才再次发布情况通报,承认崔永元公布的文件照片属实,并表示启动调查程序。

但事件并未就此平息,承办“千亿矿权案”的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所录制的三段视频先后浮出水面。按照王林清在视频中的说法,最高院在“千亿矿权案”审理过程中出现诸多不寻常现象。比如,二审卷宗在最高法院大楼内离奇失窃,相关领导人物却并不加以追查;办公大楼的监控设备也恰恰在此期间出现故障。此外,王林清还点名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名负责人直接干预办案,强迫他做出没有法律依据的判罚。

王林清还透露,最高法领导还曾对他办理的另一个案件直接插手。他因为拒绝配合而遭到高院领导层的打击报复。此后,王林清没有再公开露面——直到2月22日出现在央视的新闻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23日报道:千亿元卷宗丢失案惊天逆转 王林清“监守自盗” 周强“咸鱼翻身”

陕西千亿元矿权案卷宗中国最高法院离奇丢失丑闻大逆转。中共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称,卷宗失踪“系王林清所为”,举报这一大案的王林清法官则被认定“涉嫌犯罪”,王林清周五当晚随即被“央视认罪”,揭露此案的崔永元引火烧身?此案大反转,但从舆情看,要紧的是官方官媒如何让人相信当局的结论。

中国最高法千亿卷宗丢失案,因涉及利益巨大,牵扯多方,此案前后持续12年。陕西民企凯奇莱状告西勘院在探明煤矿巨大储量后撕毁合同,但案子不断受到陕西官方干扰,并致函最高法企图影响判决。此案2017年年底虽然判决民企胜诉,但至今无法执行,而且二审卷宗尤其是副卷在最高法神秘失踪。主办法官王林清揭露,他发现卷宗失踪后要求最高法领导追查,但领导并不热心追查,且在监视视频黑屏情况下,他有感危险,今年初遂以视频形式向社会公布,在中国激起轩然大波。迫使起初不承认卷宗丢失的最高法退步,中共政法委牵头启动联合调查。但是,此后王林清法官神秘失踪。千亿元卷宗失踪最早是中国民间颇有影响力的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曝料,王林清视频曝料后下落不明,崔永元发微博称王林清是兄弟,愿意为他去死。

失踪数周的王林清法官2月22日终于同观众“见面”,但是在中国中央电视台被“低头认罪”。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22日发稿称,联合调查组“查明”,最高法法官王林清主动揭发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丑闻,是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所致。王林清为何这样做?新华社指,因其对最高法怀有积怨,比如拦阻其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比如因其私自举办法律培训班,遭到纪律处分等等。

报道称,根据调查,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相关副卷材料也来自王林清。不知当局为何强调崔永元与王林清在千亿元卷宗丢失事件上的合作,其实自崔永元揭发千亿矿权案卷宗在最高法离奇失踪后,明示或者暗示他掌握的最高法丢失卷宗的材料得到王林清的证实,这似乎早已不是新闻。

崔永元向社会揭发丢失的卷宗主要是陕西千亿元矿权案核心的“副卷”丢失的情形。“副卷”是中国司法仅有的现象,副卷不对外公开,律师无权查阅,副卷记载了领导对案件的批示,有关部门的意见等等。根据王林清披露,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位高层领导都涉嫌干涉此案审理。

最蹊跷的是,崔永元向社会公布最高法丢失千亿元矿权案卷宗丑闻后,周强主持的最高法第一时间予以否认,但在崔永元在网络公布相关复印件,王林清为“自保”公布视频后,最高法被迫收回声明。随后,中共政法委介入,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许多分析当时指出,作为如此混乱不堪的最高法院长的周强官位可能不保。且不说其本人是否有徇私枉法之嫌疑。

周五公布的“调查结果”非常惊人,调查认定卷宗丢失“系王林清所为”,那就是监守自盗或者说贼喊捉贼,并指其在网络披露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机密”,故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有网友说:“周强咸鱼翻身,至少可以坚持到两会了。”

