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4/4/2019              

严家伟:发人深思的哀歌

—— 从铁流在监外缓刑期滿想到的

作者: 严家伟



2019年3月10日成都市青羊区司法局光华街道办事处司法所,正式向前成都晚报记者、1957年被划为“右派” 、2015年2月25日又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四年的铁流先生(本名黄泽荣)宣布:缓刑期结朿,同时解除对他实施了四年的“社区矫正” 措施。所谓的“社区矫正” 措施,实则就是毛泽东年代对当时所谓“五类份子” 的“管制” 措施。包括剝夺政治权利,定期向所在的警方単位汇报个人的行踪及思想等。隨着现代科技的进步,现在还会強迫当事人随身携带电子监控设备等等。鉄流老先生今年已86岁,还对他如此严密设防,真叫人感到啼笑皆非。

而且据我与铁流相识几十年所知,铁流此次判刑前根本没有做什么生意,没搞什么“非法经营”。 若说他未经中共当局许可,自行印刷了些文章,到也确有其事。不过这些东西并未进入市场售卖,都是在1957年被中共划为“右派份子” 而今还健在的这些朋友中流传阅读。其内容也就是诉说他们自己或相识的朋友、同事在1957年所谓反右运动中如何遭受冤枉迫害的那些往事,故总名称叫《往事微痕》。这就像一个人写自传。印自传,-个家族编族谱,印旗谱一样既非什么“非法经营”, 也无须官方来介入管理。而且从2007年起铁流就在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延安时期新华总社编辑谢韬老先生的支持下,并由谢老出面承担名义上的負责人,铁流则进行实际操办而运作了起来。在昔年广大“右友” 慷慨捐资、赠稿、作义工改稿(包括笔者在內)的努力下《往事微痕》曽在国內外名噪一时,被多家美国大学图书舘收藏。如此历时7年多,到2014年铁流才被逮捕,因此显而易见,铁流判刑并不只是因为《往事微痕》。而且2014年抓捕铁流时的罪名是“寻衅滋事”,并不是“非法经营”。 更说明铁流被捕判刑另有隠情。因此有必要在此说明-下。

那么这原因是什么呢?铁流究竟寻了什么“衅”,滋了什么“事”呢?那就是2014年的秋天,铁流在-家国外网站上连续发表文章对当时中央一位“常委” 进行猛烈批评,说他是“腐败的总根源”,“ 乱搞女人” 等等。当时国內许多民主知识人及1957年的“反右” 受害者都替铁流担心,甚至惊诧莫明。笔者作为与铁流一起在一九五七年受难,文革中-起蹲大牢,相识、相交儿十年的老熟人朋友,才总算有-点明白。

简言之,即铁流由于他自身在1949年前所谓的“旧社会”里是个茶叶店的半文盲学徒工。所以一直认为是中共来了才让他“翻身得解放” 当了干部,学了文化,成了报社中的-名记者。因此一直认为共产党好而感恩戴德。于是他认为从1957年起-切弄坏的事都是毛泽东的錯,党是好的。在文革中我们一起坐监,我们在私下交谈中他都这样说。那绝对是真话,因为那是私下交谈没必要说假话,而且他当时骂毛的那些话,我若告发他,他会被杀头的。但与此同时,他对中共1949年让他“翻身得解放”,仍是感恩戴德。我当时由于已目睹太多因言而丧命的鲜血,出于谨慎和自保的心理,也没有对他的观点进行反驳,但心里却是十分的不赞同。

直到近年也还一再标榜和宣称他是被中共解放的“翻身奴隶”,是中共培养的“新中国的工农记者”。且一再号召五七年被打成“右派” 的老人们应该去多忆“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之甜”(原文如此)。因而他只是对毛泽东个人很反感,对共产党则是崇敬有加。甚至不认为共产党是独裁专制,认为一切都是毛泽东个人搞坏了的。党是好的。他常挂在嘴边和文章中的一句话就是:毛泽东是一切万恶之源。并对共军作家辛子陵的将毛泽东与中共加以“切割”之论大加赞赏。这到极像毛泽东评《水浒》时批宋江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铁流是只反毛皇不反党。

正是-直怀着这种“爱党感恩” 的情怀,因此铁流-直在盼望着中共高层会出“明君”拯救中国,而他自己也以“救党派” 自居。因而也使他自己变成了一个,许多时侯令老朋友都难以理解的人。正如著名作家石天河(周天哲教授)在《北京之春》2015年2月号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铁流的观点有些古怪”。例如,他说,他主张“批毛”,但又要“拥邓”,并称绝不反对共产党(后来更改为:坚定不移地支持胡温党中央----笔者注)。结果官方讨厌他,民主知识份子也无法认同。不仅如此,铁流先生更从小道消息、海外网站上道听途说,例如高层在内斗中将把某某“拿下”, 北京高层某某又与某某势不两立等等。这类“消息”有时也“灵验”过,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如周永康、令计划等)。但有时则只是一些想当然的分析和揣测而已。而且政治斗争千变万化,透出“信息”时,也许有些靠谱,但后来情况一变,则又“世事如棋局局新”了。铁流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根本掌握不到高层的任何情况。却“捡着鸡毛当令箭”,于是去向中央某常委“发难”,要当“拥习”的“近卫军战士”而请“清君侧”。这不但有点吉诃德先生斗风车-样的滑稽,最后也必然酝成荒唐的悲剧。

