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4/2019              

谢显宁: “观今宜鉴古”

—— 快乐的星期天

作者: 谢显宁



鸟本先生是个学中文的日本青年,汉语流利,对中国历史也很有兴趣。到成都旅游时想去参观金沙遗址。张先痴先生夫人杨姐叫我们作陪。金沙遗址历史悠久,各种出土文物琳琅满目。大家一边参观,一边闲聊。
 
 
图: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方德兄本是独立抗战研究专家,同时对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没料到他还熟知金沙遗址及其发掘过程,于是顺便当了导游。黄教授本来就长期担任过她们学校外语学院的院长,教过好多届留学生、包括日本留学生,今天和鸟本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如同见到毕业的老学生。方德兄的介绍如数家珍,不仅我们听得有趣,还吸引了周围不少的游客。
 
因为客人是日本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日本。一说到日本,话题自然多起来。方德兄本是个执著的抗战研究者,对抗战期间各大战役了然于心,对国民政府抗战部队团以上军官和部分营级军官的名字和事迹倒背如流。近年来和志愿者一道各地奔走,忙于给残存的抗战老兵送温暖、做一些战役的田野调查。来前还带了他已出版的著作《蜀土蜀魂》(内容有关成都历史和抗战)和《一个天主教士和红卫兵的对话》送鸟本先生。
 
 
图:鸟本先生和方德兄赠送的书。右2为鸟本先生
 
他们俩聊到抗战方面的话题时,鸟本对那场战争及一些重要人物也颇有了解,谈得甚为投机。黄教授的父亲抗战时期正在读大学,国难当头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日远征军,是一位资格的抗战老兵。她本人是个态度鲜明的抗日派。喜爱旅游的她,走过欧、美、亚几大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却曾说过坚决不去日本旅游的话。我自己也是看着“鸡毛信”、“小兵张嘎”、“平原游击队”等长大的49后一代,03年上网之前还追着看“打仗”的电视节目。但这些都不妨碍大家心平气和地交流,更不妨碍各自对不同问题保留各自不同的看法。
 
方德问鸟本对秦始皇派徐福率3000童男童女东渡日本的看法。鸟本认为那只是一个传说。黄教授认为,从人种上讲,日本算得上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国家。我曾读过方军先生的《我认识的鬼子兵》,鸟本先生说,那本书他也知道。
 
 
图:方军著《我认识的鬼子兵》
 
我一直认为,明治维新和美国战后对日本的占领是使其成为世界强国的关键因素。尤其是美国对日本的占领,是让日本迅速走上强国之路的捷径。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挨了两颗原子弹的国家,战后还须赔付巨额战争赔款。时过70年再来看看,如今的日本,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却做到了真正的国富民强,国泰民安,人均寿命全球第一,生态环境公认最干净最清爽……
 
美国对日本的占领是文明对日本的征服,若非如此,换成被野蛮霸占试试看?信与不信、服与不服当然因人而异。但对比这个当年的战败国,反观某些个战胜国,无须多费口舌,不说只看就够了。我把想法告诉鸟本,他表示同意。但方德和鸟本之间对一个问题的交流却令我印象最为深刻:
方德:我在研究中有个感觉,觉得日本兵比其他国家的兵更残忍。(大意)
 
鸟本:我认同你的看法。(大意)
 
在历史、文化方面,大家也不乏共同的话题,交流起来各抒己见,甚为热烈。一路游览下来,真是兴致盎然。当方德谈到建川博物馆里还有抗战专馆时,鸟本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并因明天就要返回日本,来不及去参观深感遗憾。方德立即提议改变计划:下午不喝茶,午餐后直驱安仁镇,得到大家赞同。
 
因为成温邛高速堵车,到达建川博物馆时已经下午2点49分。车近大门时,方德指着前面的碉堡,一边叫鸟本看,一边告诉他:“这是樊建川从天津买回的日军碉堡!”我因开车,无法丢手,看着那幅著名的对联念道:“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安宁,收藏灾难!”鸟本听后赞叹不已。
 
图: 建川博物馆收藏的日军碉堡实物
 
因为昨晚12点过才睡觉,我不敢疲劳开车。他们去参观时,我留在车上补瞌睡。一觉醒来,拿过手机,屏面显示5点零9分。刚想下车,他们一行正好回来。杨姐说:“早点回去,安全些。”
鸟本看着我,像是自言自语:“震撼!”
 
其时,我也正看着他,刚要开口问:“有何观感?”
 
谢显宁 2019-03-10
 
关键字: 谢显宁 日本青年 金沙遗址
文章点击数: 369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