最高法有无问题?根据中共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结果,最高法处理千亿元案的做法是“正确的”,唯一的问题:“最高法院存在内部管理不规范、保密制度不到位等问题,并责成最高法院进行认真整改”。周强看来“平安无事”了。对王林清揭露最高法的几个关键问题,如“监控录像黑屏”,联合调查组指“‘卷宗丢失’事件前后,监控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屏’和报修的记录”,联合调查称:“王林清的口述及相关调查材料能印证其窃取相关材料的事实,监控录像问题不影响调查结论”。

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取信于民了,从网络反应看,除了联合调查小组的结论难以令人信服,采取“央视认罪”的传统手段加重了“屈打成招”的怀疑。

中国网络差评如潮

微博的屏蔽虽然迅速、严格,但此案惊天大逆转引发中国网民爆炸式的反应,除了大量的但是比较整齐划一的如“拥护调查结果”、“严惩作案人”一类口号式的表态外,网上仍然有许多其他的反应。

首先是对王林清“作案”动机表示怀疑:望江南:“他不满单位自己故意偷走卷宗,上报领导后要求调看监控,监控黑屏,领导不予处理。他竟然不懂得感恩戴德!不但举报领导还举报自己,还把崔永元拉下了水,故意把事情闹这么大,就想最后让全国人民知道是他自己偷偷藏起了卷!不但害了自己,还顺便把当年善意保护自己的人也祸害了。是这个逻辑不?”清澈池塘:“王林清一定是神经失常了,自己监守自盗立刻向领导汇报,领导知道不查不问后,王林清找人录视频向社会公开档案被偷了;大领导被迫查了;查案的结果是:档案被王林清偷了求仁得仁!你说他的动机是什么? ”

看见说:“请问联合调查组:1、王林清为何要在做贼3年后把此事搞得全国皆知?

2、王为何要让联合调查组来查出自己做了贼,然后面临牢狱之灾?3、王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对自己有何好处?4、王如此智商是怎么取得北大民法学硕士,中国政大商法学博士,人大经济学博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的? ??“123:”最高法监控录像如何解释?王林清为何冒生命危险泄私愤?逻辑在哪?证据在哪?卷宗为何不公开?为何二次发回重申? ? “

千亿元矿权案的核心是什么?有不少人担心王林清案大逆转,转移了人们关注千亿元大案的视线。骑着马上高速:“刚刚看了新华社关于政法委调查的通稿个人觉得调查持续时间长效率低。根本没画上重点或者是说解决存在的问题。那个副卷制和未审先判的批示,才是整个案件的核心,是真正法治与否的关键。交代清楚了吗?”

沙洲有数:“王林清的事吧,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做事的人应该想一想,为什么现在你们说什么都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信 ? ”。

信还是不信,这是一个问题。有许多法律人或注名自己律师身份的人出来表达看法。广州石伟民律师:“王林清举报引发的最高院丢失案卷案,联合调查组终于公布调查结果。法律人的朋友圈被刷屏了。结果很震惊,有人选择相信,有人选择不相信,罗生门在继续,司法公信力遭受沉重一击。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相信法律,还是要相信公正。如果所有的我们都不再相信,那么就没有法律没有公正。”

陆家嘴律师:“1、崔爆料最高法卷宗丢失2、最高法官方微博辟谣是谣言,没丢,都在柜子里。3、王林清视频上线。4、最高法无奈承认案卷丢失。5、经查是王自己偷的,还说最高法自个儿早就知道丢失……这次的官宣阵容豪华,用心良苦,绝无翻盘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历史和时间的良心。至于现在,信吧! ? ”

颜于丹律师:“听过王林清几堂课,在北京人大律师学院还近距离捧着他写的书给他签名,他的课诙谐而生动,他还应深圳律协邀请来给深圳律师讲过公司法司法解释。我怎么也无法想像,这么高智商的法官却犯了这等贼喊捉贼的低级错误,刚在网上捅出来却又自己认了罪! ? ”