 2008年,铁流写了一本自传体的回忆录《我所经历的新中囯》(第-集),付印前他再三邀我为此书校改和遣词用字上的润色。出于多年朋友盛情难却,只好去他北京家中完此“任务”。 我当时便首先对他这本书的书名提出“异议”。 我问他:你“经历”的是什么“新中囯”? 谁是“新中国”?他面有不悦之色,答道:“新中国” 三字打引号可以了吧!我也不好“喧宾夺主” 再发异议。但我后来看见印出的此书“新中国”三字赫然在目,却并无引号。可见铁流在心灵深处确是认为1949年后,中共建立的就是“新”中国。而也就在此时,铁流更不无兴奋地说,他从内部已得知习近平已内定为胡錦涛的接班人。并说此人系习仲勋之子,习仲勋是中共內部著名的开明派民主人士。而习一家都受到毛的迫害。习仲勋文革中更被投入“秦城”监牢。因此铁流认为习近平上台后一定会在中国大刀阔斧实行民主改革,一定会把毛泽东那一套全盘否定,中国有希望了。当时铁流那兴奋的样子我至今都还记得。

但和这个体制打了几十年交道的我,却并不这么乐观。我当即说“儿子并不是从父亲那里克隆或复印出来的,这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中国这个体制,这是个既得的利益集团,豈是他一人说了能算?何况到那时他还有他个人的既得利益呢?你别乱高兴得太早了”。 由此我们产生了激烈的争论,甚至到几乎要吵架的地步。所以中共“十八大” 以后,铁流又从“坚定不移地支持胡温新政”的立场-跃而变为习的“粉丝”。而且到了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程度。铁流甚至在其微博上称:“习近平必将成为中国的一代明君”。并称坚决拥护习总“高度集权”,正如石天河先生指出的那样:铁流“一下子又变成了个‘铁杆拥习’的近卫军战士”。

就在中共十八大召开的前夕,在中国为民主转型发声的人士中,有一批人自称是所谓的“救党派”,自告奋勇要来“挽救共产党”。其中著名的代表人物一个是铁流,另-个便是更有名气的原共军大校《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作者辛子陵先生。这位辛子陵先生自称他从中共高层得到“可靠消息”。据他说:在“2010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在胡锦涛主持下通过了《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编号(179)号,又称(170179)号,即指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79)号议案。该议案由吴邦国、习近平两人共同提出,内容是:“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 并且又称,“当会议宣布一致通过(179)号决议案时,全体政治局委员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长时间鼓掌、欢呼。”当时的铁流也紧跟在辛子陵的后面把这个所谓可靠的內部消息,所谓(179)号决议案炒得沸反盈天,说得有鼻子,有眼睛,活灵活现,叫你不相信都困难。我当时就在网上对此事表示高度质疑,认为不可能。于是乎招来一顿谩骂,说我“反革命本性不改”。 正是在这种认知的引导下,铁流便“奋不顾身”地要去“救党”, 而向某常委发难“请清君侧“,结果闹成了个荒唐的悲剧。而且事实也最终证明这些“救党派” 的推论、愿望都全建立在-厢情愿的幻想之上。不仅误导了国人,也误导了他们自已。辛子陵幸好是老党员,军中离休高官,仍受到党内“严肃处理”。 而铁流这些“原右派” 有“前科” 之人,当然就更不“客气” -撸到底,送进了法院,监狱。

恕我直言,这些救党派先生,严格说他们根本就不懂、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根本不知、也不具备公民意识。满脑子是臣民意识的盼明君、盼清官的幻想。认为只要有个明君,有几个清官,一党独裁也可绐中国带来“太平盛世”、“长治久安”。 可是我们这个伟大的党,哪里会允许尔等来“救”?人家充满了“N个自信”,自我感觉好极了,何用你救党派诸君来自作多情。所以从辛子陵的被党内“严肃处理” 到铁流的判刑,缓刑期满,解除“社区矫正” 这一连串的“礼遇”中,实则是宣吿了“救党派” 幻想的彻底破灭,这-曲哀歌也是在告诉国人:别指望这个党会有任何还权于民、实行民主宪政的举措了!
 

2019年3月20日完稿
2019年3月28日首发《议报》
 
 
关键字: 严家伟 铁流
文章点击数: 10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