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3/2019              

王维洛:李锐与林一山追悼会的简单对比

—— 穿上新衣的皇上还是喜欢说假话的大臣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李锐与林一山是一对冤家。他们有十分相似的成长历程,但是在治水问题上有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措施,最重要的分歧就是在做人额原则上。李锐与林一山去世时都是正部长级干部,追悼会也按正部长级安排。本文简单对比李锐与林一山的追悼会,也许能提炼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笔者为李锐先生的补上的挽联是:
逾百年岁月,笑傲人生。庭前争论出奇兵,言明意简,江水永流,神州太平。仗义执言,为民请命。十年秦城,书千首诗,壮怀激励。先生本是一书生。
赠平生遗稿,淡看风云。拍案怒起斥凶暴,爱恨分明,宪政民主,普天同庆。挥笔真言,替公还原。几岁开封,平万人冤,心善为本。逝者走时两袖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一对冤家:李锐与林一山
 
中国的皇帝都爱治水,这和大禹治水有很大关系。但是和大禹治水又有根本的区别,大禹治水是靠他本人的智慧和顺应自然的措施,而后来的皇帝治水,靠的都是下面的一些技术官员。但是官员对于水的理解不同,所以提出不同的治水方案,供皇帝挑选。这样在技术官员中就形成了不同的学派,在中国的文化氛围中也就结成了一对对的冤家,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习近平都喜欢治水。在这个历史时期,中国水利界有两对最著名的冤家:黄万里与张光斗;李锐与林一山。这两对冤家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成长的经历十分相似,治水的观点和方法截然不同,做人的原则也截然不同。
李锐与林一山都是大学生,李锐学机械,林一山学历史。两人都在大学时代参加了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又都转行担任了水利水电部门的领导人。李锐曾任毛泽东的工业秘书,毛泽东称赞李锐的文笔好;,林一山曾被毛泽东六次召见,被毛泽东称为“长江王”。李锐曾受毛泽东、共产党的严厉处罚,被关在秦城监狱八年,住单间,靠做气功和用紫药水写诗坚持活了下来;林一山也受毛泽东、共产党的特别关照,文革期间被关进水牢,被打断几根肋骨,差点丢了性命。李锐被平反后先回水利部做副部长,后帮助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平反右派,提拔年轻干部,为创造改革开放初期宽松的政治氛围与为废除干部终身制做出了贡献;林一山重新出山后,集二十万水电大军于宜昌,建成了葛洲坝大坝,并促进了三峡工程上马。两人去世的时候都是正部长级,李锐曾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林一山曾任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水利部顾问。两人的追悼会也都是按正部长级安排的。
 
因此,简单比较李锐与林一山的追悼会,也许能提炼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二、李锐与林一山的追悼会对比
 
记得侯耀文和黄宏在中央电视台的春晚节目中演过一个小品《打扑克》,用的就是名片比大小,比如一张处长的名片比一张科长的名片要大,两张科长的名片比一张科长的名片要大。本文也采用这个简单的比较办法。
李锐,出身于1917年4月13日,于2019年2月16日去世,享年102岁。李锐的遗体告别仪式于2019年2月20日在北京举行。2019年2月28日新华社正式发布李锐讣告。
 
林一山,出身于1911年6月,于2007年12月30日去世,享年96岁。林一山的遗体告别仪式于2008年1月7日在北京举行。2008年1月11日新华社正式发布林一山讣告。
 
首先比较送花圈的国家领导人。


其次比较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部长级以上的领导人。




水利部部长陈雷专程赶赴林一山同志家中表示哀悼,并向他的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第三比较遗体告别仪式上死者照片两边的挽联。
 


三、李锐的历史功绩
 
中国有个成语叫做“盖棺定论”,指一个人的是非功过到死的时候就能做出一个结论。
 
笔者为李锐先生的补上的挽联是:
逾百年岁月,笑傲人生。庭前争论出奇兵,言明意简,江水永流,神州太平。仗义执言,为民请命。十年秦城,书千首诗,壮怀激励。先生本是一书生。
赠平生遗稿,淡看风云。拍案怒起斥凶暴,爱恨分明,宪政民主,普天同庆。挥笔真言,替公还原。几岁开封,平万人冤,心善为本。逝者走时两袖风。
 
笔者以为李锐的历史功绩主要有以下五点:
 