律师张海:“王林清这个贼,满天下不知道你是贼的时候你到处喊,还找小崔帮你喊。现在好了让党给办了,你这个贼真的套路好清奇啊?贼喊捉贼是在事情败露时,你到好几年前的事你自己先抖搂出来了,有才!”马周扬律师:“按这个调查结果,和各方都没有否认的事实,是不是这个情况:监控没坏,王林清明知办公室有监控,还盗取了案卷,然后还告知程某某案卷丢了。程某某去调阅了监控录像,但是这个录像之后没有保存,程某某和最高院啥都没干,没有找王林清谈话指出其监守自盗,也没有让其交还案卷,直到事发。事发时,最高院受到质疑,但又在没有查证案卷是不是在册的情况下对外公布了案卷并没有丢失。”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肯定联合调查是“应该是最权威的,我不记得中国此前有为一个这么具体的案子搞过如此阵容的联合调查组。”,但他也说:“这件事还值得另一角度的反思,为什么王林清撒谎能够掀起这么大波澜?我认为根子在官方公信力的整体不足。”

不过,自称努力干活的小和尚很气愤:“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太失望了。没有勇气面对问题,有勇气解决发现问题的人!自欺欺人真是中华的耻辱!肮脏!依法治国就是放屁。”跟他差不多一样立场的Track铭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这盛世需警惕塔西佗陷阱! ? ”朋友在江湖说:“反腐本来就是一个玩笑吧?制度不改反腐一万年有什么狗屁用?”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23日报道:王林清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与调查结果

由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调查的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简称“最高法”)丢失“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一事,当局在周五(2月22日)公布调查结果,称承办该案的法官王林清“故意所为”。

根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调查组称,“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

王林清“央视认罪”

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后称西勘院)于2006年起就陕北榆林地区一块估值千亿元的煤田归属问题,展开历时十余年的诉讼案件。该案一波三折,最终由中国最高法院于2017年终审定案。

法官王林清担任该案件二审合议庭的承办人。12月30日,中国财经媒体《华夏时报》公布一条疑似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他在视频中证实卷宗离奇失踪,并称为“免遭不测”而录制影片。

针对此自述视频反应出的问题,联合调查认定,“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案涉合同性质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并认定合同有效是正确的,认定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违约并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判决驳回凯奇莱公司要求转让探矿权等其他诉讼请求是正确的。”

周五,王林清在官方媒体央视的专访中“认罪”。转移卷宗一事发生于2016年11月,最高法民一庭庭长程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二审法律文书,遭到王林清拒绝。王林清在访问中说,他把该案件的副卷材料拿回家。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给单位制造麻烦,使新合议庭承办人不能顺利进行后续工作,最终迫使单位让其继续担任承办人。”

王林清说,“一个是为了泄愤,一时冲动,另外一个就是为了阻止别人去办这个案件。”

调查结果涉及崔永元

卷宗失踪事件最初由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在2018年12月底爆料。称卷宗在中国最高法院“被盗走”,引发舆论哗然。崔永元随后在微博平台上发布最高法院的相关副卷材料,并称“这个案子最大的黑洞还不是丢卷,是先有判决书后有开庭审理。”

1月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宣布将牵头并联合多部门调查该案件。

联合调查的结果也提到崔永元,称是崔永元帮助王林清录制了视频,其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的副卷材料也来自王林清。调查称,这些资料“涉及国家秘密”,而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联合调查组认为,“‘卷宗丢失’等问题暴露出最高法院内部案卷管理不规范的问题,在工作人员报告‘卷宗丢失’ 后,相关责任人没有按规定及时上报,也未及时启动调查问责程序;保密规定也有落实不到位的问题,给一些人提供了可乘之机。”

评判高院判决

该联合调查组由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监察院、公安部联合组成。其结果评判了高等法院对案件审理是否公正的问题。

