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1/2019              

一真溅雪: 茅塞顿开

—— 《我国GDP增长数据绝对没有“注水”吗?》一文续篇

作者: 一真溅雪

 
正当我写完《我国GDP增长数据绝对没有“注水”吗?》一文之后,对邱晓华这种人,何以能在如今的社会如此一帆风顺地自己爬到、或是被当局提拔到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这样重要的高位百思不得其解之时,2002年3月19日《杂文报》上胡德桂先生所写的一篇文章《受处分第四天就提拔了!》拜读之后,突然茅塞顿开。长期以来本人对邱晓华之流,何以能在当今的社会窃居高位误国误民而不招致任何惩罚,一直莫明其妙。按照一个民主、法制社会的基本准则作出种种假设,然后依据正常的逻辑思维进行推理,都无法推导出具备邱晓华这类品格、才干的人将会被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提拔到如此高、如此重要的职位的必然结果。然而,邱晓华之流窃居各级领导岗位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无情的现实足以让每一个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心情沉重地感知我们的现实社会与民主、自由、法制还有多么遥远的距离。
 
湖南省衡阳县原乡镇企业局分管统计的副局长冯加格,因编造虚假数字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受到行政警告处分后的第四天,就得到提拔,竟然当上了以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为己任的衡阳县统计局长。请看衡阳县委书记谢恒斌,这位当代“伯乐”是如何评价冯加格这匹统计数字上的“千里马”的:冯加格资历老、能力强、懂统计。所谓资历老表明冯某混迹官场已有些时日了,深谙当今为官之道;所谓有能力大概指的是冯某在任主管统计的衡阳县乡镇企业局副局长期间,可以隨心所欲地玩弄衡阳县乡镇企业的各种统计数字于股掌之中、编造出适合官场需要的各种虚假统计数字的超凡能力;至于懂统计实在不敢恭维,像冯某这种连统计的最基本的要求:真实、准确这两点都不懂的冯“千里马”,居然被谢“伯乐”称之为懂统计,实在令人惊诧莫明。不过话说回来,从冯某在任分管统计的衡阳县乡镇企业局副局长期间的表现可以看出,他虽不懂正规的统计,但对时下流行并被国家统汁局副局长邱晓华先生发扬光大了的神奇的“中国的统计方法”,冯某却是深知其真谛和懊妙的。 
 
从冯加格这匹统计数字的“千里马”被谢恒斌这位“伯乐”的慧眼发现;并在冯某因编造虚假统计数字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而受到行政警告处分的第四天,便迫不及待地将冯某提拔为衡阳县统计局局长。冯局长过去在乡镇企业局凭空创造出的统计数字已经为他自己出了一个县统计局局长的“官”。不难想象,冯局长今后将要玩弄出的统计数字还将为他自己和大大小小的谢“伯乐”们晋升出更多更大的“官”。可以预期冯加格这匹“千里马”将通过他自创的“衡阳县的统计方法”(与国家统计局邱晓华副局长的“中国的统计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制造出为他自己和谢“伯乐”们晋升所需要的任何统计数字。
 
从冯加格因在衡阳县乡镇企业局分管统计的副局长任上制造各种虚假统计数字被行政警告处分后,仅四天便被衡阳县委书记谢恒斌这位“伯乐”任命为该县统计局局长一事,便可园滿解释邱晓华先生何以能窃居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高位。不难想象,邱副局长的的升官轨迹大概是:邱晓华这匹“千里马”从某基层单位开始,便被该单位的某“谢伯乐”发现然后依次被县、市、省、国家级的“谢伯乐”们发现,便被这些“谢伯乐”们依次提拔到县、市、省级统计单位担任领导,最后晋升到国家统计局付局长的高位。而发现、提拔他的各级“谢伯乐”们也踏着邱晓华按照他的:“××县的统计方法”、“××市的统计方法”、“××省的统计方法”直至“中国的统计方法”统计出的绝对没有“注水”的数据扶摇直上、一路高升。这种冯“千里马”、邱“千里马”与“谢伯乐们”为官晋升的轨迹,不正是时下中国官员们典型的为官、晋升之道吗?要杜绝这种官场的腐败现象,仅仅靠对冯“千里马”、邱“千里马”、谢“伯乐”们进行惩处是远远不够的(遗憾的是眼下连这一点都很难做到)而是要从根本上铲除冯“千里马”、邱“千里马”、谢“伯乐”们赖以滋生成长的土壤。这土壤便是在中国从上到下普遍存在的不受制约的权利。清除这种土壤的唯一办法就是建立一个真正民主、自由、法制的社会,使社会的每一种权利(包括公共权利和个人权利)都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制约。
 
2003年3月24日一真溅雪于弥勒江畔
 
后记:
  
写完这两篇文章之后大约两年左右,居然不出本人所料,由于邱副局长在国家统计局副局长任上在“中国的统计方法”和统计数据上的“杰出“表现,如愿地把他局长前面那个“副”字去掉了,晋升为国家统计局局长。
 
然而俗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2006年底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阴沟翻船,因贪腐过度被查处。拔出萝卜带出泥,与陈书记、张荣坤(张曾送邱一套位于上海的一套一百多平米的豪宅)过从甚密的邱晓华局长因贪腐和重婚被撤职查办,从而断送了邱晓华先生的“大好前程”。但愿这带给国人的是一线黎明前的曙光,而非黑暗中转瞬即逝的闪电。
                                        
2007年3月30号一真溅雪于弥勒江畔


后记的后记:
 
正当国人为邱晓华因贪腐、重婚罪被查处,而对当局的所谓“反腐重拳”产生一丝幻想之际。不久即传来消息:当局因其关系复杂,仅以重婚罪判其有期徒判一年,其他一概不予追究。不免令国人大跌眼镜,主要罪行贪污受贿不予追究却去追究那项属于生活作风的“重婚罪”,这难道就是当局的“反腐重拳”? 
 
 我想“其他不予追究”,大概有两种原因:一是牵扯的人太多(其中不乏高层领导)如果一、一处理岂不影响“我国干部队伍“95%以上都是好的和比较好的”的光辉形象?二是当局各级领导(包括高层领导)有许多都是靠邱晓华按他创造的“中国的统计方法”统计出来的“完全没有水份”的统计数据才得以晋升的,他们还指望邱能有朝一日重出江湖,继续为他们的晋升架桥铺路、继续为中国“没有水份”的GDP增长作出贡献。 
         
 在邱晓华刚出事时,国家统计局就有人说:“没有了邱晓华,我们国家的统计将倒退二十年,这一点我深信”。且不论说话的人是出于讥讽还是吹捧,我相信如果挤掉邱晓华按“中国的统计方法”得到的统计数据里面的水份,那么我们现在实际的统计数字恐怕真的要倒回到二十年前的数字。  
             
 2008年6月正是大批本科生、研究生甚至博士生都一职难求的时候,刚刑满释放的邱晓华便被“中海油”总公司迫不及待地聘为其下属研究机构的高级研究员,距邱晓华出事只有一年半左右,邱便在众多与之有染的高官同事的企盼之下得以“重出江湖”。看来邱晓华这匹“千里马”仍被众多大大小小的“伯乐”们寄以厚望,希望邱晓华有朝一日能再以其神奇的、“不含水份”的统计数字为他们加官进爵。至于邱晓华高级研究员的后事如何?国人将拭目以待。
 
2008年7月7日一真溅雪于弥勒江畔
 
关键字: 一真溅雪 中国 GDP数据 注水
文章点击数: 704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