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2019              

闵良臣: 中国有两种“法治与文明”吗

作者: 闵良臣

 
高全喜教授(网络图片)
 
【针对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被免职、停课、停止科研事件,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还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法学院学位分委员会委员,兼任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外层空间法研究所所长、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的高全喜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一篇文章:】

  大学不能这样做!
  说您不信,看了上面那一大堆官职,就觉得那文章一定戴了很重的镣铐。
  大学不能这样做?大学早就这样做了,而且是在中国所有大学!中国大学要怎样做,能怎样做,都不是大学自己说了算的。高教授,您怎么能连这一点也还糊涂呢?
  按说,高教授您是惺惺相惜,帮许教授说话,我不该来泼这盆冷水。可在读您文章时,一次又一次想到当年的鲁迅,如果他活在这个时代,又读了您的文章,保不准会笑话您的。
 
  是您的文章说得不对吗?也不是。您的文章,应该说每句话都是对的。既然是对的,为什么还要说鲁迅会笑话呢?这就是您似乎忘记了您文章针对的对象,忘记了您生活的时代,忘记了您生活在一种什么样的土地上。您的对象读了您这一大篇文字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说?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鄙视您,鄙视您在这个时代居然还写这种幼稚的文章。我甚至想,如果您与许章润的身份互换,许章润就绝不会写您这种文章。
 
  这就说明,您对他们的认识还比较肤浅,对他们还抱着希望,要不就是被洗脑了。否则,不会有这种文章。那么,许教授呢,许教授虽也未必到决绝程度,但绝不会有您这些近似幻想的思想,不然,也不会说他不会与这个时代和解。许教授对时代的认识比您要深刻。
 
  他们不知道大学应该如何办吗?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大学教授或所有的大学老师吗?一言以蔽之,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不得人心吗?当然知道。但他们似乎又都是明知不该为而为之。因为他们不这样做,像许章润们培养出来的就是一届又一届真正懂自由民主懂法治文明的新一代知识青年。如此久而久之,这个国家想不变所谓的“颜色”也不可能了。
 
  关键是前不久还看到圣上在北京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教师座谈会上,说要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党拥护主义的“有用人才”,这就要求把下一代教育好,培养好,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
 
  我的意思,他们从来都没想过要改变所谓颜色。他们就只想要这一种颜色,并且幻想千秋万代。谁也没想到,他们比毛泽东的思想还固化,如谓不信,读一读六十多年前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就清楚了。这样,他们也就没有退路,只能这样走下去,一直走到走不下去为止。至于是否能坚持一百年,甚至千秋万代,直到永远,那就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了。
 
  真没想到您连这一点都认识不到,令人遗憾。
 
  您说“许先生的被免职下课,显然是不妥的,有悖于上述中国进步的大学之道,也不符合当今官方主流所倡导的法治与文明的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
 
  说您不信,读着这样的句子,真是感觉好笑死了。我不是在笑官府,是在笑您高教授。
 
  先说,在权力眼力还有什么“不妥的”吗?权力要做的事都是“妥妥的”。权力越大,所做的事越不会“出错”。皇帝从来就没错过。这一次如果不是来自上方的压力,清华大学会这么做吗?就算学校“自律”,也不会有这么大动静。
 
  处分许章润教授这件事,显然是高层意思。
 
  我们知道,清华大学是部级大学,清华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行政级别都是省部级,而有资格给清华领导下指示或训斥者也就可想而知。敢说,即使不是国家某个领导人意思,也一定是教育部或中宣部乃至两部合起来的意思,这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
 
  至于您说清华大学此举“有悖于上述中国进步的大学之道,也不符合当今官方主流所倡导的法治与文明的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怎么看,都觉得您高教授好像不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否则,怎么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呢?
 
  今天这片土地上,真的还有名副其实能称之为“大学”的大学吗?真正的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难道您这位在大学里有着一堆职务的人是真的不知,还是假装不知?而“当今官方主流”真的要“倡导法治与文明”吗?请您告诉我,“官方主流”是怎么“倡导”的,举几个例子给我看看。
 
  本人今年已六十多岁,不仅生于斯长于斯,而且每一秒都是在这片土地上度过的,没有踏出过国门半步。那次去深圳,乘公交到了叫罗湖桥的地方,据说从那里出去就是香港。所以说,本人根据亲身体会,最有资格讲一句:这个“官方主流”一天也没有真正“倡导”过“法治与文明”。尤其是看您在“法治与文明”后面还跟了“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真让人“喷茶”。请问隶属“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的“法治与文明”是个什么样的“法治与文明”?中国大陆“新时期”的“法治与文明”与“旧时期”的“法治与文明”真的有什么不同或说有什么进步吗?因为您文章这样写,显然是说这个“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的“法治与文明”是有别于过去的“法治与文明”的,甚至给人的感觉还是进步的。
 
  说您不信,我觉得他们是一以贯之的,不是有您这篇文章,我从来没有看到也没有听说在这块土地上,这七十年来居然还有两种不同的“法治与文明”。至于什么叫“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的“法治与文明”,对我而言,更是天方夜谭。我只知道,只要强调“社会主义的”,那就一定是独裁专制,一定是无法无天,与真正的“法治与文明”毫不沾边。难道您高教授的感官与我这种普通中国人的感官有所不同?
 
  高教授文章的题目叫《大学不能这样做!》。从题目后面还跟了一个感叹号,就能想得到,这次对许教授的打压,让高教授很不满,甚至很气愤。因此,对您能勇敢站出来发言,本人认为完全是“义士”之举。
 
  特别是对您在文章中说的“我们从法理上来看。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现行宪法明确规定了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表达的自由权利,许先生作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知名法学家,当然有他的言论表达权,他的文章是否触犯了中国的宪法,自然有法院予以审决,否则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有权力剥夺他的这些公民权利。”因此,我要给您一个大大的拥抱。
 
  关键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又敢这样做?他们为什么敢不讲“法理”,不遵守宪法?您的这个题目事实上就在批驳你自己在文章中说的有些话。如果“当今官方主流”真的“倡导”“法治与文明”,他们又怎么会如此办大学?大学里又怎么敢如此胡作非为。这一切都在证明着,即使从报纸电视上看到官方如此宣传,做为生于斯长于斯而天天亲身感受的一个中国人,又还怎么能相信他们的欺骗?
 
  当年鲁迅不喜欢胡适们,也不是说胡适们说的做的就一定是错的,而是笑他们根本就不懂党国,不明白一个独裁专制的政府,怎么会听他们那些“建设性”的批评和建议。这也是之所以在文章开头说鲁迅读了您的文章也会笑话您的缘故。
 
  以上文字,完全直言,多有得罪,还请高教授宽恕则个。
  2019.3.30
关键字: 闵良臣 高全喜
文章点击数: 44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