调查组称对案件的审理情况进行了全面审查,调阅了全部案卷材料,并认定: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该合同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是正确的;对合同有效性的判决也是正确的;根据双方诉讼请求认定西勘院违约并判令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

联合调查组指出,最高法院“对凯奇莱案这类重大复杂案件加强了审判管理和监督。”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发帖称,“联合调查组得出的结论应该是最权威的,我不记得中国此前有为一个这么具体的案子搞过如此阵容的联合调查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景文在接受《联合早报》的访问时说,“王林清、崔永元制造出最高院有问题的印象引起很大的反响,显示民众本来就对司法公信力不够信任,法院还有许多待改进之处。”

独立学者邓聿文在推特上发表评论称,“这出戏现在真好看了,是王贼喊捉贼,还是政法委蓄意打击报复?根据政法委调查,王拿出要崔拍视频的材料,涉及一部分保密,那么崔永元是否要受处理?在中国现在的司法体制和政治环境下,真相是不可能的……”

▲德国之声(DW)2月23日报道:律师分析“千亿矿权案”:费解的反转与程序的疑问

去年12月,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曾在微博上“爆料”最高人民法院案卷“被盗走”一事。本周,一个官方联合调查组公布结果: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本人窃取了相关案卷材料”,而崔永元“帮助录制、剪辑和发布了部分视频”。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22日,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称,中央政法委、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的调查结果是,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涉嫌非法获取、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线索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对于这起“陕西千亿矿权案”官方调查组的这一结果,不少网民感到出乎意外。中国律师刘晓原也向德国之声表示,“感觉有点不好理解”。

“读书太多了”

刘晓原律师在社交媒体上也写道:“一个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最高法的法官,偷了单位案卷拿回家,主动上报领导案卷失窃,单位不管不问,然后本人又录视频写实名举报信,要求查清楚被偷案卷去向,忽然又在央视向全国'认罪'说是自己拿的,这个逻辑如果成立,那一定是读书太多了。”2月22日,中国国家电视台播出了王林清法官“接受央视专访”的视频。中国《法制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称,王林清“偷案卷”是因为“对单位心存不满,泄私愤”。

对于王林清法官上央视,刘晓原律师表示:“在案件没有结论之前、没有经过司法审判,让他通过央视来'认罪':你想想他是一个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个法官啊,哪怕触犯了刑法,也要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来进行啊。”刘律师表示,是否大家会问,与律师上央视相比,法官上央视是更严重了?

而对于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刘晓原律师表示:“好像对最高法院的判决进行了一些评判,这个可能违反了宪法的相关规定。因为最高人民法院是最高的司法审判机关,它作出的判决如果是错了的话,也要依照法定的程序,由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批准启动再审,或者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来抗诉。”刘晓原律师表示,目前从官方媒体报道中还看不出公安机关有没有对王林清法官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比如刑事拘留、监视居住、取保候审。

此外,刘晓原律师提到,该案件也反映出一些司法方面的问题:如案卷管理以及法院领导对具体个案作批示。

刘晓原律师也表示,如果王林清法官真地这样做了,“那作为最高法院的法官,那(反映出的)问题也很大,暂且不说是否触犯了刑法,最起码违反了相关的办案规定。但他这个又很特殊,不像有的法官是贪污、受贿”。

“泄密案共犯”?

中国官方新华社还报道称:“调查显示,2018年8月前后,'凯奇莱案'当事人赵发琦将王林清介绍给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调查还发现,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也来源于王林清。”

刘晓原律师表示,“如果王林清交给崔永元曝光的那些东西涉及国家秘密、王林清涉嫌泄密犯罪的话,那么从法律上来说有可能会牵涉到崔永元,有可能会牵涉到他是共犯的问题。”截至2月23日晚,崔永元的微博尚未更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23日报道:最高法千亿卷宗失窃案逆天大翻转 崔永元英雄成罪犯