——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和中国其他领导人;
——支持彭德怀等反对毛泽东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左倾冒进政策,不怕打击;
——公开反对三峡工程,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物之一;
——公开反对邓小平、李鹏镇压学生运动;
——公开追求中国社会的政治改革,追求宪政民主;
——将1935年到2018年期间所有的日记原件、信件与工作笔记全部捐献给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让其公布与世。
李锐先生做人的基本原则就是说真话,这也是李锐与林一山的最大区别。
 
四、穿上新衣的皇上还是喜欢说假话的
 
《皇帝的新衣》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那个穿上新衣的皇上,他会怎样处置那两个骗子?怎样处置那些说假话的大臣们?

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的长江三峡工程,其最主要、也是排在第一位的工程目标是防洪。根据邹家华《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的说明》“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显著,可以将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由1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配合分蓄洪工程,可以防止荆江河段发生毁灭性灾害;可以减少流入洞庭湖的水、沙,减轻洞庭湖的淤积和防洪负担,延长洞庭湖的寿命;可以较大幅度地减少中游的分蓄洪损失;可以减轻洪水对武汉地区的威胁,对下游地区也有一定防洪作用。为了保障长江中下游地区特别是荆江河段南北两岸1500万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使社会长治久安和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发展,及早兴建三峡工程是十分必要的。这也是兴建三峡工程的主要出发点。”
 
用水库大坝工程来防洪,靠的就是水库的防洪容量,当洪水来时,水库尚有的未被占用的防洪容量。而防洪容量与水库的蓄水位存在关系:水库的蓄水位越高,水库的防洪容量越大,工程的防洪能力越大。水库的蓄水位越低,水库的防洪容量越小,工程的防洪能力越小。
 
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的长江三峡工程,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75米,水库的防洪容量为221亿立方米。三斗坪的自然蓄水位为海拔62米。三峡工程的蓄水高为113米。
 
1956年林一山在《中国水利》第5、6月的合刊上发表《关于长江流域规划若干问题的商讨》,正式公开提出修三峡解决长江的洪水问题。林一山提出来的三峡工程蓄水高度为海拔235米,三峡工程的蓄水高为173米,防洪库容1000亿立方米。海拔235米高程是个什么概念?就是重庆抗战胜利纪念碑的底座高程。就是说,要把几乎整个重庆都淹在水下边,三峡工程才有邹家华所说的防洪功能。
 
1980年,长江水利委员会向前来视察的邓小平汇报的是蓄水高为海拔150米的方案,三峡工程的防洪功能与林一山的235米或者现在的175米都没有区别。而且,长江水利委员会还有一个后备方案,蓄水高为海拔128米,也有这样的防洪功能。林一山说假话的事实昭然若揭。
 
林一山与李锐在1958年中央南宁会议上争辩三峡工程。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认为林一山会取得胜利。但是庭前辩论忽然发生突变。当林一山汇报说,三峡工程造价需要72亿元人民币。此时毛泽东打断了林一山的汇报,指着茶几上一堆资料问:“怎么少了,过去不是提160多亿元吗?”林一山继续狡辩道:“经过科研,有些突破,因而能省一些。”省一些?总造价从160多亿元突然减为72亿元,减少了百分之五十五。这句假话导致了林一山在南宁会议上的失败。
 
林一山说假话的另一个事实是建造丹江口水库大坝工程的造价,这件事记录在曹应旺的《周恩来与治水》中。工程开工不久,林一山向周恩来汇报说,工程投资已经用完,要求追加投资。周恩来问,如果工程下马需要多少钱?林一山回答说,工程下马需要的善后经费与追加工程投资数额一样。这样周恩来就追加了工程投资。当工程做到差不多一半时,林一山又向周恩来汇报说,钱用完了,要求追加投资。周恩来又提出同样的问题,得到林一山同样的回答。周恩来只得继续追加投资。这样,林一山用四倍的工程预算造价,完成了丹江口水库大坝工程。这就是林一山发明的钓鱼工程。
那么为什么林一山还是得到如此的器重呢?
 
因为穿上了新衣的皇上,他不能承认,他是上当受骗了。所以皇上必须继续重用说假话的大臣们。说假话的大臣们必然继续支持上当受骗的皇上。这样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无法解脱。
 
关键字: 王维洛 李锐 林一山 追悼会 对比
文章点击数: 733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