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3/2019              

慕容天明:极权主义的死亡哲学

作者: 慕容天明

全能政府掌控了社会的绝大部分资源和财富,在这台全能型机器逐渐腐锈失灵解体的过程中,在它故障频发时常停摆的环节里,已经觉悟的人会有一种惶恐、无奈和无力的感觉,他们很清楚社会出现了问题 ,但是除了忧虑和惶恐,并没有更多的办法,即使他们渴望有所作为,也会发现自身力量过于弱小而对手过于强大,难免气馁妥协,自暴自弃。仿佛看见一个溺水的孩子即将沉入水底却无法施救,眼睁睁看 着他越陷越深,渴望却又无助的眼神,挥舞的小手,绝望的挣扎,慢慢的沉入水底,在生与死的界限之间,他们除了无助,惶恐,也在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无能为力,痛苦无助。
 
没有人清楚下一次哪一个零件会忽然失灵失效导致机器故障,进而引发大大小小的灾难,没有人清楚下一场食物霉变会是哪一所学校,问题疫苗会出现在那一片地区,下一个化工厂爆炸会是在哪一座城市, 没有人对生活充满了安稳的感觉。他们用死亡、泪水和衰败而残缺的人生为权力的溃败挥洒浓墨重彩的注脚。把自己作为贡品送上权力的祭坛,看着鲜血流淌皮开肉绽,蛆虫在躯体里爬行,啮噬血肉,骨骼 暴露在阳光下,蚊蝇叮咬,嗡嗡嘤嘤,身体逐渐腐臭、流脓、糜烂,在腥臭的溃烂中慢慢分裂、解体,命若游丝,气绝而亡。把悲剧之美毁灭给人看。
 
死亡一步一步靠近,生活的道路遍布着地雷,作为灾难的最终承受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雷引爆,粉身碎骨,感觉到死亡的魅影在身边萦绕,挥之不去,却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生命自我求存和延续的本 能被极度的扭曲,乃至变异,作为最高主权者的个体已经脱离了对自我生命的掌控,任由他人拨弄、宰割、颠倒、遗弃、毁灭。生命不再是一场严肃而虔诚的旅程,仿佛变成一场似有若无的玩笑和闹剧。一 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权力的谈笑戏谑间灰飞烟灭,一个个本来安稳的家庭在体制的颐指气使下支离破碎。
 
他们把财产、安全乃至生命交付给了权力,但是权力却不受他们控制。权力告诉他们如何爱国,告诉他们如何说话,告诉他们怎样思考,告诉他们如何臣服。他们忘记了生命本来的模样,日出日落,花开花 谢,不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他们是谁?是玩偶,是棋子,是随时可以揉捏的泥人,是随时可以毁灭的蝼蚁。他们的面孔是模糊的,僵硬的,千篇一律的,他们不再拥有自己的情感和意志,他们的每一根毛 细血管里都镌刻着权力打造的印痕,听从权力指挥。
 
他们可以基于需要被权力赋予任何定义,唯独,他们不再是他们自己。当权力不再是一种手段而成为目的本身,一切都被扭曲。当一切都被扭曲,衰败已经在酝酿之中,人性与兽性的斗争号角已经吹响。
 
权力的话语、意志和逻辑凌驾于一切规则常识之上,生命对权力俯首,任其蹂躏。只要被权力重新定义,一切的灾难、毁灭、消亡都成为盛宴、狂欢和表彰,谎言成为真实,卑劣变成崇高,兽性变成人性, 否定成为肯定。权力成为万能的主,操控世间一切,威加四海,祸及九州,触角所及,了无孑遗。
 
个体的价值和意义被完全遮蔽,生命如流星,似烟火,刹那芳华间,尘埃落定,遁入轮回。即使再多的死亡,也会成为一场自我肯定与颂赞,因为他们自导自演自娱自乐。因为他们贪求过多承载过重,任何 的自我质疑与否定都会带来倾覆之虞。因为他们在谎言和暗夜中行走太久,已经不记得真实和光明的模样。他们用权力异化众生,也用权力自我阉割。他们用权力毁灭生命,也用权力相互绞杀。
 
人性之恶行走多远,权力意志就会多么膨胀。众生的悲苦与生命的陨落已经不值一提,他们叙述了历史,控制了现实,定义了崇高,阐释了善良,描绘了真实,他们用一套严丝合缝的完整架构操控了一切, 一幅巨大的帷幕将苍生笼罩其中,与世隔绝。受其膜拜、颂赞。
 
溃败与死亡如影随形,锥心刺骨的疼痛里,英雄豪杰与贩夫走卒同时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鲜血染红大地。夕阳西下,他们以生命作祭,为时代唱一曲嘹亮挽歌。
 
我们无路可逃,唯有向死而生,才能凤凰涅槃。
 
2019.4.3 
关键字: 极权主义
文章点击数: 4433

 
english twitter