中国名嘴崔永元揭露「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最高人民法院丢失,引发关注,但联合调查组昨晚公布案情大逆转后,崔永元保持缄默。中央社说,崔永元此前爆料内容被指涉及洩露国家秘密,依法可以追究刑责。但调查组22日晚间仅称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但未提及崔永元是否违法。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指,中国最高法院卷宗丢失案大逆转,崔永元爆料涉违法。

由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领军的调查组22日晚间通报,2018年8月前后,「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将该案承办法官王林清介绍给崔永元。随后崔永元在工作室帮王林清录制反映案卷丢失、监视器「黑屏」等问题的影片,且上述部分影片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

报道引述中国官方媒体综合消息,调查报告还指出,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副卷资料,也来自王林清。

由于经国家保密部门坚定,王林清外洩的内容属于「国家秘密」,崔永元协助在网上发布,依照中国刑法「故意洩露国家秘密罪」规定,两人行为都有起诉追究的空间,关键在于洩露内容是否情节严重。

报道说,法条规定,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罪「酌情处罚」。

不过,调查组22日晚间仅称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但未提及崔永元是否违法。

报道说,中国律师庄志明今天在微博发文呼吁当局法办崔永元。他强调,崔永元此前在微博上贴出3页最高法院案件的批件,均标注为「绝密」,已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应依「故意洩露国家秘密罪」追究。

调查组通报王林清「监守自盗」案情大逆转后,崔永元至今保持缄默,还把他的两个微博帐号都设定禁止评论。

报道说,崔永元去年爆料影星范冰冰等人偷逃税后,声名大噪。他持续揭发社会黑幕,俨然成为正义化身,至今微博粉丝已超过两千万。

去年12月,崔永元在微博揭发「陕北千亿矿权案」的案卷在最高法院丢失,还炮轰「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使得本案备受中国社会关注;外媒数度报导指周强官位可能因此不保。

崔永元还曾在上月两度发文力挺王林清。先是表示「我站在王林清法官一边,无论对错,永远站他这边」,之后又附上自己和王林清的照片,称「像不像亲兄弟?可以一起死!」

中央社说,网民今天对此议论纷纷,网路充斥奚落崔永元的评论,但仍有许多「崔粉」表态力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24日报道:网民不相信 中国最高院千亿卷宗遗失案逆转说法

中共中央政法委调查组前日公布对「最高法院陕西千亿矿产案卷宗丢失案」的调查结果,指卷宗就是揭发案件的法官王林清自己盗取。据中央社指此说法遭受网民质疑,同时,爆料名嘴崔永元的下落也受到关注。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对中国最高法院卷宗遗失案逆转说法,中国网民不相信。

报道说,崔永元揭露「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最高人民法院遗失,引发关注,但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领军的调查组22日晚间通报后案情逆转。中国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外洩的内容属于「国家秘密」,崔永元协助在网上发布,两人行为都有起诉追究的空间。

王林清随即透过央视镜头「认罪」。崔永元则至今保持缄默。

报道引述法制日报23日也发表题为「用事实回应公众关切」的评论表示,联合调查组发布的信息,用充分的事实、确实的证据、详尽的过程,将整个问题的原貌客观真实地呈现在公眾面前,任何一个不预设立场的人都会由衷信服,「可以说,事情至此,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不过,不少网民都质疑有关的调查结果。报道引述星岛日报消息,有网民认为,王林清「自己去偷自己承办案件的卷宗,自己又要求领导追查,因领导没有尽力追查他又自己找到崔永元将案件曝光,最后又自己承认偷了卷宗,而且只是偷了不重要的,所以对高院办案并没有造成影响……王林清显然是疯子!」

报道说,政法委的调查报告表示重新审查了高院办理陕西和山西两宗矿产案件情况,断定没有王林清举报的问题。多名律师和法律界人士对此表示不可思议。因为最高法院是中国大陆宪法规定的终审法院,除了全国人大对其有监督权,没有人或机构可以重查其办的案件。

据中国自由派法学家贺卫方23日也在网路表示:「现在知道了,最高法院之上还有更高法院!」

报道还说,另外,政法委的报告明确提到王林清透过崔永元公开的最高法院办案文件是机密,并以洩密嫌疑将王林清转交公安部门调查,但则没提到崔永元是否也需要承担责任。

不少网民到崔永元的微博留言关注他的情况,但崔永元没有回应,多名媒体人也表示联络不到崔永元,崔永元的好友女影星袁立在微博表示:「联系不上,希望崔老师平安健康!」但袁立稍晚已删除这条讯息。

一名为「崔永元」的推特(Twitter)帐号则在昨日凌晨贴出一张全黑的图片,没有任何文字解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24日报道:最高法卷宗失窃案结论离奇 人民网信 人民不信

 
千亿元矿权案卷宗丢失案,王林清法官被指监守自盗,崔永元被指有合谋嫌疑,可是舆论不相信官方结论。(网络图片)

陕西千亿元矿权大案不但没有如舆论所期待的挖出徇私枉法、地方勾结中央高官的黑手,倒是把揭露这一案子的王林清法官定为“监守自盗”,电视名人崔永元也有“共犯嫌疑‘。悲剧英雄突然成了横路敬二! 但翻阅网络,对于中共中央联合调查组的结论,评论很残酷!

北京学者荣剑评论,“真的是掉进塔西陀陷阱里,你说什么都没用,除了人民网信,人民不信!”

刘律师网文写到:“从昨天消息发布到现在,网络上和现实中居然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调查结论是真的,不但不相信,还唠唠叨叨,品头论足极尽调侃讽刺之能事。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危险的信号…事实上,‘王林清案’的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已经不重要了,需要我们深刻反思的是,今天,人们对国家公信力的无视到了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的程度,到底是谁的悲哀呢?!”

尽管最高法的「人民法院报」发评论称:“从社会舆论的反应看,人民群众对这一权威结论是高度认可信服,非常满意的”,面对舆论的一片反弹,这一说法更像是自打嘴巴。

这件事情的荒唐性质网友这样概括:“王林清想出名想疯了,自己窃取了卷宗,生怕别人不知道,还主动找上级领导去调查监控。上级领导为了保护他,故意让监控坏了,可是,王林清并不领情,辜负了领导的一片好意。王林清并没有死心,他又找到了网红崔永元,让崔永元把案宗丢失一事告诉了全国人民,生怕全国人民不知道是他偷了案宗”。

律师张海:“王林清这个贼! 满天下不知道你是贼的时候你到处喊,还找小崔帮你喊,现在好了让党给你办了,你这个贼套路真好请奇啊?贼喊捉贼是在事情败露时,你倒好,几年前的事你自己先抖搂出来了,有才!”

法学家贺卫方23日网络表示:“现在知道了,最高法院之上还有更高法院”。

微信广泛传播的一篇网文质问:“中央政法委的结论是事实结论?法律结论?还是政治结论?若事实结论,则未经审核,若法律结论,则其无权作出,若政治结论,则会导致一个与依法治国相矛盾的结果,即政治判断高于法律判断,政治可以替代法律。如此结论一出,公检法又可都砸烂矣”。作者还指出:“这本是一场司法危机,最高法完全有法律依据转危为机,转危为安,但中政委的联合调查组一介入,即等于把司法危机转化为政治危机。中政委的结论如果被公众接受,则人们以后不再相信司法机关而会转为相信政治机关,若公众对结论不接受,则司法危机直接会衍变为政治危机。塔西陀陷阱由此形成。”

一篇题为「致联合调查组:王林清认罪后的十个疑问」被迅速屏蔽但是流传开来,作者首先对中共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联合组成的调查结论发出质疑:质问这些机构“是否有权认定最高审判机关(最高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是‘’恰当”的,还是‘不当’的,是‘有相关法律依据’的还是‘没有相关法律依据’的?如果有权,那么是不是在宪法规定的最高审判机关之上,又多出了一层更高审判机关?如果无权,那么这么下结论是否违宪?

让王林清上央视“电视认罪”也引发许多质疑,有网民问:“根据中国「刑法」第50条,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电视认罪’不仅不能证明王法官有罪,反而是联合调查组违反上述原则的证明。通过电视,羞辱的是中国司法体系。”

旅美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认为:让王林清上央视自证其罪,是公权力对司法独立的干预,违背无罪推定原则,官方公布的调查结果颠倒黑白,并不可信。

现在,舆论怀疑越来越深,不光是怀疑“包括周强在内的最高法院很多人不正当的干涉”,更在追问“还有人保他”,“上面斗争很尖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25日报道:崔永元推特留黑屏照 或暗示重要破绽

 
图为崔永元微博截图2019年2月22日DR推特截图

王林清法官上周被电视认罪,宣布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是自己“监守自盗”。而协助王法官曝光此案的崔永元2月22日在推特留下一个黑屏的照片+一条评论“今天五毛这么多?国内的一律不准评论,国外的五毛铺天盖地!”然后,崔永元消失了。

崔永元在王林清电视认罪后,在推特上留的“黑屏”照片似乎暗示:该案的重大破绽,就是王法官办公室外的两个视频都在卷宗被盗的第二天“黑屏”了。

政法当局的解释是说王法官门外的两个视频是因过了保存期而被覆盖,所以看不到当时的视频。但最近网上流传一段王林清法官在卷宗丢失后与审判长韩枚法官的对话录音却显示监视视频不是因过期而被覆盖,而是在两年前案卷丢失的第二天,就开不开了:

王法官:我携卷宗回办公室,视频都显示出来了,可第二天就没了…。

韩法官:对呀,看到了呀。

王法官:第二天告诉我说录像坏了!

韩法官:是的,就说开不开…我们就想看,是怎么回事儿……

王法官:你也去了?

韩法官:我没去。是王慧君(音)给录回来的。Ta去看了,然后有好多东西,Ta 都用Ta的手机给拍下来了…。

除了上述破绽,网民主要批评中国政法委这次剧本写得太烂。还有网民透露称,当局自己也承认这个剧本编的烂。下面选两条网络神评:

网名“满朝文武藏绿卡”的人说“王法官先是盗窃了案卷,最高法院也不管,不问,不理。王法官生怕别人不知道,于是找了网红崔永元去录视频,把这事捅给全国人民知道。然后再跑到央视认罪 告诉大家是自己偷了案卷 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有人转发“神评论”:员外郎一身清白,但为了犯罪也算是拼了,先是偷自己办的案子的案卷,发现两年都没人管,情急之下又自己录个像,给自己留下犯罪证据,最后急眼了,直接举报自己了。我就纳闷,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让他如此奋不顾身?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王林清 电视认罪
文章点击数: 3907

-- 相关文章 --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两百万人大游行要特首下台,撤销引渡条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举行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大游行,海外各界回顾“六四”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华为遭美国封杀,谷歌“断交”华为,贸易战硝烟弥漫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中美贸易战开打,政治与经济的分析与评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五四百年:爱党爱国还是民主、科学与自由?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占中九子案”宣判•香港十三万人反引渡条例大游行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六四”30年之际纪念“五四”百年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清明节敏感词:六四 天安门母亲 赵紫阳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两会”气氛沉闷诡异,政治安全成主题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毛泽东前秘书、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李锐逝世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蔡英文向华人拜年 愿所有人享受民主幸福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维权律师王全璋一审判刑四年半 民生观察刘飞跃被判五年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波兰逮捕华为高管王伟晶引起轩然大波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对台讲话强硬,蔡英文回应“绝不接受”一国两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 成员捧习兼自我批评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709案最后一人”王全璋案圣诞翌日开庭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被查封,牧师王怡被控“煽颠”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零八宪章》发表十周年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